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上嗨小说网-免费小说,精彩小说,完结小说推荐-修仙琐录、寻易西阳小说

修仙琐录

寻易西阳小说

主角:寻易,西阳 标签:独家首发

当看到这行字时,你已经自动成为“花月派”弟子了。《修仙琐录》是本派入门秘籍,虽然还没写完但已经可以照着修炼了。你问看完后能到什么等级?资质最差的师弟也能到化羽后期,有几个资质高的看完第一章就直接飞升了。顺便说一声,订阅有师姐单独指导。别犹豫了,赶紧换上道袍跟我去枪……哦不,跟我去招师姐吧!

望月归舟 状态:连载中

手机阅读全文

1、微信搜索: i163wx
2、关注公众号
3、回复:修仙琐录

寻易西阳小说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 第一章 总角之交

    七月在岚国也被称为息月,取的是避暑静息之意,因为此地在这个月份真的是太热了。

    这日,午后的骄阳把四处照得白花花的,草木叶片尽皆蔫垂,林安镇的街道上空无一人,连四喜叔家那条最讨人厌的小黄狗都不再动了,它无精打采的趴在树荫下,半睡半醒的不时把那双闭着的狗眼勉强撑开一线,都困成这样了,似乎仍不愿错过任何可捣乱的机会,难怪杨家奶奶说它是憎厌鬼投胎。

    小黄狗的执着等来了回报,听到脚步声时,它立刻来了精神,上一刻还睁不开的眼睛霎时瞪得溜圆闪烁出兴奋的光芒,耷拉着的耳朵也竖的笔直,可当他看清走过来的那两个孩子时,当即口中发出屈服的哀呜之声,夹着尾巴逃了。

    这两个孩子十三四岁的样子,一个身形魁梧,浓眉大眼带着点霸道之气,另一个文弱清秀,脸上总是挂着亲切的笑容,二人衣裳破旧,身后各背着一个大包裹,他们仿佛都感觉不到火热的阳光似的,神情颇为兴奋的快步而行。

    出了小镇,不远就是一片茂密的树林,七八个孩子正在树荫下说笑嬉戏,这里的热闹和镇上的寂静形成了鲜明的对比,由此可见,有伴的孩子比小狗精力还要旺盛,也可以说比小狗更能讨人厌。

    那些孩子看到这两个背着包裹的孩子走过来,纷纷开口。

    “寻易,这么热还给人送东西呀,等太阳落了在去吧。”

    那个文弱孩子答道:“得送到平安城去,路不近呢,那边急等着用,不能耽搁了。”

    另一个孩子道:“那你们不看捉鬼了?林德说仙师今天准来,我们都在这等仙师呢。”

    叫寻易的孩子无奈道:“林管家平日挺照顾我们俩的,今天赶上这趟着急的差事我们不能不接,再说林管家还给加了赏钱呢。”

    一个衣着华丽的孩子面带得意之色,道:“西阳,要不我跟管家说一声,让你们看完捉鬼再去送,大不了让他派别人去,你们的赏钱我给,这点小钱不值什么。”

    那个叫西阳的魁梧孩子冷哼了一声,道:“林德,我们哥俩靠力气吃饭,还轮不到你赏。”

    林德脸上没了倨傲之气,颇为委屈道:“你这是什么话,我好心好意的想让你们看捉鬼,真是不识好人心,寻易你说是不是?”

    寻易笑了笑,没说什么。

    西阳指着林德的鼻子道:“少跟我充大爷,你要再敢欺负水斗和他弟弟,看我怎么收拾你!林老爷宅心仁厚引不来鬼,我看你们家的鬼就是你招来的,你若不死,我们以后有的是机会看捉鬼,不在乎少看这一次。”他说完拉着寻易昂然离去。

    路上,两人都不提捉鬼的事,这种好玩的事越说越心痒,干脆还是不提的好。

    爬上一座小山时,两个孩子已经汗流浃背,小脸也被晒的通红。

    山路虽不陡峭,可背负的包裹对他二人而言显然过于沉重。到半山腰时,西阳还能坚持,寻易却大感吃不消了。

    “歇一会吧,这个破山,连棵遮阴的树都没有。”西阳把包裹轻轻放在路边草地上,然后帮寻易卸下身上的包裹。

    二人坐在草地上喘着粗气,都从腰间取下装水的葫芦喝了几口。

    西阳面带期冀的问:“你说李府能给咱们多少赏钱?”

