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上嗨小说网-免费小说,精彩小说,完结小说推荐-铸龙、韩烈秦曦铃肖虎小说

铸龙

韩烈秦曦铃肖虎小说

主角:韩烈,秦曦铃,肖虎 标签:玄幻、热血、升级、装逼、夺宝

天道式微,群魔乱舞!苍天已死,妖族当兴!这是人族最坏的一个时代。这也是人族,最好的一个时代!少年韩烈,以凡人之躯,修千古秘法,铸九天神龙。敢问这苍茫大地,非我人族,谁主沉浮?

翼生 状态:完结

韩烈秦曦铃肖虎小说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 第三章 真罡指力

    这几日,秦家突然多了一个异常勤快的家丁。

    挑水、砍柴,每天主动干三个人的活,黄昏散工的时候,又会偷偷跑到演武场,熬炼体魄。

    这等事,很快在秦府传开了。

    不仅家丁下人议论纷纷,就连秦家的高层,也是有所耳闻,对其赞赏有加。

    此人,自然是韩烈。

    韩烈在将肖平狠狠教训了一顿后,彻底进入了苦修当中,白天熬炼体魄,晚上则是不断的吸收天地灵气增强境界,要趁着刚刚融合元灵,不断锤炼自身基础。

    失去了之前的元灵,韩烈现在相当于是从头再来,好在他有着极为丰富的经验,倒是有信心能够迅速强大起来。

    而修炼自身境界的同时,他也没忘记按照脑海中的灵珠师各种知识,来尝试让自己迈入灵珠师的殿堂之中,短短十几天中已经颇具成效。

    肖平在那次被韩烈狠狠教训后,再也没有来过,恐怕光是养伤都要养上两个月,毕竟他只是个家丁,不可能得到什么灵丹妙药。

    韩烈那所谓的“真罡指力”也并不是肖平所说的法灵珠,而是家族之内秘传的诸多战斗技巧之一,对付那肖平简直是绰绰有余。

    至于法灵珠,则是灵珠师以灵修高手领悟的战技为引,炼制出的灵珠,如果说元灵珠是修炼者的力量之源,根基之物,那么法灵珠之内封印的就是各种神通奥义,修炼者吸收后,可以得到各种不凡的手段。

    这一日,黄昏时分。

    韩烈盘坐在柴火堆上,周身都在散发着一股淡淡的灵力波动,这股灵力波动仿佛能够将周围天地灵气尽数吸扯而来。

    此事,韩烈长长吐出一口气,睁开了眼睛,看着外面的天色,喃喃着道:“终于等到这一天了。”

    在这十几天的磨练中,他已经将自身境界彻底压实了,而今日就是秦家对家丁发放薪酬“藴灵散”之日。

    秦家的家丁,每个月都可以领取到薪酬,可以选择金币和藴灵散。

    藴灵散是能够让藴灵境修炼者进步飞速的初阶灵药,秦家对家丁这边也是没忘记培养,毕竟如果家丁有哪个成长起来了,也相当于增强了秦家的实力。

    以韩烈如今的状态,如果能服下足量藴灵散的话,或许能够直接突破到藴灵境三重天!

    这也是他这么些天,一直努力做事的原因!

    韩烈走出柴房找了个地方洗把脸后,便向执事房走去。

    没过多久,他便是走到了管事房,可能已经是傍晚的关系,执事房周围一人没有,显然那些家丁都早已经迫不及待的领完薪酬离开了。

    吱呀!

    韩烈缓缓推开房门,便见到了屋子里那坐在桌前正大口喝酒啃着鸡腿的黑壮汉子。

    此人就是秦府,北厢房的执事,他体型魁梧面貌狰狞,眉眼看上去与肖平有些相像,正是那肖平的亲大哥。

    只是传闻其为人稳重,圆滑,这才被秦府管事提拔,做了执事。

    “呦,我当是谁,原来是最近大出风头的韩烈兄弟,怎么,有事?”

