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上嗨小说网-免费小说,精彩小说,完结小说推荐-神级捡漏、周鼎沈心怡沈佳依小说

神级捡漏

周鼎沈心怡沈佳依小说

主角:周鼎,沈心怡,沈佳依 标签:都市、装逼、扮猪吃虎、赘婿、鉴宝

暂无简介

南冥有鱼 状态:连载中

周鼎沈心怡沈佳依小说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 第1章 入赘的傻女婿

    “嘶!好疼!”猛然间,周鼎睁开双眼,坐了起来,身上大汗淋漓。

    他茫然四顾,只见四周有不少路人,正用异样的眼光注视着自己。

    这些眼神没有一丝关切,反倒带着不少的冷漠与嘲讽。

    “周鼎,你醒了?”

    一个悦耳的声音响起,周鼎转头看去,映入眼帘的是一双银色高跟鞋。

    目光向上移动,展现出来的是一双皎洁纤细的玉-腿,和紧致的包臀裙。

    曼妙的身材,足够让大多数人垂涎。

    再往脸蛋看去,他的呼吸顿时变得急促起来。

    好美!精致的五官和恰到好处的妆容,再加上领口微微露出的白皙风光,性感而迷人。

    “你是?”周鼎犹豫的问道。

    “周鼎,不会是又摔到脑袋,变得更傻了吧?你小姨子都不认识了?”女孩皱起眉头,不悦道。

    小姨子?周鼎愣了一下,我什么时候有个小姨子了?

    这时,他眼前一阵眩晕,只感觉头再次剧烈的疼痛起来,如同要炸了一般。

    最后的记忆,是在马路边上,眼睁睁看着一辆摩托车,对自己撞过来。

    他隐约听到了一个声音在耳边响起,同时有一道流光窜入眉心。

    渐渐的,他想起自己叫周鼎,是个上门女婿,入赘赫赫有名的古董世家沈家。

    而他出生的周家也是古董世家,虽然这些年比起如日中天的沈家,要差了一点,但早些年也是旗鼓相当。

    因此,周沈两家联姻,也算门当户对,强强联合。

    从小,周鼎便与沈家大小姐沈心怡,指腹为婚。

    只可惜,父亲死后,大哥周盛跟他发生巨大的争执,最终上演了一出为谋夺家产,异常狗血的家庭伦理剧。

    周鼎的天赋极高,性格也好,父亲更加看重他,立下遗嘱让他继承家业。

    野心勃勃的大哥周盛,竟然在父亲死后不久,下狠手用药将周鼎弄成了傻子,自己继承了家业。

    这三年以来,周鼎整天呆呆傻傻,如同行尸走肉。

    只是谁也没有想到,同样天赋极高,在古董方面颇有造诣的沈心怡,仍然在十八岁那年履行了婚约,让周鼎入赘沈家,成为她的夫婿。

    周鼎大约能够理解,沈心怡为什么要这么做。

    即将继承家业的她,想用自己来当挡箭牌,躲避那些烦人的追求者。同时为沈家博取一个信守承诺的好名声,一举两得。

    现在周鼎被车这么一撞,竟然让他脑袋恢复了灵光,并且脑海里还多出了无数信息,包括古玩鉴宝、风水玄学、医术等等。

    这些都是周家先祖数代积累的传承,信息多的令人应接不暇……

    他低头看向胸前佩戴的破碎玉佩,心中有种异常强烈的感觉,这一切恐怕都是因为家传的玉佩。

    不知道先祖如何将传承信息储存其中的,机缘巧合下被他得到了。

    站在周鼎面前的是,沈家的小女儿沈佳依,也就是他的小姨子。

    她今年刚刚十九岁,但已经在本市金陵大学读大三了,也算才女一枚。

    十天后就是沈老爷子的生日,沈佳依将周鼎拉来当苦力,陪她去买礼物。

    “我没事,就是有点晕。”周鼎轻轻的摇了摇头,重重地揉了揉太阳穴。

    “没事就好,刚才可吓死我了,赶紧和我去古董店,别耽误了正事儿。”

    沈佳依看到周鼎没有大碍,心中大大松了一口气,又有些不耐烦的催促。

    周鼎知道沈佳依本就是风风火火的性格,更不想她看出什么不妥之处,引来不必要的麻烦,连忙点头同意。

    转过街角,一间名为“明古斋”的古玩店,赫然出现在路边。

    “这家看起来挺大气的,就这儿吧!一会儿进去别说话,万一丢人现眼,我可饶不了你!”

    沈佳依突然停下脚步,转过头来挥舞着小拳头,一脸严肃的对着周鼎警告。

    周鼎默默点头,心里却在一阵腹诽,小姨子居然都敢用这种口气,跟自己说话?

    小姨子不应该是姐夫的贴心小棉袄吗?这些年自己都是怎么熬过来的!

