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上嗨小说网-免费小说,精彩小说,完结小说推荐-大明厂督、魏忠贤魏麒麟刘安小说

大明厂督

魏忠贤魏麒麟刘安小说

主角:魏忠贤,魏麒麟,刘安 标签:爽文、权谋、战争

大明天启三年,魏忠贤把持朝政,东林党人和魏忠贤针锋相对势不两立。而我则变成了魏忠贤的侄孙……本书是小说,不是史记!吹毛求疵的请绕行! 书友群:179189503可以和作者负距离亲密哟ps:书评貌似没法置顶,就只能在这里说一些相关的事情了——如果文中有错误地方,请大家及时指出,只要是书评我都会一一查看并且修改。ps2:一本小说的成长与读者的督促离不开。

小脚儿 状态:连载中

魏忠贤魏麒麟刘安小说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 第一章 穿越成魏忠贤侄孙

    “老爷!夫人!醒了,大少爷醒了!”

    刚刚从梨花木雕床上坐起身来的刘安一脸茫然地看着敞开的卧房房门,房门外梳着桃心髻,穿着交领短襦配襖裙的丫鬟月虹刚丢掉了给刘安洗脸用的铜盆,正扯着喉咙在大声叫喊着。

    月虹口里的“大少爷”自然就是刘安了,不过准确的说也不完全就是刘安。

    确切说法应该是灵魂叫刘安,但身体叫“魏麒麟”。

    刘安的灵魂在魏麒麟的体内已经呆了三天,这三天的时间里刘安已经完全融合了魏麒麟的灵魂。有关魏麒麟的一切,刘安都很清楚。

    刘安生前是北京中医大的大三学生,因为出车祸所以灵魂穿越到了四百年前的大明朝,这个名叫魏麒麟的年轻人体内。

    “大明天启三年九月十四,我刘安来了。从今天起,我不再是刘安,而是魏麒麟!”

    魏麒麟坐在床上自言自语了一番,他揉了揉脑袋,正在努力回忆自己昏迷前发生的一切。

    魏麒麟知道,之前的“魏麒麟”虽然是个弱智,但还没傻到会主动跳池塘自杀的地步。之所以会掉进国子监的池塘把小命丢掉,背后都有人怂恿。

    说严重点,这就是一场蓄意的谋杀。

    也许有人会想,谁好端端的会无聊到去谋杀一个弱智?没办法,谁叫魏麒麟他爹是魏良卿呢。

    魏良卿这个名字在大明史上虽然并不显赫,但魏良卿却有个了不得的叔叔——魏忠贤!

    没错,就是大明现如今的司礼秉笔太监兼东厂督主魏忠贤。

    “明天就是魏忠贤的五十六岁寿辰,他们想把我弄死,恐怕只是想给魏忠贤添点儿晦气吧?我也是有够可怜的,一条小命的价值只不过给人添点儿晦气而已。”

    魏麒麟摇头低叹间突然听见房外有密集的脚步声传来,他扭头往房门外一看,只见房外来了十几个人,为首的正是魏良卿和魏良卿的原配夫人魏韩氏。

    看清他们二人走进屋内,魏麒麟不由自主的就叫了一声:“爹,娘。”

    “诶,上苍保佑我的儿啊,你可算醒了,都快吓死娘了。”

    魏韩氏两步走到床边,直接一把将魏麒麟抱在了怀里。魏麒麟前世是个孤儿,从小在孤儿院长大,能进中医大学医也是通过自学考成人高考进去的。

    如今被魏韩氏这么激动的一抱,魏麒麟心里顿时生出浓浓的暖意。

    他忍不住安慰魏韩氏:“娘,您别担心孩儿,孩儿已经全好了。不仅身子好了,就连脑子都比以前好使了,不信的话娘你考考孩儿。”

    “脑子……比以前好使?”魏韩氏惊讶地看着魏麒麟,考校的事情先不提,就魏麒麟刚才这一番条理清晰的话,就不是以前的魏麒麟能说出来的。

    “老爷,你看咱们的孩儿他……”魏韩氏扭头看向魏良卿。

    魏良卿心里也是啧啧称奇,他光顾着高兴临时想要考校魏麒麟,倒不知道从何问起。魏良卿给身边的徐师爷使了个眼色,徐师爷立刻向前跨了一小步,先对魏麒麟抱拳做了一揖:“少爷,就让老夫出个上联给少爷练练手如何?”

