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上嗨小说网-免费小说,精彩小说,完结小说推荐-兄友弟恭—留你在身边、常夏白明宇刘小天小说

兄友弟恭—留你在身边

常夏白明宇刘小天小说

主角:常夏,白明宇,刘小天, 标签:纯爱、耽美

【纯爱】一个人一生可以遇到多少人不得而知,但能留下多少人却屈指可数。家人、朋友、恋人……我不知道我们是什么关系,也不在乎我们是什么关系。说到底,我只想——留你在身边!

风の魔法 状态:连载中

常夏白明宇刘小天小说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 1 VS 1——01

    常夏有一个爸爸,爸爸姓常。常夏有两个妈妈,第一个姓夏,夏天的时候死了,第二个姓白,还活着……

    换句话说,姓白的那个妈妈就是俗称的——后妈。

    和童话故事里的后妈不同,这个后妈很亲切,对常夏很好。可惜常夏没办法把她当成亲生妈妈那样对待,尤其是见到她还带着一个拖油瓶一起住进常家的时候,常夏当着这个比他小十岁,还不及他腰高却把眼珠子瞪得比牛眼还大的小鬼的面,实在没办法管第二个妈妈叫妈妈。

    到今天,常夏还是叫她——白阿姨。

    小拖油瓶姓白名明宇,之所以没改姓常是因为小明宇不肯,当然常夏也不肯,只是没说出口。

    总得来说,常夏对白阿姨没有什么偏见,小明宇对常爸爸也没什么意见,唯一不对盘的只有常夏和小明宇。也不知道是不是天生犯冲,两个人总是起冲突,私底下没少吵,在大人面前虽然不吵也来个大眼瞪小眼,你看我不对眼我看你也不顺眼。

    总而言之,他们一个是冰一个是火,难以相容。

    很快常夏上了高中,为了读书方便直接住校,见明宇的次数才少了,两人之间的硝烟味也慢慢淡了下来。常夏难得回家一次,也许是明宇慢慢长大了又或许是常夏成熟了,难得在家的日子里两人也各顾各的尽量不干涉对方,因此也再没有吵过。

    后来常夏考上了外地一所名牌大学,一走就是半年,明宇则因为上了小学强烈希望能有自己独立的房间,所以原本那间属于常夏和明宇共用的卧室渐渐成了小明宇专用的房间。当常夏接到父亲的电话,被告知自己的房间已经重新装修一番,如今换了个叫白明宇的主人后,常夏忽然有种不想回家的冲动。

    家里已经没有属于自己的空间了,回不回去又有什么差别呢?

    常夏很快就同意了学长的提议,一起搬出去租房子住。节假日也不太回家,只有过年的时候难得回去几天,晚上也是在客厅的沙发上打铺盖,弄得倒像是家里的客人。和家人的感情也逐渐淡薄起来,慢慢变得有些生疏。

    如果没有那场突如其来的变故,常夏觉得自己可能会很自然的留在外地找份工作,然后在那个城市成家立业,像往年一样只有过年的时候才拖家带口的回家看看爸妈,自然而平淡的过完这辈子。

    只可惜上天不肯给他安逸平静的机会,当他拿着手机听到电话那头的声音后,脑中勾画着的属于未来的蓝图就这么粉碎了,接连而来的是一片空白……

    “常夏吗?”

    “谁?”

    “……我是白明宇……”

    “……什么事?”

    “你回家一趟,爸妈出事了。”

    “……”

    “嘟——嘟——嘟——”

    来不及问清楚那边就把电话挂了,当常夏怀着忐忑的情绪赶到医院的时候,面对的却是两具盖着白布的尸体。

    对方酒后驾车,爸妈成了事故的受害人,而那个司机却只是很运气的左手骨折。

    当然……也不能说他运气,毕竟事后的刑事附带民事诉讼里有高达一百三十万的赔偿费等着他偿还。

    然而这一百三十万却无法填补两个孩子失去亲人的痛苦,虽然这两个人中先到的那个红着眼强忍着不哭,而迟来的那个却木然地站在太平间门口,面无表情的听着医生和警察讲述着事件的经过。

    常夏的叔叔是律师,案件全权委托他来处理,甚至连葬礼和墓地都由叔叔帮忙操办。在这几天里常夏经常坐在父母的房间,一次一次翻看相册,更多的时候却在发呆。

    直到白明宇站在常夏的身边低声问:“常夏……我们该怎么办?”的时候,常夏才猛然清醒过来。

    是啊!他们该怎么办呢?

