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上嗨小说网-免费小说,精彩小说,完结小说推荐-谋杀毕加索、唐瑶段景琦小说

谋杀毕加索

唐瑶段景琦小说

主角:唐瑶,段景琦 标签:法医、探案、奇幻、爱情

2019年最脑洞的悬疑,让你不再相信自己双眼的故事。神秘鲁班锁,菜鸟女法医,一起起用手术刀解剖的命案背后暗线串联。民国燕京,形形色色的粉墨人物,共同编织着一个匪夷所思的迷局。

宇尘 状态:连载中

手机阅读全文

1、微信搜索: i163wx
2、关注公众号
3、回复:谋杀毕加索

唐瑶段景琦小说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 第1章 碎脸狂魔(1)

    她躺在冰冷的黑暗中,像是快要溺毙,身体越来越沉。

    远处有一个声音在低语:“挣扎会让你痛苦……放松……放松……穿过黑暗你会看到另外一重光明……”

    她渐渐的无法呼吸,那个声音也越来越遥远。

    “我要死了吗?”她残存的意识在心里问自己。

    突然!

    她睁开双眼,发现趴在冰冷潮湿的地上,草叶和泥沙戳得她脸生疼。

    就在她身旁还趴着一个女人,背对着她,一动不动。

    “哎,你醒醒,这是哪儿啊?”她推了一下对方。

    那个女人根本没搭理她,继续趴在那儿。

    “几点了,你总该知道吧?”她又嘟哝一句。

    女人没吭声,头顶倒是传来一个男人的声音。“现在是民国14年,下午2点11分。”

    她扑棱一下坐起来,看见一个留着小胡子的帅哥正站在旁边冷冷看着她。

    这家伙剑眉星目,嘴唇和下巴上淡淡的胡须显得很有型。

    “喂,你是打算这么尸检吗?”小胡子没好气的瞅着她。

    她看看左右茅草丛生,是一大片荒地,完全想不起来自己怎么会趴在这种地方,回想起刚才那个恐怖的梦,还心有余悸呢。

    她警惕瞧着面前的帅哥,“我怎么会在这里,是不是你把我弄过来的,你想对我干什么?”

    小胡子帅哥气不打一处来,“我说你是不是上次脑袋摔坏了一直都没养好,胡说八道什么呢,让你尸检来了,你趴这儿给我睡觉。”

    “什么尸检?你说这儿有尸体?”

    “不就在你旁边吗?”

    她回头一眼看见趴在地上的那个女人,连姿势都没变一点儿。

    “妈呀~~~”她一下从地上窜起来,蹦出老远。“死,死人……”

    “当然是死人了,否则找你来干什么。别耽误时间了,赶紧检查吧。”

    “检查什么?”

    “废话,你是法医当然是检查尸体,难道让我检查?”

    “我是法医!?你等等,让我理理思路……”

    她感觉自己脑袋有点儿短路,看到旁边站着一个穿警服的年轻小警察,拽住他小声问:“我真是法医?”

    “是啊,您没事儿吧,唐法医?”

    她愣住了,“你说什么,你叫我唐……唐法医?!”

    “是啊,你是新调来警察局的法医唐瑶。我是陈栋啊。”

    “等等,你说我是法医!?”她指着自己的,嘴巴张得能吞下一个咸鸭蛋。“开玩笑,我怎么能是法医,我连鸡都没杀过……”

    “您别逗了,唐法医,段探长在那儿等着呢,他脾气急,可别把他惹火了。”

    她指指身后,“你说的段探长就是那个留小胡子的?” 

    “是啊。咱们燕京警察局大名鼎鼎的段探长。”

    她抓了抓头发,低下头看自己身上穿着医生的白大褂,旁边还放着一个小箱子,看着真像那么回事儿似的,可就是什么都想不起来。

    陈栋看她还一脸蒙圈,有些担忧,“上周你跟段探长外出办案的时候,不小心滑了一跤,磕到了后脑勺,昏迷了好几天,会不会是留下什么后遗症了?”

