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上嗨小说网-免费小说,精彩小说,完结小说推荐-盛世女匪、湄小鱼朱陵川小说

盛世女匪

湄小鱼朱陵川小说

主角:湄小鱼,朱陵川 标签:历史 幽默 女强

盛世女匪

一点点 状态:连载中

手机阅读全文

1、微信搜索: i163wx
2、关注公众号
3、回复:盛世女匪

湄小鱼朱陵川小说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 第一章 后山遭袭

    建文末年,中原山匪横行,尤以湄山最甚。湄山山林茂密,沟壑众多,易守难攻,虽处于中原西南,位置偏僻,却因为独特的地理环境而十分富饶。有传言说当年元顺帝逃亡之时,曾将元朝半数的宝藏藏在了这茫茫大山之中。

    白雪苍茫的官道上,一个衣衫褴褛的老人和一个裹着大大红花棉袄的女孩子一前一后地走着。老人的头发胡子雪白雪白,不知是毛发本来的颜色,还是被雪染成的。他似乎一点都不怕冷,一点没有蜷缩之态。

    “小鱼,我跟你说的可都记清楚了?”老人嘴边吐出一团白气。

    “知道了。回去跟长老们说,玉匣子是我打开的,我就是下一任寨主。”叫做小鱼的孩子头也不抬,只不耐烦的说完便如释重负。

    老人无奈地摇了摇头。忽然,他停了下来,看了眼灰蒙蒙的天空。

    小鱼撞到老人身上,摸了摸头,道:“义父,你怎么又停下了,不是说好天黑前要回去寨子里的嘛。”

    老人蹲下身,一只手捧着孩子圆圆的脸蛋,另一只手掏出怀里一块青鱼玉佩,道:“小鱼,这玉佩你拿好。”

    小鱼看着玉佩不敢接。老人便将它塞到小鱼的怀里。道:“这里离白风寨已经不远了,小鱼,义父不能陪你回去了。”

    小鱼一听便“哇”地一声哭了出来。

    老人眼中露出不忍,却是一闪而逝。生气地直起身,居高临下地看着小鱼,看着像是一尊肃穆的雕塑。

    “小鱼,从今往后你就是白风寨的寨主。记住,白风寨虽然是匪,但绝不许伤害无辜之人。不求大富大贵,只求能存在于湄山。听清楚了吗?”

    小鱼一边哭着一边点头。“义父你要去哪儿?”

    “我要去……”老人神色暗淡下来,顿了顿道:“你只当我已经死了吧。”

    “小鱼,活下去。”老人说完这最后一句,随即转身离去,消失在茫茫雪海之中。

    整条大路上只剩下小鱼一人,积雪已是到她小腿深了。小鱼扭头看着老人消失的方向,抿着嘴终是没再流泪。

    她掏出怀中的玉佩看了看,是一条青鱼的形状,大小不过她的手掌心一般。她捏紧了玉佩,转身跑进了雪海之中……

    靖难之役后,永乐帝朱棣登基,天下初定,然粮仓有空虚,国力不稳。这时,京城的坊间开始流传一句诗,原文是“湄水青鱼跃,粼粼乾坤动”。大家都说是西南的湄山有变,怕是这大明江山将有异动了。这诗虽写得不甚好,然流传甚广,传着传着就进了皇宫。朱棣震怒,说那湄山不就是有一群未来得及料理的山匪么,怎么就影响了他的江山!盛怒之下,朱棣决定收复湄山,为朝廷所用。

