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上嗨小说网-免费小说,精彩小说,完结小说推荐-腹黑老公太危险、颜凝语沈醇杜雨生小说

腹黑老公太危险

颜凝语沈醇杜雨生小说

主角:颜凝语,沈醇,杜雨生, 标签:暧昧、苦恋暗、总裁、轻松、

朋友?那么,怎么样,喜欢她送的新婚贺礼吗?大闹男友和闺蜜的婚礼,她潇洒离开,却不料爷爷定了门亲事,美曰其名要管管她!不答应,说什么都不答应!可是,这个老公好像有点帅……什么?他也不想娶她的?那正好!然而,一朝归来,她的家庭发生翻天覆地的变化,看见故作坚强的她慢慢流露脆弱,他竟然也会心软心疼?好,既然你们想玩,那我颜凝语奉陪到底!最后的最后,是她丢心丢人失去任何,还是重回巅峰抱的帅哥归?

凉夏已尽 状态:完结

颜凝语沈醇杜雨生小说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 第一章 喜欢这样的祝福吗

    夜深,微风轻拂,有一丝凉意,街道上的人三三两两。

    橙黄的灯光映照在帝都酒店大门口前面地上的鲜花爆竹,看起来喜气洋洋的。

    显然是白天有人在这里摆了喜宴。

    “嘭——”

    一名穿着红色连衣裙身材高挑又苗条的女人从一辆宾利上走了下来,重重关上了车门。

    随后,三名西装男一同下了车。

    颜凝语化着精致的妆容,烈焰红唇,微卷的长发,整个人看起来美的动人心魄却又不失气质。

    自信又张扬,充满魅力。

    她微勾着嘴角,朝酒店大门口走去。

    路过见着她的人纷纷忍不住倒吸一口气,简直太美了!

    颜凝语先是去了前台,然后径直走进电梯,想也没有想就按下了九层。

    “叮——”的一声,到了。

    比起大门口,这里装饰的更是气派与喜庆,到处都是红艳艳的,象征着幸福的颜色。

    可是在颜凝语看来,却只觉得格外的刺眼。

    深吸一口气,她抬起脚,向里面走去。

    “哒哒哒——”高跟鞋在地面上碰出清脆的声音。

    “这位小姐,你不能进去。”

    她才走到门口,就被两个面无表情的保镖给拦住了。

    她侧眸,微微蹙眉,动了动娇艳的双唇:“嗯?为什么?”

    “今天这里一整层都被杜家包了,麻烦你离开。”想了想,保镖又添了一句,“要是想住这家酒店,可以去别层的别个房间,不过,你身后的西装男……”

    边说着,边朝她身后看了看。

    “哦,这样子啊。”颜凝语眨了眨眼睛,一副无辜又天真的模样,“那如果,我一定要进去呢?”

    两名保镖不自觉在心中暗叹,这个女人真是生的美,比起今天的新娘都是有过之而无不及的。

    “没有……”

    保镖的话还没有说完,就在下一秒,三名西装男自觉地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大夸向前一步,动作迅速地将两名保镖给打晕了,然后顺势拖到一旁,不让人轻易发现。

    整个动作一气呵成,干脆又利落。

    颜凝语轻轻瞥了他们一眼,挑了挑眉头,随后再没有任何阻碍地朝最里面的总统套房走去。

    站定在门口,她吹了吹刘海,勾唇一笑,掏出刚刚从前台连哄带骗得来的房卡,放在感应器上。

    “滴——”的一声,房锁自动打开。

    “嗯……不要碰那里啦,哎呀,讨厌……啊……咯咯……”

    从门缝中漏出一阵细弱的呻吟声与娇笑声。

    “你这个迷人的小妖精……”

    男人的声音里面充满了愉悦与兴奋。

    显然里面的两个人正玩的欢快。

    颜凝语眯着眼睛,不过几秒功夫,便直接一把将门给推了开来。

    房内躺在床上的两个人听见声响,立刻转过头来朝这边看。

    见到来人,两个人的神情一僵,随后变得五颜六色的很精彩。

    有惊恐,有害怕,有……

    经典的男上女下。

    只是,下一秒,杜雨生下意识地就起了身,没有再继续下去。

    “哟呵,不好意思啊,好像来的很不是时候,打扰了你们的好事?”颜凝语扯了扯嘴角,轻轻一笑,双手交叉抱胸,就这么定定站着,丝毫没有回避的意思。

    房间内的气氛一时间有些尴尬起来。

    夏溪媛连忙将被子裹住光裸的身体,紧紧咬着下唇,目光直勾勾地盯着门口的女人,一脸的不知所措与愧疚。

    楚楚可怜的模样,着实惹人怜惜。

    她想了想,下了床,走过去,想要抓住颜凝语的手,无辜轻声问道:“凝语,怎么了?你这是说的什么话……”

    颜凝语反应很快地侧过身子,躲掉了触碰,后退一步,冷笑着打断道:“别碰我,贱货!”

