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上嗨小说网-免费小说,精彩小说,完结小说推荐-三不娇妻:金主爸爸宠太深、苏鸢司璟容顾舒曼小说

三不娇妻:金主爸爸宠太深

苏鸢司璟容顾舒曼小说

主角:苏鸢,司璟容,顾舒曼 标签:

“爬上了我的床,就别想换别人做金主。”苏鸢谄媚的笑对压在自己身上的金主,“人往高处走,帝都哪个有您有权有势?”最重要还有颜有身材,天天被睡也不亏。作为帝都豪门千金,父亲猝死,继妹爬未婚夫的床,继母迫害,剖腹取子。苏鸢能做的,装死三年,爬上了帝都活阎王的床。一朝反击,手撕继母,棒打继妹。可可可……什么?活阎王的养子是她的孩子?当初借精生子的未婚夫却不是孩子的父亲?“妈咪,不管亲生爹地是谁,我都只有一个爹地!”可爱包一本正经。“媳妇,不管你哪偷来的孩子,你都是我媳妇!”宠妻任重道远,跺跺脚都能震三震的男人表示,娇妻不好惹,花式宠才是正道。

wx书友65b07d2 状态:完结

苏鸢司璟容顾舒曼小说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 第二章 小妈不认得我了?

    人尽可夫?

    苏鸢似笑非笑的看着对方,“四爷和我一个未娶,一个未嫁,分明是合乎情理的事情,顾小姐是在侮辱我,还是在侮辱四爷?”

    “你!”

    顾舒曼被气的脸色青里发白,纤细的腰身有些站立不稳。

    这屋子里气味让她泛起一阵恶心来,她忽然凌厉的看向苏鸢。

    “你就不怕我将这件事公之于众?”

    “你不敢!”

    苏鸢甩开顾舒曼的手腕,站离了些距离,“你能在外面忍着,等到四爷离开了再进来,难道会这么不知轻重的去曝光?”

    说罢,又笑了下,“而且,四爷的手腕你不清楚?你若是不想日后销声匿迹,应该也不敢做出任何出格的事吧。”

    顾舒曼得脸色变得要多难看有多难看,与才进门的时候完全判若两人,任何一个人,怕是都受不了这种挑衅。

    她瞪着苏鸢,想必是从来没受过这种折辱,一时间气的浑身发抖。

    半晌,她终于算是平复了心情。

    “你等着,看你还能嚣张多久!”

    撂下一句话,她转身快步离去,似是再多一分钟,她都会发狂。

    苏鸢眼看着人离去,手抓紧自己胸前衣襟,自嘲的笑了下。

    转身,打开电脑,把男人留下的文件里的东西内容发送到了天宇集团董事的账号中。

    窗外,在顾舒曼驱车离开之后,一辆在暗处的劳斯莱斯才跟着离去,男人俊朗的侧颜印在车窗上,情绪难辨。

    ……

    第二日,帝都大小媒体日报所报道的,全都是天宇集团与欣荣产业合作的消息。

    原本,巨头天宇集团和林月的苏氏集团的合作是板上钉钉的事情,谁知道半路杀出个程咬金。

    谁都不知道,用两年迅速崛起的欣荣产业是什么来路,也从未有人见过他们最高的总裁,所有事宜都是董事会出面。

    不过这一次,这位神秘总裁,会出现在媒体面前和天宇集团总裁签订合约。

    所以,签约这日,聚集了大量媒体,都在翘首以盼,究竟是什么样的精英人物,商界翘楚。

    当苏鸢出现,在闪光灯中走到了天宇总裁陆天明身边。现场几乎炸开,谁都没想到,欣荣产业的总裁,竟然是个如此年轻的女人。

    而且,是一个貌美到无法形容的女人,尤其那顾盼之间流转的笑意,让人移不开眼睛。

    陆天明肥硕的脸上闪过惊艳,转而讽刺的压低声音,“苏总好手段。”

    苏鸢笑对镜头,唇微动,“我是太想和陆总合作,不得已而为之。”

    苏鸢从男人那里拿到的资料,全都是陆天明的把柄。

    一个龙头产业的大佬,人近半百,叱咤商场三十载,却被一个初出茅庐的小丫头胁迫签约,怎么能不恨得咬牙。

    苏鸢眯眼笑着,目光骤然停在一个惊恐的面孔上,笑意渐深,眼底却一片森凉。

    好久不见,林月!

