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上嗨小说网-免费小说,精彩小说,完结小说推荐-以她之名嫁给你、顾流年穆卓然顾瑾年小说

以她之名嫁给你

顾流年穆卓然顾瑾年小说

主角:顾流年,穆卓然,顾瑾年, 标签:虐恋、替身、豪门、炮灰逆袭、女强、

她被亲生父亲和继母及姐姐,送上了姐夫的床,当成了一个生育工具,这一夜,也改写了她的命运……

何喵喵 状态:连载中

顾流年穆卓然顾瑾年小说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 第二章 最怕是情深

    “没什么事。”蔡淑云出声道:“建雄,你不是要去见朋友吗?时间差不多了。”

    “爸,她们在害我!”顾流年不死心的喊着,声音里的哭腔,即使是身后压制着她的佣人也忍不住动容。

    可是门外的男人沉默良久,最终没有进门,便传来脚步声渐行渐远的声音。

    瞬间,顾流年仿佛失去声音,连力气也随着父亲的脚步声渐渐消失。

    “喊也没用,这件事是你爸同意的,不然你以为我们为什么敢?”蔡淑云低笑两声,伸手钳住顾流年的下巴,眼神打量着她,讽刺地笑道:“确实漂亮,不能白白浪费了这副好皮囊。”

    下一秒狠狠甩开顾流年的下巴,语气阴冷:“你最好听话,不然连累你男朋友,我可不能保证。”

    “不准伤害他!”在顾流年还未经过大脑思考,这话已经脱口而出。

    那个男人,从前是她敬仰的存在,而现在,却成了可望不可即的奢求,而这一切,都是拜眼前这两个女人所赐。

    “哼,你倒是情深,和你那个蠢到死的妈妈一样。”

    顾流年低垂着头,脑海里一遍遍闪过张越希那张温柔平静的脸,连笑的时候都是淡淡的如墨菊般,仿佛这样便听不见面前犬吠声。

    “带下去关起来。”蔡淑云冷硬的吩咐道。

    “妈,这样太便宜她了!她……”一旁的顾瑾年却不想这样轻易放过顾流年,恨不得将她剥皮抽筋。

    蔡淑云一个眼神瞪过去,让顾瑾年接下来的话硬生生停在了嗓子眼,碍于母亲的威信,顾瑾年只能仇恨的盯着顾流年被压下去的背影。

    “瑾年,你要顾及大局,等她生下孩子,随便你怎么处置,现在不行。”

    “妈妈。”顾瑾年委屈的看着母亲,娇道:“顾流年就是个疯子,你看看我的手……”

    “你最近别去惹她,现在孩子是最重要的!”

    见母亲不容反驳的神色,顾瑾年只能咬牙切齿的暗暗生恨。这件事她并不很同意,就算是别的女人也比顾流年更能让她接受。

    可是顾家必须生下穆卓然的孩子,不然便再也没有和穆卓然谈判的立场和底气,这些年顾家的产业经营走向了低谷,若没有穆卓然的支持,顾氏企业早就破产了。

    ……

    被关进仓库一关就是一整天,顾流年身上还是那件褶皱不堪的睡衣,毫无形象的蜷缩在角落冰冷的地上。

    她想到很多人,张越希、父亲、母亲……

    母亲在她小的时候便不在了,像是突然消失一般,对年幼的她来说,母亲仅仅是个概念,而父亲也等同于虚设。

    小时候她以为母亲是因为她才离开的,所以她一直很听话,不管继母和继母的女儿怎么对她,她都不吵不闹,或许是知道即使吵闹也不会有人帮她。

    直到遇到张越希,她以为这个男人是上天给她的救赎,明年大学毕业,他们就能结婚,她就可以摆脱这个可怖的家,可是……

    抱着膝盖,无助的哭出声,细碎的声音在暗黑的屋子里,听上去有些渗人。为什么会这样?她不明白,她到底做错了什么?要让她受到如此不公平的待遇。

    ……

    穆氏集团总部,高耸入云的大厦最高层,一面色青黑的男人坐在办公桌后,硬朗的脸上能黑的滴出墨来。

    “穆少,你这老婆可不检点啊。”花泽宇斜躺在真皮沙发上,一条腿翘的很高,侧身斜眼看向办公桌后的穆卓然,满脸不羁的嘲笑。

    哗啦一声,一堆A4纸张砸向花泽宇的方向,因为距离太远只能疲软又无辜的洒满一地。

    “笑够了就滚出去!”穆卓然冷冷的看向花泽宇的方向,浑身散发着怒气,丝毫不加收敛。

    那些A4纸不是其他,正是不顾瑾年不久前的堕胎资料,不管是堕胎的行为还是时间,那个被流掉的孩子都是在他们举行婚礼之前。

    而且正是因为数次流产损伤,顾瑾年再也不能怀孕,也难怪顾家这样迫不及待的将二女儿送到他床上,难道真的觉得他穆卓然非顾家的女儿不可?

