马上嗨小说网-免费小说,精彩小说,完结小说推荐-神武九天、吴狄李宏孟冰瑶小说

神武九天

吴狄李宏孟冰瑶小说

主角:吴狄,李宏,孟冰瑶, 标签:

七星门药园杂役吴狄,天赋一般,身份卑微,却热衷修行,不屈不饶,在神农鼎器灵的辅助下,最终成为无尽传说……

美石 状态:连载中

吴狄李宏孟冰瑶小说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 第一章 妖魔

    瀑布如同垂天白练,从摇光峰上咆哮而下,汇成一条灵河。摇光峰乃七星峰主峰,而七星山则是七星门山门所在地。

    山间峡谷、山麓,在奔腾千年的灵河的灌溉下,早已成为一片灵气盎然的沃土,适合各类灵植灵药的生发繁衍,而七星门也在这块沃土之上,开辟了一块块灵田,用来种植各种珍稀的药材灵果,被称为灵药园。

    此时灵药园内,几座茅庐前,正站着一位气质出尘的少女。少女一身纯白色的剑士袍,一尘不染,衣角随风飘动,而她的面前,正跪着一排杂役药仆。

    “大人,我……我也不知道到底是怎么回事?”

    跪在地上的一排杂役中,一位身材干瘦如同麻杆的男子战战兢兢的开口,嘴唇都直哆嗦,“小的们也是早上才发现,那块种着冰心果的苗圃,竟然全部给糟蹋了……昨天睡觉之前检查还是好好的,不曾想一夜之间出了如此祸事……”

    一边说着,麻杆男子还伸手颤抖的指了指不远处的一块灵田。

    他身旁的所有杂役,此时也都匍匐在地,浑身紧张的发抖,低着头,大气都不敢出。

    “平日灵药园的搭理,是你当管事?”孟冰瑶如同寒星的双眸,淡淡的扫了一眼麻杆男子,弯弯的柳眉之间,透露着尊贵的气质,不怒自威。

    作为七星门内门的天才新秀,孟冰瑶修炼的是比较少见的冰系真气功法。而灵药园里的冰心果,在未成熟之前,门主就曾早早的赏赐给她,算是她的私人灵药。

    最近她感觉自身真气凝练到达了一个瓶颈,心想冰心果也差不多成熟,于是早上便来到灵药园准备将其采摘,用来辅助修炼突破,却没想听到了这个消息!

    “小的该死,小的该死!”

    麻杆听到这话,一个劲的磕头,如同捣蒜,声音中带着莫大的惶恐:“小的自知守园疏忽,罪该万死,但请大人看在小的平日里兢兢业业,悉心照顾灵药园的份上,饶小的一条狗命!”

    孟冰瑶秀眉顿时蹙了起来,瞳孔中浮动着一丝丝冰寒:“我只说一句,谁偷摘了冰心果的人,赶紧站出来,本姑娘或许可以考虑饶你一条狗命,否则等我查出来……”

    清澈的声音中,透着凛冽的气势,震人心弦。

    咚咚咚————

    几十位杂役一个劲的磕头,却没人敢站出来。

    “冰心果乃是玄阶上品的冰系灵果,唯有地煞境以上的修为,吃了之后才能将其中的冰寒元力炼化为真气。低级的武修吃了,那就是找死,下场肯定是自断经脉而亡!”

    孟冰瑶抱着双臂说着,目光如刀子一样审视着杂役们,然后走到了一位少年杂役身旁。

    这位少年杂役约莫十五六岁,身材瘦削,脸庞清秀,还微微带着稚嫩,此时并没有像其他杂役那样跪在地上,咚咚一个劲的磕头,只是恭敬的站在一旁,低头不语。

    “你来说,昨夜药园中是不是有什么异常?”孟冰瑶伸出玉指指了指少年,冷然问道。

    少年抬起头,和孟冰瑶目光相触,又赶紧低下头。

    心脏砰砰跳得厉害,少年感觉方才的那一眼,仿佛有无上的锋芒从孟冰瑶眼中透出来,刺到他的心底。

    “这应该是高阶武修精气神所凝聚的‘势’吧!”少年暗暗想到。

    努力稳了稳心神,少年不敢怠慢,连忙回道:“回孟师姐,昨夜我确实没有发现什么异常动静,不过平明时起来练功,却察觉到了一丝不对劲!”

