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上嗨小说网-免费小说,精彩小说,完结小说推荐-嗜血恶魔之虎胆校花、廖之凡楚叶冰廖之蒙小说

嗜血恶魔之虎胆校花

廖之凡楚叶冰廖之蒙小说

主角:廖之凡,楚叶冰,廖之蒙, 标签:

沉寂多年的秘密被慢慢的打开。鲜血就是大门的钥匙。情感在大门之间徘徊。人类有限的生命如何与生命无限的嗜血者相爱到底。做人还是做鬼?

无知仙人 状态:完结

廖之凡楚叶冰廖之蒙小说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 第一章莫名的愧疚感

    “请您轻一点,这样我会很痛的。”一个娇柔的声音在别墅的大厅中回荡。

    此时女孩的脖子上已经铺满了自己的鲜血,可是在她的眼中却看不到任何的惊恐,更多的是一种享受。

    年轻男子缓缓的将自己的嘴从女孩的脖颈上移开,摊开手然后看着女孩眼睛笑着说:“你的鲜血可以让我拥有更多的力量,你应该更加高兴才是。”

    “是的,你说的对,我应该更加高兴。”女孩微皱的眉头瞬间松开,嘴角微敲,在红色脖颈的衬托下显得格外妖艳。

    说话的男子叫做廖之凡,是个依靠血液为生的嗜血者,在同类里面,大家称呼他为“猎人”,因为他看中的目标从来没有逃脱过。

    女孩看到廖之凡脸上的笑容消失,便主动地向他身边靠拢,然后将自己流淌着鲜血的脖颈凑到他的嘴边,说:“请继续享用。”

    因为兴奋,廖之凡的双眼变得血红,随后张开血口,露出尖锐的獠牙,一口咬在上面。动脉的鲜血直接涌到他的喉咙。女孩的脸上虽然面带微笑,可还是做出了本能的挣扎。

    “咔嚓!”

    这是脖子被扭断的声音,也是廖之凡最喜欢的声音。在自己最满足的时候,这种声音可以让他的内心有更多的满足感。

    “下一个!过来……”廖之凡摊倒在沙发上,仰头看着天花板上的吊灯。声音听着非常懒散,可是却充满了威慑力。

    大厅中还有九个花季一般女孩,这都是廖之凡抓来的猎物,她们并排站着,刚才血淋淋的一幕就发生在她们的眼前。她们不是不害怕,而是被廖之凡的意念给控制,廖之凡的命令是:不许逃跑。

    下一个女孩踱步来到廖之凡的面前,眼角向躺着的女孩瞥了一眼。她的身体已经开始发抖,明明害怕的要死,可自己却做不出任何的反应。

    “嗯~不错,你看起来非常勇敢!”廖之凡微笑着站起身来到女孩面前。

    “是您……是您不让我们逃跑的……”女孩努力地控制着自己颤抖的声音说。

    廖之凡轻轻挑了一下眉毛,带着有些懊恼的神情说:“啊……是的,是我说的。好了,现在你可以逃跑了。”

    “啊!”回过神的女孩尖叫着向别墅大门跑去。

    嗜血者有着异于常人的力量和速度,所以在女孩到达门口之前,廖之凡已经站在了她的前面。

    血红的眼睛,带着鲜血的獠牙,女孩看到这一幕之后马上掉头,她不知道方向,可是她想要离开这个地方。

    “哇呕,你撞到我了,我觉得你应该道歉。”女孩跟廖之凡撞了个满怀。此时的廖之凡已经恢复了人类的模样,他捂着胸口装作很疼的样子。

    完美的身材,强壮的体魄,比女生还要精致的睫毛。这就是女孩对廖之凡的第一印象,女孩愣了一下继续选择逃跑,因为跟这个相比起来,还是自己的性命比较的重要。

    这是廖之凡平时比较喜欢玩的游戏。让自己的猎物带着恐惧在有限的空间中跑来跑去。这种快感不是来自于躲猫猫,而是为了增加猎物体内血液的温度,这样的话,血液的冲击力会更强,进入身体时候的感觉也会更加的不一样。

    “啊哈!体力不错呦,不过不可以太累,这样会影响口感的。”廖之凡看着女孩逃跑的方向说。

    女孩已经不知道这是第几次从廖之凡的手中逃脱,要是放在平时,自己肯定连体育课上的八百米都跑不下来,可是这一次自己肯定已经超过八百米了,而且破了自己的记录。

    不知道什么时候,廖之凡已经将脸贴在了女孩的脖子上,红舌伸出轻轻地碰触了一下雪白的脖颈,女孩的身体不由自主的打了一个冷颤。

    “敏感的体质,看来这次我的运气还算不错嘛!”廖之凡缓缓地将手放在女孩腰间,刚才还紧绷的身体突然变得酥软起来。

    “啊?”女孩从来都没有想过自己会发出这种娇媚的呻吟,可这种感觉实在是太奇妙了,自己的身体已经开始不受控制的扭动起来。

    “呲……”

