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上嗨小说网-免费小说,精彩小说,完结小说推荐-婚色缠绵:总裁的温柔交易、顾晨曦顾思城李鹏小说

婚色缠绵:总裁的温柔交易

顾晨曦顾思城李鹏小说

主角:顾晨曦,顾思城,李鹏, 标签:闪婚、婚恋、总裁豪门

为了恨,她将自己嫁给了一个如狼一般狡猾难懂的男人。她以为,只要跟顾晨曦合作,就一定能如愿的将那个骗她感情害她父亲的男人毁掉,于是也不惜将自己的幸福也一起毁掉。她以为,她不会再相信爱情,心早因前任未婚夫而破碎,却不知道原来心还是会跳的。当她发现爱上了魔鬼后,却恨这本来就不是公平的婚姻,在爱与害怕中无助颤抖,可没有半点奈何。她更以为,若她真的能讨得顾晨曦的喜欢,哪怕不是为了爱情也可以当一辈子的顾太太,却不知道……

于墨 状态:连载中

顾晨曦顾思城李鹏小说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 第二章 意外的存在

    擦上唇彩,看着镜子中的自己,我暗暗的用力咬了咬牙。

    唇昨晚被自己咬破了,若不上深色点的唇膏根本就是遮不住丑。

    想到过去那个从来不懂得什么叫化妆,天真烂漫得以为只要干净自然就是美丽的自己,现在也要学着如何粉饰容颜,不自禁有些心寒。

    若是爸妈都知道了,会心疼吧!

    可是他们没有机会知道了……

    穿上高跟鞋子,走在厚厚的地毯上其实有些吃力,想到新婚之夜自己独守了一夜空房直感到耻辱,可是今天作为一个新媳妇,就算夫君不在,我也总不能躲在新房里一直不下楼去吧!

    拉开房门,环视了一下顾家大宅,是真的明白到自己的确是高攀了,相信顾晨曦在面对我向他求婚的那一刻,肯定是将我当成一个贪婪的女人来看待吧!也活该他会如此看不起我。

    “少奶奶,你醒了?少爷正好让我上来叫你下楼去吃早餐呢!大家都已经上坐了。”一个女佣从电梯口出来,露出微笑的看着我。

    “好。”对她点头,我主动举步走了进去,心里想着顾晨曦竟然还在顾家里,有些不太踏实。

    他昨晚不是愤怒的离开了吗?在新婚之夜将我一人抛弃在新房中,他也肯定不会是乖乖的去书房守夜的吧!

    走到顾家的饭厅,我有些意外的看着坐在餐桌上的人,脚步本能的停顿了一下。

    是顾思城,他竟然也在这里。

    “醒了?”顾晨曦的声音如远远的传来,他说着,忽然站了起来,伸手优雅的替我拉开了椅子。

    看着他拉开的椅子,我微点头,慢慢的走上前去坐下。

    对上顾晨曦的视线时,真诚的给他一个感激的微笑。

    若不是他此刻的主动,我真的会无地自容得不知道要如何走到这家人的面前。

    抬眸看向顾云天,总有种自己在背叛了自己的后悔感。

    如果不是顾云天,也不会招来顾思城这个可恨的男人毁掉了我所有的幸福。

    “叫爸还有妈吧!”顾晨曦挑起眉来,看似暖和的说话又是带着命令般。

    我不太情愿的吞了吞口气,才看向顾云天夫妻喊:“爸,妈。”

    这是我跟这对夫妻第二次见面。

    说来可笑,我第一次见他们的时候,竟然就是在昨天,我与顾晨曦婚礼的时候。

    “这声妈还真不敢当,本事不少啊!竟然能让我们儿子趁我们在国外游玩的时候搞了这么大的一场戏,一回来等着我们的就是一个婚礼,我还连一个挑看媳妇的机会都没有就要喝下这杯媳妇茶。”顾晨曦的妈妈冷冷的扯了扯唇角,能看得出她很不高兴。

    从她的说话可以听得出来,她至少是不喜欢这个来得毫无预兆的婚礼。

    想想,没有一个妈妈会喜欢这样子吧!忽然一声不响就迎来儿子的婚礼,而且他们还是在下飞机的时候才知道当天就是他们儿子大婚呢!

    可这也不能怪我,这全都是顾晨曦一手操办的,我也只是任人摆布而已。

    “妈,你不是一直嚷着说我年纪不小,也是时候要挑一个女人认真的谈谈恋爱吗?那我现在不就是如你的愿,挑了一个看起来还算得体的女人吗?而且她的身份也适合你们的要求,人家也是一个千金小姐,我以为你们会为这个婚礼而高兴,所以就给你们一个惊喜啊!”顾晨曦笑得可温柔的,说话眼也不眨一下,好像他说的就是真心话般。

    放在桌子下的手紧紧的握成拳,我抬眸看着顾晨曦,努力不去看对面坐着的那个男人。

    我很意外,没有想到顾思城会出现在这里的。

    不是说顾云天的正室不接受这个孽子,不让他回顾家的吗?难道就是因为顾思城已经顺利的坐上我爸爸的沈景集团总裁的位置?

