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上嗨小说网-免费小说,精彩小说,完结小说推荐-白先生请温柔、林汐儿白默琛汪明远小说

白先生请温柔

林汐儿白默琛汪明远小说

主角:林汐儿,白默琛,汪明远, 标签:虐恋、总裁、日久生情、契约、

当初,她处心积虑要与他在一起,并不是因为爱。如今,他百般残忍地折磨她,却是真的恨透了她。他与她的这场爱情从来不是一场风花雪月……经年以后,林汐儿的生命中再没出现过像白默琛一样的男人,恨他,饮鸠止渴,爱他,甘之如饴。

玉陵歌 状态:连载中

林汐儿白默琛汪明远小说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 第2章 没少下工夫

    他有一瞬间的恍惚,以为时光倒流,低头温柔噙住了那抹红唇。

    唇上的触感令林汐儿惊的浑身一僵,而后毫不犹豫的牙齿闭合,将侵入之物赶出:“原来淫荡应该有的下场是被亲吗?”

    白默琛闷哼一声,意识回归清醒,眼前的事物清晰,包括她眼眸中满满的戏谑。

    他为自己的走神感觉愤怒,更为她表现出的抗拒。

    明明是为钱踏入夜总会的女人,凭什么表现出贞洁玉女的样子。

    他从车抽屉中取出一张支票,刷刷写下数额狠狠丢在林汐儿脸上:“这里有十万,干你一次够不够?”

    林汐儿浑身一震。

    十万,抵得上她四个月的工资,若是多来些钱,是不是便不用将希望寄托在交易人身上了?

    转眼有了决定,林汐儿伸出纤细白皙的手指来回摇摆,故作娇笑:“不,我不做一次性生意,我卖长期,只求长期饭票。”

    白默琛对她下贱的程度再次提高一个层次的认知,厌恶更甚:“好,我答应你。”

    说完,他伸手直接将她最后一件遮羞布粗鲁撕裂。

    林汐儿羞涩难耐,念及刚才的对话,只得克制自己想反抗的本能,浑身却控制不住的发出颤抖。

    手上传来的颤抖让白默琛回想起自己与程月影的第一次,那次也是在车内,她同样浑身都在颤抖,他以为是害怕,现在回想起来,不过都是表演罢了,为了让他更加疼惜,眼前女人想必也是如此吧。

    他怎会上第二次的当。

    白默琛眸色深沉,薄唇拧出妖魅而冷血的弧线,将裤子脱掉用力挺身进去,刚遇到的阻碍令他眉头微蹙,垂眸看向不知何时流出眼泪的她。

    林汐儿别过头,伸手将眼泪擦去,抛来媚眼:“难不成是第一次吗,不知下一步如何做了是不是,要不要姐姐教你?”

    她一直幻想将膜在结婚当晚留给最爱的男人,却从未想过竟然会在这样的情况下交出去。

    白默琛以为刚看到的是错觉,一直自诩克制力不错的自己再次升起怒意,狠狠在她的身体中驰骋起来,边冷声:“膜是在哪里做的?还挺逼真,下次记得再去,若是不记得位置,我帮你调查。”

    假膜二字犹如晴天霹雳炸响在林汐儿的耳边,又有屈辱的泪水想要流出,被她仰头倒流:“真是不劳你费心了,那家医院我去过多次,轻车熟路,也是因为用过的都说好,所以才一直选择这家医院。”

    用过的都说好?

    白默琛浑身散发浓烈的冷意,双手抱住她的腰身,动作激烈,将对程月影的恨与对她的怒意,通通发泄在她身上。

    林汐儿感觉自己像是大海中的一叶扁舟,漂荡起伏,全身都要散架,难以言喻的痛楚令她紧咬下唇,不让自己发出一丝羞辱的叫声。

    也不知多久,随着白默琛发出野兽般低低的闷吼,结束了她最珍贵的第一次。

    她以为这样就是结束,却没想到只是开始。

    白默琛如同不用休息的机器,再次驰骋起来。

    高强度长时间的摩擦令林汐儿下体痛到最后变成了麻木,下唇被牙关咬的流出血,与涂抹的大红色唇膏溶于彼此,她的双眼是死灰一片的漠然,像极毫无生命气息的沙漠。

    而后脑袋突然传来的眩晕令她彻底失去了意识。

    ……

    清晨太阳升起地平线,鱼肚白的舒适亮度与新鲜空气一同透过窗户飘入房间。

    林汐儿从床上猛然惊醒坐直身子,她如溺水的人大口大口的呼吸,扫量所处地方。

    这是一间卧室,白色简洁却昂贵的墙纸贴合墙壁,入眼可见的装饰彰显主人不菲的身价。

    这里难道是……

    “哗啦啦……”

