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上嗨小说网-免费小说,精彩小说,完结小说推荐-苍天霸血、陈玄宋剑之陈曦小说

苍天霸血

陈玄宋剑之陈曦小说

主角:陈玄,宋剑之,陈曦, 标签:苍天、霸血、玄幻

一滴神血,镇压诸天万界,一卷道经斩尽万物星辰!少年出边城,伸手摘日月!

苍天白鸟 状态:完结

陈玄宋剑之陈曦小说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 第二章 杀神道经

    清晨,薄雾冥冥,天边泛起一抹鱼肚白。

    陈玄跪在陈家祠堂中,诚心叩问。

    多天的休养和父亲不计代价的治疗,他的伤已经渐渐好了。

    虽然丹田没有修复,可身体基本恢复。

    这是他在祠堂叩问的第三天,不知为何,他莫名的感到一股召唤,尤其是看到那把陈家老祖留下的战刀。

    战刀古朴苍凉,已经摆放在祠堂三千年之久。

    它是老祖曾经披荆斩棘的利器,也是陈家三千年来的荣耀。

    鬼使神差的,陈玄握住了刀柄。

    他感到一股无穷的战意,莽荒辽远。

    他想举刀乱舞,虽然这样触犯家规,亵渎先祖。

    “算了,被发现估计要挨骂。”陈玄终究是没动。

    先祖之器,是陈家至高的象征,他怎么敢随意乱舞?

    正在这时,清晨扫地小厮的议论声传来。

    “这个陈玄,也太不知死了,他虽然是天才,可终究是小地方的人,怎么跟人家皇城大家族的比?”

    “是啊!这就叫心比天高,命比纸薄啊!现在好了,宋家小姐没娶上,自己丹田也废了。”

    “不仅如此,城主府还天天追讨茯苓丹,弄得整个家族焦头烂额。”

    当日陈玄去宋家提亲所带的茯苓丹,并非真正属于陈家的,而是乌山城城主的。

    本来按照之前的约定,这茯苓丹是城主府给两家的彩头,为的是给宋家当嫁妆,提一提宋家的名声。

    只是谁也没有想到出了那样的事,茯苓丹一去不回。

    攀上了皇城这根梧桐枝,宋家也是野鸡变凤凰,摇身一变从一个三流家族变成了连城主府都忌惮的豪门,最后只能将茯苓丹的账算在陈家陈玄的头上了。

    最近几日,城主府已经三番五次派人来讨要丹药,而这也成了很多陈家子弟埋怨憎恨陈玄的最主要的原因。

    听闻着几人的议论,陈玄微微皱眉,忧从中来。

    小厮们的话虽然刻薄,但却也是实情。他确实废了,陈家也确实因为他,焦头烂额,疲于应付。

    而他,却一点办法和头绪都没有。

    “去你娘的!”他突然骂了一声,拽起战刀,一刀劈下。

    心中也是烦闷,索性不管不顾,舞刀解闷。

    他本是天才子弟,刀法精深。虽然丹田坏了,可一身熟练的陈家刀却一点没忘。

    只见大堂之上,刀影闪烁,寒芒阵阵,有着一股令人心寒的凌厉。

    而陈玄眉宇之间,更是昂然不屈,似乎有着无穷的战意。

    他仿佛不再是丹田破碎的可悲少年,而是横行天下,自卑微崛起,一手创办陈家的天才老祖。

    可,他终究不是。

    重伤初愈,就这么疯狂的练刀,直接令他疲惫过度,一口黑血呕出。

    刚巧不巧,鲜血落在战刀之上。

    战刀发出一抹人眼难以察觉的光芒。

    陈玄半跪在地上,倔强的眼神中,有着一抹不甘。

    他咬咬牙,战刀一横,准备再次舞刀练习。

    可一口鲜血又喷了出来,令他难以坚持。

    终于,他还是无奈的放下了刀。

    可,当放下刀的一刹那,突然一股光芒自战刀之中爆射而出,直接窜入陈玄的大脑。

    他整个身子一震,一股弥漫着血煞之气的战意,充斥脑海。

    莫名的,他脑海之中出现一副画面。

    天地苍凉,血煞冲天。

    一人单刀独臂,傲然立于天地之间,杀人饮血。

    他的对面,赫然是无尽凶徒和妖兽。

    如同大海浪潮一般,滚滚涌来。

    可,他却无丝毫畏惧,反而哈哈大笑。一把长刀劈斩,无惧无畏。

    沧海横流,方显英雄本色!

    陈玄被他卓绝的勇气感染,不由肃然起敬,热血沸腾。

    杀!杀!杀!

    天地无极,以杀证道!

    此等乱世,神也无力,就让我踏着诸神的累累白骨,以无尽杀戮,来普渡苍天众生!

    杀神之道!

    陈玄激动万分,在无尽的杀伐之气下,他只觉一股战意直冲脑门。

    不仅浑身舒泰,就连心思念头都活泛起来。

    什么扫地小厮?

    什么皇城天才?