    寻易看了看那两个大包裹,开心一笑道:“这么热的天,应该不会太少吧。”

    “我想也是,拿了钱先给你抓副药。”

    寻易略显不耐烦,道:“我看还是算了吧,马老头开的药也吃了不少了,一点用没有,不过是偶尔头痛罢了,又不是什么大病,忍忍就过去了,别花那冤枉钱了。”

    西阳瞪起眼道:“说的轻巧,什么忍忍就过去了,你犯病时那吓人样儿,我看着都害怕,一定得治,这样吧,在李府领了赏钱咱们就在平安城找个大夫,钱或许能够。”他说着从怀里摸出了一小串制钱数了起来,其实他们俩这点家当根本不用数,二人心里都清楚的很。

    寻易斜眼看了下低头数钱的伙伴,似是懒得再争辩,扭头望向远处,眼神渐有茫然之色。

    西阳是西岭村的一个孤儿,寻易的身世却无人知道,他是西阳从林子里捡回来的。六年前,八岁的小西阳去村边的树林里拾柴,看见了这个年纪相仿的陌生小孩呆呆的坐在一块石头上,问他什么都说不记得了,小西林倒没跟他客气,当即把他当成了帮手,拉着他拾了好多干柴才回了村子。

    村里人开始以为这是附近哪个村镇走失的痴傻孩子,可很快就发现这孩子不仅神智未丧,竟然还能识文断字,只是不知为何失去了以前的记忆,众人在疑惑间没少帮他在附近村镇打探,想找到他的家人,可最终无果,这孩子也就留了下来。

    小西阳很高兴,因为他终于不是村里唯一的孤儿了,这种高兴并未随时间的流逝而减淡,反而越来越强烈了。一个孤儿是可怜的,可两个兴趣相投的孤儿凑在一起居然可以比别的孩子更幸福,这是他做梦也没想到的。

    先前,尽管他还小,尽管他有很多小伙伴,尽管村里人都很照顾他,可他幼小的心灵还是时时能感受到那种身为孤儿的凄凉,尤其是看到小伙伴在父母面前撒娇的时候。现在不一样了,这个新来的小孩可以从早到晚的陪他一起玩,不必担心玩的正起劲时对方被家里人喊去吃饭,而且没有被大人打屁股的担忧,可以玩出圈儿,比如,别的孩子不敢进的深山,他俩敢进,回来多晚都没关系,反正两人是吃百家饭,睡百家床的,不管是翻墙进入好脾气的陆爷爷家还是林爷爷家,保准不会挨骂,仅此一点就这让其余的孩子嫉妒的要疯了。

    因为对方是自己捡回来的,小西阳颇有兄长风范,如果掏到三个鸟蛋,一定是给他两个,自己吃一个,和别的小孩打架,不管对方有多不好惹,小西阳肯定会站在前面替兄弟挡拳,他的这个兄弟也表现的够义气,不论是在山中遇到危险还是打架不敌,从没独自逃跑过。

    两个人从没吵过架,唯一让小西阳有些郁闷的事还是发生在刚把他捡回来的时候,既然对方不记得自己的名字了,小西阳觉得自己有责任给对方取个名字,“西二阳”这个名字是他最先想到的,村里的那些同胞兄弟大多这么取名,可这小孩并不喜欢,他甚至提出自己可以改名叫“西大阳”,小孩还是不想要“西二阳”这名字,这下让小西阳犯难了,毕竟他只有八岁,又不识字,绞尽脑汁的仿照村里孩子的名字又提出了“小牛”、“石头”等几个他觉得不错的名字,可那小孩没有一个满意的,无奈之下,他只得去求助村里唯一识字的陆爷爷,他自己的名字就是这老头给取的。

    老头儿知其来意后,只微一沉吟就说,既然你遇到他时他是坐在石头上的,那就叫“石生”吧。小西阳佩服的五体投地,得了宝贝似的一溜烟跑回来,可还没等他把这个既好听又有意义的名字说出口,那小孩却先开口道:我以后就叫寻易吧,容易的易,与记忆的忆同音,取追寻往昔记忆之意。