    “师爷请。”魏麒麟从床上下来,站直身体还了一礼。仅这番举动便已经让魏良卿脸上生出狂喜之色了。

    徐师爷捻着颌下的山羊胡子想了想,然后念道:“寒冰不能断流水。”

    徐师爷这个上联并不算难,魏麒麟以前在中医大就曾经加入过对联协会,这种程度的对联自然难不倒他。

    不过徐师爷这上联的弦外之音倒是让魏麒麟觉得颇有意思,“寒冰不能断流水”,这不就是说再恶劣的环境也阻挡不了徐师爷的志向?

    魏麒麟想了想后答道:“枯木也会再逢春。”

    原本面带笑容古井无波的徐师爷听到魏麒麟这下联后眼睛顿时一亮,他有些激动地看着魏麒麟,突然他抱拳对魏麒麟做了一记长揖。

    “谢少爷鼓励,徐某定当努力。”

    房间内十几个人,除了魏麒麟他们这四个以外,其余都是魏良卿纳的妾。虽然长相不错,但大多也是不识字的。

    魏麒麟和徐师爷对的对子究竟如何,在场所有人里面只有魏麒麟和徐师爷自己知道。不过看徐师爷这番表现,众人也猜到魏麒麟肯定对的不错了。

    从小便是弱智的大儿子突然开了窍,最开心的自然就是魏良卿。魏良卿赶紧向徐师爷询问:“师爷,刚才麟儿对的怎么样?”

    徐师爷微微躬身回答:“回老爷,公子刚才所对之下联堪称完美,公子自幼便带有的顽疾,小人确信是已经全好了。并且公子现如今之聪慧,恐怕更胜普通人。”

    “哈哈哈……好!好啊!太好了!”魏良卿一连叫了三个好,颇为魁梧的身子笑着不断发抖。

    他伸手拍了拍魏麒麟的肩膀,笑着说道:“麟儿换衣服,随为父去给你叔公祝寿。你这脑袋恰好在你叔公大寿前一日开窍,这要是让你叔公知道了指不定得有多高兴呢。”

    魏良卿说完这话后直接带着魏韩氏他们离开了魏麒麟的房间,不一会儿月虹捧着一套全新的衣鞋裤袜走进房来。

    一看见魏麒麟,月虹就兴奋问道:“少爷,你真的已经全好了吗?脑子好使了?”

    刚刚还在努力装才子的魏麒麟此刻立即放松下来,他笑着点了点头道:“那当然,我昏迷时遇到了九天玄女,九天玄女说赐我一条慧根,让我从此聪明绝顶心想事成。现在你少爷我,可是被神选中的男人。”

    “慧根?”月虹听后一对美目立刻亮了起来,她兴奋地问道:“少爷,你那慧根在哪儿呢?能给我看看吗?”

    月虹这么一问,魏麒麟下意识就往自己裆部看了一眼。他此刻身上就穿着一身汗衫,所以裆部男性特征的轮廓比较明显。

    月虹本身也只是个十七岁的丫头,未经人事什么都不懂。

    她顺着魏麒麟的目光往下看去,整个人顿时惊呼起来:“啊!我看见了,少爷的慧根在这儿!”

    月虹说着就拉开魏麒麟的裤子往里看了一眼,魏麒麟大惊,整个人赶紧后退。

    他怔怔地看了月虹几秒钟,最终憋出了一句话:“你个女流氓!”

    魏麒麟把月虹赶出了他的房间,自己独立穿好了衣服。站在魏麒麟房外的月虹嘟着小嘴,嘴中一直嘟囔着:“少爷真小气,看一眼都不肯,人家还想摸摸呢。”

    刚刚穿好衣服拉开房门的魏麒麟恰好听见月虹这句话,他惊恐地看着月虹,虽然月虹明眸皓齿朱唇小巧,脸蛋和身材都是上上之选。但魏麒麟可没忘记,自己才十四岁啊。

    魏麒麟逃也似的远离了月虹,徒留小丫头一脸委屈地看着魏麒麟的背影远去。

    出了魏府大门,有三辆马车正停在路边。

    明朝的法例是文官坐轿,武官骑马。魏良卿是锦衣卫指挥佥事,属于正四品的武将。按规矩他出行是只能骑马的,现在乘马车已经算是打擦边球了。

    魏麒麟身为晚辈不能同魏良卿同坐一辆马车,赶车的马夫问了一句:“大少爷坐稳了吗?”