    浴室的水声戛然而止,白默琛下半身围绕着白色浴巾走出,水珠顺着发梢滴落在他小麦色壮硕的胸膛上,顺着明显的人鱼线下滑,一直没入浴巾消失不见。

    虽说每日被众多男人欣赏,但说实话,她还从未见过男人的身体。

    林汐儿别过脸,耳根有可疑的红晕蔓延。

    拖鞋敲击木地板的声音愈来愈近,很缓慢,像是走在自家后花园一样的悠哉惬意,终了,在床前停下。

    “擦干。”

    冰冷吐出的声音令林汐儿浑身禁不住颤了下,下意识的抬头看去,发现浴巾已经被白默琛拿在了手中,所以本被遮挡住的皮肤,如今正赤.裸..裸的暴露空气中。

    “你是变态吗?自己不会擦。”她本能的骂了声,快速将视线偏移到别的地方。

    白默琛将浴巾扔在她包裹被子的身体上,不着存缕的上身将她压倒在床,伸手狠狠钳住下巴逼迫视线相对:“贱女人,你似乎忘记,从昨晚开始,你已经被我包养了,既然被包养,那一切就必须听我的。”

    昨晚……

    暂时被遗忘的记忆被两个字勾起,林汐儿想到了躺在医院的妈妈,心底深深呼吸一口气,唇角如花绽放笑容,娇媚勾人,丝毫看不出之前的抗拒。

    她主动将两条藕臂交缠勾住白默琛的脖颈,媚眼如水波荡漾:“哎呀,奴家记性不好,幸亏你提醒了,那么从现在开始,奴家当然会听从每一句话,那么请问,现在是要做晨间运动,还是要擦干?嗯?”

    最后一个字音从鼻尖发出,缭绕出曲线的音调,暧昧而娇嗔。

    窗外的阳光透过窗帘的缝隙落在她的眼眸,将里面的媚意照耀清楚,白默琛只觉胃中一片翻滚,脸色徒然深沉,退离了床边,快速从衣橱中拿出衣服穿戴起来。

    “犯.贱的女人。”

    林汐儿的心像是被大手揪扯,呼吸喘不上来,连带着脸色也有些发白,却依旧强颜欢笑:“男人不都喜欢女人在床上放荡一点吗?还是说白少不喜欢这个类型。”

    白默琛将领带系好在脖颈,回头冷冷撇了她一眼,伸手拉住了房门把手。

    林汐儿的心情却说不出的开心。

    他越生气,她当然越开心了,谁让他说了那么多令她生气的话。

    她不再用被子遮掩身体,彻底的将自己暴露在床上,摆出撩人的姿势:“哎呀,那可能就是奴家误会了,昨晚白少强行带走奴家,奴家就以为白少喜欢这类型,不然白少说说,喜欢什么类型,奴家一定改,御姐还是小白兔,学生妹还是高冷空姐,又或者是寂寞空虚的已婚妇女,都可以满足白少。”

    林汐儿只觉眼前一花,光溜溜的身体被一座大山压倒……

  • 第1章 应该有的下场

    夜幕降临,华灯初上,五彩斑斓的霓虹灯交织重叠,勾引出人们最原始的欲望。

    林汐儿坐在梳妆台前,凝视镜中自己的投影。

    肌白如美瓷,五官被浓妆涂抹妖艳动人,却可以看出本身的底子还是不错,颦颦一笑间,有勾魂夺魄的媚意,配合收拢在肩前的波浪长发,真是十足的妖精。

    “汐儿,五分钟后上台。”