    “什么不对劲。”孟冰瑶略显诧异和急切的说道。

    “平明时候,我起床练功,却意外的发现空气中弥漫的冰系灵气,充沛的反常!我猜,应该是贼人炼化冰心果时,散溢外泄的灵气。”少年头头是道的分析。

    一听这话,孟冰瑶身上顿时爆发出一股强劲的气势,“什么?贼人已经炼化了冰心果?怎么可能,冰心果乃是玄阶上品灵果,寻常人根本无法炼化。”

    少年不卑不亢的说道:“我所感应到的情况,就是如此。”

    “你说你能感应到冰系灵气,你是武修?什么名字?”孟冰瑶又问。

    “我叫吴狄,是灵药园的杂役。因为一直羡慕武道,从小就坚持练气修炼,但因为天资不高,因此也一直没有什么成果,不过气感还是有的。”

    “嗯,是这样。”

    孟冰瑶点了点头,接着目光一转,投向了吴狄身旁一位跪在地上的中年魁梧杂役。

    见孟冰瑶目光投来,中年杂役不用她开口,就忙不迭的回道:“小人只是一位普通杂役,不谙武道,而且昨晚便在自己的房间睡下,一觉到天亮,因此并未感应到茅屋外面有什么元气波动。”

    孟冰瑶捏着下巴,并没察觉到什么不对,可中年杂役身旁的吴狄听完这陈述,却几步急跨,躲到了孟冰瑶的身后几米远。

    “怎么回事?”孟冰瑶也意识到不对。

    吴狄手一指中年杂役:“他在撒谎!昨夜按照惯例安排,应该轮到他在子夜时去苗圃检查一番才对,不可能一觉睡到天亮。最重要是他说他在自己房间睡下,事实上,我们杂役根本没有所谓的自己的房间,都是挤在一个大房间的通铺的……你,到底是谁?!”

    一瞬间,中年杂役脸上一片愕然,接着醒觉过来,睁圆了眼睛瞪着吴狄,瞳孔中闪动着浓烈的怨毒之色!

    “小子,你找死!”

    中年杂役身形一晃,就要冲向吴狄。

    可就在这时,孟冰瑶也动了,皓腕豁然伸出,纤细的手掌笼罩着一层玄冰之色,朝着中年杂役闪电一掌击出!

    “玄冰手印!”伴随着一声娇喝,一只虚幻的玄冰大手印,裹挟着狂暴的气势,冲向中年杂役。空气中的温度一瞬间都骤降!

    “雕虫小技!”中年杂役浑然不惧,咧嘴扯出一抹诡邪的冷笑,也反手一掌迎上!

    “砰———”

    两掌相撞,轰炸开来,几位没来得及逃窜的杂役,被那一道道四散乱窜的凌冽劲气,给切出了无数伤口,横死当场,惨不忍睹。

    “妖魔!”

    一掌对决,孟冰瑶感受到对方诡秘的元气,豁然变色!

    “哈哈哈,小娘们你倒是有些见识!”

    中年苦役张狂的大笑着,接着身体猛然膨胀开来,将杂役麻衣当即撑裂开来,变成了一道道布条挂在身上。

    虬结的肌肉,暴露的青筋,变得长而尖锐的指尖,更触目惊心的是那一片片透着邪恶气息的黑色鳞片,本来就高大魁梧的身躯,一瞬间变得更加夸张,如同铁塔一样,脸型也彻底改变,哪有之前半分相貌!

    “七星门果然名不虚传,没想到本魔卫仅仅只潜伏了半天,就被识破了。看你的年纪轻轻,就已经是地煞境的高手,肯定是七星门的内门天才弟子吧,哈哈,今天本魔卫大人任务失败,就杀个天才弟子过过瘾吧……啧啧,看你长得水嫩诱人,我一定要好好爱护一番才舍得杀你……”

    妖魔?

    七星门中竟然混入了妖魔,还假扮成药仆的样子?

    灵药园的杂役们此刻吓得肝胆俱裂,连滚带爬的逃向远处。甚至连之前跟在孟冰瑶身手的几位外门弟子,都吓得往后退了几步,瞳孔中尽是恐慌!

    大陆,可是到处流传着妖魔的恐怖传说。

    “原来只是个区区魔卫,也敢混入我七星门中,意图不轨,我看你是活得不耐烦了,今天我就替宗门斩妖除魔!”

    孟冰瑶俏脸上仍是一片古波不惊,淡然的说道。

    “骚娘们,口气不小!”铁塔妖魔一声怒吼,右脚狠狠一蹬地面,整个大地都仿佛在颤抖,朝着孟冰瑶奔杀而来。

    脚掌踩踏之处,青砖石板尽数粉碎,炸裂四飞。

    孟冰瑶安之若素,就静静的站在原地,也没处招,寒星双眸冷漠的盯着朝自己冲来的妖魔。

    “死!”