    魏麒麟回答:“行了。”

    马车开始缓缓走动起来。

    魏良卿的府邸离魏忠贤的府邸并不远,马车走了约一炷香的时间就到了。

    虽然魏忠贤的寿辰正期是明天,但一般送礼的都会选在今天送。能在正期送礼并坐下吃酒的,那至少得从四品往上的权贵才有资格。

    魏麒麟刚刚下马车和魏良卿站在一起,敞开的魏府大门内突然传出来一声尖锐地骂喊声:“这群酸儒竟敢羞辱杂家,杂家明天就去掀了他太学的学舍!扔出去!把这副对联扔出去!”

    “是你叔公的声音,一会儿进去后自己机灵点儿,千万别惹到你叔公明白吗?”魏良卿低声叮嘱魏麒麟。

    魏麒麟点头,“孩儿明白。”

    魏良卿颇为安慰地看了魏麒麟一眼,微微扬了下下巴示意魏麒麟跟他一起进去。

    跨过魏府大门,守门的门房下人原本是该高喊报名的,但因为魏忠贤在发怒所以没人敢吱声。

    魏麒麟远远的往院子中间看过去,他一眼就认出院子中间身穿绯色蟒袍,腰系玉带,头上梳着发髻插着宝石金簪的老人便是魏忠贤。

    魏忠贤虽然头发已经显露出不少灰白之色,但身材挺拔精悍,眼中精光内敛,面容红润健康,一看就知道身体状况不错。

    正所谓居移气养移体,魏忠贤眼下正值权势最滔天之际,所以魏麒麟隔老远就感受到了他身上有一股浑厚的威严气息。

    魏麒麟看着魏忠贤心里就在大喊:“大腿啊,这是俺的金大腿了。作威作福,欺男霸女就全靠他了。”

    魏麒麟心里正在呐喊的时候,站在魏忠贤身旁的一名布衣男子摇头道:“督主息怒,这副对联我们恐怕不能扔啊,扔了太学那群酸儒就会说我们小气,反而会嘲笑咱们。”

    “那当如何?让杂家把这副对联装裱好挂起来?”魏忠贤说着从布衣男子手中抢过那一副对联,甩手就扔在了地上。

    对联展开,魏麒麟扫了一眼。

    只见对联内容是:“国家将亡,为有妖孽;老而不死,终成贼人。”

    上联一个“为”谐音“魏”,下联一个“终”字谐音“忠”。很显然,这副对联就是冲着魏忠贤来的,还骂他是“妖孽”“贼人”。如此对联,也难怪魏忠贤想要扔了。

    不过那布衣男子也说的对,扔了就会显得小气,也会被嘲笑。

    正值布衣男子束手无策,魏忠贤又恼怒不已之时。魏麒麟突然发声道:“叔公,这副对联不要扔,咱们就把它裱起来,还贴在大门上!”

  • 第二章 魏麒麟的真实身份

    “哎哟喂,我的小祖宗,你这这说的是什么跟什么啊。”魏良卿一听魏麒麟这话顿时低声叫了起来。

    站在院子中间的魏忠贤扭头看过来,见是魏良卿和魏麒麟,他皱了皱眉后直接就把他们二人给无视掉了。

    这也难怪,毕竟魏麒麟以前是弱智嘛。弱智说的话,又是自家侄孙,魏忠贤自然不会为此生气。

    魏麒麟在自己被无视了,当下直接走过去捡起那副对联。

    他把对联放在院子中间摆来待客的八仙桌上,然后直接从一旁正在写“寿”字的府内师爷手里抢过毛笔。

    魏麒麟两幅对联的尾端各自改动了几个字,留意到魏麒麟此举的布衣男子看到魏麒麟的改动后忍不住“噫”了一声。紧接着他拍手道:“妙!大妙啊!”