    杜雨生这个时候也回过了神来,同样裸着的他一副欲言又止的模样,“小语……”

    “不好意思,杜先生,我们现在似乎没有这么熟到你可以这么喊我的吧?”颜凝语的目光转向他,没有一点儿退缩,满眼的冷漠,“当你做出这个选择,你就应该要想到会有今天这种时刻!既然你觉得你的前途比较重要,那我们之间就已经没有一星半点的关系了,麻烦你以后叫我颜小姐,可以吗?”

    面对这样的质问,杜雨生动了动嘴,终究还是什么都没有说出口,叹了一口气,脸色很不好看,低垂下眼眸,神情黯淡。

    他的双拳死死握住,越收越紧。

    就在这个时候,听见动静的夏母和一众客人都赶了过来。

    夏母一见到颜凝语就咬牙切齿,从人群中冲到她面前,指着她的鼻子,恶狠狠道:“颜凝语?你怎么会在这里?”

    “妈,你别这样……”夏溪媛弱弱地想要拉回夏母的手。

    夏母一把抽了出来,扑过去重重推了推颜凝语,骂道:“你这个不要脸的女人,你来这里干什么?这里不欢迎你这个小三!三番两次挑拨我女儿和女婿的感情,今天是新婚之夜你竟然还要来破坏?你还是不是人?有没有一点良知?”

    颜凝语踉跄了一下,险些没有站稳,她昂高了脑袋,丝毫没有畏惧。

    “嘿,那个女人是谁啊?长得倒是挺漂亮的。”年轻的男客人忍不住和身旁人交头接耳,目光直勾勾地打量,一脸的兴奋。

    “漂亮有什么用?”有人嗤笑一声,回答,“还不是一个小三!”

    “之前说的对杜雨生死缠烂打的女人就是她?明知道杜雨生已经有女朋友夏溪媛了,还一直勾引他的那个小三?”男人惊呼道,随即满眼的鄙夷。

    “是啊,所以说,漂亮有什么用?还不是一个光有外表,内心却丑恶的女人?人品不端正,长得再怎么天使都没用!”

    客人们窃窃私语,对颜凝语指指点点。

    其实说话的声音不大不小,她刚好能够听得到个大概。

    可是,她的面上却没有表现出任何的异常,就像是没有听到一般,冷眼旁观这一切。

    勉强穿戴好的夏溪媛从卫生间走出来,站定在颜凝语的面前,脸色苍白,轻轻咬了咬下唇,柔弱道:“凝语,过去的事情就让它过去吧,就当作没发生,我希望你可以在今天这个好日子里祝福我和雨生。”

    看起来很真心诚意。

    颜凝语的目光牢牢锁在她的脸上,抓不住一丝的破绽,突然,她勾起嘴角一笑,满是轻蔑。

    紧接着,在众目睽睽之下,扬起手,狠狠地给了夏溪媛一巴掌。

    “啪——”

    夏溪媛的左边脸颊瞬间浮现出一个清晰的巴掌印。

    没有人料到,所有人都愣住了。

    沉默,仿佛连空气都安静了下来一般。

    “这就是我对你们的祝福,怎么样?喜欢吗?”颜凝语冷笑一声,吹了吹自己有些发麻了的手掌。

  • 第二章 找个人来管管你

    夏溪媛咬紧了唇齿,眼眶通红,明明想哭却又坚强地忍耐着,小脸惨白惨白的,定定站着,一只手捂着脸颊。

    十足的可怜兮兮,真是我见犹怜。

    “凝语,你……”

    “我可是真心祝福你们呢。”颜凝语弯起嘴角,双眸中不带一点儿温度,兀地一凝,“毕竟,婊子配狗,天长地久!”

    周围已经有人反应过来,神色间带着愤怒,小声指责着颜凝语,众人对她越来越厌恶。

    她却一点儿也不在意,依旧笑的张扬且讽刺。

    “小……小语,”杜雨生犹豫了一会儿,还是习惯地喊了出来,“你……是不是有点儿过分了?”

    他神情为难地看了一眼自己的新婚妻子,顿时有几分心疼,忍不住就想要上前。

    可是还没有走到颜凝语的跟前,他就被她身后带来的三个西装男给牢牢挡住了,不再让靠近一步。

    “杜雨生,我告诉你,现在是我不要你了,你给我记清楚!”颜凝语笑的风轻云淡,随后将目光转向一旁的夏溪媛,“你也不过是一个接盘侠而已,接收我不要的垃圾!”

    夏溪媛的脸色变了变,柔弱出声:“凝语,你别这么说……”

    “好了,那就……再见。”颜凝语转身,朝门外走去,“再也不见。”

    语罢,大摇大摆地离开了。

    周围的人在西装男的威慑下,没有人敢阻拦她,就连夏母,骂骂咧咧的,却始终没有追上来。

    电梯的门慢慢关上,所有的吵杂谩骂都被隔开在了外面,一瞬间安静了下来。

    颜凝语弯起的嘴角一点点下垂,脸色一点点的变苍白。

    她靠在墙上,浑身像是彻底失去了力气一般,渐渐滑落下来。

    心好痛……

    “战斗”结束,失去了继续坚强的理由与支撑,她剩下的只有满满的脆弱。

    明明说好的不在意了,不喜欢了,可是,为什么脑海中不停回放着刚进房间所看到的那一幕?