    这是血液涌进喉咙的声音。獠牙将脖颈刺破,滚烫的血液喷涌了出来。

    一个有经验的嗜血者是不会让血液从自己的口中流出来的,一来是为了节省资源,二来是为了不让别人发现,因为嗜血者身份曝光会引来很多的麻烦。

    女孩呻吟的声音越来越小,廖之凡也感觉到血液的冲击力没有刚才有力,可是血液的温度还是在的,廖之凡更喜欢温度高一点的血液,所以他打算将女孩的血液吸干。

    最后一滴鲜血用尽,廖之凡感到意犹未尽,刚才的满足感瞬间消失,同时转变成为一种愤怒。

    廖之凡单手抓住女孩的头发向墙上甩了出去。

    墙上出现一道裂缝,女孩瘫软在地上,一动不动。

    剩下的八个女孩都在看着,有的女孩已经尿湿了裤子。

    “好啦!游戏中场休息,咱们放松一下。大家都不要害怕。”廖之凡打开音乐,整个大厅的气氛马上活跃了起来。女孩们解散队形,尽情的扭动着自己的身躯,将心灵融入到了音乐之中。

    强行将别人的意志改变,这些人看上去总是那么的别扭,廖之凡有些不耐烦地说:“那边就是浴室,你们可以冲一下身体。”

    几个女孩走向浴室,因为没有换洗的衣服,所以也就只能一丝不挂的从浴室中走了出来。

    别墅的大厅中没有枷锁,没有荣辱与羞耻,同时也没有任何的生命。

    就在几人沉浸在音乐中时,别墅的大门被推开,一个看上去比廖之凡稍微大一些年轻人出现。

    “哇,哇,哇欧!我是不是打扰了你们的派对?”年轻人的整个身体都随着音乐打着节奏,并没有表现出任何的歉意。

    “别惹我!今天我有些不开心。”廖之凡深吸一口气,说完便咬住了其中一个女孩的手腕。

    年轻人看了一眼地上躺着的女孩,然后耸耸肩膀撇嘴说:“我只是过来看看我亲爱的弟弟,我想这应该可以吧!”

    “廖之蒙,你从来都是不见兔子不撒鹰,你要是饿了,我可以分给你一些食物,你要是故意来打扰我,那真的就对不起了。”廖之凡将女孩的手臂慢慢放下,动作看起来非常的温柔。

    女孩们听到廖之凡的话后,脸上都浮现出一种诡异的微笑。廖之蒙环视一周,摇摇头说:“你不是把她们都控制了吧?我记得这是我的专利。”

    “切!”廖之凡没有说话,只是轻哼一声,然后将目光放到了另一个女孩的肩膀上。

    “我来到这里没有别的意思,我就是想过来看看你过得怎么样,毕竟我们有几十年没有见面了,不是吗?”廖之蒙笑着说。

    这些话提起了廖之凡的兴趣,他缓缓地将身边的女孩放到一边,转眼的功夫,廖之凡将两人的距离从几米拉到了几厘米,然后笑着说:“你要是说你是过来看我的笑话的,我还可以接受,你要是说你过来看我过的好不好,我希望你能够将你的这种虚伪收起来,然后乖乖的夹着尾巴从这个屋子里面滚出去。”

    “得了吧,我的弟,你不会这么残忍的对待你的哥哥的。”廖之蒙嘴角微敲,然后转身坐在了沙发上,同时将一个女孩揽入自己的怀中。

    “啪!”

    大厅中的茶几被摔的粉碎,廖之凡骑在廖之蒙的身上,用手掐着后者的脖子。

    廖之蒙没有想到廖之凡的力量会强大到如此的程度,两人同时转化为嗜血者,按理说两人的力量是相同的,这种情况的发生有两种可能,一种是廖之凡吸食了数量庞大的人类,还有要么就是廖之凡是天生的嗜血者,在杀戮方面有着惊人的天赋。

    “呃……你跟皇甫绝恋的纪念日已经结束了,难道你就不想知道她为什么没有过来吗?”廖之蒙吃力地说。

    廖之凡紧锁眉心,感觉廖之蒙的话刺在了自己的心里。

    看到廖之凡的力量有所松懈,廖之蒙看准机会闪到了门口,然后接着说:“我跟你有着同样的心情,她游戏在我们兄弟之间,你不觉得我们就是她的玩物吗?”