    当真人傻了,连尊严都没有了吗?真是造孽啊!

    眼看着沈佳依走进了店铺,心里胡思乱想的周鼎,连忙跟了上去。

    一跨入古董店,周鼎就被里边的格局和陈设,深深吸引了。

    里边是明亮的大堂,总共有三层楼,摆着数十个玻璃展柜,零零散散有几个顾客。

    有人手上已经买到了心仪的宝贝,有人则还在仔细的寻找。

    展柜里,全是各种名贵的古玩,琳琅满目。

    而在三楼上,更是用磨砂玻璃将里边遮挡起来,看不清里边的情况。

    “欢迎光临本店,我是经理孟安,小姐先生,想要看看什么?”一个戴着金边眼镜的男人迎了上来,礼貌的打着招呼,脸上挂着热情的笑容。

    沈佳依微笑的点了点头,周鼎却保持着沉默。

    毕竟,之前他被大哥下毒,脑子有些不灵光,如果现在暴-露苏醒的事情,或许还会遭毒手。

    从看到这个自称孟安的男子第一眼起,周鼎就有些厌恶,这家伙看向小姨子的眼神里,难以遮掩猥-琐之色。

    不过,周鼎也能够理解,自家小姨子的美貌,是个男人看了都要心动,当然也包括他自己。

    可正是如此,面对这样的眼神,他就有些不太爽了。

    “你好,我随便看看。”沈佳依面带微笑,不失礼貌的说道。

    “本店最近收到了一件乾隆早期的豆青釉雕花碗,您要看看吗?”孟安主动的介绍道。

    而且他似乎也看出来,沈佳依才是二人之中能够拿主意的人,直接将周鼎给无视了。

    “豆青釉、清代……看看吧!”沈佳依故作随意的说道。

    不过周鼎却能够感觉出来,自家小姨子这是动心了。

    带着两人来到三楼,孟安示意两个服务员,抬了一个小型的保险柜过来。

    他戴上手套,小心地打开包裹,轻轻地将保险柜打开。

    紧接着,将一尊青绿色的瓷碗捧起来,放在两人面前,顿时一股淡雅清高的尊贵气息,四散开来。

    “正宗清中期的,豆青釉雕花牡丹纹大碗,当世珍品,请二位掌眼!”孟安简单的点评了一句,将雕花碗推过来。

    沈佳依伸手想接过来,周鼎却眼疾手快,抢先一步将那雕花碗拿在了手中。

  • 第4章 五百万的破碗

    “八大山人,朱耷!”

    周鼎还要说,沈佳依已经一只手按在他额头上。“你……你不是个傻子吗?为什么会懂这些?”

    周鼎顿时愣在原地,一时之间根本不知道该怎么解释。

    犹豫片刻,他嘿嘿嘿的傻笑起来,浑然一副“我是大傻子”的模样,总算是勉强糊弄过去。

    正在此时,刚刚才和两人分开的朱教授又走了回来,一副摇头叹气的样子。“佳依,你退货了吗?”

    “别提了,退货没退到,反而多得了一个。”

    沈佳依无奈的把碗举起来,朱教授一看就瞪大了眼睛,整个人颤抖着显得无比激动。

    “这,竟然真的是先祖的真迹!我找了这么多年,终于找到了!”

    先祖?沈佳依瞪大了眼睛。

    “当年我家里贫困,为了让我们几兄弟能够读书,家父狠心将此宝典当,此后就再也没能找回来,家父临死前的心愿就是让我们把此宝赎回。”

    “佳依,这宝贝我出五百万,回收可以吗?”

    沈佳依有些脸红的看向周鼎,“这个……应该算是他的,我做不了主!”

    周鼎傻乎乎的笑道:“这是您家里的宝贝,当然该还给您,尽管拿去吧。”

    一个破碗而已,不值钱!

    朱教授果然激动的热泪盈眶,紧紧握住周鼎的手,塞进来一张名片:“好小伙,我会尽快把钱给你打过来,你一定要收下,以后有什么事,尽管来找我!”

    看着朱教授捧着碗离开的背影,沈佳依砸了咂嘴:“这碗,还真值三五百万?”

    孟安已经无力的扶住门框,十指紧紧的抓住,眼泪都要掉下来了。

    五百万啊,就这么白送出去了,白痴,给我多好!

    周鼎傻乎乎的笑着,没有说话,和沈佳依一起回到了家中。

    他的记忆来的太多,脑子迷迷糊糊,回去以后直接睡了一觉,隐约听见外边有声音,这才醒过来。

    “所以今天你到底是干什么的,如果只是闲聊的话,我没有时间陪你。”

    “好久不见我那个不成器的弟弟了,今天突然想他了,过来看看,难道弟妹不愿意吗?”