    心里就像是被什么给堵着了似的,上不来下不去,难受的很。

    她蹲在电梯里,双手抱着膝盖,将脑袋埋进去,终于是再也忍不住地泣不成声。

    她还记得曾经对杜雨生说过,如果他的新娘不是她,她一定会来闹婚礼。

    那个时候,杜雨生宠溺地摸着她的头发回答,“那我就抛弃新娘跟你走。”

    现在,她闹了他的新婚之夜,他却没有和她走。

    真的是讽刺。

    她的爷爷是退休军长,爸爸是商界巨贾,但门风正直,在她大学毕业的时候就说过不会为了她走后门,只同意杜雨生在公司一步步历练。

    然而,没想到,才过一个星期不到,杜雨生就和夏家大小姐夏溪媛搅在了一起。

    就因为他那所谓的仕途,所以要抛弃她吗?更是任由夏溪媛抹黑她,称她是蛇蝎心肠的小三!

    呵,最后一次了……她颜凝语最后一次为这个男人流眼泪。

    她从来都是一个拿得起放得下的人,这种男人,不值得她浪费情绪!

    在回去的路上,迎面走过来一个穿着黑色风衣的男人,面容姣好,神情冷峻。

    颜凝语只看了一眼,就愣住了。

    所谓惊鸿一瞥,大概就是如此。

    ……

    颜凝语到家的时候已经不早了,整个屋子静悄悄的,她也没有打算开灯,踮着脚尖就蹑手蹑脚地朝房间走去。

    就在她的脚刚踏上楼梯的时候,客厅的灯一下子就亮了起来。

    明晃晃的,有几分刺眼。

    “这么晚才回来?去哪里了?”颜爷爷坐在沙发上,声音严肃,目视前方。

    颜凝语身子一僵,心中暗叫不好。

    她还以为爷爷不在,可以蒙混过这一关,没想到……

    连忙扬起笑脸转过身,硬着头皮走过去。

    “爷爷,没去哪儿,就是……出去玩了玩。”她信口编了一个理由,笑嘻嘻地回答。

    “不要以为我不知道你去干什么了。”颜爷爷瞥了她一眼,皱着眉头,拄着的拐杖重重敲了几下地板,提高了音量愤怒道,“上次夏家小姐流产的事情,大家都说是你害的!瞧瞧你干的好事!人家只是碍着我和你父亲的身份才没有在明面上说出来,其实早就在圈子中流传开了!真是丢我们颜家的脸!”

    他的双眸中渐渐涌现出一股担心,却又转瞬隐藏了起来,只剩下神情中满满的恨铁不成钢。

    颜凝语撇了撇嘴,想要解释,“那个女人流产和我有什么关系?根本就是她自己……”

    “好了,你也别再狡辩了。”颜爷爷挥了挥手,打断道,“就你这性子,哪一天我和你父亲不在了,迟早会出事!”

    一听这话,颜凝语连忙坐了下来,挽着自家爷爷的手臂,脑袋靠过去,笑吟吟道:“爷爷,您消消气,别说胡话了,你和我爸了都是长命百岁的主儿!”

    “你啊!”颜爷爷无奈地叹了一口气,随后又道,“做事不知道分寸,你也老大不小了,是时候找个人来管管你了,你现在这个样子,都快嫁不出去了。”

    “爷爷,我有点儿听不太懂你说的是什么意思。”颜凝语一愣,抬起眼眸莫名其妙地看着自家爷爷,“再说了,嫁不出去就不嫁了呗,我就一辈子陪在爷爷您和爸妈身边。”

    颜爷爷哼了一声,也不多理会,直接喊来管家,下了命令,“派人帮小姐好好收拾收拾打扮打扮。”

    “是。”管家得了命令,恭敬地低着头便转身去安排了。

    颜凝语愈发的古怪,“爷爷,这大晚上的,都可以去睡觉了,还打扮什么?”

    “一会儿,你和我一起去参加一个宴会。”颜爷爷抿紧了唇齿,说出的是命令,而不是询问。

    岁月在他的脸上留下了皱纹与沧桑,同样还有睿智与威严。

    宴会?

    颜凝语只觉得有几分奇怪,具体哪里,却又怎么都说不上来。

    她想了想,打了个哈哈,摇头拒绝,“爷爷,我很累了,想去睡觉,这宴会啊,您还是自个儿一个人去吧!”

    说着,就起身要朝楼上走去。

    颜爷爷朝旁边的人使了一个眼色,手下立刻就明白是什么意思,点了点头,几人上前便生生架住了颜凝语的两只胳膊,将她强行带走。

    “喂,你们干什么?”颜凝语惊声大呼,不停晃动着身子挣扎,却是徒劳无功。

    很快,她就被丢进一个房间,而里面早就有了好几个顶级化妆师等待着……

热门话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