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上嗨小说网-免费小说,精彩小说,完结小说推荐-深沉总裁不言爱、柳茜凌肃柳芷柔小说

深沉总裁不言爱

柳茜凌肃柳芷柔小说

主角:柳茜,凌肃,柳芷柔 标签:甜文、总裁、日久生情、治愈、

一场利益结合的契约婚姻,让张扬自信的柳茜出现在凌肃的世界。原以为的权宜之计,却由纠缠变成了缠绵。

无畏 状态:连载中

柳茜凌肃柳芷柔小说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 第1章 心悦

    悠扬的音乐在宴会厅里飘扬,觥筹交错的人们都是凤城的权贵。

    唯有一人,格外显眼。

    容貌艳丽,身材高挑,一身玫红色小礼服衬得她肤若凝脂。一双凤目,眼角高挑,看起来张扬又自信。

    “茜儿啊,你也二十三岁,是个大姑娘了。马上凌氏集团的总裁凌肃就要过来,你可要好好表现啊!”

    柳清风像个慈父一样,对自己大女儿欣慰地说,“凌总年少有为,相貌堂堂,同你甚是般配。你要把握住机会,知道吗?”

    柳茜垂下眼帘,如果不是大庭广众之下,她简直要笑出声来了。

    柳总不愧是个商人,说的是那样真诚。

    如果现在不远处她的好继母没有死命拉着比她小一岁的妹妹去花园躲避,她都要相信了。

    “爸,虽然我刚回凤城,可也听说过凌肃的名声,我……”柳茜挑挑眉,看向自己的好父亲。

    柳清风的脸色有片刻的难堪,但很快又板起脸来,“那些流言蜚语你也信?你爷爷就是这么教你的?”

    提起爷爷,柳茜波澜无惊的眼中也不由一片黯淡,悲从中来。

    虽然爷爷已经去世三个月了,她每每想起那慈祥的笑容,还是会鼻头一酸。

    她从小是跟着爷爷长大的,哪怕柳清风是她的亲生父亲也不能这样诋毁爷爷!

    “爸,您想让我联姻直说就是了,何必扯上爷爷,引得逝者不安宁?”如果爷爷在,怎么可能看着她被逼联姻?

    柳茜的直白,让柳清风的脸有些挂不住。他看了下四周确定没人听见他们的对话才冷着脸说:“既然你知道,就别出幺蛾子。你还记得那条翡翠项链吗?你妈妈可是管我要了好多次了,下个月是她的生日,你说我把它当做生日礼物怎么样?”

    柳茜瞳孔猛张,险些控制不住自己的情绪,“那是我妈的,凭什么给她!”想到妈妈的遗物将戴在那个小三的身上,柳茜甚至尝到了嘴里的血腥味。

    “倩如也是你妈,是我明媒正娶的柳家夫人。瞧你的样子,让外人笑话。”柳清风自认抓住女儿的软肋,冷酷地说:“你要是嫁给凌肃,那些东西就是你的嫁妆。要是掉链子的话……”

    看着柳清风的背影,柳茜咬紧牙关,双手颤抖……过了许久,才恢复平常高傲的样子,走到宴会中心。

    “凌总来了!”

    “快走快走,我们去花园躲一躲!”

    凌肃到了宴会厅时,厅里适龄未婚的就只剩下柳茜一个人了。

    看到万绿从中一点红的柳茜,凌肃面色不变心中却是冷哼。

    “凌总,大驾光临令寒舍蓬荜生辉啊!”柳清风带着笑脸迎上来,“这是小女柳茜,今年23,刚刚从禹城回来。”

    柳清风拉皮条的架势简直丝毫不掩饰,感受到周围各种各样的目光,柳茜已经听到自己的牙齿在咯嘣咯嘣响。

    这还是柳茜第一次见到凌肃,她从十岁母亲去世被送到禹城爷爷身边,就再也没有回来过,自然对禹城的风云人物不是很了解。

    凌肃看了柳茜一眼,“柳老的孙女?”

    听凌肃提起爷爷,柳茜神色略微缓和,爷爷永远是她的软肋,哪怕凌肃只是随口说一说,也让她的排斥少了许多。

    原本打算搞黄柳清风小算盘的柳茜,忽然改变了主意,嫣然一笑,“是的,我是跟着爷爷长大的。”

    说着,她仔细观察凌肃的反应。虽然他面上不动声色,但是身上的气息却好像柔和了一丝丝,这让柳茜心中有了决定。

    “凌总,我心悦于你,能娶我吗?”

