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上嗨小说网-免费小说,精彩小说,完结小说推荐-明珠不晚归、莫紫言戚凯枫宋博文小说

明珠不晚归

莫紫言戚凯枫宋博文小说

主角:莫紫言,戚凯枫,宋博文 标签:宠文、美男、轻松、

父母的葬礼当天,莫紫言亲眼目睹未婚夫和渣女出轨,家产也被渣男所夺,并惨遭渣男毒手,生死时刻被“明人”救醒并指点,为报复摒弃自尊,将自己出卖给了恶魔从此一改往日单纯善良小白兔的模样,变身贪慕虚荣,柔情万丈的情妇。“能和戚少这么英俊潇洒的男人做生意,是我莫紫言的福气,何谈选不选择呢。”“好甜的嘴巴,我又忍不住想品尝了。”戚凯枫大笑一声,俯身堵住了女人的嘴唇…慢慢陷入了她的柔情…一场交易,她只为扳倒渣男夺回家产,却不想赔了身丢了心。wtf?指点的“明人”是戚凯枫的父亲?怎么感觉被父子俩齐齐下套?说好的目的达到后即一拍两散呢?这会儿怎么冷面总裁却在这说这动人的情话?“老婆,我好像日久生情了…”

兰妃 状态:连载中

莫紫言戚凯枫宋博文小说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 01 契约情妇

    戚家别墅。

    一夜春雨,迎来了明媚的艳阳,细碎的阳光透过紫色的窗帘,落在了莫紫言的脸上。

    莫紫言慵懒的翻了个身,柔弱无骨的玉手有意无意的搭上了男人的胸口。

    戚凯枫已经醒了,他抓住了女人的手指,同时也压下了腹下蠢动而起的欲望。

    “戚少,你醒了啊?”

    莫紫言风情万种的揉了揉眼,一脸妩媚的抬起了头。

    “嗯。”

    戚凯枫平淡的应了一声,从床上坐起来。

    莫紫言换了姿势,优美的曲线尽展在男人的眼前,她优雅的拖着下颌,语带娇嗔的说:“戚少也不太不懂得怜香惜玉了,折磨人家一整夜,也不安慰一下就要走了吗?”

    戚凯枫回眸,冰冷的眼神中多了一抹邪魅的笑意。

    “你想要怎么样的安慰?”

    他俯下了身,语气中充满了暧昧。

    莫紫言顺势揽住了他的脖子,千娇百媚的说:“我怎么知道,这就要看戚少了。”

    戚凯枫喉咙一紧,翻身把女人压在了身下。

    “我忽然很后悔,和你签下了那份合约。”

    莫紫言面色微变,声音也一改之前的柔媚。

    “戚少,难道你想反悔?”

    戚凯枫嘴角上扬,这女人终究还是缺了一份城府,只这一句话就让她现了形。

    “怎么?怕了?”

    戚凯枫语带揶揄,说话的间隙,他的嘴唇又蜻蜓点水的般的落在莫紫言细瓷一般的脖颈上。

    莫紫言也知道自己太沉不住气了,忙拿出了刚才的媚气,纤细的手指在男人的背上转了一圈,娇滴滴的说:“戚少可真是冤枉我,在A市,谁不知道戚少言出必行呢。”

    戚凯枫意味深长的说,“所以,你选择了我?”

    莫紫言眼波转动,柔着嗓子说:“能和戚少这么英俊潇洒的男人做生意,是我莫紫言的福气,何谈选不选择呢。”

    “好甜的嘴巴,我又忍不住想品尝了。”

    戚凯枫大笑一声,俯身堵住了女人的嘴唇,同时也分开了她白皙的双腿,将自己的欲@望全部送了进去……

    一番酣畅的驰骋,莫紫言很快便香汗淋淋,走向浴室的时候,她眼神微凉,从气质上已完全变了一个人。

    没想过自己也会有摒弃自尊,如此放荡的一天,而这一切,都是败那个畜生所赐。

    想到那个衣冠楚楚的禽兽,莫紫言的表情更冷,她用力的攥着拳头,任指甲陷进肉里,似乎只有这样的疼痛,才能让她铭记那个男人带给她耻辱和绝望。

    冲洗过后,她又变回了那个勾魂摄魄的妖精。

    猫一样的蜷缩在男人的胸前,撒娇般的问:“戚少真的愿意带我去参加宋家的晚宴吗?如果我没记错,戚少可是有未婚妻的人。”

    “你不是说过,我戚凯枫言出必行吗,我怎么能让你失望。”