    肖虎大马金刀的坐在凳子上,斜斜瞥见韩烈走了进来,眼中笑意盎然,却依旧忙着自己大吃大喝。

    “肖执事,我来领一份蕴灵散。”

    韩烈脸色淡然的说道。

    肖虎灌了一口烈酒,随手抹了一把嘴巴,摆了摆手道:“哎呀,韩烈啊,不是我说你,你看这都什么时辰了?你也知道,那帮小兔崽子,每个人都想着靠这份蕴灵散出人头地呢,早就抢光了嘛!”

    “抢光了?”

    这怎么可能!

    做多少事,得多少利。这向来是秦家的规矩,自己这些天一个人干三人份的活,按理说应该有一大份的俸禄,怎么可能说没就没了?

    他左右一瞧,正好看到肖虎腰间挂着三个羊脂玉瓶,跟以往装蕴灵散的瓶子没有丝毫差别!

    韩烈眼中冷芒一闪,注视着他道:“你是因为肖平的事情,想报复我?”

    “嗨呀,韩兄弟哪里的话!”闻言,肖虎笑了一声,却是摇了摇头,道:“什么报复不报复的,这么难听……”

    他喝了一大口酒,猛地睁大了双目,死死盯着韩烈,龇牙道:“我只是单纯想弄死你而已!”

    “呵呵,恐怕你没那个机会!”

    韩烈失笑的摇了摇头,随意的坐在了一把凳子上,接着说道:“秦家为了防止有人私吞藴灵散,刻意严令告诫过,若是有家丁没有按月领到月俸,可以找秦家高层汇报,到时候他们就会对执事做出惩罚。”

    他眼珠一转,看着脸色渐渐开始变化的肖虎,玩味的道:“你不会不知道这点事情吧?”

    此时,肖虎脸色却是已经变得无比的阴沉,手中青铜盏已经被捏的变形,仿佛正在压抑着心中怒火,随时都可能爆发出来。

    “哈哈哈哈哈……”

    良久,肖虎突然笑了起来,只不过那笑容让人感到有些恐怖,他那双眼睛闪动着,盯着韩烈说道:“藴灵散我当然会给你,但不如我们换个方式吧。”

    韩烈看着肖虎那眼睛都红了的样子,显然是想到了报复自己的办法,不过他如今已经重新得到了元灵之力,又何惧之有?

    当即,他毫不避让肖虎的目光,笑着道:“说说看。”

    肖虎咧嘴笑了起来,笑容有些狰狞的道:“你既然能伤的了我弟弟,想来是得到了品质不错的元灵,不如就跟我上演武台比试比试?你若是输了,这蕴灵散就当是送我了,而你若是赢了的话,我不仅会将你那份藴灵散双手奉上,还会私人再给你十份!”

    闻言,韩烈也跟着笑了起来,“好啊,这就去?”

    这家伙显然是想以重利来诱惑自己上演武台,从而想在演武台上干掉自己。

    那就看看我们是谁干掉谁吧……

    “哈哈,够爽快,这就去!”

    肖虎猖狂一笑,将手中酒壶一扔,摔在地上响起清脆之声,眼中却是闪烁着有如实质的杀意,显露出了他心中真实的想法。

    “走。”

    韩烈双目含笑的走了出去,跟着肖虎前往不远处的演武台。

    家丁之间不许私斗,若是有什么实在化解不开的恩怨,便可上演武台解决,在双方自愿的情况下,生死勿论。

    没过多久,二人便是走到了那宽阔的演武台前,引得不少家丁纷纷注目,满脸的惊疑。

    “开擂,你们给我见证!”

    肖虎大喝了一声,随即直接跃上了演武台,引得不少家丁纷纷震惊。

    “天呐,难不成是那韩烈想要与肖虎决斗?”

