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上嗨小说网-免费小说,精彩小说,完结小说推荐-金钩入梦、卫溱朱泰赵凌小说

金钩入梦

卫溱朱泰赵凌小说

主角:卫溱,朱泰,赵凌, 标签:小说、古典、穿越

幼时初见叩新仇,干戈再逢已婚盟。定下飞箝钩情术,回看春风已情衷。相思摧却云间志,爱入愁肠烛苍穹。金钩织就情丝网,可怜反噬入梦中。

今典 状态:连载中

卫溱朱泰赵凌小说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 第1章 船迟又遇浪打头

    要说世间返老还童谁不爱,可是卫溱最近却是极度烦恼。她曾是千锤百炼、寒窗二十载的公共关系学硕士,本打算回国后让老爸帮她托老战友的关系,去哪个大明星的工作室做个助理啥的,也好整日能穿梭在那些颜值暴表的大帅哥们中间,结果,命运之神让她来到这么个鬼地方,她也无心去管现在是什么时代了,反正封建的君主专制是没跑了。

    俗话说,要为天下奇男子,须历人间万里路,要她说,这“男子”换成她这么个“女子”也没什么不可以,她愿意读万卷书、行万里路,可是老天爷,您要不要眼睛再睁大些,好歹不要让自己穿到这么个才六岁的小姑娘身上呀!

    巧妇难为无米之饮啊!前世哥哥教她的以色列马伽术,还有常年未辍学的跆拳道,她觉得她可以算得上是文武双全了,可是现在这小身板,如何施展得开?最多也只能先把杨式太极给拣起来了。

    如今她这副皮囊的主人也叫卫溱,自小失恃,继母是个口蜜腹剑的,自她落水被救,倒是假惺惺来瞧过她一回,亲爹却到现在也没露面,如今身边的可靠之人也只有奶娘和丫头元姚了。听说这个卫溱的亲娘在她三岁时就因病去了,继母深受父亲宠爱,因这个父亲在府中是庶子,前面有个嫡哥夭折了,所以他成了长子,既是庶子,自然不受卫府主母老太太的青睐,所以卫溱目前处境堪忧。

    她现在每天只能蛰伏,防着继母和一切危险,然后必做的事情就是骂那个不长眼的老天爷:“姐上辈子做了什么缺德事儿?没有吧!您怎么这么瞎,给我安排到这儿!”

    当然她是有分寸的,孔子曰:怪力乱神,可她都附到人家身上了,当然也信这世间自有鬼神,她也不敢骂人家骂的太狠,要不然神仙一生气,给她换到勾栏女闾的地方去,她还不得哭死。

    许是老天爷听到了她的心声,卫老太爷突然决定将这个大孙女儿送到堰州秦家庄的老友秦少丰夫妇家中。秦先生久居官场,早已厌倦,皇上老糊涂后他便告老还乡,儿子们又不在身边,便携老妻在老家庄子上办了个学堂,每日里恬淡度日,倒也逍遥。

    卫溱得知可以远离这个虎窝,别提多高兴了!与其呆在这个不安定因素太多的卫府,不如去乡下的安全。其实卫老爷子也大概知道这个大孙女为什么落水,这才有了对她的安排。谁敢反对?没有。

    卫溱由此也知道这是老爷子对她的一片舐犊之爱,她巴不得远离这是非之地,继母那人生得杏脸桃腮,卫溱却瞧她眼白多而视人邪,从其面相初步可以肯定她绝非什么好好先生。

    惹不起,躲得起,酒狠不喝,人狠不缠,人间正理。

    卫溱与长辈们一一告别,虽然她现在根本还没搞清楚这府里谁是谁。堰州离京城差不多一天多的路程,若是赶的急,一天便也到了。一离开京城,卫溱便如笼鸟得翔于霄汉,她只想仰天长叹:啊,我自由啦!

    本以为久在樊笼里,复得返自然,却不料刚过了一个白天,天还没黑呢,竟在路上遇到了一队流兵。在这异世呆了些日子,卫溱也知今上年轻时虽也算得上是个英主,却不料剑老无芒,人老无刚,皇上看自己将国中治理得井井有条,便有些志得意满了,临老反耽于酒色、一改清心寡欲,变得志气昏惰起来,弄得天下间用兵不息,民劳财敝,他自己反掩耳盗铃说什么“百姓乐业,草木沾春”。

    一命二运三风水,卫溱也改变反抗不了什么,只能认命。

    这支流兵一路抢掠不休,怕是哪支部队中窜出来的。有话说兵匪一家,这失了钳制和约束的流兵更是无所顾忌。卫溱暗叹老天爷又瞎了眼,别说她现在只是个黄口小儿,便是已成年,前世的功夫依旧,也无法与几十个穷兵流寇抗衡。

    她让跟着的小厮拿匕首狠狠扎了马屁股,看着马儿悲鸣着朝远处疾驰,卫溱指挥着众人躲在道旁的树林乱草中。时值夏令,草木荣华,倒也堪堪将几人妥善藏了。

    听着流兵们呼啸着过去,卫溱终于松了口气,骨子里练就的警觉告诉她有哪里不对劲儿,一回头,果然看到小厮中一个叫华荣的刚从另一个小厮脖子上收了匕首。再一看,几个小厮除了华荣,尽皆毙命,下一刻,只怕就是自己和奶娘、元姚了。

    卫溱冷笑,这可真是屋漏偏逢连夜雨、船迟又遇浪打头啊,如果不是自己这具身子只有六岁,凭着前世学习的马伽术的匕首防御,这个叫华荣的根本连个屁都不是。

    她全身紧致,面无表情,进入一级战斗状态。

  • 第2章 人生之初见

    卫溱冷眼看着那个叫华荣的阴着脸朝自己逼过来,她脑中急转,看着他手中还滴着血的匕首,只听元姚一声惊呼,奶娘也是大喝一声:“小畜生,你弄啥!”

