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上嗨小说网-免费小说,精彩小说,完结小说推荐-予你深爱、覃馥笙顾长戈闵睿小说

予你深爱

覃馥笙顾长戈闵睿小说

主角:覃馥笙,顾长戈,闵睿, 标签:宠文、总裁、复仇、弃妇、

八年纯一不杂的爱情,换回来一年撕心裂肺的婚姻!覃馥笙心力交瘁的……她该怨谁?身边充斥着形形色色的人,他们说的、做的,都无形的指向那一年凭空消失的记忆。顾长戈就在此时,猝不及防的撕开了覃馥笙的记忆。双手尚且沾染着覃馥笙的鲜血,可他却顾不了那么多。因为那里,有他想要找的人,更有他挖空心思想要得到的答案!那个烙在顾长戈心上的名字,随着那一抹身影一同出现在他面前的时候,覃馥笙只是淡淡的笑了笑,“你还活着,真好!我也可以不用死了!”转身离开的一刹那,覃馥笙看到了顾长戈晦暗的目光。我谁也不怨,只是有些遗憾,没有在离开前,再听你说一遍:愿你遇良人,予你欢喜城,长歌暖浮生。

初五月 状态:完结

覃馥笙顾长戈闵睿小说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 第1章 你是不是贱的!

    楔子:愿你遇良人,予你欢喜城,长歌暖浮生。

    日薄西山,洒金的霞光照耀在这座巴洛特建筑风格的别墅上。山庄内各种珍贵的植株修剪的异常精致,此起彼伏的簇拥着一座硕大的喷水池。

    覃馥笙身穿一件古典纯白婚纱伏在卧室内的沙发上,夕阳余光映照在她的脸上,黯淡无光的双眸怔怔的盯着喷水池中的雕塑。

    腊月的寒风激荡着水面,也吹皱了覃馥笙的心。

    外面的世界干净冷清,像极了覃馥笙现在的心境!长长的睫毛微微颤抖,低垂的在面上留下一圈阴影。

    就在刚才,她在一阵混乱的吵嚷与争抢中嫁给了顾长戈。顾长戈犹如丢垃圾一样将她扔在这座别墅内,之后便没了人影!

    如覃馥笙所料一般,山庄里零星的几个佣人,全部都是冷着脸,整个山庄更是冷清的让人心底生寒。

    慢慢握紧的粉拳,每一寸指节都泛着青白,纤细的指甲深深陷入了掌心……

    覃馥笙目光滞缓的看着最后一丝夕阳,坠着她的心一同沉入了无边的黑暗中!这算是她咎由自取吗?如果一年前,她没有亲手将顾长戈的心撕得粉碎,现在会不会是另一番景象?

    听到身后传来轻缓的脚步声,覃馥笙猛然转回身,入眼便看到顾长戈穿了一件宝蓝色的家居服,手中晃着洋酒杯慢慢走了进来。

    四目相对之时,顾长戈的神情异常平静,可覃馥笙仍旧吓得禁不住向后挪动了一下身体。这毫无威胁的服饰与神态,却丝毫无法掩饰顾长戈周身的戾气!

    “怎么,还舍不得脱掉这身婚纱?”顾长戈声音清冷,带着一股嘲讽的意味,话问出口,却没有看着覃馥笙的脸。

    覃馥笙像是被安装了程序,她早已习惯顾长戈的每一句话都要给予回应!

    “是!”

    “呵……”顾长戈有些讽刺的冷哼一声,旋即用力的将手中的酒杯摔了出去!

    精美的水晶酒杯触及厚重的波斯绒地毯只发出闷闷的声响,崩散开的水晶碎片四处飞溅,碰到实木茶几的时候才发出了尖锐刺耳的声音。

    顾长戈一步上前,伸手钳住覃馥笙的下颚,“你说你是不是贱的!我求着你穿上这身婚纱的时候,你头也不回的跟别人跑了!现在怎么样?还不是不舍得脱下来!”

    话音未落,顾长戈一只手猛然抓住了覃馥笙胸前的婚纱抹胸领口,用力的开始撕扯。“你不脱,我帮你脱!”

    覃馥笙惊得双手护住胸口,踢着腿不停挣扎!“顾长戈,你放开我,我已经结婚了!你这是重婚!”

    覃馥笙也没有想到自己的话竟然起了作用,顾长戈瞬间停了下来,然后快速转身,从茶几的抽屉里抽出一张纸用力的摔在了覃馥笙的脸上。

    “这是方逸的离婚协议书,他签过字了!你现在,是个没人要的弃妇!”