    然收复湄山之路甚是困难。当时全国上下百废待兴,朱棣实在是抽不出兵力大肆讨伐山匪,而湄山周边各府都对湄山白风寨忌惮无比。一时间凡是收到朝廷圣旨的府衙,都开始接二连三地上奏折大倒苦水。眼看着一年一年拖下去,朱棣怒了,问:堂堂大国,竟然连一山之匪都奈何不得么!这时,二皇子站了出来,向他举荐了隐龙城的燕归庄。燕归庄虽不是朝廷中人,但上几代与朝廷都颇有渊源,虽到了这代力量式微,但对付湄山绰绰有余。朱棣心想:没想到我大明边陲还有这么个力量,此时不用更待何时。便直接命二皇子接手此事。二皇子心中也有自己的小算盘:自己在父皇面前也算得宠,可是太子偏偏是他那个呆头呆脑的大哥。这叫他很不甘心。几个月前,他从仆从那里听闻一桩密事,说是湄山之中隐藏着前朝金库,他本是当做一桩奇闻密事来听,紧接着却在前朝官员家中抄出了一道秘信,说的正是此事。他心想大概那句“湄水青鱼跃,粼粼乾坤动”说的就是这座金库了,而他自己的字里当真也有个“青”字,可不是命中注定他乃天下之主。于是,二皇子立刻杀了那个仆从,派了亲信去往湄山。而燕归庄的秘密也在他的掌握之中。

    千里之外,湄山皓月峰也就是白风寨的大堂,正上演着一场如火如荼的批斗大会。一个赤膊的彪形大汉跪在大堂中央,他的身后还跪着十几个同样赤膊的男人。

    大堂上首坐的是一个穿着黑色男装的女人,一头乌黑的头发简单地用黑色布条束成马尾,露出光洁白皙的额头和精致秀气的五官,尤其是一双灿若繁星的眼睛,叫人见之忘俗。腰间银色的腰带恰到好处地衬出一番尊贵之气。她挥了挥手,竟是女人中难见的潇洒之态,平静的脸上捉摸不到情绪。“有什么话就说吧。”

    男人痛心疾首道:“寨主,这次是我铁风的责任,我铁风一人承担!”

    湄小鱼眼神暗了暗,很明显她想听的不是这种话,她摇头道:“铁风,你应该知道朝廷的意图,据山下的探子来报,不出十日朝廷就会对我们有所动作。我本打算趁着那些条子来之前再搞一把,让弟兄们安心守家。现在被你这么一弄,大家都躲起来了,还能抢到什么?!你让我怎么跟兄弟们交代!”

    铁风心想:虽然这次是手下的弟兄算错了时辰,但是兄弟是自己的兄弟,是自己调教出来的人,出了岔子没有自己避开的道理。思来想去,只道:“寨主,铁风惹的祸铁风自己收拾,两日之内,我铁风一定弄回个肥肉票来!”

    湄小鱼唇角弯起一丝不易察觉的弧度,她正想听这话。最近风声四起,朝廷和当地官府双重施压,寨子里面的人轻易不敢出门。这次好不容易有机会下山,本打算干上一票大的就叫兄弟们收山,没想到却因为信号放早了的疏忽失去了时机。白风寨库存本就不多,这样下去早晚坐吃山空。

    “好,我便给你两日,然两日之后你若不能,那又如何?”

    铁风忙道:“那铁风便自行下山自首,再与白风寨无关!”

    后面跪着的人也齐齐喊道:“我等愿与铁风一同前去!”

    这是少有的团结,湄小鱼正心中暗喜,忽然听见外面一阵喧嚣,接着不少人慌慌张张跑到了门前,俨然乱成了一锅粥。昏暗之中似有火光,这在白风寨绝非常事。

    “怎么回事!”湄小鱼皱了皱眉头,莫不是朝廷打过来了!

    门外一人来报:“不好了,寨主。有人偷袭后山!”

    “什么?!”众人大惊,白风寨立寨十数年,还从未发生这样的事情。早知道后山,那可是悬崖!

    湄小鱼忙起身道:“走,去看看!”

    众人来到后山,只见原本安置肉票的地方大部分房屋已经被烧毁,“噼噼啪啪”的声音十分刺耳,一股焦味十分刺鼻。这里依着悬崖而建,本是十分安稳,没想到有人这么大本事。

    “今夜管事的是谁?”