    冲到孟冰瑶跟前,魔卫怒声一声,布着鳞片的黑色拳头,狠狠的砸向了对方。拳头划过之处,元气爆炸,劲气狂暴,空中也被划出了一阵尖锐难听的气爆声,让人头皮发麻!

    “蚍蜉撼树。”

    孟冰瑶眼中闪动着鄙夷,豁然伸出手臂,如同躞蹀穿法一样灵巧,一下子擒住了魁梧魔卫的手臂。

    蹁跹飞退几步,不见她怎么用力,就轻易化解了对方磅礴猛烈的攻击力道。

    魁梧魔卫感觉身体不受控制的被对方拉飞,目瞪口呆,内心充满了骇然。

    “嘭!”

    孟冰瑶一手扯着魔卫的一只手臂,凌空一脚,形成一道白色幻影,踹在了魔卫的胸口!

    下一刻,比孟冰瑶身躯庞大不知多少的魔卫,如同被滔天巨浪击中的独木小舟一样,高高的抛飞出去,狠狠的撞在了灵田中一只锈迹斑驳的三足青铜鼎上!

    而此时,魔卫那条本来被擒住的手臂,还在孟冰瑶的手中,彻底和身躯分了家。

    鲜血飘散!

    在场所有人都看呆了,目光中尽是崇拜。他们没想到孟冰瑶竟然能一招完败魔卫,并且撕下了对方一只手臂。这实力比一年前宗门大比时,还要妖孽十倍!

    “什么时候,我也能像孟师姐这样能手撕妖魔,如此强大!”躲到远处的吴狄暗暗的握紧拳头。

    “我和你同归于尽!”

    丢了一只胳膊,反而激起了魔卫的凶性!他自知今日难逃被击杀的厄运,因此反而无所顾忌,一心要拉孟冰瑶临死垫背。

    孟冰瑶眼角微眯,显得更加狭长冰冷,她其实完全有能力将魔卫一击必杀,只是一直想留下活口。

    有魔卫能潜入宗门,很可能是某些妖魔势力开始觊觎七星门。

    可正这样想着,怒吼着想冲上来再战的魔卫却突然发出一阵无比凄厉的哀嚎,接着摔在地上剧烈的抽搐,然后身体不断渗出血水,双腿一蹬,暴毙。

    诡异的一幕,让所有人都不禁从脚底升起一阵寒气。

  • 第三章 神农鼎器灵

    丹药、丹液分为天地玄黄四品,其中以天品最高,黄品最末。

    但即便是最末等的黄品丹药,也是千金难求。一般的丹药,是没有等级的。只要是入了品的丹药,炼制都极为困难,对于武者的修炼,也是大有裨益。

    神州大陆,有专门研制丹药的炼药师,他们的地位极高。七星门中,就供奉着一位大师级的炼药师。

    而培元液,正是黄品下阶的药液,药效胜过普通药液百倍,即便是外门弟子,都不是能轻易获取的。

    那诡异的三足小鼎,将灵药渣饼熬制的药液吸收进去,却放出黄品下阶的培元液。这让吴狄都怀疑自己是见了鬼了。

    使劲甩了甩脑袋,吴狄使劲眨巴眨巴眼睛,朝碗里看去,培元液还在!果然不是幻觉。

    “那三足小鼎到底是什么东西?刚才好像进入了我的眉心。”

    苦心冥想,吴狄也思虑不透,找不到头绪,使劲甩了甩脑袋,洒然笑道:“算了,先不想了。”

    灵药渣饼被萃取成了培元液,吴狄自然不会再奢侈的一口喝了,而是用它兑了一大木桶的水,准备进行药浴。

    “啊,真舒服。”

    泡在浴桶中,吴狄感觉四肢百骸仿佛被无数小手按摩着,明显能感觉到全身筋骨在不断的被增强。

    “培元液还只是黄品下阶,药效都如此惊人,之前被赵宇抢走的洗经丹,更是黄品上阶,可想而知药效该是何等惊人。”

    蒸汽弥漫的浴桶中,吴狄只露出一个小脑袋,眼中闪动着的幽光。

    武者修行之处,需要不断强身健骨,这个阶段尤为重要,是修行的基础筑造阶段,被称为‘强身期’。身体强化到一定程度,便可以炼化天地元气,以为己用,这个阶段被称为‘练气期’。

