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上嗨小说网-免费小说,精彩小说,完结小说推荐-致命红印女郎、凌北宇石锋刘铁小说

致命红印女郎

凌北宇石锋刘铁小说

主角:凌北宇,石锋,刘铁, 标签:独家首发

这是一个神秘的年轻女子,传说她掌握了重大的机密,谁找到她就能富可敌国。可是没有人知道她是谁,只知道她身上有一个红色胎记,一场寻找红印女郎的疯狂行动展开了他在一次执行任务中与红印女郎扯上关系,竟然被各方势力疯狂追杀,不得不决一死战

大夫山车神 状态:连载中

凌北宇石锋刘铁小说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 第001章 致命杀戮

    在南兴这个中等城市,近来暗地流传着一个红印女郎的传说,她掌握着重大的秘密,只要找到她就可控制一切,拥有富可敌国的财富。可是没有人知道她是谁,只知道她身上有一个红色胎记,一场寻找红印女郎的疯狂行动展开了。

    一个红印女郎,揭开了血雨腥风的江湖杀戮!

    ·

    ·

    深夜,在南方城市南兴,新开发区,欲仙酒吧,一群青年男女正在舞池里尽情的摇动。一个红衣女郎尤其起劲,拼命摇动身体。她是某公司老总,在辛苦工作之余,晚上她喜欢泡夜店,而且独来独往,自由洒脱。

    只一会功夫,红衣女郎已经香汗淋漓,她把外套的袖子拉上,露出白白的手臂。

    周围一阵欢呼。

    “脱,脱,。。。”

    在酒精的作用下,她兴奋难以抑制,在众人的阵阵呼叫声中,一把就脱掉薄薄的外套,露出洁白的背心,高耸的胸部快要把背心撑破了,顿时引来周围无数贪婪的目光。

    她右手挥动着外套,转了一圈又一圈,手一松,外套飞了出去。

    全场又是欢呼声四起,

    “脱,脱,。。。”

    可是哪怕嗨到极点,她也知道,不能在脱了,不然啥都没了。

    可是人群已经疯狂,两个染发青年挤了过来,在一阵阵的脱声中,其中一个白发小青年身手搭上她的肩膀,用力一扯,白背心顿时被扯下来,露出粉色的文胸。

    全场欢呼。。。

    红衣女郎怒不可歇,反手一巴掌,打了白毛一个响亮的耳光。白毛自然也是大怒,抓住她的手,两人便扭打起来。全场略略呆一下,保安赶紧过来,把两人分开。

    红衣女郎欲上前理论,但想自己就一个人势单力薄,惹不起,自己走回座位抽烟喝酒了。那白毛见她不来寻晦气,本来自己不对,乐得自在,又去找乐子了。

    全场就愣了那么一下,在音响的大力烘托下,又恢复了喧闹,毕竟这样的小冲突,早已经司空见惯了。

    可是这一切,却被一个角落是中年光头男子盯着,当红衣女郎的白背心被扯下时,后背露出了一块一个硬币大小的红色胎记,顿时双眼发亮,好像看到宝贝一样。待得红衣女郎回归座位,他眼光仍然紧紧跟随。他跟身边两个小弟耳语几句,那小弟站起来走了出去。

    红衣女郎独自在抽烟,喝闷酒。又过来半个多小时,站了起来,摇摇晃晃的往门外走。中年光头男手一挥,对身边的两个小弟说:“走,跟着她。”三人也马上站起,紧紧的跟过去。

    很快走出了酒吧门口,红衣女郎扬手招的士,很快一辆黑色车开了过来,她拉开车门就进,说:“到红叶小区。”然后就闭眼,昏昏欲睡。

    黑色车启动,光头男子等三人上了后面一辆车,紧紧跟随前车。

    二十分钟后,两辆车来到城郊的一个荒山,先后停下来。红衣女郎睁开眼,看到四周漆黑一片,吃了一惊:“这是哪里?为什么带我来这里?”

    那司机转过头来,冷冷一笑:“下车你就知道了。”

    外面一下子把车门拉开了,又伸手拉着红衣女郎的手,往外拽。红衣女郎紧紧拉着前座靠背,尖叫不肯下。可是哪里敌得过那大汉,一下子被拖出窗外,并被狠狠的踹了一脚。

    红衣女郎倒在地上,痛得哭起来:“你们是谁?想干什么?”