    “那韩烈是活的不耐烦了吗?肖虎可是达到了藴灵境四重天的地步,而且在这个境界已经停留多年了,实力极为强悍。”

    “不!我听说这韩烈在前些天把肖平打成了重伤,想来是已经成功融合了元灵,应该有着不弱的实力!”

    “对诶,他肯定融合了某种水属性的元灵,看他的脸上的疤痕都没了,看上去还有点小英俊,不!实在是太帅了!”

    “秋蝉,你少花痴了,长得好看能当饭吃吗?那肖平只是藴灵境一重天的实力,这两人之间完全没有可比性啊!”

    “嘿嘿嘿,长得帅的都没有脑子,这韩烈简直是找死,自以为融合了元灵便能与肖虎较量了?”

    “不知死活……”

    “……”

    周围的那些家丁在听到肖虎那声大喝后,纷纷走了过来,都是在用幸灾乐祸的目光看着韩烈,认为这家伙死定了,绝对死定了……

    肖虎见韩烈走上了擂台后,对周围那些家丁大喝道:“这是一场生死赌斗,我若是胜了,韩烈便要这个月的大份藴灵散献给我,我若是输了,便私人再送给韩烈十份藴灵散!”

    哗!

    周围一片哗然,这下他们看向韩烈的目光就不是幸灾乐祸了,而是实打实的怜悯。

    以肖虎的性子怎么可能如此大方?想来是想干掉韩烈,所以才用这么大的诱惑来勾引韩烈上钩,却没想到这个白痴真的上钩了!

    “演武台上,生死勿论!”

    肖虎又是大声说了句,紧接着再也掩饰不住脸上的那抹狞笑,那腥红的双目正注视着韩烈,下意识的舔了舔舌头,语气森然的道:“宣言已经说完,现在你想下台,也来不及了!”

    韩烈抬头看了看已经渐黑的天色,随即才对他说道:“别废话了,天已经很晚了,我还要回去修炼。”

    “放心,你不会活着等到夜晚来临……”

    肖虎狰狞的说了一声,身周有蒙蒙黄色光芒绽放,右脚猛地用力竟是踩裂了地面,整个人犹如猛虎下山般凶猛无比的对韩烈冲了过去。

    韩烈眼神一凝,丹田内的元灵绽放出金色光芒,浩瀚的灵力自各大经脉中传入右手,猛地轰出一拳!

    而肖虎也是狞笑着挥起右臂,与韩烈的拳头撞在一起。

    “嘭!”

    一击之下,地面都为之震动起来,韩烈眉头紧皱,右手皮肤都被这一击震裂了开来,鲜血横流。

    然而,他却忍着右臂上的剧痛将其收了回来,紧接着左手化拳直接轰向肖虎的心脏!

    “嘭!”

    肖虎心脏部位突遭重击,下意识的吃痛倒退了几步。

    趁这个时候,韩烈眼中光芒一闪,猛地欺身上前,右手食指缠绕着一股霸道之力,向肖虎的喉咙捅去!

  • 第一章 虎落平阳

    风北城,秦家柴房。

    夜已经深了,外头下着大雪。

    刺骨的寒风从破烂的墙体灌入,吹得那道篝火摇摇晃晃。

    几近熄灭后,赤红的火苗又顽强地爬上了一根新添的木柴,在萧索的风中跳跃,将墙上的人影,拉得很长。

    一个大约十七八岁的少年,紧紧倚着篝火,盘腿而坐。

    外头寒冬腊月,冰雪封天,他的身上只穿着一件单薄破旧的家丁服,盘坐在柴房冰冷的角落,脊背却挺直得如同西北大漠的胡杨。

    火光映着他的脸,一道道伤疤如沟壑纵横,没有半分表情。

    若不是周身散发着那道氤氲雾气,跟冻死在风北城街头的乞丐也没两样。

    雾气呈淡青之色,环绕着少年周身缓缓运转,每运行一个周天,便会亮上一分。

    初始如同荧光;慢慢如同烛火;最后竟然比身前的篝火还亮!隐隐还有雷音涌动。

    “哼!我十岁就能在丹田种下元灵,不信拿你这个怪东西没辙!”