    林月面色惊恐而惨白,一个死了的人,怎么会出现在这里!不,不可能是她,只是长得像而已,一定是这样!

    可那森寒的目光,总让她梦中惊醒的目光,惊人的相似!

    慌乱中,在媒体身后的她开始往会场之外退,甚至忘记了来这里的目的是为了阻止这场签约。

    苏鸢忽然唇角勾起,冷峭一闪而逝,转做温和热情的笑意,“台下那位是苏氏集团的林总裁吧?”

    陆天明一愣,随着对方目光看到了林月,面色顿时沉了下。

    霎时间,所有灯光聚焦在了林月身上,不停的发问砸了过去。

    “林总裁为什么来签约的现场?”

    “林总裁是想要挽回和天宇集团的合作吗?”

    “陆氏集团一直与天宇集团合作亲密,这次为什么会失去合作机会?”

    林月一时间头昏脑涨,身边助理抵挡不及,瞬间就被重重围了起来。

    “总裁!”助理看出总裁的反常,低声提醒道。

    林月掐了把手心,脸上表情恢复,得体的笑对镜头,“我是来恭贺天宇集团与欣荣产业的合作的,这次竞标是苏氏集团主动退出,欣荣产业更适合这次项目合作。”

    不得不说,作为一个女总裁,林月的公关能力十分不错。

    苏鸢眼底笑意越发的冷了下来,隔着众多媒体,高声笑问道,“林总裁可是靠着自己这张巧舌如簧的嘴,才坐稳了苏氏集团这第一把交椅?”

    这次签约是媒体网络实时放送的,霎时间网上一片哗然。

    “哎?怎么闻到了浓浓的火药味?”

    “小姐姐好美好霸气!”

    “长江后浪推前浪……”

    “女人一代更比一代强……”

    网上炸开,瞬间视频截图转载量过万,并每分每秒都在增长。

    苏鸢那一挑眉,一眯眼的冷笑,被做成动图,也依旧叫人高喊美腻。

    而此刻,在现场的人才真的兴奋,媒体人敏锐的直觉,嗅到了其中必有爆点,镜头纷纷聚焦两人。

    “真的是你!你怎么会,不会,不可能的……!”林月瞪大眼,喃呢说不出一句完整的话来。

    她的脸上表情僵硬,这一瞬间,她几乎就要确定,是苏鸢,她没死,回来的第一件事就是抢了她的合作商,让她在董事会上大失颜面!

    苏鸢眼底闪过轻蔑讥诮,“林总这是怎么了?我不过说了句玩笑话,怎么就把林总气成这样?”

    陆天明在苏鸢身边,最能感觉出她身上散发出的冷意,莫名觉得这个小丫头片子有些奇怪。

    林月又惊又恨,面对这么多媒体镜头,只能脸上堆起笑来,“哪里的话,不过是意外现在年轻人,说话都这么直爽。”

    苏鸢再次扬眉,张扬的模样让人忍不住侧目。

    “年轻人?小妈看来是真的不认得我了!”

    小妈?这称呼让现场哗然,谁不知道林月是苏氏的女总裁,是堂堂正正的夫人,怎么会有人叫她小妈,这称呼,不就代表着是上位?

    林月面色一阵青白,果然是苏鸢,她想要在这里将她的颜面扫地吗?目露凶狠的看着苏鸢,恨不得缝上她那张嘴!

  • 第一章 用一夜换来的东西

    “你会遭报应的!”

    苏鸢声音压在喉咙里,忽然睁开了眼睛,涣散的目光在看到窗外月色之后逐渐清明过来。

    她又做梦了!

    手下意识的摸向小腹,却摸到了一只骨节分明的大手,低头去看,大掌盖在小腹上曼珠沙华的纹身上面,她猛然清醒过来。

    “做什么梦了?”

    背后的男人低声,气息打在耳边,激的她一阵紧张。

    苏鸢身子紧绷了一下,强迫自己神经慢慢放松下来,转过身,轻抬手臂,讨好的环抱住男人。

    “一个噩梦。”

    她声音好听的魅惑,只要是男人就抵挡不了。

    下巴倏然被挑起,看到司璟容慵懒的挑眉,沉不见底的眸子举重若轻的落在她脸上,似是打量,也更像是审视。

    昏黄台灯将男人坚毅的轮廓勾勒的稍显柔和,俊朗到无可挑剔的五官,不见了平日的凌厉,却依旧居高临下,让人心弦绷紧。

    苏鸢眼神闪躲了下,忽然被男人一个翻身压在了身下。

    贴在耳边的声音磁性而薄凉,“希望你说的会遭报应的人不是我。”

    她心颤了下,唇畔半是讨好的娇笑,“怎么会呢,您可是我的金主呢。”

    司璟容眸子骤然紧缩,苏鸢有些退缩,今夜,他真的很反常。

    “这么心不在焉,怎么,才爬了帝都太子爷的床,就打算换他做金主了?”