    小西阳当时就被对方的学识给震懵了,不识字的他根本不懂对方说的是什么,但天生的机灵让他很快就领悟到,自己先前认为一个读音只对应一个字的想法多半是错的,为了不让对方看出自己的无知,他眨着眼问,那你为什么不直接用记忆的忆呢。小孩撇撇嘴说,那样太直白了。小西阳不懂直白有什么不好,尽管再次被震懵,可还是觉得陆爷爷的学识肯定比这小孩要高的多,抱着要挽回面子的念头说出了“石生”这个名字,可让他郁闷的是,这小孩不但没露出他预想的惊讶神色,反而再次撇撇嘴,竟然有些不屑。看着他那样子,小西阳心里虚了,感觉到学识的比拼光靠机灵是没用的,他二话不说的又跑去找陆爷爷,老头听完讲述后反倒露出了惊讶之色,点点头说了句,不想此子竟来自书香门第,那咱们以后就唤他作寻易吧。

    取名风波给小西阳带来的郁闷很快就过去了,而且还随即转为了欢喜,自小受淳朴民风的熏染并秉承了家族古道热肠心性的他,真心为这小孩能有如此大的本事而高兴,毕竟能识文断字的全村也只有陆爷爷一人而已,说这是大本事一点不为过。

    小西阳自小胆子就大,这个新来的小寻易胆子居然也不小,这样两个缺少管束的孩子凑在一起自然经常做出让村民操心且担心的事,好在两个孩子都是懂事的,就算是玩疯了的时候,也知道回来时抱些干柴采些蘑菇,很少空手去别人家吃饭。年纪大些后更是给东家帮忙西家跑腿的,所以大家都很喜爱他们。

    转眼间,两个孩子到了十二、三岁,这个年纪再整天的玩就说不过去,可两个玩野了的孩子都对种田没什么兴趣,刚巧村子里的二壮叔在镇子上开了间杂粮铺子,正缺人手,他俩就跑去帮忙,铺子里没什么活计时,就去一些大的府宅作些跑腿的差事。

    这个年纪的孩子哪会知道什么是愁,赚几个小钱能买些零嘴小吃就心满意足了,整天开心的不得了,唯一让小西阳感觉担心的是小寻易的头疼病,这病倒也不常犯,可每次犯病都很吓人,不但疼的死去活来,疼过之后还伴随着一阵失神,三年前在山里玩时赶上犯病了,疼过之后他两眼发直的就朝悬崖走去,要不是小西阳及时拉住他,肯定就摔死了,刚来镇子时他又犯了一次病,失神乱走间差点被一辆马车撞到。

    二壮叔请了马大夫给他诊治,吃了一段药,小寻易不好意思总让二壮叔破费,只说病好了就不再去抓药了,可前两天这病又犯了一次,小西阳也觉得再让二壮叔花钱买药不合适,随后开始攒钱,这就有了方才的那番话。

    这时二人歇的差不多了,背上包裹再次朝山上爬去。他们不知道,翻过这座山,二人的命运将发生彻底的转变。

  • 第二章 福祸与共

    翻过山顶刚走出不远,寻易似是无意的用胳膊肘碰了西阳一下,他二人这些年形影不离,早就心生默契了,西阳立即悄悄的拔出了别在腰间的柴刀,因为他这时也察觉到了一丝危险的信息,那是种有东西在背后窥视的感觉。

    下一刻,二人同时转身,瞪大眼睛摆开了架势,可目光所及除了片片低矮的野草外空无一物,这荒山连棵树都没有,高不过尺许的野草中根本不可能藏下什么令他们感到威胁的动物。

    西阳目光四扫,然后盯向山顶处,低声道:“我也有所察觉,可这里不该有凶兽,况且这么热的天,即便有也不会出来。”

    寻易也盯着山顶,同样低声道:“既然你也感应到了,那此处必定有些古怪,咱们多加些戒备,先慢慢走一段再说,我也觉得不会是什么凶兽。”

    二人刚打定主意,暮然间就看见一个中年道士从山的那一边登上山顶,此人相貌平常,一双眼睛却十分有神,背上斜背着一把长剑。

    “好!果然资质上佳,我刚稍稍散出神识试探,你们就生出了感应,哈哈……”道士一脸喜色的走到他们面前。

    既然不是野兽窥视,西阳与寻易松了口气,但西阳依然紧握着柴刀。

    看到道士不像恶人,寻易有些好奇的问:“神识?神识是什么?”