    自己已经二十四岁了,从法律意义上来说已经是个独立的成年人了。可白明宇才十四岁,作为未成年的他来说太需要一个监护人来照顾了。白阿姨只有一个年迈的母亲远在乡下,根本没有能力抚养明宇,而明宇的亲生父亲早已出国不知去向。剩下的……

    常夏竟然想不到有什么人适合成为白明宇的监护人,一时间进退两难。

    看着白明宇那张明明害怕却强忍着不肯哭的脸,常夏的心中忽然涌上一种责任感,这个只是户籍意义上的弟弟却让他无法推开。

    于是那一夜常夏也不知道是不是头脑发热,一把抱住了白明宇,低声说:“没事,有哥在,哥养你。”

    然后白明宇哭了,在常夏怀里哭了一夜……

    ————

    “明宇,起床了!”早晨六点多,常夏捏着白明宇的鼻子叫他起床。

    白明宇拉着被子在被窝里翻腾了五分钟,最终还是敌不过常夏再三拍被子的催促。

    “哥~~我好困——”揉着眼,白明宇一步一拖的走进卫生间洗脸刷牙,边刷边在嘴里嘀嘀咕咕。说得自然是一些无意义的抱怨话,为的也就是发泄一下早起的不满。

    常夏早已习惯,坐在桌边边看报边吃早餐。

    “啊?又是煮鸡蛋!”看到碗里那只光溜溜的白煮蛋后白明宇的眉毛眼睛鼻子基本就皱一块儿了:“哥!我不要吃白煮蛋!”太难吃了,没味道不说还容易噎人。

    “不吃也得吃!”一天一杯牛奶和一天一只鸡蛋是最低标准,全当药吃也要硬塞下去。

    所谓当家煮饭的最大,白明宇又一阵嘀咕,不甘不愿的把白煮蛋塞进嘴里。

    理所当然的……又被蛋黄给噎到了。

    “你怎么次次吃次次噎啊!”常夏不禁怀疑白明宇是不是故意的,天天早上一个鸡蛋,吃都吃习惯了,他怎么还会噎?

    “噎呃!咕噜咕噜……唔一不噜五一的(我也不是故意的)……”白明宇边用牛奶冲下喉咙里的鸡蛋边抱怨,他从小吃白煮蛋就容易噎,这毛病到现在都没改掉。

    “行了,别讲话!”一说话喷得桌上又是牛奶又是蛋黄,脏得不行。

    白明宇嘴巴翘得老高,一口一大块的把气全发泄在可怜的面包上。

    天天鸡蛋牛奶加面包!不知道的还以为他们是外国人呢!

    每次看到常夏准备的早餐白明宇就会不自觉的想念起妈妈熬的白粥,早上吃粥加油条才是中国人的早餐啊!可偏偏常夏说不营养,一定要他吃该死的白煮蛋。

    “吃好了就快点上学去,快七点了!”高中上课不知道为什么那么早,也不怪白明宇抱怨,实在是早得让人有些无语。每日光作业就做到半夜,一天绝对睡不足八小时就要爬起来读书,没人叫有几个孩子能自觉起床的?

    “啊?”白明宇望了墙上的挂钟一眼,苦着脸说:“哥……你今天载我去好不好?”

    “怎么了?”

    “早自习,七点二十就要到校。”他们家离学校倒是不算太远,但如果骑自行车去的话迟到就是必然的,这种情况下两个轮子自然比不上四个轮子来得实在啦!

    面对白明宇小狗一样乞求的眼神,常夏放下手中的报纸长叹一声,套上外套说:“行了,走吧!”