    他冷哼一声,手上捏出一个奇异法决。周身的青雾开始涌动,突然如同长鲸鱼吸水一般,被其吸入体内。

    漆黑昏暗的丹田内,一颗幽蓝珠子,正静静的漂浮在中央。其内有丝丝的雷光,时不时暴走。

    诡异的是每次雷光闪烁之间,那珠子就会放出一道幽光,随即一道雷霆就会顿时化为光点消散,给人的感觉,就像是这颗蓝珠正在吞噬那道道雷霆一样。

    在幽光又吞噬了一道雷霆小蛇之后,盘踞珠体的雷霆只剩下九道。

    它们聚集在一起,相互纠缠,又像真正的蛇一样昂起头颅,势要做最后的抵抗。而那幽珠仿佛受到了挑衅,幽光猛地强盛起来!

    雷光璀璨,幽华万千,两股力量始一接触,九头雷蛇仅仅只支撑了一瞬,便土崩瓦解。

    但就在这时,丹田外又有一股力量奔涌而进,宛若惊涛拍岸一般,狠狠地冲向幽珠。

    轰!

    强大的灵气潮汐之下,那漆黑的珠子表面出现了些许缝隙,露出了里面点点夹杂了雷霆的金色光芒!

    韩列紧皱的眉头终于松开。

    然而还没来得及高兴,这金色光芒却猛地收敛起来,连带着将那股韩烈整整熔炼了一整夜的灵气吸收得一干二净!

    “该死的!这颗元灵珠到底是什么来历?再这样下去,我岂不是要在这个地方当一辈子的下人?!”

    韩烈身体猛地一颤,原本便有些苍白的脸色愈加苍白,睁开眼后,那双星眸之中满是浓烈的不甘,忍不住低喝出声。

    而这时,外头又传来一声尖利刻薄的冷笑:“当下人怎么了?不是秦家收留,你早就死了!”

    “嘭!”

    突然间,柴房的破门被人一脚踹开!

    风雪汹涌而进,篝火堆火花四溅,同时有一颗尖锐石子飞了进来,擦过韩烈的脸颊,渗出了一道血痕。

    “哼,韩烈,大晚上不睡觉,我当你是在干嘛,原来还在做着迈入修炼之路的春秋大梦呢?唉,比起这个,你还不如想着去当雪州王的驸马爷,不是更好?”

    伴随着一声低低的冷笑,一名与韩烈年纪相仿的人大步走了进来。

    他身材高瘦,鹰嘴鹞目一脸嚣张跋扈之色,内里同样穿着一身家丁服,但外头还披着一件狗皮大衣,看起来倒是人模狗样。

    这是秦家的家丁之一肖平,当初与他住在一个弟子房里。

    韩烈为了能够方便修炼,便搬到了柴房来住,而听说在他搬走后,这个肖平便占用了他的位置,一人享受两个人的地方,让一些家丁嫉妒不已却不敢多言,完全是因为肖平有一个在秦家做执事的兄长。

    听见肖平几近侮辱的话,韩烈双拳紧紧地握着,但下一刻,却又缓缓地放了下来。

    肖平见韩烈不说话,顿时更为恼火,讥讽道:“不过是大小姐从外面捡来的一条病狗,真以为比我们高一等了?不自量力!”

    “说完了?”韩烈缓缓抬起头,注视着他的眼睛,说道:“还有事?”

