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上嗨小说网-免费小说,精彩小说,完结小说推荐-相门小农妃、柳香巧白永嘉柳春桃小说

相门小农妃

柳香巧白永嘉柳春桃小说

主角:柳香巧,白永嘉,柳春桃, 标签:

相门小农妃

严湾湾 状态:连载中

柳香巧白永嘉柳春桃小说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 第一章 你想嫁给他?

    看着眼前的女人,柳香巧觉得有些恍惚,有些不可思议。

    她竟然重生了,回到了十五岁这年。

    “巧儿啊,娘这都是为了你好。你怎的就不听劝,俺真是命苦哇……”赵玉芬用手去擦眼,只是柳香巧看得出来,她眼睛干干的,硬挤都没挤出眼泪。

    “既然那铁匠这么好,怎么不让春桃去嫁。”柳香巧忍不住硬邦邦的道。

    前世就是赵玉芬害她惨死!她曾一直以为只不过因为重男轻女,所以爹不疼娘不爱,但她直到临死前才知道,原来她根本不是赵玉芬和柳全水的女儿……

    但那个时候,一切都晚了。

    赵玉芬的脸色变了,伸手指着柳香巧:“你还算个人嘛,说的这是什么话,自己不想嫁竟然让你姐姐嫁,你还有没有点良心了。俺跟你爹辛辛苦苦把你拉扯大,你也不晓得回报。那铁匠拿了十两银子来娶你,你还有什么不满意的?!你倒是给俺说说,你哪个地方不满意的呀,小贱蹄子。”

    柳香巧心底暗笑,回报?

    她死的时候才知道,她本是当朝丞相的亲生女儿,跟随丞相夫人回乡省亲的时候跑丢,被赵玉芬和柳全水捡回了家。那时候她身上带着的金饰玉佩,还有百岁锁都被他们拿去卖钱了!为了堵住村民的口,他们装作善心大发,认柳香巧做女儿。

    他们打着算盘,看柳香巧打扮富贵,等她亲生父母找来的时候,他们又可以狠狠要一笔钱了。

    但柳家村地势偏远,丞相一直没找到她,赵玉芬他们逐渐失去耐性。

    “好好好,娘,你先别生气呀。”柳香巧忽略了赵玉芬那张市侩的脸,扶着她坐下,道:“但那铁匠给的聘礼也太少了吧?我这个年纪,长得也不错,只给十两就想娶回家当老婆?”

    柳香巧在整个村子里,都是独一份的好看。

    只不过近些年被赵玉芬打发出去干农活,风吹日晒的,模样稍稍粗糙了些。

    她还记得上一世,自己一直拒绝这门亲事,结果直接被赵玉芬打昏了送到铁匠家……她的命运就从那个时候开始,变得更加坎坷不幸。

    所以她必须先应下来。

    “娘,你再去跟铁匠谈谈。多要出来的银子,天知地知你知我知,到时候我们一人一半……”柳香巧循循善诱道。

    赵玉芬心动了,她仔细想了想,道:“算你这死丫头还有点良心,那娘再去一趟。谈好了价钱,改天你就嫁过去!”

    铁匠家的儿子,脑子不好使,还经常流口水,走路一瘸一拐的。寻遍了整个村子都没人愿意跟他。

    “好,巧儿都听娘的。”柳香巧笑意盈盈,藏在袖子里的手紧紧攥成一团,脸上却没有显露出一分憎恨。

    她恨极了赵玉芬!还有这一整家子人!是他们,把她活活害死,毁了她的一生!既然苍天有眼,让她重生一世,那么欠她的,都要统统还回来!

    赵玉芬前脚刚出门,就见柳春桃推门进来,掩着嘴笑:“没想到你还有这鬼心思,不仅知道铁匠家有钱,还晓得让娘去多要点。以前是姐小看你了。”

    “姐,你想嫁给他?那不如巧儿把机会让给你。”柳香巧强忍着自己的恶心,对柳春桃笑着道。

    柳春桃的脸色一下就变了:“瞎说什么!你以为都像你一样呀,愿意为了钱嫁给傻子。俺是要做村长儿媳妇的……”

    “你该不会真的以为村长儿子喜欢你吧?”柳香巧一点都不隐藏自己对柳春桃的厌恶。因为柳春桃在这个家里,地位仅仅比她高一点点,她有什么可顾忌的?