    她摸摸后脑勺,还真有点儿担心,正想往下问,身边响起一阵“咔嚓,咔嚓”声,伴着一通闪光晃得她直眼花。

    唐瑶扭头一看,只见一个穿的花里胡哨的家伙正举着一个超大号的照相机对着她狂拍呢。

    这家伙看着二十多不到三十,长得还行,就是那一头波浪卷跟滚绣球的狮子似的,让人忍不住特想薅几嘬毛下来。 

    “喂,你干什么?”唐瑶伸手挡住相机。

    “我是燕京时报的记者,我叫肖城。”男人大大方方自我介绍,“专门负责采访碎脸杀人案的,您方便的话透露点儿消息呗。”

    “什么碎脸杀人案!?”唐瑶一脸懵懂的问陈栋。

    “就是你看到的那具女尸,我们一接到报案才赶过来。”

    “真是让我去检查尸体?”唐瑶费力的吞口唾沫。

    那个段探长又开喊了,“唐瑶赶紧过来,磨蹭什么呢。那个报社记者你赶紧离开,别妨碍我们办案!”

    唐瑶拎起地上的箱子,硬着头皮往那边走,那个记者抓紧时间追问:“拜托,透露点儿案情呗,美女,看你愁眉苦脸的,是不是案子太棘手,警察局对破获案件没有信心啊。或者你就谈谈你此时此刻的心情也行啊……”

    “我倒想谈谈你,”唐瑶怒目而视,“你说你穿得跟个棒棒糖似的,在案发现场跳来跳去你是想招魂吗。还有你这一脑袋卷儿是在马戏团钻过火圈儿怎的,简直要多遭人烦,有多遭人烦啊。”

    怼了那个记者,唐瑶走到女尸身旁,只见尸体穿着一身鲜艳的旗袍,脱下的高跟鞋丢在一旁,双脚被绳子捆着,双手也反绑在身后。脸歪向一侧,被散乱的头发遮住。

    唐瑶心里砰砰乱跳,不知从哪儿下手。

    “检查个尸体难道还用我教,从头到脚先看看有什么外伤没有?”段景琦不耐烦的催促。

    唐瑶慢慢蹲在女尸身旁,捡起地上一截小树枝想戳戳尸体。

    “干什么呢你,戴手套哇!”

    “哦。”唐瑶恍然大悟,摸摸衣兜,发现一副胶皮手套,急忙掏出来戴上。

    她深吸一口气给自己壮壮胆,伸出手小心翼翼的把遮挡女尸脸的头发掀开。

    女人的一张脸已经被划烂,红赤赤的肉都翻了出来,从眼角流出的血仿佛眼泪一样凝固在脸上,看着要多惨有多惨。

    唐瑶目瞪口呆的望着那张恐怖的脸孔,一时间连喘气都忘了。

    “你看什么呢,能不能快点儿。”段景琦又不耐烦了。

    唐瑶忽然哆嗦了一下,“这个女人没死,她动了。”

    “你说什么?!”

    “她……她动了,你看她还在动……”唐瑶战战兢兢指着女尸的脸。

    周围人仔细看,女尸嘴唇果然在微微蠕动,像是要发出声音,连带着脸上沟壑嶙峋的伤口也微微抖动着,就在这时,女人的嘴唇忽然张开,从喉咙里钻出一只硕大的黑色大甲虫。 

    唐瑶一下子跳起来,没忍住哇哇吐了一地。周围人瞅着她,一个个瞠目结舌。

    “有什么可大惊小怪的,现在天气这么热,尸体容易腐败,遭来虫蚁一点儿都不稀奇。”

    说话间,一个三十左右岁的男人走过来,唐瑶注意到这个人也穿着白大褂,手里拎着一个小箱子,他俯身蹲在女尸前,打开箱子,开始一丝不苟的检查起来。 

    唐瑶小心翼翼的问:“请问你也是法医吗?”

  • 第1章 碎脸狂魔(2)

    男人用鼻子哼了一声,显得有些轻蔑,“你就是新来的唐瑶吧,本来上个案子咱们就能见面,没想到你在案发现场摔昏了,还没来得及自我介绍呢。我算是你师兄吧。”

    “师兄?师兄你好,请问我该如何称呼您?”

