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上嗨小说网-免费小说,精彩小说,完结小说推荐-你爱我不及她、顾承景文雪徐薇薇小说

你爱我不及她

顾承景文雪徐薇薇小说

主角:顾承景,文雪,徐薇薇, 标签:虐恋、正剧、苦恋暗、才女、才女、日久生情、日久生情、契约、

大学毕业,穷途末路,我唯一能依靠的,只有他,可是他却将我推入了无边炼狱,从此不信天,不信地,我能信的只有自己,柳暗花明,他再一次放开了我的手,你爱我始终不及她啊……

星川 状态:完结

顾承景文雪徐薇薇小说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 第1章 就一个晚上

    温城的第一场风雪,冰冷刺骨。

    温城有多少年,没有遭遇过这样的风雪了呢?

    在二十四小时营业的KFC里面,我顶着服务生鄙夷的眼神,一直坐到了天亮,然后才拖着疲惫的身体,带着自己的行李,走出了这家为我遮风挡雨的餐厅。

    早上的温城,大雪初霁,阳光也带着雪的温度。我忍不住缩了缩脖子,走到天桥底下,开始看贴在桥墩上的招聘广告。

    我叫徐薇薇,已经大学毕业一年了,原本我有个幸福的家,可是这一切结束于一个月前。

    那个时候,我正和我的婚纱设计师在看画本,刘妈忽然一个电话打过来,告诉我,出事了。

    我的心重重的沉了下去,刘妈那边已经泣不成声,而我,也颤抖得快要捧不住画本。

    设计师关心的叫着我的名字,但我的脑子里天旋地转,根本没心情回应她。

    我的耳朵里全都是刘妈哭着说父亲公司破产的声音,她说就在今早,父亲的公司被人举报,涉嫌金融诈骗……

    怎么可能!我抓起包冲了出去,我来到父亲公司楼下,看到无数的讨债人围在公司外面,逼父亲还钱。

    而我的父亲,正站在徐氏办公大楼的天台上……

    我几乎立马就想到了父亲他想要做什么,我疯了一样的扒开人群,可“不要”两个字还没喊出口,父亲就已经从上面跳了下来……

    我惊叫一声,顿时感觉天旋地转,醒来时,我和父亲一起被送进了医院。

    老天保佑,父亲没有死,但也好不到哪里去。

    我看着他浑身插满管子,奄奄一息的躺在重病患者病房时,眼泪再也忍不住的破框而出。

    母亲去世的时候,我还小,所以并没有感受到多大的痛苦,可是这一次,是我相依为命的父亲……

    我几乎站立不住,耳边传来了医生冰冷的声音。

    “徐小姐,尽快准备手术吧,越短时间内清楚徐先生脑袋内的血块,徐先生越有几率醒过来……”

    醒过来之后呢?我没敢问,也无所谓,只要父亲活着,就比什么都重要!

    “需要多少钱……”

    “加上后面的治疗,至少要三十万……”

    三十万……

    以前我不觉得,但现在对我来说,这些钱简直就是天文数字!

    我最后看了一眼父亲,走到过道里。

    我想我无论如何都要借到钱。

    我拨给了我的未婚夫,魏天良。

    电话响起后,我还没开口,魏天良已经知道我找他的目的。

    他说他不会借钱给我,他说徐薇薇你去卖吧,说不定你卖了,就能有三十万了。

    我不敢相信这个与我相恋了三年的男人,竟然说出这样的话!!难道之前那些关心和爱护,都是假的吗??

    我震惊的一个字都说不出来,魏天良还在喋喋不休,说我性冷淡,说要不是我父亲,他根本不想娶我……

    我不想再听下去,挂断了电话。

    我的心很痛,可我知道我要坚强,因为我的父亲还在等我救他。

    我回到家里,想着把之前那些人送父亲的东西卖掉,也许能够凑到钱,可我刚到客厅,便听见刘妈从里屋传来的哭喊声。

    “夫人,二小姐,你们不能走啊,不能,如今老爷还在医院里,你们走了这个家可怎么办啊?”

    “让开,徐长庚那个老东西,早就该死了,他又不是我亲生父亲,我凭什么要留下来为他守孝?”