    以前,柳春桃在外人面前总是装的孝顺又勤快,但只有她知道,柳春桃很懒,那些活计最后都是让她去做的。而且一旦没有外人,柳春桃总是想尽办法欺负她,让她干活,侮辱嘲笑她。

    “你个小骚货,什么意思?!”柳春桃瞪大了眼睛,狠狠一耳光就要扇柳香巧。

    柳香巧闪了一下,笑道:“小心点,把我脸弄伤,害得我嫁不出去的话,可没你好果子吃。现在家里就等着我嫁给铁匠,好拿着那十两聘礼过日子呢!”

    柳春桃的手扬在半空,她的眼神像是猝了毒一般,恨恨的收回手:“骚货,就晓得勾引男人。恐怕以前早就爬过那傻子的床头了吧!”

    柳春桃的话一句比一句难听。

    柳香巧转身进屋拿了背篓出来,诧异道:“姐,你还说着呢?啥时候能说完啊,我要去采药了。”

    “你!”柳春桃气不过,伸手进柳香巧的怀里掏。柳香巧想躲,但是柳春桃的动作更快,直接摸出了一块玉米面馍馍。她毫不客气的揣进自己兜里,然后道:“去吧去吧,扫把星。真晦气。赶紧采完回来做饭。”

    柳香巧望着她的背影,攥紧了手里的背篓。如果换做前世,她会忍耐,会接受。但现在的她,是已经死过一次的人了,已经见识过他们的丑恶……

    不管了,先赚钱,才能找回自己的亲生父母。

    柳香巧关好门,转身上山。

    在她七岁那年,就被柳家人赶出来,让她住在村头的柴房里。这么些年也没见谁来帮衬过,反而是不断要求柳香巧为他们做工干农活,跟她要钱,甚至是现在要把她卖到铁匠家去……

    西山离村子不远,柳香巧从村头的小径上山,一路上捡了些普通的草药和野草。因为采药这事又累,而且西山上也没什么值钱的草药,所以很少有人来这边。

    柳香巧盘算着晚上用野草煮汤,再做个菜。采来的草药改天背去镇子上卖,好歹也能换些铜钱……看着上山的路漫漫,柳香巧自己心里忽然也慢慢沉下去,这样的日子什么时候才是个头,她什么时候才能报的了仇?!

    不,等赵玉芬把多出来的聘礼钱给了她,她就逃走!

    “哎呀!”柳香巧走着走着,忽然绊了一下,摔倒在地上。天色已经有些黑了,她费力的爬起来,回头一看,却见那里躺着个男人。

  • 第二章 深夜黑影

    柳香巧登时吓了一跳,过了一会儿见那人没有任何反应,她又小心翼翼的上前,踢了踢他:“喂,你怎么在这儿躺着?”还是没有动静。柳香巧这才蹲下身子,将那人整个翻了过来。

    却见他胸膛一大片血迹,额头上也有伤口,看样子是碰到头。

    借着微弱的光线,柳香巧只隐隐约约看到他的轮廓——不是村子里的人,一看就是娇生惯养的,没干过农活,但双手有茧,脸上还有一道伤疤,大约是个习武的。

    柳香巧在原地蹲了好一会儿,腿脚都发麻了,才叹了口气,自言自语道:“既然老天让我重生,那我便做做善事,也当是为自己积福报了吧……”

    说着,柳香巧从自己的背篓里拣选出几种草药,放到石头上捣碎,然后敷在男人的伤口处。离得近了,柳香巧看见他的脸,剑眉,紧紧闭着眼睛,长长的睫毛,轮廓分明,眉头微蹙却带着贵气和掩不住的气势。

    “看着倒是个贵公子,要么就是军队的小将领?怎的会出现在柳家村……”柳香巧暗自嘀咕,很快利索的帮他包扎好了伤口。

    柳香巧本想上山继续采药,可看到男人倒在地上,脸色越来越苍白,仅仅敷了草药还是不够。她犹豫片刻,咬咬牙,将男人扶了起来,半背半扶的下山,将他带回自己的柴房里。

    “浪蹄子,这会儿才回来,赶紧去做饭,爹娘都等急了!”柳春桃站在村头张望着,一见着柳香巧的身影就扑过来大声道。

    柳香巧心下一紧,面上却不动声色,继续往柴房处走:“知道了,我等会儿就去。”

    柳春桃这才看见柳香巧背着的男人,眼睛里登时冒出光来,大声嚷嚷:“巧儿,你这咋还带了个男人回来。你还没嫁人呢,就这么光明正大的偷汉子,要不要脸了?啧啧……”

