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上嗨小说网-免费小说,精彩小说,完结小说推荐-隐婚密爱:院长老公我错了、穆夏青林慕琛李绍庭小说

隐婚密爱:院长老公我错了

穆夏青林慕琛李绍庭小说

主角:穆夏青,林慕琛,李绍庭 标签:

一只单蠢的小绵羊原以为自己嫁个院长就能在医院里耀武扬威抓住金饭碗,没想到捡了个大宝贝,隐婚院长老公竟然是大财团金光闪闪牛B哄哄的继承人。  这下不只是在医院,在全国范围上下小绵羊都可以横着走!  知道真相的小绵羊时时刻刻响应钞票票的号召恪尽职守的伺候大爷,但岂料大爷是头狼,时刻想扑羊。  “穆医生,你看这种姿势好,还是这种姿势好?”  “咦,这个姿势好,有利于病人恢复,谢谢院长提醒。”  “………”某人怒,把医院里的病人统统赶出去,他要好好‘治疗治疗’他的傻老婆!

贺书瑶 状态:连载中

穆夏青林慕琛李绍庭小说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 第三章 道歉礼物

    “所以,你现在是被赶出医院了?”

    咖啡馆里,坐在穆夏青对面的凤眼儿女子看了一眼苦着脸的穆夏青,挑挑眉,问道。

    眼前这个大美女,正是穆夏青的好闺蜜蒋熙,穆夏青口中的喜儿妹。

    穆夏青的眉头皱的简直能夹死苍蝇:“是啊,本来就是个小事,我只是想吓一吓那对渣男贱女,谁知道好死不死的,姚初雪就认出我了,当众闹开了,苏樱一向和我不对付,现在更是煽风点火,我……”

    “我说穆夏青,你是猪吗?你会不会报复人?那对狗男女你吓他做什么,你就不知道一刀把他给阉了吗?”蒋熙简直恨铁不成钢。

    穆夏青也觉得自己就是猪,可她肯定不能承认啊:“说的轻巧,我要是真把渣男给阉了,我还能当医生吗?”

    “你现在也当不了了谢谢。”蒋熙翻白眼。

    “……我。”穆夏青气结。

    “宝贝儿,相信我,你要是当时真的将李绍庭那个渣男一刀给阉了,林慕琛肯定保你当曙光医院的第二把交椅。”蒋熙说着,故意对着穆夏青挤了挤眼。

    穆夏青闻言冷嗤一声:“他巴不得我被吊销医生执照,现在出了这么点儿小事儿就不让我上班了,我要是真的阉了李绍庭,他估计叫人用臭鸡蛋把我砸出医院免得连累了他的名声。”

    提到林慕琛那个霸道男,穆夏青就一肚子气,虽然她也不指望自己这个隐婚老公能帮她平步青云升官升职什么的,但也不能和外人一样挤兑她不是?

    虽然他们是隐婚,但好歹也是领了证的,受法律保护的好吗?

    蒋熙听着她的话,翻白眼儿翻的眼睛都快抽抽了,忍不住用手指狠狠的点了一下她的额头:“我说你这里面装的是猪脑子还是自来水啊?你到底什么时候才能开个窍?你怎么就不想想林慕琛到底为什么把你赶出去医院不让你上班?”

    “还能为什么,自从我和他结婚以来,他就没给我好脸色看过,我就不明白了,结婚是我提出来的吗?我招他了?”

    “……”蒋熙当真是被她气的没脾气了,她觉得自己和这个蠢货再多待一会儿都能拉低智商:“你回去吧,今晚上好好给林院长做顿好吃的,男人是要哄的,还有这个……”说着,蒋熙从自己的包里取出一个化妆包大小的盒子推到穆夏青的面前:“这个你拿回去,林慕琛见了,肯定能消气。”

    “这是什么?”说着,穆夏青就要打开那盒子。

    “现在打开就不灵了,乖,回去吧,时候也不早了,去做饭吧。”

    “……那我走了。”

    看着穆夏青上车,蒋熙忍不住叹了口气,她这个好闺蜜,什么都好,就是智商低,情商更低!尤其在男女感情方面更是能得到弱智的嘲笑,每次都上赶着作死,那蠢劲儿简直让人崩溃,真不知道林慕琛当初处心积虑的娶了这么个榆木疙瘩回去到底是想给自己添堵还是闲得慌所以才找个朽木来雕雕?

    希望今晚上,她开窍一回,好好的哄林慕琛开心开心,也能增进夫妻感情不是?