    周鼎眼中精芒一闪,已经听出来这是自己老婆沈心怡和大哥周盛的声音,赶紧竖起了耳朵听起来。

    沈家金碧辉煌的豪宅中,一只慵懒的波斯猫缓缓踩过地毯,优雅的走到沈心怡面前,蹭了蹭她的高跟鞋。

    她穿着半透明的白纱衬衣,下方是紧致的包臀裙,将魔鬼身材体现的淋漓尽致。

    虽然身材火辣,但她仅仅画了一个淡妆,天生精致的五官不需要太多装饰已经十分美丽。

    周盛火热的目光死死盯住她,丝毫没有掩饰眼神中的银邪。

    如此极品的美人,当初没有看上自己,真是可惜了啊。

    “他过得很好,不劳你操心。”

    “那就行,其实也还有一件事。上次你提过的那种赝品豆青釉,在我们家的店里也出现了,幸好被我及时拦了下来,不然恐怕要引起轩然大-波。”

    沈心怡的瞳孔一下放大,两家都是做古董生意的,在这个行业里,出现赝品完全相当于自砸招牌。

    幸好上次老爷子及时发现了不对叫停,不然那盏假清朝豆青釉,或许会让她沈家万劫不复。

    “你也是从王老五那里拿到的货?”沈心怡淡淡的问道。

    周盛轻轻地点了点头:“没错,现在基本上就可以确定了,这个王老五就是假货的源头。”

    沈心怡眉头轻蹙,微微沉吟道:“一个盗墓的怎么会有这种胆子动我们两家,背后恐怕有一股不小的势力在推动。”

    周盛笑了笑:“我也是这么想的。目前没有打草惊蛇,只是让几个人悄悄监视他,相信大鱼很快就会落网。”

    两个人说着话,楼上突然传来一个疲惫的声音。

    “姐,你今天怎么回来的这么晚啊?说话也不小声一点,把人家都吵醒了。”沈佳依揉了揉眼睛,打了一个哈欠。

    “佳依,你什么时候回来的?周鼎呢?”沈心怡溺爱的看了一眼妹妹,随意的问了一句。

    “我们下午就回来了啊,周鼎不是一直在房间呆着的吗?”

    沈心怡的目光马上,聚集到不远处的杂物间里。

    那以前是保姆放拖把的地方,后来腾出来给了周鼎住。

    紧接着,周盛站起来,大步走向杂物间,一把打开门,周鼎正傻乎乎的蹲在地上玩玩具。

    见到是周盛,他傻笑起来,叫了声:“哥,你来啦。”

    还是老样子,傻的出奇!周盛彻底放心,整理一下领结,轻蔑一笑,直接将门关上。

    “弟妹,今晚还有事没有处理完,我先走了。”

    他开门离去,周鼎在房里听见砰的一声,随即松了口气,坐下来眼神闪动。

    看起来,这很心的家伙现在对于自己的防范之心,还没有松懈,继续装傻果然是正确的选择。

    好一会儿,他正要躺下休息的时候,门突然又被打开。

    沈心怡走进来了,左手拎着高跟鞋,右手提着红酒瓶,眼神迷离,一张美丽的小脸喝的通红,酒味瞬间充满房间。

    她来干什么?

    周鼎愣神的时候,沈心怡已经关上门,然后跌跌撞撞走过来,一头倒在床上,手里的红酒洒了一地。

    这让周鼎皱了皱眉,这个家里,可没有人会帮他打扫房间。

    “老公……”

    一声低低的呢喃传来,周鼎顿时一个精神。

    转过头去,沈心怡微微张开的裙子,已经泄露出一片春光。

    他吞了一口口水,暗想自己是不是该做点什么。

    下一刻,他又听到沈心怡继续呢喃:“三年了,为什么整整三年了,你还是这个样子,我每次看到你,心都好痛。”

    “这三年来我想尽无数办法医治你,背后却总有人动手脚,我知道,一定是你哥哥,一定是他!”

    沈心怡说着话竟然红了眼眶,靠着床眼泪一滴一滴落下来。

    “你放心,不管多苦多累,我一定会坚持到把你的债讨回来那天,到时候咱们就放弃一切,陪你去草原上看星星好吗……”

    最后一句话说完,她已经困得睁不开眼,迷迷糊糊睡了过去。

    周鼎傻傻的站在原地,难以置信的看着她。

    她紧紧握住的手中,透露出一根黑色的绳子,周鼎走过去花了好大功夫才弄出来,是一根头绳。

    他的记忆回到十岁那年,自己和那个可爱的小女孩初次见面,送了她一根带着米老鼠的头绳。

    十几年过去了,米老鼠黑色的头已经被磨成了白色。

    “这他娘的,真是……”周鼎想说什么,脑子里却一片乱麻,怔怔的说不出话来。

    他轻轻拉起被子,盖在沈心怡的身上,然后小心的在她额头留下一个吻,真是个痴情的傻丫头。

热门话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