    “耶!谢谢哥!”白明宇一声欢呼,抓过书包就冲出了家门。

    “真是,当初不让送的是你,现在求我送的还是你!”常夏边摇头边锁门,

    车停在了学校附近的一个地下停车场,白明宇偷偷摸摸打开车门,贼头贼脑的走了出去。

    “下车就下车,搞得跟做贼似得像什么样子!”常夏就见不得他这样,锁了车后一把提着他的后领让他站直:“停车场不会有人看到的。”

    白明宇抱着书包说:“我就是怕万一啊!被人知道我跟你一起来多不好。”

    “有什么不好的?”兄弟俩一起出门还见不得人了?

    “你要是别的学校的老师就没啥不好了。”偏偏常夏就是他们高中的老师,白明宇就是不想让同学知道人气值很高的常老师是他哥哥。“好!现在安全!哥,我先冲了!”说完一路就冲向校门,那速度绝对百米达标。

    “唉!”常夏摇头,拐个弯儿去附近便利店晃了一下,这才慢悠悠往学校走。

    历史老师就是这点好,不必像语文和英语老师那样天天陪着学生早自习,也就不必每天比学生都要早到校了。

    一上午的课下来,还没到中午白明宇的肚子就很合作的开始了大合唱。早上两片面包加三片火腿果然吃不饱。白明宇看着手机上的数字一秒一秒跳动,想着还有上午最后一节课,到底是现在冲去小卖部买个面包先填一下好呢还是忍到吃午饭好。但转念又想到学校食堂那难以下咽的午饭,咬咬牙,百米冲刺就往小卖部跑。

    “白明宇!上课铃响了还在走道跑!”还没等跑到小卖部,上课铃就很不合作的响了起来。没等白明宇犹豫是继续冲向小卖部好还是扭头回教室好时就被人拦了下来。

    一抬头,脸色黑了一半!

    被哪个老师抓包不好,偏偏被常夏抓住了。

    “呃……常老师……”学校不好叫哥,白明宇在心中抱怨老天不开眼。

    “往哪儿跑呢?你的教室在三楼。”

    “呃……咕噜噜噜……”肚子永远是诚实的,白明宇白眼一翻,到嘴的话全都咽了下去。

    “早饭没吃饱?”

    拜托!那么点量哪够一个高中生从早上七点撑到中午十一点三刻的,早饿得前胸贴后背了。

    “唉!”也不知道是不是幻觉,白明宇听见常夏若有似无的一声叹息。“跟我来。”

    “啊?我还要上课……”

    “行了,先跟我来。”

    “哦……”反正已经迟到了,有常夏顶着就算被骂也不怕!

    常夏把白明宇带到办公室,这会儿正是上课时间,整个办公室只有常夏一个人。常夏拉开冰箱拿出一盒便利店买的寿司,放在微波炉里加热,又给白明宇冲了一杯热可可。

    “不是吧!”拿着热可可白明宇一头黑线,他哥出了名不爱吃甜的,怎么会有热可可这种东西出现在抽屉里?

    “同事送的。”常夏取出寿司放在白明宇面前说:“先吃吧!”

    白明宇一口一个,嚼得痛快。

    “是不是早饭量不够?天天都熬不到中午?”

    白明宇挠挠头,在常夏追人的目光下坦白承认:“没办法,明明早上是吃饱的,可肚子到了第三节课就是会叫,我都怀疑是不是有蛔虫。”

    果然,大量用脑所消耗的能量的确不是一般的大,加上又是在生长期……

    “明天开始早上给你做饭吧!”面包比米饭容易分解,也容易消化,更容易饿。

    “啊?大清早吃饭?”有没有搞错,那哪吃得下啊!

    “嗯,早上吃饭可以熬久一些,你这样老在课间买零食吃也不是办法。”

    “我没买零食……”

    “学校小卖部只有面包、泡面和茶叶蛋,你吃哪个?”当然还有一堆薯片饼干巧克力之类的零嘴。

    呃……他对面包其实有点挑,因此小卖部的面包基本不考虑,至于茶叶蛋……所以他都是直接买泡面或薯片的,不用泡,直接放在嘴里嚼得嘎嘣脆响。

    看着白明宇的脸色,常夏也知道他的答案,无奈道:“学校的午饭很难吃吧?”

    提起午饭白明宇就有气,翻了翻眼满脸写着:你也知道难吃啊!

