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上嗨小说网-免费小说,精彩小说,完结小说推荐-拐个王爷去种田、云洛云瑶刘春花小说

拐个王爷去种田

云洛云瑶刘春花小说

主角:云洛,云瑶,刘春花, 标签:1

亲眼抓到丈夫和闺密偷情,她选择玉石俱焚。你们让我不好过,我就让你们都不好过!人死魂穿,她竟悲催的成为了云家村最不受待见的三房家的小女儿。娘亲软弱、爹爹愚孝、奶奶极品、爷爷木纳,这生活……还有奔头吗?当然有,开荒山,建花卉基地,制作美颜秘方,将生意做的红红火火的。原本以为这辈子就做个有钱的富婆就好了,却不想……从一开始,她就惹上了一只妖孽。“娘子,你救了我!”某妖孽重复着这件事,乐此不疲。某女咬牙:“那又如何?”某妖孽委屈道:“那……人家只好以身相许了!”

云卷月 状态:完结

云洛云瑶刘春花小说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 第三章 穿越到古代

    “唔……”头好痛,整个人像是被人狠打了一顿一样,浑身上下根本使不上一丝力气。

    耳边响起模糊的聊天声。

    “娘,妹妹会好吗?我不要妹妹死!”带着哭腔的稚嫩嗓音,于云洛来说又陌生又熟悉,她努力想睁开眼看看到底发生了什么事,虽然脑袋很疼,但她却清晰的记得她拉着蓝雪和严玮峰那两个贱人跳水了。

    死前的那种绝望她经历过,更何况那天家里没有任何人……难道老天开眼,让她没死成?

    想想,又觉得不可能,但是……按自己现在这种状态,她又觉得不像死去的感觉。

    到底是怎么回事?

    心里挣扎着想着,耳边的聊天却没有停止。

    “瑶儿,你妹妹不会有事的,你妹妹就快好了……”是一个妇人的声音,有些沙哑,不难想象,似乎也在哭,说到后面那句,也说不下去了,只得抱着身边一个十三、四岁的小女孩一起哭了起来。

    吵!

    大写的吵!云洛不满的皱起了眉头,到底是谁在她旁边吵?医院都不管管吗?

    正在她百思不得其解之迹,一波陌生的记忆涌进了她的脑海,将她原本就快爆炸的头撑得越加的难受。

    她不记得自己到底醒了几次,又昏了几次,最后,她终于将脑海中那波不属于她的记忆梳理清楚了。

    一件不可思议的事发生在了她的身上。

    她……穿越了,穿越在历史上一个不知名的朝代,成了一个农家不得宠的小村姑。

    刚才抱在一起哭的两个人是她的娘和她的姐姐,她还是叫云洛,只不过……已经不是上一世的那个云洛了。

    废力的睁开眼,喉咙干痒难受,轻轻喊了一句:“渴!”一只瘦削的小手便立马递过来一只缺了口的碗。

    云洛有些嫌弃的看着那个碗,想到上一世自己那衣锦无忧的生活,心里一阵阵的难过。

    但喉咙干的发烧,却也由不得她嫌弃,就着那只手便一口将碗中的水喝了个干净。

    喉咙总算舒服了一些,还没来得及问什么,身边便传来姐姐欣喜的声音:“娘,快来看,妹妹醒了,妹妹好了……”

    云瑶高兴的抱着她又摇又晃,差点将刚醒过来的云洛,又给晃晕了。

    随着她的声音,门很快被推开了,过来的却不是她们的娘周秀梅,而是一脸皱褶子,满脸怨气的奶奶刘春花。

    云瑶明显的缩了缩身子,下意识的将妹妹推到自己的身后,一脸戒备的看着刘春花,小声的叫了一声:“奶……”

    刘春花啐了一口,压根没看云瑶一眼,而是径自朝着云洛走了过来。

    那长满老茧的大手毫不怜惜的捏住了云洛的下巴,左看右看,嘴里喃喃道:“看来是真的好了,丫头,你的命还真大,掉河里气都没了还能活过来!”