    七星门中,外门弟子大都处在练气期。比如那赵宇,更只是练气初期而已,在外门弟子中都是垫底的弱鸡,也就狐假虎威的在杂役面前耍一下威风而已。

    练气期之上,则为地煞、天罡等境,才算真正跻身强者之列。每一个境界,都分为前期、中期、后期、巅峰、圆满几个层次。

    进入地煞境后,七星门的外门弟子便有资格参与内门弟子的选拔。

    吴狄虽未杂役,但多年来,始终没有在武道修行上有所松懈。奈何根骨实在是差到了极点,并且没有师傅引动,以及秘籍法门,因此一直连练气期的门槛都遥不可及。

    而洗经丹,有易经伐髓之神效,服用之后,能大幅度提高武者的根骨,若是吴狄服用,迈入练气期似乎都不在话下。

    如此珍贵的丹药被生生夺走,吴狄心底如何不怒火冲天。

    ……

    盘膝坐在药浴桶里,吴狄开始修炼,虽然天资差,但他相信勤能补拙,任何闲暇都不放过修行。

    刚刚入定,他就发现有些异常——————他竟然“看”到识海中,有一个怪异的东西在不断旋转,细细分辨,赫然是刚才那只三足青铜小鼎!

    就在这时,几缕信息从三足小鼎上飘出,钻入了吴狄的脑中。

    原来,这只三足小鼎叫做神农鼎,乃是上古残破的神器器灵,具有诸多逆天的能力,其中之一,便是提炼药材,纯化丹药品质。

    上古天界之战,神农鼎受到了重创,主体划为碎片,散落天界,器灵却遁入了时空乱流中,流落到神洲大陆。沉睡的药灵,最终隐藏那只青铜大鼎中……

    今日,孟冰瑶与那伪装的妖魔进行战斗,将其击伤,撞在了青铜大鼎上,那妖魔本来吞服炼化了药园中大量的冰心果,因为重伤药力逸散,全部被神农鼎器灵掠夺!

    器灵总算从沉寂中,慢慢苏醒过来。而之后吴狄给赵宇击伤,一口鲜血吐在鼎上,阴差阳错的让其认主,器灵便遁入了他的识海之中……

    除了这些信息,流入吴狄脑海中的还包括一道武道功法——————“青龙神拳!”

    青龙神拳,乃天界赫赫有名的霸道拳法,以淬炼青龙霸体为基,刚猛无俦。修炼这个拳法,相当于无时无刻不再淬炼自己的肉身。青龙神拳修炼到圆满,青龙霸体也自然而然水到渠成。

    相传天界的青龙王,曾经以一只铁拳屠戮同阶神王十余人,而拥有青龙霸体的他,最后却毫发无伤!一战成名,轰动天界!

    而除了青龙神拳外,还有两道秘法,只是处于封印状态,吴狄现阶段根本无法解封查看。

    “青龙神拳!这么牛比!”

    吴狄眼中涌动着狂喜之色,心中无比激荡!

    神器,天界,神王……虽然以他现在的视野,根本无法真切了解这些词到底代表着什么,但也不妨碍他窥斑见豹,管窥蠡测。

    “这神农鼎器灵绝对是逆天宝物,能够助我修行,成为绝世强者,威震神州!”

    青龙神拳共有九重,吴狄现在得到的只是其中第一重。

    虽然只是第一重,吴狄粗略浏览一下,也感受到了它的强大之处,比自己偷学的那些七星门外门弟子拳术要卓越的多。

    ……

    “咔咔卡咔————”

    感觉浴桶中培元液的药效已经缓缓消失,吴狄从浴桶中走了出来,活动了一下身体,顿时,一阵骨骼噼里啪啦的脆响……

    微微握了握拳头,吴狄感觉全身充满了爆炸性的力量,仿佛能撕裂猛虎。浑身筋骨也比以前强健太多。

    仅仅是黄品下阶丹药,就有如此奇效。吴狄不禁有些吃惊。

    走出茅庐,到外面溜达,吴狄第一时间先去看那只斑驳的青铜大鼎,却没想到走到那里却发现大鼎旁边站了不少人。其中还有平时难得一见的护法级大人物。

    这只青铜大鼎之所以被安置在药园,是因为几十年前上一代的杂役们偶然发现将灵泉注入它里面,可以长时间保持灵气不失,方便灌溉灵田。可是就在方才,杂役们发现大鼎中的灵泉,竟然灵气全失……

    惊慌失措的他们,连忙将这件事禀告了上层,这才有了现在这一幕。

    “看样子,应该是被冰瑶击杀的那名妖孽的肮脏血液,沾到了鼎上,让这大鼎丧失了灵性。”

    中年护法围着大鼎转悠了半天,也看不出所以然,捏着下巴,皱着眉头不是很笃定的说道。

    而人群之外,吴狄嘴角却微微扬起,他心里清楚,这只大鼎本来就是凡品,之前之所以有储存灵泉的奇效,全仗着蛰伏在其中的神农鼎器灵罢了。如今器灵钻入了自己体内,大鼎失去器灵,自然再度变成了凡物。

    ……

    月上中天,皎洁的弯月挂在七星峰之间,偶尔一阵阵狼嚎,让夜色显得更加幽沉。

    从摇光峰上奔腾而下的瀑布下面,一块巨大的青岩之上,吴狄赤裸着上身,面对咆哮而下的激流,不断的一拳拳轰出!