    *

    为表诚意,穆夏青特意将自己的看家本领都拿了出来,准备了一大桌子的好菜,全部都是按照平日里林慕琛的口味做的,就等着今晚上他下班回来,她服个软,心平气和的向他好好解释解释,虽然平日里林慕琛不怎么爱笑,冰着一张脸,但他智商也够用的对吧,这种事情一旦解释清楚了,也没什么大不了的嘛。

    这么想着,穆夏青的心底开出了朵朵期待的小花儿……

    “哦,对了,还有喜儿妹给我的盒子。”想到蒋熙交给自己的那个盒子,穆夏青快步上楼从包里取出来,正想着要打开看看,可是想到蒋熙说的话,她蹙蹙眉。

    既然是林慕琛看到就会消气,那就放到卧室等着林慕琛回来自己拆开来看好了。

    刚放好盒子从楼上下来,穆夏青就看到林慕琛开门进来,将公文包放在玄关的柜子上。

    穆夏青见状,暗暗咽了咽口水,告诉自己要微笑,微笑,眼前这个男人是主宰着她职业生涯的大BOSS,是爷,是大爷,她要讨好,哄大爷开心了,她的利益才能得到保障。

    想到这里,穆夏青嘴边弯起一个弧度,开口的声音也努力做到柔情似水:“那个,慕琛,你回来了?”

    听到这声音,门口换鞋的林慕琛眉毛挑了挑,眼底闪过一抹别样的神色,面上却是不动声色,换好了鞋抬脚朝着房间里面走去。

    穆夏青碰了个冷钉子,脸上的笑容僵了僵,但她并不气馁:“慕琛,我给你做了你最爱吃的菜,你累了一天了,肯定饿了吧?”

    她故作示好的语气让林慕琛冷厉的眉眼稍稍缓和了几分,淡淡的嗯了一声,脚下的步子却是没停,噔噔噔上了楼。

    穆夏青稍稍松了一口气,快步朝着餐厅的方向走去,先盛好饭,等一会儿林慕琛洗完澡下来吃饭,她今晚上一定要想办法让林慕琛收回成命,答应让她回医院上班。

    她这么欢快的想着,刚盛好饭,就听楼梯的方向传来林慕琛下楼的声音,她端着饭碗回头,见林慕琛从餐厅门口进来,手中正好拿着蒋熙准备的那个盒子。

    “这是什么?”林慕琛走到穆夏青的面前,锐利的目光落在穆夏青的脸上,

    “这是喜……这是我给你准备的道歉礼物。”看着林慕琛这个架势,穆夏青想着还是说自己准备的吧,不然,这吹毛求疵的男人肯定又能挑出一大堆的毛病来。

    林慕琛眯眯眼:“你给我准备的道歉礼物?”

    “是,我准备的,希望你看了之后能消消气,还有今天的事情请你听我解释,我只是想吓唬吓唬姚初雪,并不是真的医疗事故,你就让我回去上班吧。”穆夏青点头,趁机解释道。

    “消消气?穆夏青,你可真是有本事!”林慕琛瞪着穆夏青的眼神像是要在她的脸上钉出两个冰窟窿来:“你以后都别想回医院上班了!”

    他说完,啪的一声,那盒子就被重重的扔到了地上。

  • 第一章 冤家路窄

    “医生,我家绍庭怎么样了?”

    “医生,绍庭他……他没事吧?”

    穆夏青刚从手术室里出来,还没来得及摘口罩,就见两个女人朝着她冲了过来,挡住她的去路,声色焦急的问道。

    她看着眼前这两个心急火燎的女人,目光落在较为年轻的女人脸上,挑挑眉,开口:“李太太?”

    年轻的女人闻言连忙点头:“我是,医生,绍庭他怎么样了?”

    “手术很成功,病人已经脱离了危险,只是最近的这一两年,行房是不可能了。”穆夏青淡淡的开口,眼底极快的闪过一抹小狐狸般的狡黠。

    “什么?”

    俩个女人猛地一僵,仿若遭了雷劈。

    “李太太,自己的老公用起来可得省着点儿,有些地方你别看它硬,其实它是很脆弱的,你这么没日没夜的折腾,这儿,可是会亏得。”说着,穆夏青伸手指了指自己肾脏的位置。

    几乎是瞬间,年轻的女人脸色一下子涨成了通红,站在她身边的中年女人更是目光凌厉狠狠的瞪了她一眼,然后看向穆夏青:“医生,那我儿子他、他以后……”

    “您是说孙子啊?”穆夏青善解人意的补全了她的疑问,在中年女人殷切的目光之中遗憾的叹了口气:“儿孙天定,以后看缘分吧。”说完,穆夏青迈着傲娇的小步伐从手术室门口走开了。

    她没走出几步,背后就传来中年女人愤怒的咒骂声,大抵就是怒骂那个年轻女人害了她儿子,害了他们李家之类的话。

    听着那愤怒的咒骂声,穆夏青勾勾唇,眼底闪过几分嘲讽的神色。

    跟在她身边的小护士忍不住有些奇怪的问道:“穆医生,你刚才不是说手术非常成功没有问题吗?为什么会对家属那么说?”

    “小刘啊,你不懂!”穆夏青的看了小护士一眼,语重心长的说道:“那病人的老婆一看就如狼似虎,病人的伤势你也看见了,这可不是一般的SM能解释的,如果不说的重一点儿,估计这病人出院以后还是逃不过他老婆的毒手啊!”