    “吴俊荣。”男法医心不在焉的回答,“真是搞不明白,老师为什么要把你这个外行招进来。”

    他捻了一点儿死者脸上的血闻了闻,又扒开死者的眼皮瞧了一会儿,然后从勘验箱里翻出一个温度计插进死者的肛门,过了一会儿抽出来看了一眼,对段景琦说:“从晶状体浑浊程度和直肠温度看,死者应该是今天凌晨3、4点钟遇害的。”

    “这里是杀人现场吗?”段景琦问。

    “看尸斑的沉积状况就是这里。”

    “这么说,这个女人应该就是在附近被凶手跟踪制服的,凌晨3、4点……天还没亮呢,一个女人为什么会来这种地方。”段景琦自言自语。

    “确实有点儿奇怪。最好能确认这个女人的身份。可是她身上几乎没带什么东西,似乎走得比较匆忙。”

    段景琦环顾周围的荒草地,注意到有的地方有碾压踩踏的痕迹。

    他沿着地上的痕迹走出百十米,看到一条土路,前后看了看,又返回现场。

    他掏出钢笔和本子,飞快的记录着什么,时不时的看一眼尸体。

    唐瑶在一旁感到好奇,忍不住抻脖子想瞅瞅。

    段景琦忽然一抬眼,冷冰冰的看着她,“你不去检查尸体,看我干什么?”

    “……”唐瑶吓得吐吐舌头,尴尬的朝他笑笑。

    段景琦朝旁边摆摆手,招呼两个警察过来,指着远处那条路,“陈申生,顾白,你们两个去给我查查那条路通向什么地方,还有……”

    他从笔记本上撕下刚刚写完的那张纸,递给他们,“我把被害人的特征都记在上面了,你们如果遇到人家就给我打听打听,看看有没有认识这个女人的。”

    唐瑶站在远处眺望着段景琦高大挺拔的身影,忍不住问一旁的陈栋,“这个段警探是什么来头啊,年纪好像不太大,看着酷拽,酷拽的。”

    “他在我们燕京可是赫赫有名呢。”

    “难不成是神探啊。”

    “嘿嘿,办案当然厉害,不过还有更厉害的。”

    唐瑶看陈栋笑得贱兮兮的,更提起了好奇心,“还有什么地方厉害呀?”

    陈栋小声说:“泡妞的本事。你新来的不知道,段队长有好多倾慕者呢,而且都是社会名媛,其中还有电影明星呢……”

    一直蹲在那儿检查尸体的吴俊荣这时候转身,没好气地说:“喂,你们两个人嘀咕够了没有,过来帮把手把尸体抬到担架上。”

    “啊!?”唐瑶露出为难的表情。

    “啊什么啊,你也是法医你忘了吗,搬个尸体有什么可大惊小怪的,真是!”

    “我也不知道我怎么会当上法医的啊。”

    唐瑶掩着鼻子走过去,硬着头皮抓住尸体的一只脚,陈栋抓住尸体另外一只脚,费了半天劲三个人才把已经僵硬的女尸抬到担架上。

    “我们先把尸体送回去,晚上还要尸检呢。”

    “不都已经检查完了吗?”唐瑶问。

    吴俊荣没好气的说:“刚才只是初步检查,回去还要解剖呢,连这都不懂吗,你到底是不是法医啊?”

    段景琦这时候走过来,看他们抬尸体要走,忽然喊一声:“等一下。”

    他走过来,却不是奔着尸体来的,而是冲着唐瑶,

    唐瑶就感觉一个充满雄性气息的高大身躯越来越近,让她不禁心跳加速,呼吸困难,瞅着段景琦棱角分明的脸,结巴的问:“你……你干什么?”

    只见段景琦忽然单膝跪在了她面前,把一个包装精致的小礼品递给唐瑶。

    唐瑶差点儿没昏倒,这情节发展的也太快了吧。

    “快拿着啊。”段景琦口气冷硬,哪有这么求爱的?

    唐瑶用仅存的理智矜持的说:“虽说我不讨厌你,可咱俩还不太熟,是不是发展太快了。我接受之前是不是最好先逛逛街,喝点儿咖啡什么的?”

    “你颠三倒四胡说八道什么呢,”段景琦扑棱一下从地上站起来,不耐烦的把那个圆溜溜的小礼品塞到唐瑶手里,“这是你刚才掉的东西,拿好了。真是的。”说完转身就走了。

    “喂,你……你说清楚,谁掉……谁掉东西了……”唐瑶张口结舌,越想解释越解释不清。

手机阅读全文

1、微信搜索: i163wx
2、关注公众号
3、回复:谋杀毕加索

热门话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