    徐艳艳拖着行李箱走出来看到我,吓了一跳,但转瞬便换上了一副无所谓的嘴脸。

    她刚刚口中的徐长庚,就是我的父亲。

    徐艳艳跟她的妈妈都是外来货,后来她在母亲詹露的坚持下,才改了自己的姓,随父亲姓徐。

    这些年,父亲对她视若己出,没有想到,却养了一头白眼狼。

    詹露怒吼,“刘妈,你再不让开,我可就对你不客气了!”

    刘妈哭着不肯让开,想要把箱子抢过来,她看到了我,像是更加坚定了决心,指着这对母女的行李箱道,“大小姐,你不能让她们把徐家的东西拿走啊,现在都已经这样了……”

    詹露脸色一阵难看,眼神闪烁的道,“我侍候了老徐那么多年,拿走我应得的,怎么了?”

    两个人相持不下,我的心已经平静了,“刘妈,让她们走……”

    詹露一把推开了刘妈,瞪了我一眼,拉着徐艳艳,风风火火的走了。

    后来我才知道,父亲公司破产,就是魏天良和詹露的功劳,他们合伙给父亲设下了圈套,骗父亲去进行民间借贷,后来这些借贷,变成了金融诈骗。

    我几乎绝望了,对现在的处境。

    我住的别墅外面,每天都围着要债的民众,甚至有些用自杀逼我还钱,但是我真的没钱。

    我看着哭天喊地的要债者,跪下求他们,但是他们不相信我没钱。

    那段时间我几乎要割腕自杀了,但是想到了医院的父亲,我还是振作起来。

    这种日子,对我来说,无疑是一种煎熬。

    在我想要将别墅变卖的时候,银行将房子收走了,我被赶了出来,成为了丧家之犬。

    在KFC呆了一晚,我脑子逐渐清醒,父亲现在需要三十万的手术费,普通的工作,怕是根本负担不了这样的昂贵费用。

    我提着行李箱,在招牌广告上一目十行的扫视过去。

    身后传来了刹车声,灼热的汽车尾气喷洒在我的小腿上,我忍不住缓慢回头。

    只见天桥底下,停着一辆黑色大奔,大奔里面是一个肥头大耳的中年男子,男子冲着我摁喇叭,语言轻浮的道,“美女,找工作吗?”

    我刚想走,这时副驾驶上的车窗降了下来,一名妆容妖艳衣着暴露的女人上下打量了我一眼,冷声道:“钱总,这一看就是良家妇女,没戏啊。”

    经他这一提醒,我才忽然意识到,即使我还穿着纪梵希的羊毛裙,但我已经不是那个不食人间烟火的大小姐了。

    我紧紧握着自己的行李箱,冰冷的金属拉杆让我想起躺在冰冷的床上的父亲,我强忍着对陌生人的惧怕和惶恐,冲着那个钱总点了点头,说:“是的,我在找工作。”

    钱总顿时开心起来,一摆手,冲我道:“上车,哥给你介绍个来钱快的工作!”

    我没有上车,本能让我察觉到这些人的不怀好意。我是想要钱,但我也要弄清楚这是个什么性质的工作。

    “我不卖的。”

    说出这句话我感觉脸上一阵热潮,钱总一胳膊搭在窗上,斜眼看我,道:“美女你知道你自身的价值吧?”

    价值?我经历了那些冰冷的眼神,我忽然觉得自己仿佛一文不值了。

    我缓慢摇头,身体被冷风吹得有些僵硬。

    钱总拍了下副驾驶那个女人的肩膀,说:“黛儿,你跟她讲讲……”

    黛儿刚才吃了瘪,显然不想搭理我,但碍于钱总的面子,还是嗲嗲的开口道,“女人的自身价值,当然是身下那张嘴,那张嘴越紧,男人越是喜欢,前提是你长的漂亮……”

    我微微一笑,我听出来了,他们口中的工作就是那种性质的……

    我紧咬下唇,不知为什么还在这里站着。

    我想起父亲破产的第二天,我跟父亲的朋友求助借钱,那个一向以我长辈自居的吴叔叔,竟然提出了包养我。

    一年三十万,还可以提前付这些钱直接给我爸爸做手术。

    但是我拒绝了。

    然而现在……在经历了未婚夫背叛,继母继妹叛逃,所有朋友避而不见的残酷现实后,我忽然有点不知所措了。

    我甚至开始后悔,如果我一开始就答应了吴叔叔的要求,我爸爸现在是不是已经做上手术了?