    她说这话的时候,没有半丝的心疼,倒是带着几丝讥诮。

    好像云洛没死,反而让她不称心了。

    云洛被她捏了一下,下巴隐隐作痛,一双眼睛也痛得通红,脑海中关于刘春花的记忆涌了上来,不得不说,这个刘春花就是个极品。

  • 第一章 贱人与渣男

    ‘咔嚓’钥匙刚插入洞孔,门已经开了,云洛吐了吐舌头,心里埋怨着一定又是老公忘记锁门了,将重重的行礼箱小心翼翼的搬上台阶,出差好几天了,她特意提前了一天回来,目的就是要给老公一个惊喜。

    因此,她轻手轻脚的推开门,再将行礼箱徒手搬进客厅。

    贼眉贼眼的四下张望了一番,发现卧室的门是虚掩的,里头隐隐有声音传来,她猜想,老公一定在房里,因此,她翻出特意帮老公买好的子弹内裤,再换上一身性感的低胸连衣裙,想象着和老公久别胜新婚的激情。

    越是想,云洛便越是激动,而后,她干脆闭上双眼,猛的推开卧室的门,看也未看,便朝着那张熟悉的大床扑了过去:“小帅哥,劫财还是劫色,你自己选吧!”

    摸住一个脑袋,将子弹内裤往头上一套,按照他们以往的游戏,云洛一个翻身,坐骑在男人的腰上,而后一手捏住对方的脖子……

    她得意的笑着!

    可回应她的却是死一般的沉默,屋子里原本细小的声音也骤然停止了,云洛不解的睁开眼,可印入眼帘的却不是她的丈夫,而是一张熟悉妩媚的脸……

    “蓝雪……”云洛此时正坐骑在蓝雪雪白的腰间,她低头看着蓝雪瞪圆的双眼,隐隐有些惊恐可更多的却是挑恤,雪白的肌肤晃红了云洛的眼眶,早已准备好的千言万语,哽在了喉间,像一根利刺一般,直呛得她浑身发颤:“你怎么会在这里!”

    捏住对方脖子的手略微发紧,她的双眼通红,脑袋里无数个念头闪过,她甚至希望蓝雪向她解释这一切都是误会,或许……她只是来借洗手间,或许……她家里停水了。

    她一遍又一遍的欺骗着自己,泪水流满了整个脸颊,却浑然未知。

    “咳咳咳,云洛,你要掐死我了……”手下的女人发出艰难诉咳嗽声,她试图起来,却再次被云洛按倒在床上。

    而后,女人转过头,委屈又惊恐的看向屋子里唯一的男人,也就是云洛的老公严玮峰,声音娇媚而柔弱:“玮峰,快救救我!”

    云洛的身子猛的一颤,‘玮峰’两个字如同炸弹一样将云洛所有的借口都炸得粉碎,她猛然清醒过来……

    ‘啪’的一巴掌甩在了蓝雪的脸上:“你怎么对得起我?亏我还将你当成是我最好的朋友!”

    雪白的肌肤被狠狠的甩了一巴,印上了五个鲜红的手指印,却也将身下的女人彻底惹怒了,她一把推开云洛,脸上早已没有了刚才的楚楚可怜,也没有刻意去遮掩赤果的身体,伸手就和云洛扭打了起来。

    “云洛,你别以为你是高高在上的公主,从小到大,你真的把我当成是好朋友吗?你不过是把我当成你的跟班,我吃的用的,全是你不要的,你有什么资格说你是我的好朋友……我告诉你,我蓝雪除了家世没有你好,其他方面,我一点也不比你差!”

    蓝雪的脸扭曲着,一边和云洛扭打,一边尖锐的喊着。

    似乎要将从小到大所受的委屈都一并喊了出来,说到最后一句,她刻意看了严玮峰一眼,那眼神中充满了得意。

    是的,她从云洛的手里将她最宝贝的老公抢了,这证明了她蓝雪的媚力。

热门话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