    一语石破天惊,就连柳清风也差点没端稳手中的酒杯。

    整个宴会厅,陷入了死寂一般的沉默。

    只见柳茜如同情窦初开的少女一样,十指绞着放在身前,“我知道,我有些太不矜持了。但凌总您是如此优秀,我害怕……害怕再不表白心意就没有机会了。”

    这话说得,如果不是凌肃在场,不少人都想笑出声来。

    谁不知道凌肃是凤城有名的令人畏惧,不说别的,光是他当初亲手将自己的父亲送进精神病院至死都没出来,就凭他谋划多年让自己的母家家破人亡,就让多少人望而生畏。

    多少年了,凤城人提起凌肃没有不害怕的!别说名媛千金,就算是小家碧玉也没有过敢对凌肃动心的。

    哪怕他富可敌国,哪怕他俊若天神。这一切,都得有命享受才行啊。

    今天,竟然有人向他告白!而且还是柳家有名的飞扬跋扈的大小姐,柳茜!

    世界上没有不透风的墙,知道柳家情况的很多人看向柳清风的眼神已经不对了。

    柳茜根本没有去管柳清风已经绿了的脸,她好像鼓足勇气向着凌肃靠近,“凌总,我知道您可能暂时不能喜欢我。但我愿意等,我相信迟早有一天你能接受我的。”

    活脱脱是一个春心萌动、爱意已深的样子!

    但在凌肃看来,她眼底那隐含的挑衅与笑意,才是吸引他的关键。

    “跟我走。”

    凌肃向第一个敢向他表白的少女伸出了手。

    柳茜红着脸,低着头,将自己嫩若凝脂的玉手放入凌肃的大手掌中,两人相携走向花园。

    躲在花园里的名媛千金纷纷奔走相告,不过片刻,原本人满为患的花园已经只剩下凌肃和柳茜两个。

    “演得不错。”

    柳茜的唇角微扬,哪里还有半点羞涩的样子。

    “凌总难道不满意我的表现吗?”柳茜挽起耳边的碎发,那一瞥数不尽的风情。

    “您现在功成名就,却总是被一些老前辈联手压着,借口不就是因为形象不够稳重吗?一个和谐的家庭,一个完美的妻子,这样应该能够达到他们的要求了吧?”

    柳茜对凌肃本人不甚了解,却也曾听爷爷说起过这个青年俊才。如果不是因为至今单身,欠缺一点沉稳形象,商界龙头的位置早就被他坐实。

    “自作多情。”凌肃嗤道,虽然柳茜的举动确实够独特,也算是聪明,但却不足以证明她就适合做他的妻子。

    面对凌肃的冷然,柳茜丝毫没有挫败,“就算我蒲柳之姿,凌总看不上。有我开了这个先例,相信不少名媛千金也会跟着心动吧?”有了第一个吃螃蟹的人,发现凌肃对此不反感,后面的人就会汹涌而上。

    柳茜十指丹蔻抚上凌肃的肩膀,凤目一扬,说不尽的自信张扬。

    “想必凤城适龄的名媛千金也都曾被考察过,然而凌总三十岁了却依然单身。这是不是意味着,我还有机会?”

    偏偏凌肃对此视若无睹,“好处?”

    凌肃的目光仿佛能够洞悉一切,让柳茜的笑容微微一僵,“凌总在说什么,我听不懂?”

    “柳家大小姐,这样的身份不足以让我付出婚姻。”凌肃在商言商,看起来正经极了。

    “那就要看凌总能从柳总那里挖出什么了,我只要五千万和我母亲与爷爷的遗物。”柳茜微微扬起下巴对凌肃说,“而您,可以得到您想要的,以及一个绝对合格的、可以帮您解决一切琐事的贤妻良母。”

    凌肃嘴唇微微上扬5度,“不愧是柳老一手培养出来的孙女。”

    提起爷爷,柳茜的目光更加坚定,“听闻凌氏集团即将启动超级油项目?正巧,我曾随爷爷做过这个项目的研究。”

    凌肃立刻想起了柳氏集团曾经提起却又被搁置的深海能源项目,“013?”

    这正是柳茜在那个项目的代号!