    “别生气。”花泽宇直接从沙发上弹起来,缓步上前弯腰将地上的纸张一一捡起,啪的一声拍在办公桌上,“怎么?要兄弟我怎么给你出出气?”

    一句话说的气势磅礴,但是配上花泽宇那张比女人还漂亮的脸蛋,气势不由削弱许多。

    回应花泽宇的是穆卓然冷冷一记眼神:“你有这个时间,不如去哄哄你家老爷子,别整天躲在我这里。”

    这是在下逐客令了,花泽宇因为闹事惹恼了爷爷,已经在穆卓然这一躲就是一个星期,就连顾瑾年这事也是花泽宇闲着没事给调查出来的。

    不然以穆卓然的性格,他是不愿意在女人身上浪费一点时间,有这个时间不如多研究几个项目。

    一句话便让花泽宇蔫了,他一边赔笑,一边转身又溜到休息室打游戏去了,不再多嘴一句。

    办公室又恢复平日里的冷清,穆卓然垂眸盯着桌面的文件,微微眯眼,视线最终落在顾建雄的名字上。

    夜幕西沉,仓库的门才被打开,蔡淑云站在门前,外面的灯光照进仓库,将她的影子拉长。

    这一幕在顾流年眼中,仿佛是吃人的恶魔,正张着血盆大口等待时机,一口将她吞下。

    “想明白了吗?”蔡淑云居高临下的看着顾流年。

    这次被关的时间算是最短的一次,每次顾流年惹这对母女生气,便会被关到仓库,直到她们气消。

    曾经顾流年以为只要躲着她们,便不会被惩罚,可是实际上,不管她如何忍气吞声,都不会得到善待。

    嘴角的苦涩蔓延开来,顾流年感觉自己的口腔中都是苦意,这一刻她才明白,自己太傻了,想要的一切从来都不是一味退让能换来的。

    “只要你乖乖听话,为顾家生下一个孩子,我可以保证,你和你男朋友的事情,不会有任何人阻拦。”

    男朋友?顾流年的心又忍不住的疼了起来,她和张越希还有未来吗?就算他不嫌弃她,她也跨不去心里的那道坎。

    “想明白了。”

  • 第一章 不堪的事实

    热!

    浑身的燥热感让顾流年不安的挣扎,樱桃小嘴微微张开,微弱的声音如同猫叫般旖旎。

    低哑深沉的喘息,一个冰冷的物体靠近,顾流年下意识的抱住这个能缓解她燥热情绪的物体,然后不安地扭动起来。

    下一秒,被撕裂的疼痛感让她有了片刻的清醒,但沉重的眼皮很快再度令她迷离起来,紧接着她感觉身体深处被一层层热浪淹没,意识消失在情欲的浪潮中。

    再一次睁开眼时,顾流年茫然数秒,片刻遍体生寒,这是发生了什么?

    哗啦一声,浴室的门被打开。

    顾流年抬眼看去,是一个赤裸上身的男人,肌肉条理分明、胸膛宽阔有型。她的视线没敢继续向上,而是死死的盯在一个地方,面如土色。

    “怎么?看上瘾了是吗?”男人熟悉的声音响起,嘲讽而不屑。

    “你……”顾流年张了张嘴,后面的话没敢说出声,她不敢置信的看着那张棱角分明的脸,神色茫然而痛苦。

    昨晚她竟然和自己的姐夫睡在……

    穆卓然缓步上前,居高临下的看着眼前的女人,满眼嫌恶。

    昨晚他和岳父喝了不少酒,回到房间后就看到一个女人躺在床上,他知道这个女人是顾流年,自己的小姨。

    只是没想到,这女人竟然放得这么开!而且做起来如此的有感觉!