    中年光头男蹲下身体,狠狠的道:“我们是谁?你这么快忘记了?刚才不是潇洒的打我兄弟耳光呢。”

    红衣女郎吓得浑身发抖:“各位大哥,我错了,对不起,要不我赔点钱吧。”

    中年光头男阴险一笑,这事跟那个被掌掴的小青年毫无关系,不过是借口而已。

    “钱?有钱就了不起了吗?老子缺你那点钱吗?老子要的是你的人。来人,给我扒开她的衣服。”

    两个男人把她拽起,一扯,背心撕烂掉下,又一扯,文胸掉下来,整个上半身都裸露出来。红衣女郎哭喊着,双手紧紧护着胸部。

    中年男却并没有扑过去,反而拿出手机,啪啪啪,拍了背部几张照片。然后打开微信,把照片发了出去。嘴了喃喃自语:“希望这回找对了人,那就发达了。”

    红衣女郎半裸身体,坐在地上哭泣。奇怪的是,四个男人只是监视,没有上前侵犯她,专注点都在那光头男那里。

    过了好一会,突然中年光头男大声咒骂,“不是她,搞错了,他奶奶的又白费功夫了。”转过头来,狠狠的盯着红衣女郎。

    红衣女郎瑟瑟发抖,哪敢看他们这些人?

    光头男盯着她,怒气渐消,见她雪白肌肤,高耸乳房,色心又起,“把她弄到车上,玩一把再走。”

    几个小弟把红衣女郎抬进前面那辆车里,光头男脱掉衣服,提着到钻进车里。

    车里传出了红衣女郎的凄厉喊声,还有噼啪的打斗声,显然她不甘心就此被污辱。只听啪啪的几声,显然光头男狠命的扇她的耳光,终于没听到她的喊声。

    外面的四个人脸色露出笑容,等待着老大完事,自己也进去乐一回。

    忽然,光头男一声惨叫,四人吃了一惊,连忙冲上去拉开车门,更是惊呆了,只见光头男狠命的一刀一刀插向红衣女郎的胸口,十几刀后,红衣女郎已经是寂然无声,她死了。

    光头男回身下车,四人都吓得退后一步,只见他浑身溅满女郎的血,下巴被咬得血肉模糊,显然是红衣女郎咬的,而他在疼痛激愤的情况下,竟然捅了她十几刀,导致她当场毙命。

    一个小弟牙齿格格打颤:“三哥,杀人了,怎么办?”

    光头男瞪了他一眼:“怕什么,不就一个舞女吗?怕个屁,你们把周围清理下,别留下证据就行。”

    五个人清理了一番后,开着后面的那辆车走了。

    ·

    第二天一早,路人报警,南兴警察总局刑侦大队刘铁队长亲自带队侦查,现场的情况触目惊心,血流满车厢,已经凝固,死者圆睁双目,死不瞑目。

    刘铁是一个不到三十岁的年轻警察,心思慎密,富有智谋,这些年破了许多大案,被破格提升为刑侦队长,这个年纪已经是非常难得的了。他指挥手下搜集证据,让法医现场检查分析。可车上没发现其他信息,只得先收队再作调查。

    下午,各小侦查的结果汇报上来,死者石丽丽,年仅25岁,南兴一个内衣工厂总经理,法人是她父亲石锋。出事前曾在欲仙酒吧喝酒跳舞,和男性客人有争执,但是当晚酒吧的监控线路故障,没有拍下过程,具体争执的人是谁?没有任何线索。

    刘铁皱起了眉头,凝思对策。幸好这个案件没有被媒体透露出去,不然会面对更大的压力,更被动。这个星期以来,这已经是第三个年轻女子被害的案例了看来不能坐以待毙,得主动出击才行。

    刘铁点燃一支烟,用力地吸,好一会终于下定决心,要主动出击,找自己的好朋友帮忙。他一把掐灭烟,拿起了手机,拨通一个号码:“喂,凌北宇,在忙吗?咱们好久没聚了,晚上出来一起吃个饭?。。。行了,没啥事,你过来吧,我请客啊,就在聚龙餐厅,警局旁边。”

    关了手机,刘铁忍不住笑了,这个朋友可是太聪明了,知道无事不登三宝殿,找他吃饭必然是有事的。

    看看时间还早着,刘铁又翻看了今天搜集到的证据,拿起手机,从电脑里导出一些案件的照片,换了便装,走了下去。

    聚龙餐厅就在旁边,刘铁进去开了一间小房,看看手表,差一刻就是六点了,这位朋友从来不迟到的,该到了吧?