    村里的人刚刚干完农活回来,三三两两的进村,听见柳春桃的话,都围过来,打量着柳香巧带回的男人,顺便议论纷纷。

    大多都是一些不堪入耳的话。

    柳香巧抬眼看了柳春桃一眼,没作声,只是转身把男人放进了屋子里。她也不想为自己解释什么。

    “这柳香巧是从哪儿找来的野男人?居然还带他回柴房,孤男寡女,想想都知道要干啥了。以前咋不知道这个柳香巧这么骚啊。”村里人议论道,却被柳春桃听见了,她当即就尖着嗓子道:“你们才知道啊,俺妹以前那是掩饰的好,现在才被你们发现。要不那铁匠家咋非要娶她?还不是因为她早就爬过那傻子的床!”

    柳香巧在屋里听见柳春桃的声音,出屋来,对她道:“这男人是半路捡来的,受了伤。我帮他上个药,等他醒了就让他走。今晚你自己去做饭。”

    说罢,柳香巧直接关了门。

    把那些议论和辱骂都挡在了门外。

    柳香巧点了一盏油灯,照亮了小小的柴房。屋子里有些潮,柳香巧把男人放在小床上,然后把自己背篓里的草药拿出来,又拿了布条,仔细帮男人把胸膛上的伤口包扎好。

    那伤口极深,救不救得活还两说。

    至于额头上的伤,柳香巧简单给他处理了一下。

    又熬了药,一口一口喂给他喝。

    男人昏迷不醒,但是还有呼吸,柳香巧蹙眉看了看,也不知道他能不能撑得过来。

    做完这些,柳香巧才长长出了口气,把手上的血都洗了个干净,她揉了揉太阳穴,今个儿这一晚上可能睡不安生了。

    她坐在床边,趴在床边,兴许是累了,竟也有几分困意。

    还没睡着,就听门外响起了砰砰的砸门声。

    “柳香巧你个小荡妇,老娘辛辛苦苦养你这么多年,你就这么回报俺的?你晓不晓得那铁匠听说你带了个野男人回来之后,硬是把聘礼钱都要回去了!”

    “俺好不容易给你找了门好亲事,就被你这贱货给搞砸了。你给老娘出来!”赵玉芬的声音传进来,她的愤怒和用力砸门的程度,柳香巧觉得柴房都似乎有些摇摇欲坠了。

    “娘,我跟春桃说了,这男人是受伤了我才带回来的。等他伤好就让他走!那铁匠家那么好的条件我咋能不嫁呢?不过他退婚就退婚吧,我也没啥说的了。”柳香巧对着门外道。

    退婚了正好,她就不用想方设法逃走了,还能在村子里好好准备几年盘缠再去找亲生父母。

    “还受伤,你爹你娘辛辛苦苦干活,你啥时候心疼过?一个野男人你就敢带回家,你是不翅膀硬了,心野了,天天净想着跟男人干那点事啊!那男人呢?咋不说话,赶紧把他赶出去,回头我跟铁匠说说,你们这婚说不准还有指望!”赵玉芬的破锣嗓子在寂静的夜里显得分外刺耳。

    邻居有几家都被赵玉芬吵醒。

    “全水他媳妇,别吵了,赶紧回家睡觉去吧!”

    赵玉芬更用力的敲门:“听见没,小贱货!”

    柳香巧憋着一口气:“做人要讲良心,这男人伤的重,能不能活过来还不一定,给他扔出去,他死了咋办?!”

    “俺不管!”

    柳香巧气笑了,赵玉芬就是这种人,只为了自己的利益,根本不考虑别人死活。想到这里,柳香巧倒也不气了。反正现在她早就被柳家人给赶出来了,自个儿住在柴房里,赵玉芬管得着吗?

    柳香巧不再说话,任由赵玉芬在外边敲门。

    时间久了,周围的邻居都不高兴了,硬是把赵玉芬给带走了。柳香巧这才得了片刻的清净,她叹了口气,暗暗思索着自己今后的路,想着想着不自觉便睡着了。

    屋外夜色越来越深。

    等到半夜的时候,有个身影在柴房外鬼鬼祟祟,仔细听着里边没有动静,这才拿出家伙,小心翼翼的把柴房的门栓撬掉。

    接着,黑影窜进了柴房里,借着月光看见趴在床边的柳香巧,眼睛里闪出了一丝精光,紧接着就快步走过去,伸手探过去……

热门话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