    “惊是惊啊!难道弟弟你不知道这个女人在一个月前还是我的未婚妻吗?这可是许多人都知道的事,你这样做又叫顾家的脸放哪里去了呢?娶一个我不要的女人当太太,这……太难启齿了。”顾思城忽然开口,带着无奈的说话里隐约藏着耻笑。

    他这话不止是看不起我,也是在讽刺顾晨曦呢!

    昨晚的婚礼上没有看见顾思城的出现,今天他的存在对我来说是无限的意外,更是侮辱的存在。

    我忽然有些害怕,害怕自己猜测错了,其实顾晨曦不是那种小家子气的男人,早就接受了这个哥哥,那么我所有的赌注是不是都成笑话了呢?

    “弟弟?你这是在叫谁呢?什么时候我们家里来了一个我不认识的闲人呢?就我所知,今天是我们一家人吃饭才对啊!”顾晨曦冷漠的转过头去,视线落在顾思城的脸上,眼眸变得深沉。

    顾晨曦冷嘲热讽的话,倒是让我稍稍的暖心了一些。

    这一刻,至少能感觉到他是跟我在同一阵线上的人。

    “晨曦,两年前我答应了思城,只要他能得手滨海城那块地,就会让他回来顾家。爸知道自己对不起你们母子,但思城是有能力的人,他若能回来顾家也不是什么坏事,毕竟爸年纪也大了,可不能一直在顾氏里操劳,你身边多一个可信任的助手也……”

    “我的儿子有足够的能力,不需要什么助手。还有,当初你们所谓的承诺也只有你们二人知道,我跟晨曦都没有听说,只不过就是一块地,这根本不能成为这个孽子到我顾家里来的理由。要真的说承诺,请记住你当初答应我的,你说过这个孩子就算真的姓顾,也只是别人家的姓,你顾云天永远都是不会承认的。”顾晨曦的妈妈任凤仪冷哼,完全不顾忌的打断了顾云天的说话。

    看起来仍旧年轻,风韵动人的任凤仪此时的冷漠艳美,也只能用冷艳二字来形容,毕竟是富裕顾家的夫人,她身上那气质气势,足以压倒群芳,完全不因为年纪而受到影响。

    “没错,当年我是说过那样的话,可那时候毕竟是太年轻了,年轻就会做错事,但这都不是孩子们的错,我们大人做的错怎么能让孩子去承受呢?所以……”顾云天仍旧想要劝说自己的太太,可是他的话还没有说完,便再次被打断。

    “不要跟我说这些无聊的话题,就算有错也就只有你一个人的错,你没有资格要我跟儿子来一起承担你当年的错。既然这个人的存在从一开始就是错误的,那么我们更不能让错误继续。”森冷的打断了顾云天的话后,任凤仪站了起来转身就走:“这饭我没有胃口吃了,希望今天晚上以后,餐桌上不要再出现任何碍眼的人。”

    随着任凤仪的离开,顾云天的脸色也不是那么好看了,也许是不知道要怎么面对我们这几个他眼中的孩子吧!

    闭紧着唇,他站起来后看也没有看我们多一眼,自己不悦的挥袖离开。

    “还不走吗?你以为凭你就真的能进得了这个家?只要我跟我妈在,顾家永远都没有你进来的机会。”顾晨曦伸手端起杯子,温文尔雅的轻口了一口开水,语气虽轻却狠。

    一直坐在那里都没有开口的机会,顾思城的脸色也是好不到哪里去的,时青时黑,在听见顾晨曦凶狠的警告后,用力的咬着牙:“顾晨曦,别得意,我可是你哥呢!就算你跟你妈多想要抹去这件事,可我还是有办法让自己一直活在你们的面前,不,我还要活在所有人的眼前,我会让所有人知道,我才是顾家的大少爷。”

    “大少爷?就算让所有人都知道又怎样?也不过是当年一个下三线的女星妄想要上位而缠上别人丈夫的故事,没有人会可怜你们母子的,别以为那个女人死了,就可以抹去罪恶,就算你要让所有人都知道你是顾云天外面的私生子,那也只是一个低贱得不值一提的存在,明白吗?”顾晨曦不气不怒的,说话缓慢,脸上始终带着淡淡的笑却是冰冰冷泠的。

    “顾晨曦,你别得意,我是姓顾的,早晚有一天,我还是会光明正大的回来。”顾思城愤恨的站起,咬牙切齿的对着顾晨曦吼。

    我沉静的看着他的愤怒,唇角不自禁的微微上扬。

    心,有点说不出的痛快感。

  • 第一章 难堪的羞辱

    “啊!”