    正在此时,一个高瘦的年轻人走了进来,相貌颇为英俊,年纪比刘铁还有小一点,约摸二十五六岁。他叫凌北宇,南兴最大的安保公司腾龙安保的首席执行官,又被称为腾龙安保第一打手,就是非常能打。

    刘铁站起来,伸手拍拍凌北宇肩膀,说:“来来,坐,吃什么,西南火锅行不?”

    凌北宇说:“不了,那麻辣我受不了,给几个小炒就好。有啥事快点说啊,别卖弄关子了。”

    刘铁一笑,随便点了几个小炒,关上门,把今天的案件大致说了一遍,拿出手机递给了凌北宇,说:“这是现场的照片,你看看,非常残忍。”

    凌北宇接过,翻看了几张,突然啊的一声大叫,极度惊骇。

  • 第004章 疑是凶手

    凌北宇丝毫不犹豫,冲了上前,一脚踢中拍照男子胸口,那人直飞出去,倒在地上爬不起来。

    另外那拍照男子大惊,想不到有人从天而降似的,想要抓住蔡佩芬做人质,凌北宇拳头已到,一拳中肩膀,连翻几个滚到在地上。

    寻常的小流氓,哪里是凌北宇对手,只是只五百米拼命狂奔,凌北宇忍不住大力喘气,说:“没事了,蔡小姐。”

    蔡佩芬哇的大哭起来,紧紧抱着凌北宇双脚。死里逃生,忍不住全身发抖!

    这时远处车灯亮起,直射过来,刘铁来了。

    凌北宇气愤难平,走过去给两个流氓一人一脚,确定他们短期爬不起来,这才走向刘铁,喊道:“老铁,你搞啥鬼啊,现在才到,想收尸吗?”

    刘铁神色尴尬,说:“出发前接到领导的电话,耽搁了一会。”看了躺着地上的两个流氓青年,又见蔡佩芬安然无恙,又惊又喜:“谢谢兄弟,果然了得,老哥可比不上你。”拿出手铐铐住两人,跟着呼叫支援。

    凌北宇扶起蔡佩芬,送她上去车上坐,安慰道:“没事了,任务已经完成,明天一早就会把剩下的钱转给你。”

    蔡佩芬被打肿的脸,绽放出笑容:“真的?谢谢你,凌大哥。”

    凌北宇说:“你在这休息一下,一会还要回警察局作笔录,我过去看看。”

    快步走过去,只见刘铁蹲在一旁抽烟呢,正眼也不瞧那两人。凌北宇拿起手电筒,照射着,才看清楚,一个染得满头青色头发,心想这人真脑残,搞这么奇异的头发,居然还敢出来犯事,怕别人记不住模样吗?另外一个人却是个矮胖子,年纪有三十来岁。

    十来分钟后,警笛声从远而至,两辆警车开了进来,六七个警察下来,拍摄现场,询问。刘铁吩咐几句,带着凌北宇上了自己的车走了,其他人还在拍摄提取证据。

    半个小时候回到警察总局,刘铁找两个值班警察,简单地说明一下这次的钓鱼行动,让他们给凌北宇和蔡佩芬作笔录,自己赶紧给电话林局长,汇报下这次行动的情况,擅自行动,只怕挨训是难免的了。

    凌北宇和蔡佩芬做笔录倒是简单,例行公事而已。完成后出来见到刘铁,只见他脸色黑沉沉的,凌北宇悄声问:“怎么了老刘,挨训了?”

    刘铁苦笑道:“那是当然的,局长很生气说这样的行动不能找外人,出了什么事担当不起。叮嘱我好好审讯,早日抓到幕后大凶手。”

    说话间,那个青头青年和矮胖子被押着回来了,刘铁忙说:“北宇,你等一下,我要亲自审问他们,完了还得跟你商量点事。蔡姑娘,我安排人送你回家,到时有需要的话还得请你过来配合调查,那五万尾款,我尽快申请转你户口。”

    蔡佩芬点点头,随后刘铁就派车送她回家。

    刘铁转头进入审讯室,凌北宇犹豫一下,究竟要不要跟进去,还是是停住了脚步。

    这一审讯直花了一个多小时,当刘铁走出来时,已经是凌晨一点多了。

    凌北宇关切地问:“老铁,怎么样?他们供出幕后主使没有?”