    钱总见我犹豫不决,继续引诱道:“美女,你要想明白,给谁搞不都是一样的,你找工作是为了钱吧,现在钱摆在你眼前,你到底要不要呢?”

    “有……多少钱?”

    我垂着头,声音很轻的吐出这句话,感到前所未有的羞耻。

    钱总见我动摇,猛地拍了一下方向盘,道:“你就往那儿一躺,五十万,你干不干?五十万!”

    五十万?

    我开始惊讶于现在的小姐工资竟然这么高了。

    “怎么样,考虑好了吗?”钱总有点不耐烦,“我这开着窗子怪冷的,美女要不你先上车我们再谈?”

    钱总说着,已经下车帮我把行李箱丢到了后座上。

    我犹豫了一下,还是跟着坐了进去。

    想了想,我还是把我最想知道的问了出来,“五十万,就一个晚上吗?”

    钱总点头,“我老钱说话一向说话算数,要不是顾总口味太挑,我们也不会出来找妞,你这也是运气好,被我们撞上了。”

    说到一半,钱总回过头意味不明的看了我一眼,继续道,“顾总你知道吧?温城最牛逼的人物,要是陪好了他,顾总夫人说不定都是你囊中之物,现在多少女人,捧着钱想要见顾总一面?”

    黛儿本来就一副看我不爽的样子,听了钱总的话,更不开心了。

    钱总也不理她,看着我说:“怎么样?五十万,就陪顾总一夜,行不行就一句话!”

  • 第2章 仇人见面

    我还在挣扎。

    我实在不想将自己变成曾经最唾弃的那种人,可是现在,我还有别的选择能让我父亲安全度过危险期吗?

    钱总见我不说话,随手打开了车内的门窗锁,“不愿意就下车,别浪费老子的时间!”

    我对父亲的担忧,终于占了上风,“你说真的吗?五十万,就陪他一夜?”

    他口中的顾总,我想我是知道的。

    他掌握的SG企业,是整个温城的龙头企业,在整个温城,没有人不给他三分面子,就连我父亲的公司经营状况良好情况下,也得仰他鼻息。

    钱总似乎以为我不相信他,摇头晃脑道,“没错,你要是不相信,我现在可以给你开十万的支票,定金,那只是定金!”

    我握了握行李拉的杆箱,终于点头,“好。”

    那个时候,我还幼稚的想着,或许他口中的陪,就真的只是陪的意思。

    也或许,顾总会看在我父亲的面子上,放我一马?

    我实在不能想象,像顾总这样的黄金单身汉,想要什么样的女人没有?怎么可能会通过这个拉皮条的钱总,找小姐呢?

    事实证明,我想错了。

    我被钱总拉去了一家美发沙龙,做了一个清纯的造型,接着又去香奈儿专柜,买了一身新款的香槟色套裙。

    做完了这些,他还带着我去酒店,做了面部护理,还有全身SPA,最后看着焕然一新的我,这才满意的将五星级酒店房卡交在了我手上,并且亲自送我去了酒店。

    我躺在酒店的大床上,心里极不平静,我是一个十分传统的女孩子,前二十三年,爸爸也一直将我放在手心里宠爱,可是现在……

    我不敢多想,怕想的太多,自己会改变主意。

    终于等来了夜幕降临,酒店房门打开的时候,我嗅见了一股浓浓的酒气,然后房间里的灯光“啪”的亮了,我躲在蚕丝被下面,哆嗦了一下。

    我偷偷的看了眼那个站在玄关处的男人,他很高,大概有一米八几,也很帅,只是浑身上下有种说不出的冰冷。

    他穿着简简单单的白衬衣黑西装,却硬生生的穿出一种祸国殃民的感觉。

    他的气场很强,我忍不住屏住了呼吸,闭上了眼睛。

    我听见他窸窸窣窣的脱了衣服,接着一个充满了酒气的身体,重重的压在我的身上。

    我想要尖叫,却被他捂住了嘴巴,接着我的衣服被撕开,他的坚硬灼热撕裂了我的身体。

    “啊……”

    大概疼痛刺激了他,他噙住我的唇瓣,恶狠狠的亲吻,仿佛要将我拆骨入腹。

    顾承景的唇带着浓郁的酒气,身下刺穿我的动作越发凶猛,一边亲吻我,一边用手狠狠掐着我的下颚,几乎要将我捏碎……

    就在我呼吸困难,以为自己要死掉的时候,顾承景松开了禁锢我的手,我的头顶上传来仿佛地狱一般的咒念,“你为什么要离开我?”