    魏忠贤也往魏麒麟那边看了一眼,他原本就差点儿因为不识字没能做宫中的司礼秉笔,还是当今皇上特地恩旨破格才得以担当如此要职的。

    后来在宫里魏忠贤虽然也尽力学了一些字,但认识的也不多。

    魏忠贤看了布衣男子一眼,布衣男子赶紧为魏忠贤解释:“这位公子改动的真是太妙了,国家将亡,为有‘忠烈’;老而不死,终成‘人瑞’。

    督主为大明殚精竭力,可不正是忠臣烈士的典范吗?再说督主虽已过知天命的年纪,但却仍旧龙精虎猛精神奕奕,这正是人瑞之兆啊。”

    布衣男子这么一解释,魏忠贤脸上立刻露出了笑容,他扭头看向魏良卿,微微有些疑惑道:“良卿,这不是麟儿吗?杂家记得麟儿从小便有些愚笨,怎么今日……”

    魏良卿长舒了一口气,他见魏麒麟此番把魏忠贤给逗乐了,心里也是暗自兴奋。当今天下谁人不知,魏忠贤一句话比圣旨恐怕都还要管用许多。

    “托叔叔的福气,麒麟前几天坠了水,今天一大早醒过来脑子竟然变的聪慧了。想来是沾了叔叔寿辰的喜气,所以才有此转变。”

    “呵呵,这倒是个好兆头。来,麒麟过来杂家看看。”

    魏忠贤招了招手,魏麒麟赶紧走过来。到了魏忠贤跟前后,魏麒麟拱手行礼道:“麒麟祝叔公‘紫气东来膺五福,星辉南极耀三台’。”

    “好,好啊。愚笨了这么多年,你也总算是开窍了。身为我魏家的长子嫡孙,麟儿还需更加努力才是。”

    “谢叔公教诲,麒麟一定努力进学,争取能达到叔公成就之万一。”

    魏麒麟虽然人才十四,但身材提拔面容俊秀,论长相其实是很不错的。只不过以前太愚笨了,所以没能讨得魏忠贤喜欢。

    今日魏麒麟一上来就帮魏忠贤解决了一个难题,对谈时应对也十分得体,魏忠贤连连点头,看向魏麒麟的眼神也是颇带着几分欣赏之意。

    突然魏忠贤拍了拍手,一名满头白发的中年男子突然从远处飞身出来。男子在空中翻了三个跟头,然后稳稳地落在了魏忠贤身旁。

    魏麒麟一看眼睛都直了,心里一阵激动:“轻功!原来古代真的有轻功!”

    “属下第五杀,参见督主!”白发男子跪地行礼道。

    魏忠贤点了下头,然后淡淡地问道:“引麒麟跳下水塘的那几个人都抓住了吗?”

    “回督主引少爷跳下水塘的那几个人已经抓住了,包括他们的父母,现在都关押在咱们东厂的大狱里面。

    不过申时的时候,礼部尚书王从礼、吏部尚书赵南星已经联合内阁的五位阁老去了皇宫,看样子应该是准备面圣,参我们一本。”

    “哼!一群酸儒。平日里污蔑杂家,泼杂家的脏水,杂家一向没与他们一般见识。但是在杂家快要过寿的时候跟杂家玩儿这些下三滥的手段,害得杂家侄孙险些丧命,杂家岂能轻饶了他们?杀了,全部杀了,一个不留!”

    “是!”第五杀领命以后立刻准备离去,不过此时魏忠贤身旁那布衣男子和魏麒麟同时叫了一声:“等等!”

    布衣男子看了魏麒麟一眼,魏麒麟微微点了下头,意思是让布衣男子先说。

    布衣男子笑了笑,然后这才对魏忠贤行礼道:“督主,现在麒麟少爷也醒来了,还因祸得福,要不我们就暂且饶那几人一命吧。若是督主真把他们杀了,即便皇上有意回护督主,恐怕到时候群臣激愤,督主也会不胜其扰。”

    “叔公,先生所言极是。”魏麒麟开口:“叔公,孩儿希望你能放了那几个引孩儿坠水的人。毕竟这些都只是我们年轻一辈人的事,叔公要是插手,恐怕会损了叔公的威名。”

    “可是叔公要是不插手,你这委屈不是白受了吗?”魏忠贤饶有兴趣地看着魏麒麟问。

    魏麒麟微微一笑,道:“放心吧叔公,现在麒麟病已经全好了。以往麒麟被欠下的公道,麒麟一定会加倍让他们偿还回来。”

    “哈哈哈……好!这话听上去像我魏家的爷们儿!行,这件事叔公就让你自己做主了。走,随叔公一起到内堂用膳,今日就留宿叔公家暂时别回了!”

