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上嗨小说网-免费小说,精彩小说,完结小说推荐-庶女为后、齐倾墨萧天离齐倾水小说

庶女为后

齐倾墨萧天离齐倾水小说

主角:齐倾墨,萧天离,齐倾水 标签:古代言情、穿越生活、庶女、爽文、王妃、腹黑

前世,她被自己的夫君灌下一碗红花,重生之后的齐倾墨回到六年前十五岁之时,她誓要将前世所受的凌辱还给那些人!恶毒继母,心机姐妹?来一个灭一双!朝堂斗争,波诡云密,她智者千虑,万无一失!王爷、皇帝、美男夫君 且看她如何觅得良人,携手眷侣,一生一世一双人。

淡看浮华三千 状态:完结

齐倾墨萧天离齐倾水小说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 第1章 被活体解剖

    临澜国宝庆四十一年,十二月初七,雪,宜求嗣,裁衣,忌安葬。

    夜间满天满野的飞雪卷在狂风里,久久飘零落不了地,凄厉绝望的哭喊声惊了外面的积雪,纷纷从树上掉落。

    “萧天越,你我夫妻一场,我腹中所怀的是你的骨肉,你连自己的至亲血肉都要杀死吗!你怎忍心如此待我?”

    齐倾墨双手被萧天越反扣住,抵在冰冷掉灰的墙上,掐着她的脖子冷笑道:“哼,骨肉?本太子会稀罕你的骨肉吗?”

    “不,不要,太子我求你放过我,放过我的孩子!”齐倾墨疯狂地挣扎着,衣服破烂、衣不蔽体!就在众目睽睽之下,她羞愤欲死!

    萧天越嫌她乱动,一记耳光扇在她脸上,齐倾墨嘴角破皮吐出一口血。萧天越看了一眼地上的污血,鄙夷的把齐倾墨仍在地上,“你们几个过来,替我按住她!”

    早就在一旁看了半天热闹笑成一团的姬妾们,听了萧天越的话纷纷跑上来,按手按脚,还有人用丝帕将齐倾墨双手绑在头顶,挽了个漂亮的结,咯咯笑着问:“太子,奴家这结系得好看么?”

    太子拉过那女子亲昵道:“好看,去,帮本太子把檀香拿过来!”

    那女子软语一声,便取过一边燃烧着的檀香,对着齐倾墨将檀香狠狠的按了下去。

    “不要,不要啊,求你们不要!”齐倾墨绝望的泪水流成小河,猛烈地摇着头求饶,雪白的肌肤上出斑驳的烫红,就像那寒冬的雪地中的梅花,却痛得齐倾墨只想放声大叫。

    “叫啊,叫出来!给本太子叫出来!”萧天越邪恶地看着齐倾墨,一只手狠命地掐着她的肩膀,不过几下,一片淤紫,另外一只手,却拿着烛台,用尖锐的地方在她烫伤的肌肤上,一下下的划着。

    整个身子上,全是一道道的血痕!

    齐倾墨早已不记得羞耻,甚至忘了哭,只是疯狂的泪水怎么也止不住!还有无处不在的疼痛,头上的长发早已被人扯开拽在手中,肩膀不知是谁的手,还有……上方那个禽兽一般的男人,是她的夫君,她曾经视若生命的男人!

    她目光死死地盯着萧天越,要看穿他人皮后面到底是一颗怎样的心!

    萧天越扣起齐倾墨早已惨白如纸的脸,冷笑一声将她扔下,边走出屋子边说:“她是你们的了。”

    齐倾墨的目光紧紧钉在萧天越身上,哪怕萧天越早已走远,至到有人拦在她跟前:“看什么呢,看太子吗?太子说让我们好好照顾你呢。”

    几个女子将早已瘫软无力的齐倾墨拖到地上,其中一个绿衣的指间在齐倾墨小腹上打着圈:“五王妃,也不知你腹中所怀的是谁的孽种,要不姐妹们帮你瞧瞧?”

    “不要碰我的孩子!你们滚开!”齐倾墨猛地尖叫起来,蜷起身子紧紧护着自己的小腹,她还有孩子,她一定要保住孩子!

    “没脸没皮的下作东西,也敢与太子称作夫妻!”清脆一记耳光打在齐倾墨脸上。

    “哼,五王妃,太子都说不要这个孽种了,你既然舍不得,不如让姐妹们代劳吧!”几人说着将齐倾墨的身子掰开,笑声清脆,却残忍地将插蜡烛的烛台尖处刺入齐倾墨腹中!

    “不要啊!”齐倾墨尖锐的声音像是要穿透人耳膜,穿透风雪,穿透遮天的阴霾!

    鲜血顺着齐倾墨的肚子涌出,惨烈的痛让齐倾墨悲伤欲绝,她的孩子,她尚未出世的孩子……

    破败灰旧的裙摆下,渐渐漫出大片腥红的鲜血,渗进泥土里,染进白雪中,齐倾墨倒在血泊中,像是一朵在片刻间凋零的花,散去花瓣,失去生命……

    瞳仁涣散,心中一口郁结之气哽住,一口黑血呕出!明明是将死之人,却陡然爆发出无尽的恨意!