    覃馥笙慌乱的抓过那张纸,都是法文,下面却重重的签着方逸的名字!“不可能……不可能……”

    “覃馥笙,你蠢得让我叹为观止!你以为随便找个人结婚就可以一了百了了?”

    顾长戈说着话,神情忽然狠厉了起来,视线死死的盯着覃馥笙的脸,怒不可遏的样子,让覃馥笙有种濒临死亡的感觉!

    顾长戈快速扼住了覃馥笙脖颈,一个用力将她按倒在宽大的沙发上。这样的场景太熟悉了,像是回放的老影片一样!

    覃馥笙手脚惊慌失措的挣扎反抗,这是对危险逼近时最本能的反应!顾长戈一条腿抵在覃馥笙修长的双腿间,两只纤细的手腕被他一只手用力的按在头顶。

    “顾长戈,你疯了,你放开我……”覃馥笙声音颤抖,她是真的怕!

    “我是疯了,从你义无反顾离开的那天起我就疯了!”顾长戈咆哮着一口咬上了覃馥笙的肩头。

    覃馥笙疼的整个人揪了起来,惨叫一声,混着快速涌出的泪水,声声哀求。

    “顾长戈,你放过我吧!算我求你了……啊……你别碰我!”

    覃馥笙的哀求声更像是火上浇油,顾长戈心中腾腾的怒火一直窜上了头顶!“放过你?你当我把你娶回来是摆着看的吗!”

    覃馥笙用尽全力翻了个身,却被顾长戈箍在怀里再次重重的按压在地毯上!

    层层叠叠的婚纱滚着精美的蕾丝边,厚重的裙撑已经被压的变了形。顾长戈健硕的胸膛重重的压在覃馥笙身上,手下却无情的撕扯着碍事的裙摆。

    覃馥笙的心随着被撕扯的婚纱一同变得支离破碎!她忽然安静了下来,像是任人宰割的羔羊一般一动不动!若不是眼睛里不断涌出的泪水,覃馥笙现在看着真的很像一个死人!

    “很委屈?嗯?方逸不是这样对你的?他很温柔?”顾长戈鄙夷的话并没有耽误他的动作。

    “啊……”

    一股撕心裂肺般的疼痛让覃馥笙惨叫一声,这不是她的第一次,却是她沉寂了一年后唯一的一次!

    顾长戈箍住覃馥笙的腰身,一下重过一下!

    “疼?可是,不及你给我万分之一的伤害!”

    覃馥笙忍耐不住疼痛的折磨,喊叫出口的声音让她意识到,自己就像是刚才那只被摔的粉碎的水晶杯!

    不想连最后的一丝尊严都被顾长戈消耗殆尽,覃馥笙用力的闭紧双眼,死死的咬着下嘴唇。

    “我有没有告诉过你不许咬嘴唇!”顾长戈的声音焦躁的无以复加。

    这一次,覃馥笙没有像从前一样乖巧的松开嘴唇,而是咬的更加用力,直到口中溢满了一股腥甜的气息,顾长戈腾出一只手,猛地捂住了覃馥笙的嘴!

    从前,顾长戈不许覃馥笙咬嘴唇,无论是平时的小动作,还是动情时的反应,只是一个细微的习惯,顾长戈都会很心痛!

    他会快速吻住覃馥笙的唇,来抵制她咬嘴唇的小动作!

    可是现在……

    意识渐渐混沌不清,身上已经疼得麻木,最后一记重击打在覃馥笙心上,她反复的问着自己,她与顾长戈怎么会走到了今天这一步……

    ……

    三年前,奉城凯萨皇庭大酒店。

    一辆炫酷的亮红色玛莎拉蒂超跑带着轰鸣的声音,一个急转弯横着停在了酒店门前。车子刚刚挺稳,一位粉面带煞的女孩快速走下了车。

  • 第3章 我嫌你脏

    覃馥笙视线紧紧的盯在闵睿的脸上,却是越来越模糊……

    “呦,睿哥,这就是你家的黄脸婆啊?你不是说她温吞的三棒子打不出个屁吗?怎么?看走眼了?还学别人玩起跟踪了?”

    Cindy说着,扭着腰身走到覃馥笙面前,当着她的面,慢慢解开身上的浴袍!

    Cindy身上尚未消退的暧昧痕迹灼伤了覃馥笙的眼睛!覃馥笙只觉双眼一股灼烧的感觉,心上像是被人狠狠的戳了几刀!