    司璟容声音冰冷,让她就要被淹没的理智抽回了一丝。

    “那……都是……误会,我并不认识他……”

    不知道过了多久,在苏鸢以为自己会再次晕过去之前,终于结束了。

    男人离开去了浴室。

    过了一会,浴室的水声停了,苏鸢已经套上了白衬衫,纤细白皙的腿迈下床,看着男人走出来。

    司璟容身形修长,袒露的胸膛上水珠顺着完美线条流淌,勾勒出八块健硕腹肌,精壮腰际围了一条浴巾,完全是行走的雄性荷尔蒙。

    “我去洗澡。”

    苏鸢说了一句,与他擦身而过,走进了浴室关上门。

    等她再出来,司璟容已经穿好了衣服。

    他从不在这里过夜,即便今夜是个意外,已经天色将亮,他也不会多留一会儿。

    床上和床下,这个男人从冷睿到更冷睿,从矜贵到更矜贵。

    “和天宇集团的合作……”

    眼着男人马上就要走到玄关,苏鸢咬了下唇,开口问道。

    司璟容步子顿住,一贯清冷的脸上露出不明意味的笑意,“你用一晚上换的东西,我怎么会忘了呢。”

    他说着,目光瞥向客厅的茶几上。

    苏鸢顺着他的目光看过去,茶几上放着一个牛皮纸文件。

    她的瞳孔缩了下,转头,还没开口,就听到司璟容声音沉冷,“记住,和别的男人保持距离,我不喜欢自己的东西变脏。”

    她的胸口被刺了一下,自嘲的勾起唇角,看着高大的身影消失在门外。

    东西?是啊,这两年她只不过是一个男人泄欲的工具而已。

    不过这一次之后,他们之间怕是就再没有以后了……

    苏鸢关上门,转身又进了浴室,用力的搓着自己,直到浑身都泛红,自嘲的笑了下。

    她都嫌弃自己脏!

    每次司璟容走后,她都会重新将自己再洗一遍,可无论她怎么用力,有些东西永远都去除不掉。

    “叮咚!”

    门铃声响起,苏鸢穿上浴袍,从猫眼看到门外站着一个女人。

    身姿优雅,面容精致,下巴微微翘着,高贵的像是公主一样,目光清冷的看着前方。

    苏鸢打开门,紧接着,“啪”一声,她的脸被一巴掌重重的扇的偏了过去。

    脸颊燥热的疼,她保持着一个姿势,头许久没有转回来。

    高跟鞋踩在地上响声清脆,女人从她身边绕过,就像是什么都没发生过一样,目光扫过一圈,最后落在那张凌乱的大床上。

    苏鸢转身,平静的看着站在自己房间里,依旧盛气凌人的女人。

    “顾小姐这样似乎有失礼教吧。”

    苏鸢认识眼前的女人,这个整日在荧幕中的美丽女人,此刻在她面前,也依旧端静貌美,却又盛气凌人。

    顾舒曼的目光从凌乱的大床上收回,唇畔一抹冷笑。

    “和我谈礼教?既然你知道我是谁,想必也知道我以什么身份而来,这一巴掌难道你不该受着吗?”

    苏鸢咬唇,一丝血腥气让她心神定下许多。

    面容不卑不亢,勾起唇角,“顾小姐若是想说以未婚妻的身份,怕是为时过早吧,四爷可还没对外宣布你的身份。”

    她的话刚落,随之而来的是高高扬起的巴掌,凌厉的掌风擦着就要落向自己的脸颊。

    这一次,她一把握住对方的手腕,目光不闪不避,直直看着面色铁寒的女人。

    “顾小姐以为我会乖乖挨你两巴掌?你若是来教训我的,下次可要先问过四爷同不同意。”

    她最知道女人痛处在哪里,吃亏的事情,她以前受过太多,现在,她可不是任人拿捏的。

    顾舒曼脸上的端庄已经瓦解,被气的有些发抖,“你以为自己是谁?不过一个人尽可夫的女人,也敢这么和我说话?”

热门话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