    小护士闻言恍然大悟:“穆医生真是菩萨心肠啊。”

    穆夏青心里轻哼了一声,菩萨心肠吗?她现在可是恨不得李绍庭即刻就废了,甚至刚才她都想着给他来个一刀切,好好出一出郁结在自己心头的那口恶气。

    李绍庭和姚初雪这对狗男女在大学的时候就没少恶心她,男友劈腿,闺蜜背叛,渣男贱女滚一个床单上的狗血桥段可都在她穆夏青这儿演绎的淋漓尽致,如今风水轮流转,她不过就是稍稍夸大其词,吓吓这对渣男贱女,当然如果李绍庭那个渣男真的被吓得不能人道,那就再不好过了。

    想到这里,穆夏青的眼底闪过一抹嘲讽,掏出手机写了个微信消息发出去,正勾唇乐,突然感觉自己的后脑勺猛地一疼,下一刻,尖利的叫骂声朝着自己喷了过来:“穆夏青,你个庸医,你这个贱人,是你故意害了我老公!”

    穆夏青觉得自己有些头晕目眩的,她的身后,刚才那个年轻女人脱掉另一只鞋又朝着她砸了过来,如果不是小护士眼疾手快的将穆夏青拉倒一旁,只怕那只鞋也要砸上来了。

    “穆夏青,你这个贱人,你心肠歹毒你想报复,你故意害我老公。”那年轻女人似乎是要将刚才自己婆婆对着自己的咒骂统统都发泄到穆夏青的头上一般,叫嚣的架势简直像是一个泼妇一样。

    穆夏青缓缓的转过头,目光凌厉的瞪着眼前撒泼的姚初雪:“李太太,请注意你的言辞!”扫了一眼周围越围越多看好戏的吃瓜群众,再看到被姚初雪扔了一地的诊断书,穆夏青眯眯眼,失误,失误,怎么就忘了诊断书上还签有自己的大名呢?

    “你的老公怎么受的伤你自己知道,你若是不怕丢人想在这里伦伦长短,那我倒要问问你给你老公吃了什么药能让他整整一晚上金枪不倒?”

    “你!”

    “我怎么?如果不是我这个庸医给他做手术,只怕他那玩意儿就该切了。”穆夏青冷哼。

    “你胡说,明明是你公报私仇,你记恨绍庭娶了我所以想要报复他,穆夏青你这个贱人,你这个庸医,我要告法院,让你吃官司,让你以后当成不医生!”姚初雪说着,看向穆夏青的双眸满满都是恨意。

    如果她早知道主刀医生是穆夏青这个贱人,打死她都不会同意!

    姚初雪的话让周围围着看好戏的人都带着异样的目光看向穆夏青,诶哟,这里面是还有什么不为人知的情殇?

    穆夏青冷了脸:“李太太是不是那档子事儿干多了,也精虫上脑了,我一个与你们八竿子打不着的医生,哪儿来的记恨和报复?”

    “你!”姚初雪没想到穆夏青会矢口否认,脸色一寒:“你不用否认,你当初横刀夺爱不成,现在故意报复,穆夏青你敢做不敢认!”

    穆夏青正要开口,就听一阵低沉磁性的男音传来:

    “怎么回事?”

    护士小刘看到来人,如蒙大赦,连忙说道:“是病人的家属在这里闹事。”

    “什么闹事,分明就是你们医院的庸医心狠手辣残害无辜!”李绍庭的母亲也趁机说道,噗通一声坐在地上哭嚎起来:“我的儿子啊,我们李家就这么一棵独苗啊!”

    感觉到一阵锐利的目光落在自己的脸上,穆夏青缓缓的抬头,对上一张帅的惨绝人寰的脸,男子如鹰的目光之中带着浓浓的审视,似乎像是要将她剖了一样。

    “院、院长……”

    来人,正是上个月空降到他们曙光医院的……院长,林慕琛。

    围着看热闹的人听着这称呼,都忍不住好奇的看向那男人,大约也就是二十七八岁的样子,模样帅气俊朗,浑身贵气天成,这么养眼的大帅哥竟然是……院长?

    不过这么年纪轻轻的就当上院长,确定不是靠颜值潜规则上位?那这医院,能……能看病吗?

    姚初雪看见对方是个万里挑一的大帅哥,眼底瞬间闪过惊艳,人立刻变得柔软可怜起来:“院长,请你为我们主持公道啊,穆夏青这个庸医,她草菅人命,她……”

    “草菅人命?病人死在手术台上了?”冷冰冰的声音打断了姚初雪故意装出来的楚楚可怜,像是泼头一盆冷水浇上去,瞬间,姚初雪的脸色就有些挂不住了。

    “没……可是、可她把人治残了,她……”

    “知道刑罚第246条是什么吗?”沉冷的声音让人心底畏惧生寒。

    “什、什么?”姚初雪一怔。

    “刑罚第246条,诽谤罪,故意捏造并散布虚构事实,情节严重者,处三年以上十年以下有期徒刑。看来,你是觉得本院律师太闲了?”男子冷笑一声,却如同冰雪初融,冷则冷极,却让人有跪舔的冲动。

热门话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