    拼命的握着喜红色的被子一角,努力的屏着呼吸,却还是忍不住倒抽了口气。

    缩了缩身子,我本能的后退,最后只能更无助的躺在床上。

    清新的香味透露着浪漫的气息,我的身体却不受控的抖动着,脆弱得就好像树下的落叶,找不到一个可靠位置。

    “很害怕?”顾晨曦顺势整个人都压向我,他一手支在我的脸旁,低下头直迫近我的眼前。

    惊惶失措的凝视着他,伸出的手本想要推开他,只是当手落在他有力的肩膀上时,整个人又僵住了。

    不能推开他,这一切都是我自愿的……

    “不害……怕。”喃呢的低语,我将手再次垂下,用力的闭起了眼:“你继续吧!”

    怕,天知道我有多么的害怕,可是我不能闪不能避也不能反悔,因为这一切都是我自己的选择,是我甘心出卖自己以换取合作,以得到他这恶魔的帮助。

    “不害怕就睁开你的眼,好好的看看你的丈夫,今晚可是我们的新婚夜呢!”懒洋洋的说话来自他带磁声的嗓子,低低的口吻有些软绵绵的,更疯狂的刺激着我心底深处的害怕。

    修长的手指不知何时已滑进我的礼服之内,在我愕然的抬眸之间,已见他的手握着我礼服前面的衣带,弯起了邪恶的笑。

    惊惶的瞪着他,后悔着自己怎么会挑了这么一套礼服,绑带就在前面修紧着的礼服,只要他的手稍稍用力一拉,就会轻易的被拉开。

    “啊!”又是一阵倒抽声脱口而出,是因为顾晨曦的笑更邪恶了,他的手用力一拉,我的礼服被拉开两边,胸前的雪白弹跳在他的眼前。

    我大受一惊,吓得急急的伸手挡住了胸前的春光,害怕的缩着身子,想要挡住更多。

    “你这样子,你的老公我要怎么继续呢?”好整以暇打量着我,顾晨曦头微垂,他说话时的气息直喷在我的肩膀上。

    无助的颤抖,我失控的抱紧着自己,完全顾不上什么仇与恨的,恐惧燃烧着我所有的理智,被顾晨曦包围着的危险意识已把我吞噬得喘不过气来,看进他的眼内仿如只看到无尽的黑暗。

    他的手忽然用力的一拉,整个人坐了起来,身边的喜被盖过我的身上,也藏住了我所有的无助。

    抱紧了自己,我吓得一动也不敢动的,只能失魂落魄的注视着顾晨曦的脸,如受惊的锅边小兔子在等候着死刑的到来。

    “我顾晨曦从来都不缺女人,你若是不愿意的话,我也不会勉强。”顾晨曦不悦的低语,站了起来转过身就要走。

    他的动作很利落,我从害怕中回过神来,急急的推开身上的被子,也顾不上自己只穿着性感的内衣,拼命的跑上前去挡住了他的路。

    “不,我不是不愿意,就只是……只是……”用力的握着顾晨曦的手,我无助的摇着头,不知道要怎么解释。

    用力的咬着下唇,以咬破唇的刺痛提醒着自己不要退缩。

    都走到这一步了,我不能在这个时候才认输的。

    “我愿意。”用力的换了几次呼吸,拼命的让自己冷静,我刻意的去忽视身上肌肤露在空气中的凉意,伸手试图去解开顾晨曦身上的衣服。

    他穿的西装也并不难脱,只是面对着他我有些无从下手。

    咬着的唇不知道是不是破了,好像有些血腥的味道在唇边流过。

    拼命的要求自己冷静,却又换来无尽不冷静的恐惧,在我几乎要脱光他身上所有的衣裳时,在那粉色的衬衣被打开露出结实的肌肉时,我已感受自己撑不下去了。

    顾晨曦就这么一动不动的如在看我表演,他就好像魔鬼一般的淡定,就只有我在这里如小丑般任他如此欺侮。

    握着他的衬衣,我的双脚发软,硬硬的跌坐在软软的地毯上。

    “我说过了,你不愿意的话我不会强求,我顾晨曦从来就不欠缺主动的女人。”推开了仍旧握着他衣服的手,顾晨曦冷冷的笑如无情的利刀,讽刺我的薄弱无力。

    跪坐在地上,听着新房的门关上,我的眼泪无声落下,伸手到床边拉过被子将自己包紧,想到刚才的一切,一种被侮辱的无助感让我更疯狂的颤抖起来。

    是的,这一切一切都是我自愿的。

    是我明知道顾晨曦就是一个不可接近的魔鬼,却还要妄想着跟他作交易。

    从第一天见他,我就知道,我根本就不是他的对手……

热门话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