    魏忠贤大笑着,拉着魏麒麟的手就往内堂走。魏良卿跟在后面,看着魏麒麟和魏忠贤的背影眼中出现一丝沉思,也不知道魏良卿究竟在想什么。

    子时中。也就是深夜十二点。这个时辰在五行里面属水,而眼下正值深秋,也的确是夜凉如水。

    魏忠贤拉着魏麒麟在聊天,而魏良卿却偷偷出了魏忠贤的府邸。原本以他的身份进入魏府大可从大门随意进出,但魏良卿却是选择用轻功翻过魏府屋檐,从魏府后巷离开的。

    离开魏府后魏良卿一路来到了京师有名的妓院百花楼,魏良卿没有走正门,而是绕到后门走了进去。

    百花楼后门进去是百花楼的后院,后院有一栋独立的别院,平日里并没有外人进出。

    魏良卿靠近那栋别院时立刻有五名黑衣男子闪身出来拦在他身前,五人看清楚是魏良卿后赶紧单膝跪地行礼:“属下参见魏大人。”

    魏良卿点头,问道:“柳妃娘娘睡下了吗?”

    “娘娘还未就寝,请大人稍候,属下立刻前去禀报。”

    “嗯。”魏良卿点头。

    不一会儿,前去禀报的黑衣男子跑出来,伸手指向别院内对魏良卿道:“魏大人,娘娘有请。”

    魏良卿点头,然后独自一人走进别院。

    别院的正门是虚掩着的,里面有微弱的烛光映射出来。

    魏良卿推开门走进去,第一眼看见的就是一名青衣中年女子。女子虽然素面朝天未施半点粉黛,但容貌依旧堪称绝色,身上还天然带着一股贵气。

    能有如此容貌气质的自然不是凡人,她就是先帝朱常洛在世时最宠爱的柳妃。之所以如今得藏身在这百花楼中,只是因为当年先帝朱常洛仍是太子之时有意立柳妃为太子妃。同为先帝宠妃的李康妃命人秘密杀害柳妃。

    当时这件事李康妃交给了魏忠贤处理,魏忠贤则委命给了侄子魏良卿。结果没想到魏良卿在柳妃的苦苦哀求之下动了恻隐之心,所以不仅留下了柳妃,还收养了柳妃肚子里的孩子——魏麒麟。

    魏良卿一见到柳妃就兴奋地说道:“柳妃,好消息,天大的好消息!”

    魏良卿和柳妃一阵交谈过后,柳妃激动地抓着桌子角,她脸上留着泪,口中不停说道:“好啊,好啊,真是太好了。麟儿那痴傻之病总算是全好了,真是太好了!”

    “恭喜柳妃,皇子此次虽然受了劫难,但总算是因祸得福。这全靠先帝隆恩庇佑,方有此报啊。”魏良卿道。

    柳妃抬头看向魏良卿:“魏大人,这些年真是委屈你了。替我养着儿子,还照顾着我。你的大恩大德,我只能来世做牛做马以当回报了。”

    “娘娘言重了,臣只觉荣幸,从未觉得委屈。只是苦了皇子殿下,千金之子竟得屈身做臣的儿子……”说到这里,魏良卿摇了摇头,然后抬头看向柳妃问道。“娘娘,皇子殿下的病既然已经痊愈,那是不是把真相告诉给他知晓?”

    “万万不可。”柳妃一口回绝,“李康妃当年是为了替当今皇上争皇位才迫害我母子的,你叔叔魏公公还是经手之人,如果这件事捅出去,皇上和魏公公都不会放过我们。还请魏大人继续为此事保密,就让麟儿继续做你的儿子吧。”

    “是!”魏良卿抱拳行礼道。

热门话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