    妈妈桑的声音从化妆间外传进来,她如往常一样应声,却多了只有自己知道的忐忑不安。

    或许今天便是自己在这里的最后一天,如果……没有意外的话……

    她,别无选择。

    旋转的彩色射灯肆意倾洒光芒,薄如晨雾的白色雾气在场中升腾,人们跟随劲爆鼓点疯狂扭动身姿。

    忽然,灯光全部消失,场内爆发出雷鸣般的掌声。

    来到皇家夜总会的人都知道,这个点是脱衣舞娘的上场时间,是夜总会最重磅的好戏。

    三秒过后,一道灯光笔直而下,照亮了台上的身影,似是这世界唯一的光源,所有人忍不住屏息,而后爆发出更热烈的尖叫。

    林汐儿身着将曲线完美勾勒的皮衣,黑色皮革反射而出的亮光与肌肤相称,红唇微微提起,似是诱惑至极的罂粟花,散发出危险而美丽的气息。

    她一手抓住钢管,身体如水蛇般贴合扭动,似有似无的娇吟从嘴边的耳麦发出,台下人全部疯狂大叫起来,跟随摇摆身体,一瞬间盖过了音乐。

    二楼最昂贵黄金位置的包厢内,白默琛浓眉微蹙,居高临下看她,因为角度的原因,他甚至清楚看到了她胸前起伏的风景,但这并非是他关注的重点,而是……

    他将视线移至妖艳不可方物的容颜上,眉头越凝越紧。

    坐一旁沙发上的白方羽温和笑了笑:“怎样?没骗你吧哥,我说过这个女人跟程月影很像,也知道你被程月影伤害太深,所以发现此人后第一时间就通知你过来,好让你可以有泄愤的工具,让哥开心也是我这个弟弟应该做的。”

    话语中的程月影三个字就像是一只大手狠狠插入白默琛的胸膛,肆意搅动,勾起封存脑海最深处的痛苦记忆,火焰以燎原之势在他眸间聚集,而焦点,是台上与程月影有五分相像的女人。

    皮衣外套被林汐儿转圈甩出去,露出里面的黑色紧身露肚脐背心,将胸前的丰硕曲线勾勒完美诱惑。

    她低低娇喘着,倚靠钢管,一边伸手缓缓褪去腿上的黑色长皮裤,动作很慢,不时将垂落发梢别到而后,无限风情不经意流露,而后,她将长裤扔至欢呼声最响亮的人群,被渔网袜包裹的大腿攀上钢管,做了个后下腰的动作,魅惑无限,勾魂夺魄。

    她目光看向了二楼最昂贵的包厢,耳畔浮现昨日的对话。

    “林汐儿,我们来做笔交易吧,帮我杀个人,事成后帮助你送妈妈出国治病。”

    “若是不同意?”

    “他死,或者你妈妈死。”

    “他是谁?”

    “帝皇珠宝集团总裁白默琛,白氏集团未来继承人白默琛。”

    “我如何接近他。”

    “明日此时我会跟他在二楼最贵的包厢,你什么都不需要做,只需要做的比往日更露骨更风骚,脱得更少,他自然会冲出去带你走。”

    这想必是豪门争夺继承财产位置的自相残杀,但是与她何关,她只想与病治好的妈妈一同生活下去,而这里的工资只够维持妈妈的生命,根本治不好,所以她答应下来,为了这渺小不知真假的承诺。

    她,必须赌一把。

    林汐儿手指拉住了背心的下边,一点点慢慢上移,有什么东西要从眼眶中涌出,她仰头尽数倒流。

    她卖艺不卖身,往日脱到现在这个地步就不再继续,也算是自己能忍受的极限,而如今她只能更加暴露。

    粗重的呼吸在白默琛鼻间进出,眼神阴郁的可怕,脑海中的身影与眼前几乎融为一体,曾经的她也在他面前跳过脱衣舞,一样的放荡娇媚,他以为那是爱,却不知是让他爱上她的手段,从而达到接近妈妈并毒死的目的。

    恍然间,两道身影真的合二为一,浓缩压抑极致的怒火从白默琛胸腔轰然炸开,他冲出包厢。

    白方羽翘起二郎腿,望着被摔很重的门,依旧笑的温和,却多了分诡异的味道。

    林汐儿穿着黑色内衣的胸上下摩擦着钢管,动作太过引人遐想,她全身呈九十度垂直地面,令人不禁幻想某种难以启齿的姿势,而她,任由尖叫冲破耳膜,手却摸上了渔网袜的顶端。

    她红唇带笑,姿态妖娆,一颦一笑妩媚勾人,却无人知晓,唇后的牙齿几乎要被咬断,手指的颤抖只因光线太弱不能察觉。

    若是脱完袜子,依旧不能吸引出白默琛,她也不知道要如何做了,再脱,真的是赤裸。

    渔网袜终于全部褪去,她将袜子的两端用双手拉住在胯下来回做了拉扯的动作,尽力拖延时间,向人群抛去飞吻,实则在焦急搜寻有没有人冲过来。

    可最终,她失望了。

    难道,真的要脱光吗?

