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上嗨小说网-免费小说,精彩小说,完结小说推荐-戒掉你情深、刑商林不欢苏暖小说

戒掉你情深

刑商林不欢苏暖小说

主角:刑商,林不欢,苏暖 标签:虐恋、替身、乔装改扮、

一场情殇,一场离别,再次归来,她化身复仇女神!他为情所伤,为情苟活,只是想要帮她查出当年她遇害的真相!相爱的两人,近在咫尺,她却对他满是恨意。“刑商!当年是你亲手杀了我,怎么,没想到我还会回来吧!”他将她推到,“林不欢,你是有多爱我才会阴魂不散!”

情若 状态:连载中

刑商林不欢苏暖小说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 第3章 戒指

    紧接着而来的是她脸上传来的痛感,她被的打的侧过身去,踉跄着走下台阶。

    再抬头看时,那个男人已经将另一个女人抱在怀里。

    “商,你怎么样?你怎么那么傻?”

    曼冬焦急的要去看他脑后的伤,却不想紧紧地被刑商圈在怀中。

    “我没事。”

    “怎么会没事呢,都流血了。”

    林不欢看着台上扮演恩爱夫妻的一对,觉得讽刺,嘴角淡开讽刺的笑意,对刑商的恨更是像决了坝的洪水般,势不可挡!

    她捂着自己的火辣辣的脸,看到台上的男人赤红了双眼看着自己,薄情的双唇冷漠的吐出一个字:“滚!”

    “还不快叫保安,将这个疯女人赶出去!”

    曼冬站在台上疯狂的叫喊着,很快她听到身边传来的了紊乱的脚步声。

    林不欢嘴角的笑容渐渐扩大,她死死的盯着那个男人的眼睛,从自己的手包里拿出了一枚戒指,狠狠地掷到了男人的怀里。

    很快,冲进来的保镖将她钳制住,粗鲁的将她向门外扯去,余光中,她看到那个男人看清那枚戒指时瞪大的双眼,一股快意袭上心头。

    他让她不好过,那么,她就让他陪着她!

    而此时,刑商看着手中的戒指,一股寒意从脚后窜到脑顶,这是他去年夏天和苏暖到云南大理玩的时候,他偷偷卖给她的生日礼物,她一直待在身边,可是,如今这枚戒指,怎么会在这个叫做林不欢的女人手中?

    她们不是在网上认识的么?她不是一直在瑞士么?为什么她总是给他莫名的熟悉感?

    一系列的问号冒到刑商的脑海中,握紧手中的戒指,他看向台下狼狈的被保安拉出去的女人,那眼中滔天的恨意让他心惊。

    他想下去救她!

    脚刚刚迈出一步,就被一旁的女人拉住了手臂。

    “刑商!”

    他回头看去,曼冬正一脸担心的看着自己,他才恍然想起来这场婚礼的真正目的,婚礼必须进行!

    刑商再次看向门口的时候,林不欢已经被拉了出去,但是她眼中的恨意却一直充盈在她的脑海中挥散不去!

    “商,我们继续吧!”

    曼冬再次将自己的手放到男人的手中,等待着她真正的幸福时刻,司仪正在一旁打着圆场,台下传来人们祝福的掌声,可是,刑商的心却不在了这里。

    他一手握着曼冬的手,一手你这戒指却迟迟没有落下,林不欢的脸和苏暖的脸不断地在他的脑海中交替出现。

    直到他眼角的余光看到台下的马丕对他比了一个“合同”的口型,他才如梦初醒,将戒指套进了对面女人的手中!

    “新郎可以亲吻新娘了!”一旁的司仪高声起哄道。

    他看到对面的曼冬一脸的娇羞,心里突然感觉到一阵厌恶!

    如果是她的暖暖,一定不会如此的矫揉做作!

    但是他仍是慢慢靠近,只不过最终吻落在了她的脸颊上,只是蜻蜓点水般。

    他听到了曼冬失望的叹气声,可是现在的他,却无心应付。

    婚礼一结束,刑商就赶回了办公室,身后跟着他的得力秘书马丕。

    “我上次让你调查林不欢的资料呢?拿来!”

    刑商坐在办公桌上,他的一身喜服还没来得及脱下,蹙紧了眉头。

    “是。”马丕将手中的资料递给自己的老板,想了想接着说道,“关于林小姐的资料,我们只能调查到她是一个月前从瑞士回来,半个月前被恒盛集团录取,现在就只是一个名不见经传的小设计师,其他的……手下的人说,再查不出了。”

    “查不出?”刑商的眉头皱的更紧了,他看向资料右上角的一寸照片,指尖摩挲,“恒盛集团?”