    但这依然也不能掩盖他对她的厌恶。

    一个连自己姐夫的床都爬女人,穆卓然看不上。

    “还不滚?”穆卓然厌恶道。

    顾流年手指紧紧扣着被子,浑身控制不住的发抖,她很想质问为什么会这样,可是她问不出口,这里是姐姐和姐夫的房间,她或许更应该问自己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

    “怎么?等着让我负责?”穆卓然伸手一把扯开盖在顾流年身上的被子,被单上艳红的血迹证明顾流年昨晚的处子之身。

    “啊!”顾流年在被子被掀开的瞬间,无助的抱着自己蜷缩在床的角落,头深深的埋在膝盖间,双肩忍不住的战栗,牙龈也被咬的生疼。

    “你们顾家手段如此厉害?送一个女儿还不够,还要送第二个?”穆卓然眼神戏谑的看着顾流年的反应,总觉得眼前这女人和昨晚不太一样。

    难道是他昨晚醉了?还是现在的顾流年在伪装?这女人骨子里明明骚得很!穆卓昂盯着顾流年的眼神变得深沉。

    当年他与顾瑾年的婚姻只是一场交易,只不过当时利益相匹,夫妻关系名存实亡。如今顾家的地位一落千丈,她们又开始找理由来攀附自己。

    角落的顾流年仿佛成了一座雕塑,若不是身体微微的颤抖,一定会让人觉得她已经失去意识。

    “既然你喜欢这里,那你就守着吧。”

    丢下这话,穆卓然直接换衣服离开。

    浑身冰冷的顾流年在穆卓然离开许久,仿佛才恢复些许意识,微微抬头看向房门穆卓然离开的方向。

    通红的眼眶中渗出一串眼泪,原本白皙的皮肤显得格外苍白,一身斑驳暧昧的伤痕显示着昨晚发生的一切,指深深扣进掌心,疼痛让她渐渐回神。

    为什么会这样?她竟然和她姐夫发生了这样的事情,这样的她怎么和家人交代,怎么和自己的未婚夫交代?

    原本以为只要结婚了,就可以摆脱这个家,这是这一切都被穆卓然毁了!

    突然,一个清晰的念头在脑袋里浮现,她被下药了!在她明确拒绝顾瑾年母女的要求后。

    木然的从床上起身,拿起地上褶皱不堪的睡衣,动作僵硬的准备穿上。

    砰的一声,房门被狠狠摔在墙上。

    正在穿衣服的顾流年手僵硬住,没等她转身,便听到身后传来熟悉的不堪入耳的辱骂声。

    “贱人,现在如愿爬上你姐夫的床了?得意了?”顾瑾年咬牙切齿的骂道,快步走上前,一把抓住顾流年的头发,用力撕扯着。

    目光呆滞的顾流年,在看到顾瑾年的瞬间,眼神变得仇恨,伸手紧紧抓住顾瑾年扯住她头发的手,似乎根本感觉不到头皮处传来的疼痛。

    张嘴狠狠的便咬在顾瑾年的手臂上,下颚传来酸痛感,她也不松口,仿佛一定要从顾瑾年身上咬下一块肉。

    “啊!你这个疯子!放开!”顾瑾年吃痛的松开手,她看到穆卓然离开,才偷偷进来找顾流年发泄怒气。

    若不是她不能怀孕,怎么可能让顾流年这个小贱人爬上穆卓然的床。

    “救命啊救命啊……”顾瑾年扯开嗓子喊了起来。

    “怎么了?怎么了?”咚咚咚的脚步声,蔡淑云带着佣人冲了进来,看到这一幕,吓得赶紧让人上前扯开顾流年。

    佣人对顾流年一顿拉扯,甚至连揪、掐这样的手段都用上了,还是废了九牛二虎之力才让顾流年松嘴。

    “妈!她疯了!她疯了!”顾瑾年尖叫着,几乎就要跳脚。

    “别叫唤,你爸在楼下!”蔡淑云一边心疼的看着顾瑾年手臂上鲜血淋淋的伤口,一边安抚着她的情绪。

    一旁被佣人克制住的顾流年,狠狠的盯着眼前这对母女,若没有身后的这些佣人,她大概会直接冲上去把她们撕烂。

    “是你们做的对不对!是你们!”顾流年不甘的盯着蔡淑云,眼神中的恨意展露无遗,为什么这么多年的忍气吞声,换来的却还是如今这副场景。

    她心心念念想要的未来,就这样被毁了,罪魁祸首就在她的面前,她却什么也做不了。

    “是我们!”蔡淑云看向顾流年的眼神轻蔑,向前走到顾流年面前,说道:“顾家将你养这么大,难道你不应该学会回报吗?只要你怀上孩子然后生下,你想走没人拦着你。”

    “怎么回事?”一个沉稳的声音在门外响起却没有进门,来人正是顾建雄,顾流年的父亲。

    “爸!救我!”顾流年厉声喊出声,心底浮现一丝期待。即使这个父亲平日里一直无视她的存在,可是她毕竟是父亲的亲生骨血,她不信父亲会这样对她。

热门话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