    我还没来得及思考这句话是不是对我说的,就被他摆成了其他姿势。

    屈辱让我想要去死,仿佛一个破布娃娃般,我被他不知怜惜的掰来弄去,若不是平日里有练瑜伽,我身体柔韧性很好,这一刻我肯定要被他掰的骨折。

    几乎一整晚,我都听到顾承景在我耳边念叨一个名字。

    文雪。

    我不知道文雪是谁,但是我想,文雪肯定是对他很重要的一个人。

    顾承晨就像一只没有人性的猎豹,藉由这晚的酒意,尽情在我身上发泄欲望,不知道被他折磨了多久,我昏了过去,醒来的时候,我躺在医院。

    医院消毒药水的味道,提醒我,那一晚发生的事情,都是真的。

    我浑身都痛,身体四肢,仿佛被巨石碾压过一般,动一动都觉得困难。

    可是更痛的,还是我的心,似乎从身体到灵魂,都被重重的打下了屈辱的烙印。

    旁边传来烟味,我扭头就看见了钱总站在一边,他抽着烟,身边跟着他的小蜜,黛儿。

    黛儿有些怜悯的看着我,大概她职业生涯这么久,没有见过我被折磨的这么惨,需要入院的。

    钱总拿出了一张早就开好的支票,放在我的床头道,“来,薇薇,这是五十万,钱哥我说到做到!”

    我用颤抖的手,拿过了那张支票,没有说话,也没有任何表情。

    钱总继续道,“薇薇,顾总确实有些不好的嗜好,若不是这些嗜好,这等好事,也轮不到你是不是?”

    顾承景那叫不良嗜好?根本就是变态,他不将女人当人,被他那样折腾,难怪没有女人愿意陪他。

    我想起了他口中的文雪,于是问了老钱,“文雪是谁?”

    老钱一愣,随即明白了些什么,低低的笑了两声,“文雪啊,顾承景第一个女朋友,长的跟天仙似的,仔细一看,薇薇你和文雪还真有几分相像啊!”

    我终于明白老钱是怎么在茫茫人海中一眼挑中了我!

    老钱盯着我看了一会儿,又道:“对了薇薇,哥这里有个好工作,公关部经理,一个月的薪水,五万,最适合你这种肤白貌美,人又有素质的大学生!怎么样,有没有兴趣?”

    我虽然没有进入过职场,可是也知道,他口中的公关部经理,绝对也是出卖肉体的工作。

    紧紧的攥着五十万支票,我摇头,“不,钱总,我不需要你说的工作!”

    钱总留下了他的名片,惋惜的离开了医院。

    护士进来换药的时候告诉我,我因为浑身多处软组织挫伤,并且私处撕裂严重,所以被送进医院,并且一再关心的询问我,是不是遇见了强暴,若是遇见了,一定得报警。

    我感谢了护士的好意,第一时间将那三十万的手术费,存进了父亲的医疗账户里。

    能够下床走动之后,我去父亲的病房外面,远远的看着父亲。

    父亲依旧浑身插满管子,毫无生命气息,但是我相信父亲会醒来的,因为手术预约在三天以后。

    我的手紧紧的扒在ICU病房外面的玻璃上,仿佛扒着我生命中的最后一丝希望。

    只要爸爸能够醒来,我痛一点,累一点,真的没有关系……

    这个时候,我手上有了二十万的盈余,可是我不能坐吃山空。

    于是我再一次踏上了找工作的路程。

    一个月之后,我在一家公司做文员,薪资三千,工资虽少,但是朝九晚五,我还能有时间照顾手术后的爸爸。

    但是一个月之后,爸爸的病情忽然恶化了,医生给我下了病危通知。

    我拿着病危通知,嚎啕大哭了起来。

    我的生活才稍微有了一点起色,爸爸的转醒才稍微给了我一点希望,上天怎么就这么残忍?

    我哭着,在心里怒骂老天的不公。

    爸爸是好人啊,徐氏经营良好的时候,他做了那么多的善事。

    为什么好人不长命,坏人却还好好活着?