    恒盛集团一直是他们Only的死对头,林不欢既然是苏暖的朋友就不会不知道这件事,可是如今那个女人不但在恒盛上班,今天更甚至来闹他的婚礼,这一切一切的行为不得不让他深思。

    “她究竟想做什么?”刑商喃喃的说道。

    一旁站着的马丕也不禁开始为自家的老板担忧了起来,而就在两人为林不欢的事情焦头烂额的时候,刑商的电话突然传来了一条消息。

    “星璨酒店,今晚8点,304房间,等你。曼冬。”

    马丕伸长了脖子去看,直到看到短信最后的署名,终于憋不住噗嗤笑了出来。

    “呵呵。看来曼冬小姐对这断婚姻还是很主动地啊,直到您今晚一定不会回你们的新房,竟然这么有情调的定了个酒店。”

    刑商一个冷冷的眼神扫射过去,马丕就闭住了嘴,做了一个拉拉链的动作就急急忙忙的跑出了办公室。

    看到办公室的门被关上,他重新打量起了这条短信,署名虽然是曼冬,但是电话号码却并不是,而他与曼冬的多年相处,即便在不在乎,也知道她从来不喜给自己发短息,而且她也没这个胆子给自己发这样的短信。

    莫名的,林不欢的那张脸却突然蹦进他的脑海之中。

    “砰!”

    他将手机扔到一旁,觉得自己真的是着了魔了,竟然总会莫名其妙的想到那个女人,今天的婚礼出现了这么大的变端是他意想不到的。

    他现在最大的事情就是想办法如何将这件事情跟曼冬的父亲有个交代,决不能让这次与MD集团的合同付诸东流!

    “叮——”

    刑商刚站起来想要离开办公室,脚下突然传来声响,他低头看去,是那枚戒指!

    他弯腰捡起来,放在手心里细细端详,这枚戒指是他为苏暖定制的,世上独一无二,他没有想过竟然还会再次见到这枚戒指。

    可是,那个女人究竟是什么来历,竟然查不到一点资料。

    她的那双眼睛总是让他晃神,能从那里面看到暖暖的影子。

    墓地里的忧伤,礼堂上的恨意。

    “不欢,林不欢,如果这是你的手段,那么,你成功的引起了我的兴趣。”

    晚上八点,刑商准时到了304房间,房门并没有锁,推门进去,一股熟悉的香气扑面迎来,那是他无法阻挡的,瞬间唤起了他和苏暖曾经所有美好的记忆。

    浴室里传来流水声,隐约可以看到一个曼妙的身影,刑商冷笑着关上门,走到了床旁,床上的东西准备的很是齐全。

    他随手捏起一个避孕套把玩在手心里,“女人的手段,不过如此。”

    浴室里的水声停止了,刑商扔掉手中的东西回头看去,就见到蒸蒸冒着白气的浴室里走出了一位穿着真丝吊带睡裙的女人。

    不出刑商所料,这个女人就是林不欢,她的发丝上还滴着水珠,雪白的高耸若隐若现,一双纤长的玉腿,缓步而来。

  • 第4章 诱惑

    任是哪一个男人也抵不住这般诱惑!

    林不欢站定在他的面前,嘴角带着魅惑的笑意,指尖从他的胸膛划过小腹,转而双手用力将他推到在床上。

    刑商顺势而倒,也不反抗,只是冷冷的看着面前的女人能翻出什么花样。

    林不欢也爬伏在他的身上,呵气如兰:“刑总新婚之夜不在家陪伴娇妻,却跟着我在这里厮混,难道是后悔结婚了?”

    她的手指在他的胸前打转,刑商一把抓在手心里。

    “作为暖暖的好朋友,你就这么渴望爬上好朋友男人的床?”

    林不欢的脸瞬间白了下去,她没有想到这个不要脸的男人竟然会在这种时候提到苏暖,心中的恨意更甚了一层,她用力挣开男人钳制住自己的手,努力在脸上挤出笑容。

    “刑总不也是在苏暖死了不到一年的时间,就迫不及待的的将美娇妻娶回了家?”

    刑商听此猛地沉下去了脸,翻身将性不欢压在了身下。

    “你……”

    突然一阵晕眩感传来,她看到身下的女人笑靥如花,可是他的视线却渐渐模糊,脑中传来阵阵的晕眩感。

    “你……下药!”