    柳茜暗暗心惊,为凌肃的情报来源。但此时,这对她来说是个好事。

    “很荣幸凌总能够知道我,那个项目本是爷爷对我的考验。但因为我的不成熟,最终搁浅。”但是其中的经验,却是凌氏集团现在需要的!

    原本只是给柳老一个面子的凌肃终于正色,打量着柳茜姣好的面容,眼中闪过兴味。

    “我需要的,你知道?”

    “一个生儿育女的贤妻良母,一个能够平衡家族关系的当家夫人,一个能够解决琐碎麻烦的完美助理。”柳茜的眼中闪过自信的光芒,她敢来这一出,自然是做了充足的准备。

    “约法三章?”凌肃抬起了大手。

    柳茜又一次将皓腕放入他的手中,“一言为定!”

  • 第2章 没妈

    等柳茜回到家中,迎面而来的就是柳清风的一巴掌。

    “孽女,柳家的名声都让你丢尽了!”现在整个凤城都知道柳家大小姐倒贴玉面阎罗,更有人断定这出自柳清风的主意。

    柳清风的身侧,罗倩如温柔地劝解:“清风,别太生气。茜茜也大了,女儿爱俏一时失态也是正常的。外人说就让他们说去吧,你的女儿难道你还不了解吗?”

    想到柳茜从小就和自己对着干,柳清风更加断定今天柳茜是故意让柳家出丑的,恨不得再来一巴掌。

    柳茜冷眼看着罗倩如煽风点火,睥睨地看了一眼躲在一旁偷着乐的柳芷柔:“柳总,上一巴掌算是我尊老,但如果你再继续的话,就别怪我不给你遵守承诺的机会了。”

    承诺?

    他之前做过的承诺……拿下凌肃,就把柳茜母亲的遗物还给她!

    柳清风被怒火冲昏的脑子顿了顿才反应过来柳茜的意思,连忙放下手追着柳茜走,“茜茜,你的意思是凌肃同意娶你了?”

    随即,柳清风又充满了怀疑,“骗我的下场,你该知道。”

    “具体的事情,到时候和凌肃谈吧。”柳茜从来就没有对柳清风抱过期望,可看他喜上眉梢又带着质疑的样子,发现她的心已经冷如冰。

    这就是她的好父亲,呵。

    柳家真的要和凌家联姻了!

    这个消息一夜之间传遍凤城。

    柳清风春风得意,走路都带着一股意气风发的劲头。

    自从老爷子去世,柳家的境况就越来越差。就算柳清风再自傲,也不得不承认如果不是有柳茜顶着,恐怕公司现在已经陷入危机。

    但是,一个不听话的女儿,再能干又有什么用呢?

    不是没有公司元老痛心疾首地劝柳清风,“总裁,凌肃如果是那么好相与,怎么不见其他家族凑上去?难道您不就怕赔了夫人又折兵?”

    柳清风笑而不语,柳茜嫁过去能够帮助联络两家感情是最好的。就算遇到最差的情况,他也没有什么损失不是吗?

    旁人不知道柳清风心底的龌龊,柳茜却是一清二楚。但她就好像什么都没发生过一样,每天正常上班,到晚上十一二点才回家,几乎与柳家人没有交集。

    然而,这一天柳清风居然屈尊降贵地在客厅等她回家!

    “站住!”

    看到柳茜竟然对自己视而不见直接上楼,原本还摆着架子的柳清风黑着脸怒喝,“女孩子家家,天天这么晚回家成何体统?”

    柳茜嗤笑,“什么时候柳总也开始关心我了?有那功夫,不如好好调教我那好妹妹吧。”

    见柳茜又要上楼,柳清风额头青筋暴徒,忍了又忍才没有直接怒骂出来,“你不是说凌肃同意娶你?为什么到现在还没有来家里提亲?”想到这两天外界的议论纷纷,柳清风就看柳茜更不顺眼。

    看到坐在沙发上好似漠不关心实则竖着耳朵听的罗倩如,柳茜扬了扬眉,“说不定,凌总是打听到我那不太好的名声,所以望而却步了?”

    胡说!哪里有凌肃嫌弃别人名声不好的份!

    接受到老公怒视的目光,罗倩如差点尖叫出来。但最终她还是温柔地走过来拉着柳茜的手说:

    “茜茜真是会开玩笑,我们柳家的大小姐哪里有别人嫌弃的份儿。应该是凌总最近很忙吧?好男儿,当然是事业为重了。”最好以后永远让这个死丫头守空房!