    刘铁摇摇头:“没有,走吧,去我办公室聊。”

    两人进了电梯,直上五楼,进入刘铁办公室。

    刘铁把审讯过程大致说一下,原来这两个人在寻找一个身上有红胎记的女子,如果找到这个女子,将会有丰厚的奖赏,所以他们四处搜寻这个女子。

    凌北宇问:“他们找这个身上有红印的女子目的何在?”

    刘铁说:“我问了,他们说不知道,像他们这种小人物,不知道很正常。”

    “那他们宁死也不招谁是幕后主使?”

    “当然,他们哪敢,今晚最多是掳掠和猥亵罪,关不了多久就得放,供出来那肯定是死路一条。”

    凌北宇叹息:“可惜了,花这么大心机,只得两条小鱼。”

    刘铁说:“那也不是全无收获,虽然没有证据,但幕后主使应该是黑虎会的三号人物光头三。”

    “是他?”凌北宇颇为惊讶,黑虎会是南兴数一数二帮派,专做灰色甚至非法买卖。

    “是他,这几天抓到的人,多少都跟他有关系,可惜没有直接证据,不然马上逮捕他。唉,这个红印女郎,不知还得害死多少人,北宇,你说我该怎么办?”刘铁一脸凝重。

    凌北宇抽了一会烟,思索半响,说:“明天把光头三叫回来协助调查,探探他口风是不是跟事情有关,哪怕没有证据,也要敲山震虎,让他知道警方已经盯着他了,让他收敛点。”

    刘铁呆一下,喜道:“我怎么没想到啊,这几天昏头了。先控制住局面再说,不然又有人被害了。”

    凌北宇说:“我想明天也参加审讯,看看这他妈的光头三是怎样的人渣,竟然害死这么多人。”

    刘铁踌躇道:“你要进去看,这不符合警察内部规矩,这样吧,我找一个普通警察询问,咱们就看实时录像怎么样?”

    凌北宇自无异议,事情就这么定下来,明天下午警方上门抓光头三回来审讯。

    第二天下午,凌北宇来到了市警局,刘铁已经等候多时,当即带他进去了监控室。等了一会,只见审讯室进来一个四十来岁的中年光头男子,高鼻冷脸,极其嚣张的神态。

    刘铁介绍道,这人就是黑虎会的三把手林启泰,外号光头三。凌北宇心想光头三的大名在道上真是无人不知,以行事果断、心狠手辣出名,看他一脸凶相,果然是相由心生。如果真是他还了石丽丽,这仇一定报,哪怕刘铁搞不定,自己私底下也得废了他。

    刘铁调了声音,审讯室的问话声传了过来:

    警员:“林启泰先生,昨天晚上十点,你在哪来?”

    光头三淡淡的道:“在梦幻酒吧喝酒。”

    警员:“有证人吗?”

    光头三:“当然有,梦幻酒吧里很多伙计都可做主,你们警察喜欢的话,都抓过来问。”

    警员:“我们会去查的,昨天晚上在极乐酒吧,一个女子被带走侵害,凶手被抓住后供认,林先生你是幕后主使,所以你必须配合我们调查。”

    光头三霍的站起来,狠敲桌子:“哪个王八蛋干的?关我屁事!!”

    警员喝令他坐下。

    警员:“还有一个案子,前天晚上,在开发区的欲仙酒吧,一个年轻女子石丽丽被调戏,后来又被害,有人说是你林先生下的手,那天晚上八点到十一点,你在哪里?”

    光头三极其平静地说:“在我酒吧,每天这个时段我都在酒吧打理生意。有空嘛,也会到其他夜场逛逛,参观学习。你们可以去我酒吧问问,随便问。”

    。。。

    询问很快就结束了,没得说,马上放人。看着光头三得意洋洋离开,刘铁和凌北宇都不是滋味。但是没办法,确实没有实质性的证据。

    刘铁关了监控,带着凌北宇回到自己的办公室。

    凌北宇问:“你看这光头三是杀害石丽丽的凶手吗?”

    刘铁嘿嘿笑道:“本来不确定是不是他,这次审讯,看出端倪了。九成九的机会就是他。”

热门话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