    Cindy看着覃馥笙泪流满面却忍气吞声的样子,心满意足的挺了挺胸,转身走到了床上,掀开被子躺在了闵睿的身旁。

    门口忽然传来了文雅激烈的咒骂声,还有另一个女人撕心裂肺的痛哭声。

    可是这些声音听在覃馥笙的耳中,全部变成了聒噪的轰鸣声!覃馥笙感觉自己的脑袋里像是装了一台搅拌机,高速的运转将她所有的幻想绞得粉碎!

    覃馥笙豁然转回身,脚步踉跄的向外跑去,刚冲出套房,就看到文雅揪着一个没穿衣服的女人的头发向墙上撞去!

    “贱人,你是什么东西!勾引男人也不睁大了眼睛,我的男人你也敢碰!”文雅一边说着,一边用力的抓着那女人的头发向墙上撞去!

    3309套房的门口,还倚着一个男人,手中夹着一根香烟,身上的浴袍敞开着衣襟,健硕的胸肌一目了然!

    男人嘴角带着一丝浅笑,饶有兴致的看着文雅为了他撒泼发狠,却丝毫没有要上前劝阻的意思!

    男人感觉到有人在看自己,一转头正好与覃馥笙四目相对。

    覃馥笙哭的双眼红肿,想要上去拉一把文雅,可是又觉得力不从心!现在,她有什么资格劝别人!

    她才应该是被人安慰的那一个!

    闵睿看着覃馥笙跑出屋子,一咕噜从床上翻下来,随手抓过裤子,一边穿,一边向外面追过去。

    跑出套房的时候,闵睿眼看着覃馥笙就要冲进电梯,快跑两步抓住她,“你要去哪!”

    “放开我!”覃馥笙用力的拽着闵睿的手!

    两个人拉扯的时候,电梯门关了开,开了关……

    覃馥笙向后拽着自己的胳膊,被拉起的衣服刚好露出了腰际上的一段,那里有一块月牙形的红色胎记。

    3309门前的男人远远地看着,手中夹着烟的动作忽然顿住,整个人神情骇然的盯着覃馥笙腰上的那块胎记!

    “说!你要去哪!”闵睿忽然神情狠厉,他倒是先发怒了!

    “别碰我,我嫌你脏!”

    覃馥笙的话像是戳中了闵睿的痛处,闵睿眼中的阴鸷一闪而过,“我脏?你呢!你敢说你是干净的!”

    闵睿话音未落,高高举起的手用力的挥了下来!

    看着闵睿举起手的一瞬间,覃馥笙的心如坠冰窖!不用打,这样就已经够了!覃馥笙紧紧的闭上眼睛,过了一会,却没有感受到预期中的疼痛!

    覃馥笙缓缓睁开眼睛,刚才还站在3309门前的那个男人,像是幽灵一样,现在已经站在了她面前!

    男人抓住闵睿的胳膊,随后用力的将后推了一下。闵睿身形踉跄,向后倒退了几步,男人理都没理他,转头恶狠狠的盯着覃馥笙。

    覃馥笙被男人的样子骇住,面色苍白,顶着一脸的泪痕,惊恐的看着男人。男人猛地抓住覃馥笙的手,猝不及防的将她推进了电梯!

    随后电梯门缓缓关上,将惊愕的闵睿、发狂的文雅、还有无力哭喊的女人一同关在了外面!

    覃馥笙已经惊得有些懵了,只能本能的快速退到角落。后身紧紧的贴在电梯内壁上,神情警惕的盯着面前这个刚刚救了他,却浑身散发着戾气的男人!

    男人眼睛盯着覃馥笙,伸手按了负一楼的按键。覃馥笙皱了皱眉头,慢慢的挪到控制盘旁边,按下了一楼。

    电梯到了一楼停靠住,覃馥笙背靠着电梯壁慢慢的向外挪着,就在她以为自己要逃出去的时候,男人揪住她的后衣领,一个用力将她掼在了电梯壁上!

    覃馥笙疼的闷哼一声,顺着电梯壁慢慢滑落蹲在了地上,“你要干什么……”覃馥笙的声音已经透着哭腔。

    听着电梯门渐渐关上的声音,覃馥笙有些绝望了!

    男人一句话不说,蹲下身拉过覃馥笙,让她整个人趴在自己的腿上。拉开覃馥笙的衣服,男人用力搓了一下覃馥笙腰际上的胎记!

    “啊……你放开我……你要干什么!”覃馥笙吓得喊声凄惨,这个男人太可怕了,而且,他真的变态!

热门话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