    什么城主府,宋英落。

    我一人一刀,砍瓜切菜,全都要杀的干干净净!

    陈玄再次握刀,这一次,有着无尽的勇气。

    “玄儿,你怎么样?没事吧!”

    一道声音响起,是陈玄的父亲,陈战。

    他刚才路过此地,听到有声音,就来看一看,没想到是自己的儿子。

    陈玄微微一愣,心思收回,那股杀伐之气也慢慢收敛。

    “父亲。我……我对不起您,给你添乱了!”

    看着面前有些憔悴的陈战,陈玄鼻尖微微一酸。

    父亲英雄一世,何时受过这般窝囊气?

    “胡说!你给我记住,你是我陈战的儿子,这天底下哪有儿子给老子添乱的!而且,这件事错不在你,都是宋家欺人太甚!”

     “父亲……”

    闻声,陈玄心头一暖,满是感动。

    “父亲,你放心吧。我日后定然会好好修炼,不会让您再担心的!”

    闻此,陈战眼中闪过一抹精光,尤其看到陈玄目光坚定,嘴角更是露出一丝欣慰的笑容。

    “好!玄儿你能这么想,那也证明你长大了,成熟了。”

    接着,陈战欢喜的拍了拍了陈玄的肩膀,开口继续说道:

    “你回去准备一下吧!天兰宗来人了,不要唐突了人家。”

    陈战的声音很是平和,然而听在陈玄心中却是掀起惊涛骇浪。

    天兰宗,就是陈家的大靠山,也是传闻能治好陈玄丹田的大能!

    天兰宗的到来意味着什么,自然不言而喻。

    “父亲,我……”陈玄感动莫名。

    “好了,你先回去换身衣裳吧!天兰宗还有那群老夫子招待着!一时还轮不到你!”

    说完,陈战微微一笑。

    听到老夫子一词,陈玄也不由笑了笑,从他十二岁成人礼之后,他们父子之间再也没有这般取笑过陈家的长老了。

    “父亲,那我走了!”

    说完,陈玄有些不舍的离开了祠堂。他又不傻,自然感觉到那柄战刀不简单。

    甚至隐隐觉得这次的奇遇,将是改变他的一生。

  • 第一章 丹田被废

    “嘶……”

    刚刚起身,陈玄腹部就传来了一阵剧痛,令他龇牙咧嘴,倒抽凉气。

    “我这是在哪?身子怎么这么虚弱!我不应该是在……”

    一连串的问题涌上陈玄的脑海,猛然间他似乎想到了什么,顾不得腹部的剧痛,刷的一下掀开被子。

    被子之下,有着为干的血迹,腹部之上更是裹着厚厚的纱布,触目惊心。

    见此,陈玄的心狠狠揪了一下。

    丹田!

    他的丹田被毁了!

    陈玄,乌山城陈家家主养子,同时也是个乌山城出了名的少年俊才,年仅十六岁就已经达到了驭灵七重,能够驾驭七牛之力,同时在陈家本家拳龙虎拳的造诣也非一般陈家子弟可比拟,放眼整个乌山城,也算凤毛麟角的存在。

    然而,现在,却废了。

    “宋家,宋英落!”

    坐在床上,陈玄目光中满是怒火。

    几日之前,陈玄亲自带着一席厚礼,更是带上从城主府借来的茯苓丹,前往宋家提亲。

    两家结姻,本来已经是板上钉钉的事情,但是等陈玄到了宋家之后,宋家却变卦了。

    这原因很简单,皇城李家向宋家提亲了。

    其实也不算提亲,只是李家次子李威,途径此地,无意看到宋英落,被她美貌迷住,便许诺下婚约。

    李威虽然算是纨绔子弟,可却天赋异禀,又有无数资源堆砌,修为甚高。

    他本人向来嚣张跋扈,见陈家如此隆重提亲,当即打砸一番,让陈家人滚。

    陈家人自然不忿,可奈何人家皇城背景太深,李威又带着元府境的可怕护卫,没人敢惹。只能咽下这口气。

    本来此事已经屈辱结束。

    可宋英落担心陈玄报复,竟怂恿陈威干脆杀死陈玄。

    还说陈玄傲骨太甚,天赋又好,留着便是隐患。

    陈威向来嚣张,不惧所谓的报复。没杀陈玄,反而将陈玄丹田震碎。

    还居高临下的对他说:“你不是天赋很高吗?我等你来报复。”

    至此,这位陈家百年难得一遇的天才,彻底陨落。

    那枚珍贵无比的茯苓丹,陈家也没有讨要回来!

    想到此处,陈玄攥着拳,至今他都记得那张狞笑的脸,心中更是无比愤慨!

    “皇城!李威!总有一天,我一定会把你踩在脚下。

    “宋英落,终有一天,我也会亲手杀了你。”

    陈玄咬牙切齿,拳头死死握着,甚至顾不得腹部的剧痛。

    而正在这时。咯吱一声,房门开了。

    “哥,你醒了?”