    在她光洁的额头上轻吻一下,戚凯枫拿下了床头柜上的蓝色绒布盒子,随意的扔过去。

    “给你的。”戚凯枫说的轻描淡写。

    莫紫言假装惊喜的打开了盒子,下一秒表情便被惊讶所取代,不过这些外在的东西却无法打动她。

    这是一串闪着颗粒饱满,没有一点瑕疵的珍珠项链,扣环的位置刻有MIKIMOTO的字样,莫紫言刚好认得,事实上即便不看它的品牌,就这珠子的色泽和圆润度来看,她也知道这东西价值不菲。

    “这……太贵重了吧。”莫紫言单手拖着项链,脸上的笑容依旧迷人。

    戚凯枫眼角微眯,脸上的表情似笑非笑。“莫小姐,你会动心吗。”

    莫紫言心头一凛,她知道戚凯枫是个心思缜密的人,尤其是那双深沉如水的眼睛,总会让人生出一种被他剥皮去肉的赤裸感觉,在他眼皮子底下,莫紫言必须时刻提醒自己,不能因任何一点个人的感情,去破坏她筹谋已久的计划。

    心思转动间,她做出了开心的表情,并欢天喜地的把项链挂在了脖子上。

    戚凯枫眼露赞赏,毫不吝啬的夸奖说:“不错,很衬你。”

    扫了一眼镶嵌了钻石的腕表,他起身道:“你可以再睡一会,晚上五点,我过来接你。”

    汽车的引擎声逐渐远去,别墅再次回归于平静。

    确认男人离开后,莫紫言顿像泄了气的皮球一般倒在了床上。

    该死的戚凯枫,他的精力也太旺盛了。

    从昨晚到现在已要了她六次,幸好他去公司从不迟到,否则她十分怀疑自己还能不能起得来。

    继续小睡一会,莫紫言开始起床穿衣服,能活到今日是老天给她的赏赐,她决不能浪费一分一秒。

    给自己做了一顿简单的早餐,吃完后,莫紫言换了一套运动服下了楼。

    小区里很清净,住的人也不多,即便有,也都是像她这样的单身女人,而且都是见不得光的。从一开始她就知道,这里并不是戚凯枫的家。

    莫紫言嘲讽的笑了笑,曾经她最恨的就是情妇,没想到今天竟能甘之如饴,不管是利用还是怎么样,她终究还是堕落了。

    深深的吐了口气,她把所有的负面感觉全部都摒除体外,抬头的时候却发现门口多了一个女人。女人穿着时髦,长得很漂亮,就是颧骨太高,一眼看去就令人很不舒服。

    女人显然也看到了她,立即推开大门,盛气凌人的朝她走过来,同时,莫紫言看到女人的手中还捏了一张照片。

    对照之后,女人横眉怒眼的问:“你就是莫紫言?”

    莫紫言面带微笑,神情淡然的说:“你猜的没错。”

    她看过着女人的照片,不用对方说,她也知道对方是谁。

    戚凯枫并不是毫无理由的给她看这张照片,赶走这个女人算是他的附加条件。

    从工作的角度来说,她必须得完成。从私人的眼光来看,她也不喜欢对方。

    “我是华明月,戚凯枫的未婚妻。”女人扬着下巴,骄傲的仿佛是一只开了屏的孔雀。

    “我知道。”莫紫言的脸上依然挂着淡淡的笑容,不管怎么样,对方都顶着名分,该给的面子她一点都不会少。

    女人上前一步,咬牙切齿的道。

    “既然知道,就给我滚出这栋别墅,否则你就别想有好日子过。”

  • 02 土鸡凤凰

    “你以为凯枫会真的喜欢你吗,他不过是图个新鲜,等他玩腻了,就会踹开你,还有,你别以为自己能飞上枝头,土鸡永远都是土鸡。”

    莫紫言没有动气,相反,她很同情这个女人,从只字片语中她知道戚凯枫并不爱她,之所以让她出面,是因为戚凯枫是一个很孝顺的人。

    “喜不喜欢我并不在意。”撩了撩柔顺如瀑的长发,莫紫言笑着说道:“我也没想过要和他结婚,戚少现在需要我,这就够了。”

    华明月脸色发青,她颤抖着指着莫紫言说道:“你实在太不要脸了。”

    莫紫言无谓的耸了耸肩,“谢谢你的夸奖,如果没事的话,我要出去了。”

    既然选择了这样的办法,就注定会背负着各种难堪的骂名,不过,这些已经不重要了。

    华明月身子一横,拦住了她的去路。

    “你以为我想和你废话吗,说吧,要多少钱,你才愿意离开他?”