    激流冲击在他的身上,仿佛一次次被野牛撞上,吴狄咬着牙,赤红着眼睛坚持着,奋力的挥动着手臂。

    “一,二,三,四,五……”

    轰———

    力竭的吴狄被瀑布击飞出去,落入身后的冰冷深潭中。

    很快,他就从深潭中游了出来,再次跃上青岩,继续锲而不舍的对着迎面卷来的水流凶悍的挥动起拳头。

    “一,二,三,……一百零一,一百零二……”

    吴狄再次被冲入深潭中。……无数次水流撞击,无数次挥出拳头,无数次被冲入深潭,无数次爬起……

    “我一定要练成青龙神拳,这样看谁还能欺我!”

    一边坚毅的挥动拳头,吴狄一边怒吼道,怒声淹没在轰鸣咆哮的瀑布声中。、

    吴狄就这样一直孜孜不倦的训练着,仿佛是不知疲倦和疼痛的野狼一样,眸光中闪动着疯狂之色。

    当平明时候,吴狄拖着疲倦的身体回到茅庐时,整个人都已经快要虚脱,身体各个部位仿佛都不听自己指挥,无比僵硬,钻心的疼痛不断冲刷着神经,仿佛有无数把小刀在体内不断刮他的骨头一样,那感觉让人崩溃。

    不过,神农鼎器灵这个时候表现出它的用处,不断引动天地元气汇入他的体内,滋润修复着每一个疲倦的细胞。

    仅仅一个时辰后,需要去药园劳作的吴狄被张林叫醒时,感觉身体不仅毫无疲倦之感,而且似乎更加强健。筋骨肌肉都更加稠密、有力。

    发现了这个情况后,吴狄就白天在药园劳作,晚上到瀑布下训练的更加肆无忌惮和疯狂!

    数日后。

    吴狄如同磐石一样,任飞流而下的瀑布不断冲击身形纹丝不动,不断一拳拳逆流轰出。

    “一,二,三……九百九十八,九百九十九,一千!”

    当他挥出第一千拳时,一瞬间,精气神仿佛凝聚到了顶点!

    接着,气势在达到最高峰时,豁然又瞬间暴涨了几倍!

    “轰!”

    一道水流被击上了天空,炸成无数爆裂的水滴,然后如春雨般撒入深潭。

    丹田之中,元力如同黄河决堤一样,宣泄而出,瞬间便雄厚了数倍,接着,竟然仿佛了接通了天地一样,天地灵气开始缓缓的自发渗入他的经脉中……

    “练气期,我终于达到了啊,哈哈哈!”

    吴狄先是傻愣愣的站在青石上,怔了片刻,接着开心的大笑起来。苦修多年,毫无进境,根本摸不到练气期的门槛,没想到在修炼这青龙神拳仅仅数日,就顺利的迈入了练气期。

    “青龙神拳第一重,我连小成都没有达到,却已经催动我迈入练气期,这不知道第一重圆满后,该是如何的恐怖!”

    吴狄紧紧的握着拳头,对未来充满了希望。

    又是几日后,一个傍晚。

    在晚霞的辉映下,吴狄和其他几位药园杂役劳作归来,几个人簇拥在一起,坐在茅庐前的草地上闲聊着。

    “再过几天,一年一度的外门入门遴选又要开始了。不知道今年哪些幸运儿足够好运,可以拜入七星门门下,成为外门弟子。”张林看着天际悠悠的白云上,眸光闪动着浓浓的艳羡之色。

    “是啊,可那关我们这些低等的杂役什么事。”

    “也对,即便是外门弟子,对资质和根骨的要求也是无比的苛刻,我们肯定没戏……”

    几个人正闲聊着,就在这时,几位身穿锦袍的外门弟子,从远处走了过来,俱是一连倨傲的看着他们。

    而为首的那位,正是前些天将吴狄打伤,强抢走丹药的赵宇。

    瞥到赵宇的瞬间,吴狄的眼睛一下子微眯起来,闪动着冰冷和危险的色彩。

热门话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