    “呃……啊!”廖之凡怒吼着,用力捶打着地面。此时他的心里回想起了很多的往事。

    那些往事在廖之凡的心里是最美好的记忆,可是现在回想起来,这些往事只能让他觉得更加的痛苦。

    抬头环视大厅,已经没有了廖之蒙的身影。廖之凡只好将心中所有的怒气都发泄在房间里的女孩身上。

    别墅外的廖之蒙听着里面的惨叫声,脸上挂着满足的微笑。他明白一场灾难即将降临,由自己亲手导演,可是与自己无关。

    大厅里面的墙壁已经被鲜血洗刷了好多次,廖之凡坐在血泊之中,不知为何,他的心中竟然有了一种莫名的愧疚感。这种感觉让他觉得非常的不安。

  • 第二章不是坏事

    别墅燃烧整整三天三夜,同时十个女孩失踪的消息也在镇上沸腾了起来。

    三天的时间对于廖之凡来说他可以去很远的地方,他们想要在别墅中找到女孩们的尸体至少也要用五天的时间,到了那个时候,廖之凡已经从他们的世界中彻底的消失。

    “我不知道我为什么要逃跑,我可以像上一次一样,再次将整个村庄里面的人屠杀掉,可是我还是跑了,我不知道为什么……”廖之凡在自己的日记本上这样写到。

    每一个新的地方都会让廖之凡感到非常的清净,可是自己是一个自然寿命无限的嗜血者,世界上有多少地方自己可以像这样去肆虐,想到这里,廖之凡的心里感到更加的不平静,是时候让自己真正安静一下了。

    漫无目的的游走让廖之凡来到了一处战场。不管是黑道火拼,还是毒枭之间的战斗,是血液的味道让廖之凡来到了这个地方。

    这个时候的廖之凡已经非常的饥饿,为了让自己的内心减少痛苦,廖之凡决定吸食死人的血液。

    死人的血液跟活人的血液,还有医院里面血库里面的血液是不一样的,因为它没有任何的温度,也没有经过任何的处理,这种感觉让廖之凡非常的矛盾,他厌烦了杀戮,但是他也讨厌这种窝囊的生活。

    在场的每个死人廖之凡都尝了个遍,跟前几天在别墅里面的几个女孩完全没法相比,廖之凡产生了一丝的犹豫,是不是要再回去一次,尝一下那些新鲜而又充满活力的食物。

    就在这时,廖之凡感到自己的身后有一个人影闪过,嗜血者敏锐的直觉告诉自己,闪过的人影一定是自己的同行,因为除了嗜血者之外,根本没有任何人的速度能够逃过自己的眼睛。

    “咻!咻!”

    除了风声和人影之外,廖之凡捕捉不到任何的画面,就算是这个嗜血者从自己的眼前过去,自己同样也是什么也看不到。这让廖之凡感到有些心慌,能让这种情况在自己的眼前出现,只有一种答案,那就是这个嗜血者的资格非常的老,而且是比自己老非常的多。

    果然,廖之凡刚刚反应过来的时候,一对獠牙就出现在了自己的眼前。

    定睛一看,是一个看起来年龄比自己稍微大一些的女人,可她的力量强大到出乎廖之凡的意料。

    很久没有这种感觉了,因为力量的不足而被别人压在身下。

    “我叫冯莹莹,已经观察你很久了。”女人将头上的卫衣帽摘下,同时脸上的样貌也恢复了人类的模样。

    廖之凡看到这个人之后,心中有些忐忑,虽然她已经将自己的身体给松开,但是廖之凡知道她随时可以将自己再次摁倒在地上,这种感觉廖之凡不想再尝试第二次。

    “你为什么跟踪我,我想我们从来都没有见过面的。”廖之凡起身整理了一下自己的衣服,然后语气中带着一些不屑。

    “前几天某个村庄的大火,还有半年前某个村庄里面的人都被屠杀了,这些事情让我们嗜血者名声大振,我是不是应该给你一朵小红花作为一下奖励呢?”冯莹莹转身坐在地上,脸上带着一种俏皮同时又嘲讽的微笑。

    这些话说到了廖之凡的心里,他脸上一脸的严肃,因为这些事情确实都是他做的,思考了片刻,廖之凡说:“我们换个地方。”

    每来到一个新的地方,廖之凡都会给自己制造一个“家”,或者说是一个临时的住所,他将房子的主人给控制,这样可以很好的隐藏他的身份。

    “新地方不错嘛!比你以前待过的地方像样多了。”冯莹莹进门之后就躺在了沙发上,两根修长的美腿一览无遗的展示在廖之凡的面前。

    廖之凡对这种美色已经没有太多的感觉,脸上依然挂着严肃的表情,然后说:“说说吧,你为什么要跟踪我。”

    “你将嗜血者的传说变成了现实,现在很多的嗜血者已经没有地方可以居住了,这就是我跟踪你的原因,你不能因为你的任性而让我们所有的嗜血者都跟着你遭殃。”冯莹莹坐起身,双手拖着下巴,双峰之间的沟壑显得有些深邃。她依然保持着微笑,像是这些事情跟她没有任何关系一样。

    “你有没有听说过,我不只是猎杀人类,对我有威胁的嗜血者我也不会放过。”廖之凡转过身,声音中带着冷漠。

    “嗵!”