    妈妈的病治不好,她活在这个世界上也无任何意义,那就脱光吧,最多引不来他,被这些男人免费欣赏罢了。

    她的心在滴血,面上的笑容却愈发灿烂,手指攀上了内衣后的勾扣,身体扭动着缓缓解开。

    一颗,两颗,三颗……

    她的动作越来越慢,身体颤抖的越来越明显,却在这妖娆的灯光中凭添分说不出的诱惑。

    白默琛充血红眸望了眼台上的身影,加快了在人群中穿梭的速度,只是眨眼,已经来到台下,毫不犹豫上台,脱下西装外套将她胸部以下全部包裹并扣好。

    人群哗然,谩骂声四起,舞台旁的安保人员上台欲将白默琛拉下来,闻讯赶来的夜总会负责人认出白默琛,连忙呵斥安保人员下去。

    “这个女人我带走了,欠你个人情。”

    白默琛紧紧怀抱住被西装包裹的她,同负责人说了声,在安保的开路下离开。

    他将她抱入车后座,耳边却还回荡她脱衣时人群疯狂尖叫的声音,刚压制回去的愤怒瞬间涌上来:“你很喜欢脱是吧,那就脱给我看。”

    话落,他一把拉扯掉西装外套,任由她整个暴露在空气中。

    “你做什么?”

    林汐儿惊骇,本能的想要拉回西装,却只是徒增狼狈,她只好双手护胸,全身缩成一团,抬头愤恨而视。

    车内微弱的灯光将他完美如刀雕的五官勾勒完美,狭长的黑眸因背光没有一丁点反光,像是两团幽森的黑洞,诡异而危险。

    她极力克制自己想要偏头的欲望,却不自觉的在气势上弱了下风。

    白默琛整个上身向她倾倒压下:“做什么?你刚才不是脱得很开心吗?现在又立牌坊做什么?”

    他与她的距离太近,鼻尖几乎贴着鼻尖,雄性阳刚的气息喷洒在她的鼻尖,有些痒,更是让她看清了那双眼眸中自己模糊的倒影,像是被老虎玩弄的兔子,惊恐而胆怯。

    一股不服输的气息涌入胸腔,林汐儿猛然抬头撞击过去,看到白默琛闷哼退开,才幽幽道来:“我卖艺不卖身,刚才只是工作,就算你不出现,我也不会脱完,倒是你多管闲事了。”

    她顿了下,唇瓣挑起嘲弄,故意不遮掩胸前风景,一只手摸上裸露在外的半圆,另外一只却将长发撩拨到而后,风情万种。

    “难道说,是被我美色吸引,醋意大发,不舍得让我被别的男人看,所以才强行带我走?”

    白默琛会带走她必然其中有一段故事原因,看他此时对自己的行为,应该是恨居多,那么,她便化作他恨的目标,从而得已一直留在身边,寻找机会杀害。

    “你竟敢拒绝我?”

    白默琛一只手狠戾捏紧她的下颚,看到她痛苦簇起的眉头,声音冷漠而生硬:“你这样低贱的女人,你认为我会吃醋?带你来不过是为了让你知道淫荡应该有的下场是怎样,教你做人。”

    话语每说一个字林汐儿的心就像是被针扎过一下,她这份工作遭受了太多非议嘲笑,虽然已经不是第一次听到,但自尊还是会受伤。

    她何尝想要身处这样的环境,她不愿意,一直都不愿意,没有人知道她多么排斥钢管脱衣舞,多么讨厌那些男人欲望的色眸,可是,她没的选择,正如她现在被白默琛强行带走一样,她没的选择。

    永远都是没的选择,凭什么,要她承受这么多,她真的好累好累。

    苦涩在心湖泛开,林汐儿咬紧双唇,眼神看向旁边,没有顶嘴的心情。

    白默琛视线从未离开过她半秒,一直在凝视着这张与程月影极为相像的容颜。

    她们的五官几乎一样,不同在于程月影眼尾上翘,天生带有勾人的娇媚,而她只是用眼线制造出娇媚,并且下巴要圆润些,没有一眼惊艳,却极为耐看,此时倔强抿紧的唇瓣如害羞草羞涩闭合,散发出欲迎还拒的气息。

热门话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