    趁着元姚惊呼,卫溱迅速在地上摸了一块趁手的石头藏在手中。如果用她这小拳头去捶那华荣,就算她用尽平生最大的力气,只怕也伤不得他分毫,有了这石头却不同了。

    只见那华荣也不答话,扭头看了一眼便直朝卫溱扑来。奶娘和元姚这会子只怕是吓傻了,竟呆立在当场,这样也好,省得她们过来白白受伤。

    卫溱眼睛直盯着华荣,伺机而动。这会儿在华荣看来,这碍了大夫人眼的小丫头简直就跟待宰的羔羊没什么区别,一刀下去,赏银就到手了,还有大夫人许了将若桃配给自己,啧啧……

    华荣胸有成竹,卫溱却趁他逼近抬脚朝他膝关节全力一踢,手中石块呼呼给他脑门子招呼过去。华荣完全没料到小小卫溱的战斗力破表,在无任何准备下被袭,头上一痛,脑子一蒙,不等他反应过来,卫溱大叫一声:“奶娘!压住他!”

    奶娘平日就是个粗壮雷活的,这会儿听自家小姐一叫,立马反应过来,她腾地一下窜过来,跟座塔似的叭唧往华荣身上一坐,时间就是生命,卫溱不容多想,扬起手中石块朝华荣握刀的手狠力一下。

    匕首脱手,卫溱捡起来想也没想便朝华荣颈间动脉一抹。举头三尺有神明,报应不爽,他如何害人,如今便应当如何被害。卫溱探手挡住血的喷射,好一会儿,才觉得血势弱了下去,她长舒口气,看着目瞪口呆的奶娘和元姚道:“走,咱们快些找地方安置,带好行李!”

    娘奶狠狠朝华荣身上踢了一脚骂道:“小畜生养的,平日瞧着怪稀罕人!”

    卫溱突然很想笑,可是场合实在不对,天也快黑了,本来有安排在路上投宿的,如今流兵作乱,卫溱也怕华荣之后更有同伙,所以便决定找个地方胡乱将就一夜算了,客栈什么的还是算了。

    主仆三人疾行快走,终于在天黑透的时候找了间破庙安身。卫溱此时已然很高兴了,有破庙总比仰天恩、卧地气的好。此庙供着的一尊女神仙身上,到处是蛛丝结尘。

    奶娘咒骂着捡了根棍儿要去拨那些蛛丝,卫溱制止道:“奶娘,别弄那些蛛丝了,夜里蚊虫多,好歹挡一挡。”

    奶娘一愣,笑着道:“瞧我溱儿多聪明,还知道蛛网能黏蚊虫。”

    卫溱暗翻了个白眼,只听奶娘又接着道:“死妮子,你傻坐着干啥,去外面薅点艾草来!”

    不用想这也是在对元姚说,卫溱找了个干净点的地儿坐下,想着这黑夜快些过去,白昼尽早到来。

    奶娘自去拾了些干柴过来点火照明,她跟元姚忙活着将火点燃,又将薅来的艾草丢到火上点燃,艾烟弥漫开来,卫溱靠那里闭目养神,至夜半,卫溱仍没睡着,她想起前世今生,只觉无奈。

    万籁俱静,她不知道这后面的路该怎么走。现在她真的是愁到无能、烦到断肠。

    赵牟与师兄从孤竹山下来回京城,办完事看完母亲后回程,却不料遇上乱兵,将他们身边所有的财物洗劫一空,若不是他们俩都是不满十岁的孩子,只怕早跟那些随从一般被枭首了。两人在山上文武兼修,可是面对饿狼般的乱兵,他们也只有逃跑一条路。

    赵正先扶着受伤的赵牟,再不止血,只怕他今夜难熬。本想找个客栈投宿,可是身无分文,这会儿半夜了,他俩实在走不动了,见这边有火光,便循着亮过了来。

    卫溱虽没睡着,但此时耳力实在与前世没法相比。等狼狈二人走到门口,她才一愣,抬眼一瞧,两个毛孩子,想来不是自己这边三人的对手,于是便移开了眼。

    她希望双方目前最好的境况就是井水不犯河水,不过谅这两个娃娃也不会对她们构成什么重大威胁。天一亮她就走,差不多午时便能到地方。从此纵鸟入林,放鱼归渊,爱咋咋了!

    赵正先二人早料到这破庙中有人,却没料到是三个女流。赵正先愣了愣,扶赵牟坐下,左右环视了一圈,也没发现什么特别之处。他瞧了瞧赵牟肩上和腿上的伤,又瞧了瞧这庙里另外的三个大活人,最终将目光投放在卫溱身上。

    而此时,卫溱也在看他们。那个小点的男孩肩上血流不止,再不止血,只怕情况不妙。

    赵正先没先开口,他低头将自己衣裳袍角扯了布条,要给赵牟包扎止血,卫溱眼瞧着他笨手笨脚的,忍不住出口道:“需要帮忙吗?”

    赵牟两人都扭头来瞧她,见她不过是五六岁的模样儿,便都闷着脑袋没有吭声。

热门话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