    道士神情颇有些激动,两眼放光的打量着二人,如同是在看着两个稀世珍宝,口中道:“这个你们以后就会知道,两位小兄弟的资质真是令人艳羡,既然让我碰到了,那绝不能错失了机缘,无论如何也要带你们踏上修仙之路,以你二人资质,必会有一番成就。”

    “修仙!”二人对望一眼,神情都有些古怪。有关修仙的事他们到镇上后听过一些传闻,当时大为兴奋,动了去修仙的念头,可向那些讲述传闻的人追问下去后,却发现都是道听途说,没有谁真的见过仙人,至于仙人洞府,不是说在海外飘渺中,就是说在天边幻境中,怎么听都跟那些上古神话差不多,至此他俩也就明白了,那些传闻多半是编造出来的,躁动的心随之平息下来。来林府捉鬼的仙师他们倒是见过三四个,最初还挺激动的,现在他俩已经把捉鬼当耍猴看了,只当是一次难得的热闹,这就难怪他二人此刻有古怪神情了。

    道士喜色难抑道:“我是天英派的,你们可听说过?”

    二人互望一眼,然后皆茫然摇头。

    道士略显失望,然后又笑容满面的解释道:“天英派可是这方圆数千里首屈一指的修仙门派,门下弟子千余人,跟我走绝不会错的。”

    “这么说……你真是……神仙?你是来给林府捉鬼的吗?”西阳迟疑的问。

    道士笑着摇摇头,并不废话,指了指数丈外的一块磨盘大小的石头,口中道:“看好了。”然后虚空一抓,那大石立时朝这边飞来。

    西阳与寻易的眼神立时就发直了,眼见大石就要砸到道士身上时,他俩不由发出一声惊呼,那道士甚是从容,还有闲暇瞥了他二人一眼,面上有了几分自得之意,看似轻松之极的伸指一点,那疾飞而至的大石就硬生生的停在了空中。

    寻易与西阳怔怔的盯着悬浮在眼前的大石,大张着嘴,被惊得如石雕泥塑般丝毫动弹不得。

    道士似乎觉得尚还不够,身形不动的飘然而起,缓缓的落在大石上,然后踏着大石缓缓的落在地上,这才开口道:“怎么样?我虽不是神仙,但这些小神通还是会一些的。”

    缓过神来的西阳神情仍显呆滞的道:“这还是小神通?”

    道士微微一笑,手掐法决朝他二人一划,二人同时打了一个寒颤,顿感遍体清凉,暑热全消,那感觉仿佛是被一个清凉的罩子罩住,身边的空间与炎热的外界隔离开了。

    这种难言的舒爽让西阳有要手舞足蹈的冲动,兴奋的问道:“这……这是什么神通?”

    道士温和道:“驱寒避暑算不得什么神通,稍有些修为就可施展,我想你二人三五年就可做到。”

    “真的?!”西阳的心怦怦而跳,转眼去看寻易,却发现他脸色似乎有些不对,正躲避般的向后退。

    道士也主意到了寻易的异常,关切的看着他。

    寻易勉强一笑,道:“我体弱畏寒,有些不适。”

    “哦?”道士稍感诧异,走过去抓住他的手腕,凝神探查了一下,然后摇摇头道,“我查你身体并无异样啊。”

    西阳猛然想起一事,一脸恳切道:“道长虽自言不是神仙,但我看和神仙也差不多了,他有头痛之症,想来道长定能手到病除,望道长发发慈悲。”

    道士笑道:“身体病患不足忧虑,修炼上一段时日的入门功法,各样病症自然就消失了,这比任何凡间的灵丹妙药都要好用。”见到西阳仍有不甘之意,他解释道,“不是我不给他治,别真把我当神仙,我这点修为可没有通天彻地之能,放心吧,我不会骗你们,在拜入师门前,我就是多病之身,没多久就沉疴尽去了。”

    西阳能感受到道士的真诚,他望向寻易,眼神中闪烁着激动与坚决的光芒。道士显露的这些神通足以震撼并打动任何凡人了,何况他这样一个半大孩子。

    寻易的心也一直在剧烈的跳动,他走到西阳身边,探过头似要耳语,然后又尴尬的对道士笑了笑,道:“道长可否让我俩商量一下,真要随道长走的话,也得回去跟亲人打声招呼,还有,我们是出来给人家送东西的,怎么也要先送过去才好。”