    莫紫言摇了摇头,如果钱能解决,她很乐意成全这个女人。

    “对不起,这不是钱的问题,我爱他,不论多少钱,都不可能改变我的心意。”这些话说的感情丰富,意志坚决,差点连她自己都要信了。

    华明月的脸顿时有青转白,万分的精彩,莫紫言看得不忍,忽然倾下身,用只有两人能听见的声音说道:“与其想方设法去排除你的假想情敌,不如多在戚少身上花点心思,男人嘛,有时候很需要温情,你应该懂的。”

    出于同病相怜的心情,她对华明月说了最后那些话,华明月能理解多少,就看自己的悟性了。

    说完这话,莫紫言浅笑着拨开了华明月,步履洒脱的走出了别墅的大门。

    她知道别墅内安了监控,包括院子,更知道戚凯枫会看这些监控,因为她住在这里的消息,正是戚凯枫放出去的,或许他等得就是未婚妻上门找人的这一幕。

    为达目的,人永远都能想出各种各样的办法。

    莫紫言嘴角轻扬,勾出了讽刺的弧度。

    离约定的时间还有很长一段,莫紫言打了一辆车,直奔向市郊,在一堆原生态的房子前停留了一会,她推开了其中一处院门。

    “鹏叔,今天觉得怎么样?”

    收敛了所有的媚态,一身运动装的莫紫言清纯的好像一个大学生。

    她看着坐在藤木椅上看报的老人,笑吟吟的问道。

    “言言回来了。”老人放下了报纸,敲着自己的膝盖说道:“我这都是老毛病了,就怕阴天下雨,天好的时候就和没事人一样。”

    莫紫言坐在他的身边,很自然的伸出了手,帮他揉起了膝盖。

    老人没有拒绝,他摘下了老花镜关切的问道:“你的事进行的怎么样了,有接触到戚凯枫吗?”

    莫紫言抿嘴一笑,低着头说道:“很顺利。”

    旋即她又奇怪的问道:“鹏叔,你认识戚凯枫吗,为什么这么了解他的喜好。”

    老人哈哈一笑道:“我一个糟老头子哪会认识他,”

    他指了指手上的报纸说:“现在信息这么发达,随便找一下就什么都能知道。”继而又叹息一声,道:“男人啊,还不都是那个德行。”

    莫紫言仍是一脸狐疑,见老人情绪忽然低落,怕是触动了什么伤心事,忙笑着说道:“才不是呢,鹏叔就是一个大好人,你要想找个老伴,言言一定好好帮你物色一个。”

    一丝痛楚从老人眼角闪过,很快又恢复了平和。

    他爱怜的拍了拍她的脑袋,笑道:“别说浑话了,鹏叔就等着你养老了。”

    莫紫言笑了笑说道:“鹏叔对言言有救命之恩,言言早已把你当成自己的父亲了。”

    老人清浅的笑了笑,没有接话,却掉转了话锋,问起了莫紫言的身体情况。

    半年前莫紫言出了车祸,被震断为脑震荡,加间歇性头痛,医生说过,只要情绪没有太大的起伏,她的病症就能得到控制。

    “我也还好,这段时间基本没犯。”莫紫言弯着眼睛说道。

    老人欣慰的点了点头,告诉她不要多想,莫紫言笑着点头,和老人聊起了家常。

    时间过的飞快,一转眼就过了三个小时,莫紫言看差不多,就起身告辞离开。

    老人拄着拐杖到门口送她,走上马路的时候,莫紫言回过了头,看着那道清癯的身影,漂亮的眸子中已盈了一层泪水。

    母亲死的早,父亲也在五年前病逝,除了几个八杆子打不着的远亲,莫紫言已没有任何人可以依赖,只幸上天对她并不薄,在她浑身浴血,几乎快要断气的时候,鹏叔出现了,要不是这个老人,她早就死了。

    如果没有他,她更不会今天这种誓要拿回一切的勇气。

    进别墅的时候,她已将所有的负面心思全都摒除在外,又变回了那个媚态入骨的莫紫言。

    把一头秀发简单的挽了个髻,前端留出几缕,象征性的转了几个弯,完全凸显出她精致的小脸,继而又给自己化了妆,淡淡的秀眉,裸色的唇彩,既不浓艳,也不会显得太素雅,似乎任何的颜色到了她的脸上,都可以用恰到好处来形容。

    莫紫言对这一切很满意,从一排衣服中选了一条缀着珠子的白色鱼尾礼服,换好后照了照,和戚凯枫所送的项链简直是相得益彰。

    做好这些,她从书架上拿下一本书,斜躺在沙发上有滋有味的看了起来。

    房内的一切,在这一时刻,全都落到某个男人的眼中。

    男人舒适的靠在老板椅上,笔记本上出现的画面正是聚精会神看书的莫紫言。

    他的重点却没有落在书上,而是被女人凹凸有致的傲人身材所吸引住,光是看着屏幕,就让男人生出了口干舌燥的感觉。

    莫紫言,你这个妖精!

    男人眯起了眼。

    许久,他在闪烁着绚丽钻石的手表上匆匆一瞥,起身离开。

热门话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