    肖平被韩烈这般眼神盯着,不知为何感觉心中猛地一颤,但随即便更为恼火起来,冷笑着道:“哼,有事?我找你当然有事,明天我要去万花楼快活快活,所以明天我的那些活儿,就要交给你来做了。”

    “好。”

    韩烈语气淡然,没有丝毫的波动。

    作为风北城最大的家族,秦家一向是财大气粗,做的活越多,得到的月供越多,甚至还能得到蕴气养元的丹药,这对他眼下来说,是最需要的。

    “识时务者为俊杰,你小子一如既往地上道。”

    肖平暗笑一声,看了韩烈一眼。

    他都已经习惯了,不单单是他,平时还有一些人在不想干活时,就会来找这个特别“识相”的韩烈帮帮忙。

    今晚,他在赌坊输了不少钱,想着来找韩烈撒气,但总感觉这小子比以往闷,三棍子打不出一个屁来,让他有点拳头打到棉花上的不爽之感。

    走到柴房门口时,他又停了下来,转过头对韩烈冷笑道:“不知道大小姐知道自己救回来的是一个孬种废人,会是什么感觉?”

    说完这句话时,他又嘿嘿淫笑了起来:“不过想必她也没功夫再想秦家的事了,恐怕正在苍鸿灵院中用自己美妙的身体讨好某个天才人物。秦家在风北城还行,放在苍鸿灵院却根本不起眼,她想要在修炼之路走的更远,这种交易还真是一种捷……”

    说到这里他却是说不下去了。

    有一道冰冷至极的眼神,仿佛有种莫名的杀伤力,让他的喉咙仿佛被某种力量卡主了,再也说不下去。

    肖平转过身来,却见韩烈脸色冰冷的缓缓站起来。

    “怎么?你不服气?想动手吗?”肖平双手交叠,捏着劈啪作响,脸上有着一抹阴沉。

    韩烈目光如电般的盯着肖平,一字一顿的道:“眼下,我不是你的对手。”

    听了这句话,肖平脸上那阴沉的笑容不由更加浓郁了几分,说道:“虽然有自知之明,但还是废物。”

    然而就在这时,韩烈那眼神骤然变得如刀子般锋利,低喝道:“但大小姐对我有恩,虽然我并没有亲眼见过她,但今日你一个下人出言不逊,我韩烈岂能当做没听见?!”

    嘭!

    韩烈身上爆发出了一股灵力,将周围尘土落叶纷纷吹散开来,挥起右拳猛地对肖平砸了过去。

    “空有灵力却没有元灵,顶多比寻常普通人强一点,哼,便让你看看什么叫做元灵之力!”

    见到韩烈对灵力惊人的掌控程度,肖平心下也是大吃一惊,但很快脸色狰狞的说了一句,右拳毫不示弱的迎了上去,竟是散发出了淡淡的黄色光芒。

    “嘭!”

    两拳相撞,一股灵力劲风猛地扩散而出,将柴房内一切事物都打乱了开来。

    韩烈的身形猛地倒飞了出去,重重砸在柴火堆里,右臂上被尖锐的木条划出了一道口子,鲜血从上面涌了出来。

    而肖平却仅仅是身形倒退五步,双手负在身后,一脸阴沉。

    “不自量力!”

    肖平居高临下地看着韩烈,口中冷笑道:“连灵珠都无法融合的废物,有什么资格说我是一介下人?记住今天这个教训,明天的活儿要是干不好,一个月的家丁比试上,我让你永远消失在秦家。”

    说完,他转身便离开了这柴房。

    “噗!”

    肖平离开后,韩烈终于忍不住吐出一口鲜血,脸色惨白至极。

    而相比起身体各处的痛楚,他此刻就感觉有把刀子在一点一点的在他心脏上割肉,痛不欲生!

    谁又能想到,眼下这个面目可憎的少年,曾是当今云荒大陆人族十大圣地之一——覆天顶的少主。

    “自云荒开辟,天地始分,清气上升为天,浊气下沉为地,再无混沌。然中州有一神山,勾连天地,千万雷池成于其顶,得之可有地覆天翻之力。”

    这是覆天顶的由来,也是最令韩族骄傲的一句话。

    但三个月前,当那十个浑身泛着黑色雾气的神秘黑袍人横扫了整个覆天顶之后,一切的骄傲,都已经被粉碎。

    韩烈的眼前仿佛又浮现出那天修炼归来时那一幕幕可怕的景象。

    万千雷池尽毁,一根根黑雾锁链刺穿了族人的心脏,鲜血、黑炎、雷火,漫天飞舞!