    道士颔首道:“你二人家住何处,我帮你们跟家里人说一声就行了,这么做是怕你们泄露了我刚才显露那些手段,师门是禁止弟子在凡人面前显露法术的,也只有在收徒时为了取信才可施展一二。”

    西阳看了看寻易,然后手指西北方道:“我二人都是孤儿,在那边的西林村住,只要跟村里的陆爷爷和大山叔说一声就行了。”

    “你们两个都是孤儿?”道士脸上又现喜色,见二人点头,他连声道:“好好好,这就更好了,你们在此等我吧,我回来后跟你们把这两个包裹送去。”说完问了他二人姓名,身形一晃就翻过了山头不见了。

    在道士身影消失时,西阳面色凝重用探寻的目光看着寻易,他之所以让道士去西林村而不是去更近的镇子里去跟二壮叔打招呼,就是想让他多耽搁点时间。当寻易说出要跟亲人打招呼时,他就明白对方心意了。

    寻易道:“我觉得咱们最好先跑再说!”

    西阳面现犹豫道:“这或许真是个天大的机缘,我想跟他走,赌一次。”

    寻易皱眉道:“这机缘来的太便宜了,能碰到千载难遇的仙人也还罢了,怎么这么巧咱俩都有上佳资质,听说咱俩是孤儿他的露出喜色也可疑,更让我不安的是,他弄出的那片清凉让我很不舒服,假作跟你耳语,我又进入那片清凉体验了一下,那种不舒服更明显了,让我心发慌。”

    西阳道:“可我在清凉中很舒服,你说的这些我都想过,但他显露的神通咱们可是亲眼所见,而且观其神情听其言语,我觉得他并非妖人、鬼怪。”见寻易皱眉不语,他咬了咬牙,“要不这样吧,你立刻逃走,我留下赌这一次,要果然是天降机缘,我回头再来找你,无论如何也求他再收你为徒。”

    听他这么说,寻易把身上的包裹放了下来,抱膝坐在草地上,眉头依然紧锁。

    “你……这是……”西阳脸上阴晴不定的看着寻易,他真的不愿跟兄弟分开,可毕竟他自己也对眼前之事心存疑虑,加上那片清凉令寻易感觉不适,所以他去赌,赌对了再拉上兄弟,这是他能想到的最佳方法了。

    寻易吐了口气,道:“那就一起赌吧,把柴刀给我。”

    “真的!”西阳大喜,他终究还是个孩子,自小的无拘无束让他心中没有那么多畏惧与顾虑,想法也简单,即便这是一场祸事,也希望有兄弟陪伴,大不了一起投胎下世再作兄弟就是了。

    寻易尽管觉得应该跑,可修仙的诱惑实在是太大了,嘴上说跑,心里却很犹豫,如果西阳的态度再多一些迟疑,那他肯定会强拉着西阳跑,现在既然西阳是铁了心了,他当然不会让兄弟独自去涉险,打定了主意反倒从容了。

    接过西阳递过的柴刀,寻易看着他道:“其实我对这道士也有七八分相信,让你一个人去,要是真回不来了,剩下我一个人也没什么意思。”

    西阳用力的拍了一下他的肩头,坐到他身边兴高采烈道:“我就知道你不会这么没义气,好!这次要真是咱俩有这么大的福气,那成仙之后就能报答陆爷爷他们的恩情了,让他们都长生不死。”

    “嗯!”寻易重重的点点头,神情振奋起来。

    “成仙,嘿嘿……,哈哈……”西阳越想越高兴,捶了寻易一拳。

    寻易也回了一拳,随即收了笑容,小声道:“还不是高兴的时候,看出来了吗,他好像是求着咱俩跟他走,所以即便是场祸事他似乎也不愿在这里动手,那咱们跟他走之前就有机会再作些试探,争取把该问的问清楚,就算死也得死个明白。”

    西阳也收了笑容,点点头,眨着眼睛心里盘算起来。

手机阅读全文

1、微信搜索: i163wx
2、关注公众号
3、回复:修仙琐录

热门话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