    柳茜根本就不吃罗倩如这一套,皓腕一扬,直接将罗倩如的手甩开,“罗女士还真是看得起柳家。在凌肃眼里,现在的柳家算个什么东西?人家只是给了你一个凑上去的机会,难不成柳总一直端着架子等凌肃屈尊降贵?”

    柳家自从没了老爷子,可早就被人划到没落世家的行列了。

    柳清风的脸,一阵青一阵紫,却不得不承认柳茜的说法。自尊心大受伤害的他连罗倩如差点摔倒都顾不上,恨恨地盯着自己的女儿:“我明天就去找凌肃,如果……”

    “老公,你别这样逼茜茜。可能茜茜只是小女儿家自尊心作祟才会在咱们面前说大话,都是一家人,何必呢。”罗倩如在给柳茜上眼药这方面永远冲在第一位,而柳茜对此,嗤之以鼻。

    “那就看柳总你的诚意了,别少了我要的东西就行。”

    说完,柳茜勾着红唇转身上楼,丢下若有所思的柳清风和被无视的彻底的罗倩如。

    柳清风直接去书房了,一直躲在屋里偷听的柳芷柔已经冲了出来,挽着罗倩如的胳膊撒娇:“妈,柳茜真的要嫁给凌肃啦?”那可是富可敌国的凌肃啊!

    知女莫如母,罗倩如立刻察觉到柳芷柔的动心,一改温柔厉声斥道:“收起你那歪心思,柳茜是没妈才得嫁给凌肃。有我在,你父亲又对你多有疼爱,你会比她嫁的好一千倍、一万倍!”

    柳芷柔不敢反驳,但却扁着嘴。哪里会有比凌肃好一千倍一万倍的男人呢?想起凌肃的身家,以及在宴会上的惊鸿一瞥,柳芷柔小脸微红。

    说不定……是以讹传讹呢。

    那个俊美如天神的男人……

    “芷柔,听妈的话,乖乖地在旁边看柳茜把自己作死。”罗倩如恢复了温柔如水的样子,拍了拍女儿的手。

    “凌肃的厉害,不是你一个小姑娘能够想象的。他连自己的亲生父母都不放过,一旦柳茜惹怒了他,会死的很惨。”想到这么多年仗着老爷子嚣张跋扈、频频给她添堵的柳茜那悲惨的未来,罗倩如的唇角扬起一个温润如花的笑容。

    沉浸在得意中的罗倩如,没有发现一向乖巧听话的女儿那滴溜溜转的眼珠子。

    等到第二天早上,柳芷柔抱着柳清风的胳膊撒娇要一起去找凌肃的时候,罗倩如已经是阻止不及。

    “芷柔,别闹。今天是去谈你姐姐的婚事,你添什么乱。”罗倩如忍着怒火阻止柳芷柔,却得到宠爱女儿的丈夫不悦地瞪视。

    “芷柔不过想去看看姐夫,倩如你管这么严做什么?走,爸带你和你姐一起去!”柳清风正觉得自己拉下脸去找一个晚辈不合适,柳芷柔算是给了他一个台阶下。

    原本悠闲地吃着早饭的柳茜一顿,冷着脸说道:“就算为了柳家仅存的脸面,柳总也别打我的主意。我只负责在家待嫁,等着我的嫁妆。”

    柳清风被柳茜这种态度气得一噎,怨不得他不喜欢自己这个大女儿。

    天生反骨,天生反骨!

    偏偏,他现在拿她没办法,只能忍着气说:“你确定我去了,凌肃会见我?”柳清风还是担心被拒之门外,到时候面子里子丢个干净。

    “怕,就别去啊。柳总以为我有控制凌肃的本事?太高看我了。”柳茜挑衅地扬眉,丝毫不怕柳清风的黑脸。

    然而就是这种态度给柳清风吃了一颗定心丸,他了解柳茜,就算为了她母亲的遗物,没有底气的时候也不会这么嚣张。

    趁着柳清风拉着罗倩如上楼帮他拿衣服,柳芷柔喜笑颜开地凑到柳茜跟前,“姐,你放心,我今天一定帮你好好看看姐夫是什么态度。”如果……

    柳茜连一个眼神都没有施舍给柳芷柔,微微晃动手中的刀叉,凛冽的寒光反射到柳芷柔的脸上。

    “柳芷柔,你猜,现在这个关头,我划了你的脸,柳总舍不舍得动我一根汗毛?”

热门话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