    转眼间廖之凡就被摁在了墙上,他想要反抗,可是自己的力量与冯莹莹之间相差真的是太多了。

    “我比你多活了一百多年,你想要威胁我,最好还是再等一千年吧!”冯莹莹单手掐着廖之凡的脖子,力量中夹杂着让人无法反抗的威慑力。

    “好,好!有什么话我们好好的说,你先……放开我!”廖之凡感觉自己脖子就像是要被捏碎一样,为了活命,只好求饶。

    “嗜血者最难控制的就是自己的情绪和自己的欲望,这一点我想我能帮助你,我调查过你的资料,你以前并不是这个样子。”冯莹莹说话的语气变得温柔了许多,在她的心里,廖之凡看起来不是那么的无药可救。

    “为什么要帮我?”廖之凡深呼吸几口之后,皱眉问。

    “像你这种问题儿童呢……一般我都是直接杀掉的,可是……”冯莹莹调皮的眨了眨眼,然后接着说:“可是我看到你竟然会吸食死人的血液,我就知道你的内心是善良的,你只不过是有些找不到自我罢了,看起来很可怜,所以我打算帮你一下。”

    廖之凡欲言又止,可最后还是说:“你走吧,我的事情我自己知道,我不用你这么一个陌生人来可怜我。”

    “陌生人?真有趣!我可是一直把你当做我的猎物呢,所以说我们就不是陌生人了,我想你应该饿了吧,我领着你去个地方!”说完,冯莹莹头也不回的走向门口,因为她知道廖之凡肯定会跟上来的。

    从来没有见过这样的人,竟然会对自己伸出援助之手,要不是决定恢复人类的生活,廖之凡是绝对不会去喝这么难喝的死人血的。

    冯莹莹来到了村庄的郊外,这里有一片很大的树林,也有很多的动物。

    灵敏的听觉让冯莹莹知道廖之凡就在自己的身后,只不过比自己预想的晚了一些。这也是情理之中,想要做一些改变,当然会经过一些心理方面的斗争。

    “怎么样?这里的风景是不是非常的好?”冯莹莹回过头笑着说。

    “要想看风景的话,我更喜欢一个人,说吧,你领着我来这里到底是干什么?我可没有闻到血液的味道。”廖之凡有些失望,难道这个女人想要通过这种心理的治疗来解决自己的温饱?这样的话自己不是将会更加的可怜?或者说是更加的可笑!

    冯莹莹将手架在眉毛上,环视一周之后说:“听说他们都称呼你为猎人,这次我想看一下你到底有没有猎人的天赋,我们来试一下吧!能够抓住你喜欢的动物吗?”

    说到这里,廖之凡已经明白了冯莹莹的目的,是想要让自己通过吸食动物的血液来代替人类的血液。这是自己从来没有想过的,可是这种方法确实能让自己减少心中的罪恶感。

    因为太过饥饿,廖之凡也顾不上那么多,用最快的速度扑到了一只正在觅食的麋鹿。

    “可能没有那么美味,希望你能够克服一下。”冯莹莹看到麋鹿的血液已经喷到了廖之凡的脸上,虽然他已经这么做了,可是自己还是有必要提醒一下。

    动物的血液虽然有着廖之凡喜欢的温度,可是这种味道和人类的味道还是相差很多的,毕竟自己的身体就是人类,对人类的血液有更多的情感在里面,同时人类的血液也会给自己带来更多的力量。

    一整只麋鹿的血液被廖之凡吸干,感觉已经没有刚才那么饥饿,可自己的心里总是感觉有些空洞。

    “你看你这脸上的表情,这是正常的,等你慢慢适应了就会好了,刚开始都会这样的。”冯莹莹在一旁进行了一些指导。

    “你也吸食动物的血液吗?”廖之凡擦了擦嘴,然后用非常疑惑的眼神看着冯莹莹说。

    冯莹莹收起了脸上的微笑,变得有些认真,然后说:“是的!大多数都是吸食动物的血液,我想我的内心没有狂野到必须食用人类的血液,虽然那种感觉让我非常的舒爽,可是之后的空虚感真的是太可怕了。”

    廖之凡沉默,因为他的内心确实舒服了很多,至少这次用餐没有那么多的负罪感。

    “每个人都有每个人的生活方式,只要你的内心是善良的,虽然我们成为了嗜血者,但是依旧可以像以前那样去生活。我们拥有永远年轻的容颜,为什么不让自己生活的踏实一些呢?”冯莹莹的微笑让廖之凡的内心开始慢慢的融化,如果真的能够这样生活下去,也不是一件坏事。

热门话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