    她恨,恨自己瞎了双眼看不清谁是良人!恨遭人欺凌自己无力反抗!恨此生愚善至极!

    滔天的恨意无处可泄!

    若有来生,她必要杀尽天下负她之人!

    若有来生,她定负尽天下也不允任何人再负她半分!

  • 第2章 两位姐姐,送上门找死吗?

    三月的春光极明艳,外面的桃花开成花海,一眼望过去连成云朵一般漫上了天际,几只燕子“啾啾”着穿过花海落在窗前,欢快地鸣叫着。

    屋内却传出呜咽之声:“小姐你快醒醒,小姐……”

    床上的女子黑发及腰,紧闭的双目陡然睁开!

    “小姐,小姐你醒了?小姐你吓死奴婢了。”鹊应脸上还挂着泪痕,眨巴着眼全是担忧。

    “鹊……鹊应?”齐倾墨不敢置信地看着眼前娇小柔弱的丫头,难道……她没死?

    “奴婢在,小姐你渴不渴,奴婢帮您倒水喝。”鹊应说着便跑去一边的桌子,拎着一把少了一只耳的茶壶,倒了些茶水进缺了口的杯子里。

    齐倾墨环顾四周,怎么会回到这里?这里是她嫁进太子府之前住的耳房,嫡母一向不喜她,家中姐妹兄长们也欺负她,将她赶来这破破烂烂的耳房住,只有一个小丫头鹊应对她忠心耿耿,后来还随她去了太子府。

    又看了看了鹊应,怎么年纪小了这么多,倒像是……六年前才刚十五岁的她。

    “小姐,来喝口水吧。”鹊应来不及擦去脸上的泪痕,小心的将茶杯没有缺口的一边递到齐倾墨嘴边。

    “太子呢?我们被太子赶回来了吗?”齐倾墨没有去喝水,反而问道。

    “太子?什么太子?小姐你怎么了,是不是发烧了要不要请大夫啊?”鹊应见齐倾墨满嘴胡话不由得又担心起来。

    齐倾墨目光猛地一亮,难道刚才她的猜测是真的?她没有死,她回到了六年前!

    上天垂怜!给了她一个机会可以报往世之仇!

    一边低头垂着眸子喝着鹊应递过来的茶水,一边平复着心中巨大的震憾与感概,她没有死,这就够了。今生只要有一息尚存,便不会放过前世所有害过她的人!她如今是厉鬼复生,只为寻仇而来!

    “小姐,你还好吧?”见齐倾墨一直不说话,鹊应担心地问道。

    “鹊应,这些年苦了你了。”齐倾墨抬头伸出手擦掉鹊应脸上的眼泪,这个丫头自十二岁起便跟着自己,吃的苦头受的罪,数不胜数。此时想起不由得万种感概,越发怜惜。

    鹊应一惊,总觉得眼前的小姐有些不一样了,连忙说道:“小姐,没事的,那二小姐只是心中郁闷找我们发发脾气,过了就好了,小姐不要往心里去。”

    她话音未落,耳房单薄的木门被人推开,刻薄尖锐的声音随之而来:“贱蹄子就是贱蹄子,装什么娇气!”

    霎时这个破落的屋子便照进了珠光宝气,她的二姐,她的好二姐齐倾月带着四姐齐倾水,率着一众丫头婆婆气势汹汹冲进来。二姐齐倾月身着粉衣长衫,媚眼如丝,肌肤莹白,是这丰城中难得的美人。四姐齐倾水珠钗满头,本是个年轻姑娘,却打扮得富丽堂皇反显老气。

    “你们要干什么?小姐才刚醒过来,你们不要欺负小姐!”鹊应吓得瑟瑟发抖,却挡在齐倾墨前面不肯让开半分。

    “你算是个什么东西,二姐说话有你插嘴的份吗?齐倾墨你个贱东西还不快滚出来!”齐倾水骂道,她是三夫人的女儿,三夫人娘家没什么权势,一直依附着大夫人,齐倾水更是一条好狗。

    齐倾墨心中暖流滑过,不管前世今生,鹊应总是对她不离不弃。

    而眼前这一屋子的女人,她若没有记错,是齐倾月又去平遥王府上找平遥王,却正好遇上了陈尚书的女儿陈婉之,她一边要在平遥王前面装得大度温柔,又要眼睁睁看着陈婉之媚态百出勾引平遥王发作不得,她气得半死,才回来找自己撒气!

    她们今日既然接撞上了,那便从她下手好了!自己后背上有些伤,可拜这几位好姐姐所赐!

    齐倾墨拍了拍鹊应的后背,示意她让开,袖子裹住那只茶杯在坚硬的床板上碰碎,缓缓起身。

热门话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