    紧接着,门口处传来了一声惊喜的女声,清脆好听。

    闻声,陈玄脸色瞬间缓和下来,眼中的凶光也消散了几分。

    来的不是别人,正是陈玄最疼爱的妹妹,陈曦。

    “曦曦……你来了!”

    看着眼前一袭绿衫的妙龄少女,陈玄嘴角不自觉泛起一丝温暖,眼前的这个小姑娘可是他心中最柔软的部分。

    “哥,你终于醒了!可吓死我了,你都昏迷了快两天了,要不是李大夫说你没事,我和父亲都不知道怎么办才好!”

    陈曦庆幸的拍了拍自己的小胸脯,开口道:

     “哥,你饿了吧!我去作糖水莲子羹,你不是平时最爱吃吗?”

    说着,陈曦就要去厨房,却被陈玄拦下了。

    “不用去了,我不饿。父亲呢?他没事吧?”

    陈玄问道。

    现在最难作的就是他的父亲。

    自己被废不说,婚事泡汤,茯苓丹还无法要回。来自城主府和长老们的压力,可想而知。

    内忧外患,就算是铁人也有扛不住的时候。

    “父亲…他没什么事的。”

    陈曦微微叹气,俏脸一黯。眼神更是不由自主的看向陈玄的腹部看了一眼。

    见此,陈玄也是叹了口气。

    一切根源全都是自己的丹田。

    若自己还是那个乌山城的天才少年,父亲又怎么会有半点难作?不要说长老们,就是城主府也不会多作追究。

    “曦曦,放心,这笔账总有一天哥哥会亲手收回来的!”

    陈玄拳头紧握,眼中重新又泛起了凶光。

    见此,陈曦却是一阵心疼,正要说话,门口传来了一阵吵闹之声。

    “我心意已决,多说无益。”

    “家主三思呀!为了一个小小的陈玄怎么能打扰上面大人物呢?万一惹恼了他们那…”

    “是啊!况且陈玄伤势严重,估计是连那些大人物都不一定能治好啊!”

    闻此,陈玄兄妹皆是一愣。

    “是父亲?”

    “曦曦,扶我出去吧!”

    话音落下,陈玄就准备起身,陈曦知道哥哥的脾气,也不敢怠慢,伸手扶起他。

    不过小妮子怕起冲突,终究是没开门,只是让哥哥在门缝中瞧。

    门外,陈玄的养父陈战,一身猩红大袍立于中央,一手持剑,眉宇带怒,颇具威严。

    周围长老摇头叹气,脸色都极为阴沉。

    “家主,这件事情我们还是再商量商量吧!陈玄现在已经废了。我觉得没有必要再为他大费干戈了。

    而且,现在出了这件事,我们陈家如今的处境也是有些难堪,陈玄的事还是先放放吧!”

    “二长老说的在理。我说句不好听的,陈玄名义上虽然是家主之子,但是他本人和咱们陈家其实没有一点血缘关系,咱们陈家实在没有必要为了一个外人牺牲这么多!”

    随着几位长老的发言,其他长老纷纷开口附议。

    都觉得陈玄已经废了,陈家没必要再为一个废人浪费精力了,而且现在弄丢了茯苓丹,陈家如今还得向城主府交代。

    听着周围长老杂七杂八的议论声,陈战的脸色越发的阴沉了,接着他瞟了一眼在一边始终没有说话的大长老。

     “大长老,你说此事如何?”

    闻声,大长老面色微微一变,上前一步,在众人的注视之下,缓缓开了口。

    “家主既然让老朽开口,那老头子也就说两句。

    先摆个立场,我同意诸位长老的意见。一来陈玄不是我们陈家的人,二来陈玄的丹田已经废了,说句难听的话,我们陈家将他抚养成人,日后只要给口吃的就已经算好的了,当务之急是城主那边……”

    闻言,陈战脸色一寒,冷哼道:“大长老,我记得不错的话,宋家婚约,是你一力促成的吧?茯苓丹也是你力主要借的吧?”

    “这个,呵呵,当时…确实是…”大长老尴尬笑着,吞吞吐吐。

    陈战语调阴沉,道:“当时婚约,也是你带人去的吧?若不是你贪生怕死,眼睁睁看着玄儿被废,至于成今日这般死局?”

    当日,虽有元府境高手,可若是大长老拼死抵抗,陈玄也不至于被废。

    说句难听的,今天的死局,就是大长老贪生怕死造成的。

    不仅如此,长老们反对惊动陈家的大靠山,也是大长老暗中授意。

    所以,陈战才故意问他。

    “当日确实是元府高手…”

     “行了,闭嘴!”

    陈战运转灵力,猛然叱喝,震的四周落叶纷纷。

    顿时四下一片寂静,众位长老各自看了一眼,目光都落在了大长老的身上。

    “家主,此事……”大长老还要再狡辩。

    陈战二话不说,一剑挥斩,凌厉气势一展无疑。

    “玄儿一事,我已经有了决断。诸位若是再敢妄言,那就休怪我陈战无情!”

    言罢,陈战手臂一震,剑断两截,掷地有声。

    再敢反对者,犹如此剑!

热门话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