    “回寨主的话,是老十五。”

    人群中应声走出一个灰头土脸的矮小男人来。他扑通一声跪倒在湄小鱼跟前,痛哭流涕:“寨主!寨主!老十五罪该万死啊!”

    湄小鱼闻见他身上一股酒味,料定他定是喝多了酒疏于照看,她早已下令当差不许喝酒,喝酒必罚,没想到他却敢当耳旁风!“现在我先不问是谁的罪过,你老老实实把事情经过说出来。”

    “回寨主的话,今日天气阴沉,老十五腰腿泛酸,便寻思着喝两口酒暖暖身子。寨主您知道这里向来安全,老十五也没多想。只记得有个面生的肉票,很是亲切,他自酿的那酒那叫一个香,老十五贪杯,醒来之后就这样了!寨主、寨主,老十五罪该万死啊!”

    这时,白风寨老账簿白老五拿了账本过来了。白老五年约五十,长得一副读书人的模样,鹤发满头,白胡飘飘,穿得干干净净,看起来跟山匪一点搭不上边。当初老寨主嫌弃他手无缚鸡之力,就让他当了白风寨的管家,几十年如一日,白风寨这些家底没有人比他更清楚的。

    他从容道:“禀寨主,此次损失了三十四名肉票、十六间草房、桌椅板凳若干。老五还查出损失的肉票皆是山下隐龙城人。那些寨子里的肉票啊,一个没少。”

    湄小鱼听着顿感奇怪,怎么走的都是隐龙城的。便道:“把剩下的肉票给我带过来审问。”

  • 第二章 下山

    底下人忙去把剩下的人都带过来,顿时一群女人孩子都过来了,他们名义上是白风寨的肉票,但是一直以来湄小鱼仁慈,倒也没亏待他们,有几个人还长得十分丰腴。

    “拜见寨主。”

    “拜见寨主。”

    ……

    湄小鱼背对着他们:“我白风寨发生的事情呢你们也都知道了。不过几十个肉票而已,我湄小鱼还不放在心上。只是这事情有关脸面,我湄小鱼为人你们都知道,你们若是招供呢,往后还有你们一口饭吃。若是包庇呢……哼哼。”湄小鱼一指悬崖。

    “寨主息怒,寨主息怒,这事情跟我们没有关系啊!您看他们走了却把我们都剩下了……”肉票们七嘴八舌道。

    铁风喝道:“知情不报,就是死罪!”

    肉票们一听死罪,脸色立刻苍白起来。被周围明晃晃的火把、废墟那么一衬托,顿时感觉此地如同地狱一般。“我们只知道是那隐龙城来的人干的。他们不知何时偷偷了无数编织藤条竹篮,昨日还是小梅子发现了那些罪证,可是我们想去报告的时候已经晚了啊。他们平日里话都不跟我们说,临走还想烧死我们!”

    湄小鱼冷笑道:“怕是你们想一起走,人家不带你们吧。”

    铁风凑到湄小鱼跟前,轻声道:“寨主,现在该怎么办?”

    湄小鱼攥紧拳头,没想到在这种时候还吃了这么大个闷亏,难道真是天要亡她白风寨不成。“众人听令,今日起,全寨进入紧急状态。铁风你带着二十弟兄下山,一来添置肉票,二来给我查清楚到底是谁干的好事!”

    “领命!”

    白老五道:“寨主,这些烧毁的房屋可要重建?还有老十五……”

    湄小鱼淡淡道:“现在不过十月份,冻不死人,先凑合住。至于老十五……”湄小鱼低头看了一眼,只见老十五的头快埋到地上了:“万死就不必了。老十五。”

    “老十五在!”

    “现在起,这些肉票暂时有你安置,若是再损失一个,或者又多出了什么东西……”

    “老十五提头见您!”老十五忙磕头谢恩,要是在两年前,他早已身首异处。比起老寨主,湄小鱼确实仁慈得多啊……

    “明白就好。”湄小鱼甩下一句话,负手而去。

    顿时众人也就散了,白老五将吓得瘫软的老十五拖起来,叹气道:“叫你别喝酒不听,现在出事了吧,亏得寨主今日没真开刀。”

    老十五看了眼湄小鱼离开的方向,嘴里念了句“阿弥陀佛”,后道:“她这是在给东长老面子。走,赶紧走!”说着忙拉着白老五离开了……

    “寨主,吃晚饭了!”