    医生提醒我,或者可以转大城市的医院,他有一个恩师,就是在大城市的医院,专门看高位截瘫这种病,治愈率高达60%。

    我只能听从他的建议,将父亲转院到大城市。

    可是这里的医药费和手术费,对我来说,更加残酷,我没办法,只能通过钱总留下名片的地址,找到了钱总。

    我的心已经麻木了,对于一波接一波的苦难,我已经做好了最坏的心理准备,被姓顾的玩死,或者玩残。

    钱总对我的到来,丝毫不觉意外,很快的让人事部给我办理了入职,并且当场给我预付了半年薪水。

    我走出他办公室的时候,明明白白听见他在打电话,“你好,是SG集团秘书部吗?我是老钱,对,对,麻烦您跟顾总帮我约个时间……”

    顾总,顾承景。

    他又想将我卖给顾承景了。

    上次将我折磨的奄奄一息的顾承景。

    我在心里如此想着。

    可是作为他手下的职工,我是没有资格挑选买主的。

    想来他约顾总见面,十分顺利,当天晚上十点多的时候,我接到了钱总的电话,让我立刻赶去名流会所,他说涉及公司的业务,需要加班。

    面对着这冠冕堂皇的理由,我没有借口推脱,只能稍加打扮之后,乘车赶往了名流会所。

    在乌烟瘴气的会所内,我看见了久未见面的魏天良,魏天良怀中抱着一个女孩儿,竟然是我父亲公司出事后,卷款私逃的妹妹。

    我震惊的站在门口,心里仿佛吞了一只死苍蝇般恶心。

    忍住对这两人的恨意,我走向了老钱。

    但是我想,我的脸色一定十分不好。

    徐艳艳站起身,嚣张的用艳红指甲指着我道,“她怎么会来?谁让她来的?”

    老钱坐在顾总身边,怀中抱着他的小蜜黛儿,顾总则是姿态慵懒的双腿交叠,靠在沙发上,身边没有任何女人。

    老钱对于徐艳艳的质问,有些尴尬,顾承景睫毛一抬,漫不经心的动作,却压住了屋子里叫嚣的徐艳艳声音。

    他瞟了一眼徐艳艳,声音不紧不慢,气场却强大到让我屏住了呼吸。

    只听他磁性的声音,一字一顿的道,“我让她来的,怎么了?”

    魏天良赶紧赔笑,“顾总,您不知道,这女人以前是我未婚妻,哪敢让您玩我玩剩下的破鞋!”

    顾承景冷晒一笑,并不说话。

    我恶狠狠的盯着魏天良,还有他怀中的徐艳艳。

    如果手中有把刀,我一定立刻捅了他们。

    这两个人,是什么时候凑在一起的?

    可怜我以前眼瞎,竟然没有看出,他们两人之间有私情。

    这个屋子,让我一刻都不愿意多呆,顾承景让我害怕,魏天良让我仇恨,徐艳艳则是让我恶心。

    旁边的人开始起哄,“良子,这妞儿长的不错,床上功夫也不错吧,不然咱顾少不会放着满屋子环肥燕瘦不选,单单等她!”

    更多人笑了起来,我屈辱的恨不得将手袋砸在那人的脸上。

    魏天良却鄙夷一笑道,“她性冷淡,不过口技确实不错的!”

    老钱赶紧打圆场,拍了拍顾少身边的位置道,“来,薇薇,坐这里!”

    我挪着僵硬的步子,往顾承景身边走去。

    可是正在我将要坐下的时候,顾承景却骤然一推,一巴掌将我掀了个趔趄,他用冰冷的眼神看着我道,“我让你坐下了吗?”

    我微微张开嘴巴,不可思议的看着他。

    我还以为,他是满意我,起码不讨厌我,才会让老钱留下我的。

    我不知所措的站在那里。

    老钱也不是个东西,见这样的场面,也不为我圆场,而是嘻嘻哈哈的笑着,“薇薇,顾少不喜欢你坐着,你就跪着呗,跪他脚边!”

    屋子里的人一起哄笑了起来,徐艳艳更是得意异常的看着我。

    顾承景的二郎腿,移了一下位置,蓦地一脚踹在了我的小腿肚子上,我被迫单膝跪地,疼痛让我忍不住低叫了一声。

    我蹙眉抬头看他,心里对他的惧意更深了一分,却见他用冷冰冰的神色盯着我道,“口技不错?嗯?来,现在替我含一下试试?”

热门话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