    他发疯了一样地前往后山祖地,却发现被一把燃烧着黑炎的剑钉在崖壁上的父亲。

    他心急如焚,要去拔那把剑,但父亲却猛地睁开双眼,大喝出声:

    “住手!”

    然而还是太迟了……

    在韩烈靠近的一刻,乌黑长剑上的黑火仿若毒蛇一般地窜到了他的手上,不断蔓延,随之而来的是,无尽的痛苦,仿若周身的经脉都在灼烧!

    韩烈永远忘不了,那时候父亲眼神中有着无尽的疲惫,还有从未出现过的惊恐,无助。

    但下一刻,他又恢复到了以往的狂放和骄傲,引爆了本命元灵,强行施展了韩族圣法‘雷息’,撕破空间将自己送走,临走前只留下了一句话:

    “烈儿,若你能不死,不管以后多么痛苦,也要坚持活下去……不必为为父伤心,雷者,云也。云聚,必雷霆万钧,声震四海;云散时,飘于天际,化为尘埃……你只需记住灭我韩族者,魂墟!他们的下一个目标,会是云荒西北的苍鸿灵院!”

    之后的事,韩烈都记不得了。

    他只知道,自己在云荒西北风北城秦家醒来。

    秦家小姐秦曦月在天寒地冻的街头救了他,并让管家黎老帮他治伤,总算是捡回一条命。

    即便如此,韩烈的左半边脸已被烧伤,且在那诡异的黑火灼烧之下,他丹田枯竭,修为尽失。

    万幸的是,在尝试沟通了天地灵气之后,发现经脉虽然受损,还能修炼!

    云荒大陆,云荒历史悠久,自人族有着意识形态开始,便存有万族。他们划分地盘,抢占资源,自古大战无数。

    万族征战的结果,就是导致天地间飘荡着各族生灵的元灵、因器身毁坏而飘荡的器灵、以及在天地元气浓郁之处凝结成的天地精魄。

    有些“能量体”经过时间的沉淀,灵智会渐渐消失,体内单纯的力量最终会慢慢回归这片天地,这种“能量体”先是被称之为“火种”,后来被人族统称为“灵”。

    而人族能以秘法,将元灵炼化,甚至沟通自然,幻化万千神通。

    韩烈身怀的千幻玄雷元灵,是最强的九星元灵中,而即便是在九星元灵中也是极为靠前的存在,只要能重新修炼,他就能变强,找出那个叫“魂墟”的势力,为韩族为父亲复仇!

    然而,就在韩烈尝试沟通元灵之后,却惊奇地发现,丹田居然被一个诡异的蓝珠占据,甚至将自己的本命元灵禁锢其中炼化,而他却束手无策!

    失去元灵,这种感觉,简直是生不如死!

    韩烈不由绝望,甚至觉得,宁愿在覆天顶和族人一起战死,也比眼下当一个废物强!

    噗!

    又是一阵寒风吹来,篝火停止了跳动,只剩下了点点火星。

    刺骨的寒意袭来,却让韩烈的心神平静了下来。

    “我不能死……”

    韩烈想起了父亲的话。

    身上背负着血海深仇,不管以后多么痛苦,也要坚持活下去!

    “但我也不能苟活。”

    叹了口气,韩烈又往柴火堆里加了点干柴。

    火焰渐渐升起,身上的寒意尽数散去,他重新坐直了身体,又开始引动灵气,准备新一波的冲击。

    若是想要复仇,他的时间不多。

    秦家大小姐在两个月前,前往了苍鸿灵院。

    那时还是整个风北城的一件大事。

    若是那些鬼东西对苍鸿灵院动手,她肯定也不能幸免,韩烈就算不急于家族大仇,也必须要去还了这个人情!

热门话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