    说完,男人就趴在了她的身上彻底的晕了你过去。

    林不欢吃力的挪开了压在自己胸前的脑袋,她躺在床上大口大口的喘气,视线却一直停留在远处橱柜的某一个红点上。

    泪水莫名的顺着眼角淌下,她狠狠的揩去。

    “哭什么呢?这不就是我是要的的么?”

    屋子里的香气,加上她身上的香气,就是最好的迷药,像醉酒般,让人昏沉。

    她猛地从床上坐了起来,向背后瞄了一眼,然后开始利落的扒面前男人的衣服,扯开他前襟的纽扣,一个半寸长的疤痕在他的左胸之上,她微微皱眉,她不记得他的胸前有这样一个疤痕。

    “苏暖。”

    身下的男人突然出声,抬手抓住她的手腕,林不欢浑身一震,急忙甩开,她不要这个男人的触碰,她不再叫苏暖,她更不应该心软!

    “苏暖!”

    男人再次婴宁出声,这次却是一转身就将她压到了身下,熟悉的气息让林不欢迷醉,她觉得一定是刚刚洗澡的时候被热气蒸的,才会让她一瞬间有种贪恋的感觉。

    男女力量的悬殊让她反抗不小,也懒得反抗,反正现在的情形也是她正要做的,现在这样也省的她费力!

    男人赤裸着上身压在她的身上,喷出的温热气息搔着她的脖颈,她将头更用力的撇向另一侧,却不想男人的手却袭上了她的腰身。

    林不欢浑身一震,一个不好的预感袭上她的心头,低头看去,果然,那个狐狸般的男人根本就没有晕,此时正瞪大了眼睛猛瞧着自己。

    男人的目光深沉却带着玩味,林不欢被他看的心虚,这是一个狐狸,总是懂得如何攻其不备。

    她猛地推开面前的男人,却不想被他死死的压住了双手动弹不的。

    “刑商,你放开我!”

    刑商微微皱眉,“放开?我刚刚看你的样子可不像让我放开,说,究竟是谁派你来的?”

    “哼,你觉得呢?”林不欢冷笑道,凑到他的耳边轻声吐气,“我是来为苏暖报仇的!”

    “究竟是谁派你来的!”

    刑商听后猛地弹了起来,狠狠的掐住她的脖子,林不欢涨红了脸,可是看着面前男人痛苦的表情,她的脸上又露出了痛快的笑意。

    “苏……暖!”林不欢断续的说道。

    “啪!”

    一个巴掌重重的打了过去,刑商瞪着床上的女人一字一句的问道:“说,究竟是谁?”

    林不欢被打的侧过脸去,半个脸都是木的,嘴里也尝到了腥甜的滋味。

    她不知道这个迷药为什么对这个男人没有任何的影响。她的手一边悄悄的摸索着,一边回过头来瞪着对面的男人。

    “季、绍、林!”

    “砰!”

    说出一个名字,在刑商还没反应过来的时候,一个台灯重重的敲到了他的头上。

    林不欢感觉脖子上一松,男人倒在了她的身边,她大口大口的呼吸,只有死过一次的人,才知道生的珍贵!

    缓过劲儿来,她看向一旁一动不动面色惨白的男人,颤抖的伸出手试探他的气息。

    “还好,还活着。”林不欢松了一口气,她在心里暗暗告诉自己,“他要是这么就死了岂不是太便宜他了!”

    推开男人搭在她身上的手,跳下床慌忙的披上自己的大衣,拿过早就放在一旁的针孔摄像机,毫不留恋的开门走了出去。

    而此时本应该在床上昏迷的人儿却睁开了分明的眼睛,他不是对她的迷药不敏感,而是他一直在咬紧自己的舌尖,不断地让自己清醒。

    看着林不欢离开的方向,刑商愣愣出神。

    林不欢没想到她走出电梯的时候,竟然会遇到曼冬。

    而这家酒店的幕后老板本来就是MD集团,前台看到刑商来了就匆匆芒芒给曼冬打了电话。

    “苏暖?”曼冬不可置信的看着那双熟悉的眸子,愣愣的开口问道。

    “曼冬小姐怕是外国人,对中国面孔有些脸盲,我不是苏暖,我叫林不欢。”林不欢走出电梯,淡定的说道。

    “林不欢?”曼冬疑惑的开口。

热门话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