    峰顶小院门外,丫头小红已经将饭菜端了来。不出门吃晚饭是湄小鱼向来的规矩,天已经黑透了。

    湄小鱼开门接过饭菜,只见不过一叠炒鸡蛋,一碗白饭罢了。她身为寨主厨房也只安排这些,可见白风寨已是没粮了。刚想转身又想起了什么。“小红,去通知东南西北四大长老,明天早上大堂开会。”缺粮再加上朝廷,她得想个万全的法子才好。

    小红犹豫了一会儿,似有话说。湄小鱼见她呆着不走,便问了。

    小红道:“我听说铁风他们打算去劫隐龙城的燕归庄。燕归庄虽然富庶,可是……”

    “可是他家也是武林大户,又是朝廷的人,你怕铁风吃亏是吧。”小红的心思都写在脸上,一眼就能让人看出来。

    小红被一语道破,顿时羞得脸红起来,又怕湄小鱼看到笑话,忙低头道:“小红是怕他赔了夫人又折兵,到时候丢了寨主您的脸面。”

    湄小鱼心中好笑,这丫头喜欢铁风也不是一日两日了,真当她不知道呢,还非得扯上她。看小红双颊泛红,清秀的小脸还真是我见犹怜。

    “铁风么本寨主自会安排,你先去吧。”

    打发小红走后,湄小鱼不禁仔细思考起燕归庄的事情来。燕归庄原也是白风寨不敢碰的大户。白风寨并不是怕它的权势,而是燕归庄高手众多,尤其是朱三公子,武功极高,相传十四五岁便可以一敌五。白风寨众的水平湄小鱼是知道的,去打劫不划算。

    然而前段时间么,湄小鱼听说燕归庄出了点事情,朱老爷病逝,朱夫人也病重,朱三公子为母祈福去了清安寺代发修行,燕归庄现在由朱二公子接手。朱二公子年方二十五,是燕归庄三兄弟里资质最平庸的。也许现在的燕归庄倒可以一去。

    第二天一早,湄小鱼便将自己这个想法告知了东南西北四大长老。四个长老都已经六十多岁,本就打算颐养天年,不问世事。因此除了一向跟湄小鱼不太对付的南长老有些微词之外,其他长老一概没意见。

    “丫头啊,朝廷这次来势汹汹,万不得已咱们还是降了吧。”昨日的事情还让北长老心有余悸,可见如今的白风寨并不是铜墙铁壁,他可不想到老到老被朝廷砍了头。

    湄小鱼看其他长老似乎也都是这个意思,便道:“北长老放心,老寨主既然把大家交到我手上,我定然会保证大家的安全。”湄小鱼其实并不打算投了朝廷,湄山地势险要、易守难攻,那些条子能不能找得到他们都是问题。

    “各位长老,小鱼近日打算下山一趟,寨子里的一切事务还得劳烦四位长老。”

    南长老皱眉道:“下山?下山作甚?铁风不是才带人下去么。”

    湄小鱼知道他是担心她把精锐带走,就没人保护他们这四个老头子。昨日的变故他们也都是看了看就躲进房里不出来,湄小鱼都看在眼里。

    “南长老放心,小鱼熟门熟路,只跟小红两个人下山也不会有问题的。小鱼后日傍晚便回来。”

    “二人啊……”

    南长老舒了口气,正欲继续说下去,西长老打岔道:“小鱼你下去万事小心,万万不可暴露身份。”

    湄小鱼拱手行礼道:“西长老放心。”

手机阅读全文

1、微信搜索: i163wx
2、关注公众号
3、回复:盛世女匪

热门话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