    关于午饭问题,白明宇不止一次跟常夏提要去校外买着吃,可常夏就是不答应。

    “哥……不,常老师!你又不是没在食堂吃过,那味道你说怎么吃啊!班里就我跟洪浩吃食堂的饭,他那叫没办法,我这算啥……”洪浩家庭条件不好,冬天的时候自己带饭到学校,夏天的时候就只能勉强凑合相对便宜的食堂的饭菜了。

    “其实教师的饭菜还行。”学校食堂分两个灶,承包给老师做饭的那个和给学生做饭的那个完全是两个标准的。

    “切!万恶的个体经济!”

    “什么?”

    “没……没什么……”

    “实在不行你拿我的卡去打饭吧。”

    “那怎么行!”开什么玩笑,他白明宇如今读到高二还没人知道常夏是他哥靠得是什么?就是小心谨慎!光明正大拿着常夏的饭卡去教师窗口打饭?就算别人都知道他是常夏的弟弟他也做不出这种事好不好!

    “那你真想在外面买着吃?”

    “嗯!嗯!”大部分同学都是外面买着吃的,对此白明宇期待已久了。

    “唉!”常夏又是一阵叹息。他作为白明宇的监护人,不仅要关心他的生活更要注意他的饮食,尤其是现在正处于生长期的高中生,营养搭配尤为重要,这让常夏不得不感叹天下做母亲的,养个孩子真是不容易啊!

    常夏之所以一直不肯让白明宇出去吃午饭,主要就是觉得附近的很多饮食店都不干净。学校食堂的东西是难吃了点,但至少在卫生方面很合格。可出了学校,拐几步就能看到一条小吃街,卖得东西百分之百就是赚学生钱的。什么炸鸡薯条汉堡包、烤肉拉面麻辣烫,光看都倒胃口,也不知道为什么这些个学生们吃得那么高兴。

    “行了,下个月我给你钱你自己去买着吃,但要让我知道你吃什么烧烤麻辣烫的话,以后天天压你到这里吃饭!”

    “是!谢谢哥~~”白明宇欢呼,喝完了最后一口可可问:“那我好去上课了伐?”

    “上课?”常夏看了看时间:“都迟到二十分钟了,你打算现在去?”

    “呃……”现在进去课堂……那就是找死!

    “这堂什么课?”

    “……政治……”是他最讨厌最想睡觉的课。

    光看白明宇的脸就知道政治课基本都是用来补觉的,教政治的鲁老师不止一次感叹说他的政治课就是催眠课,开课不足五分钟就有学生趴下了,十五分钟内就能倒下一片,三十分钟后基本就是在呼噜声的伴奏中度过的,也无怪学生次次考试那个成绩都惨不忍睹。

    政治课是门说重要很重要,说不重要其实也不太重要的课。学是必须要学的,分倒是占得比例不重,但太忽视也是很成问题的。而且说实话内容枯燥乏味,学生根本没兴趣学,现今就连成年人都很少有关心这方面内容的,何况是个孩子?

    “你上回政治成绩出来了吧?几分?”

    不要问比较好……

    “听鲁老师说你们班及格的还不足一半,全年级分最低的就在你们班,分最高的那个也在你们班,真的假的?”

    “呃……”的确如此,他们班的学习委员梁笑是个牛人,政治考试99分,吓得全班眼珠子都掉地上了。另一个就是他们班出了名的小混混刘小天,政治考试拿1分,据说那一分是他从那张基本空白的考卷上唯一填写的是非题里得来的,就白明宇看来,干脆交白卷算了,还填什么是非题啊!

    “你得几分?”常夏笑,其实早就知道白明宇的成绩了,就想听他自己说说。

    “47……”实在不是什么光彩的成绩。

    “选择题的时候丢橡皮,是非题的时候全选叉,问答题乱侃一通对吧?”

    “哥——你都知道了还问。”他做政治考卷向来都是这么个套路的。

    “还有语文和英语都是低分飞过,你就算是理科班的也不能那么无视这两门吧?”语文和英语是必考课,白明宇就算理科成绩再好可文科低成这样也实在是太说不过去了。何况他这个当哥哥的虽然教的是高中历史这门不是很重要的课程,但好歹也是文学系高材生,怎么辅导出来的弟弟文科成绩那么惨烈?

    “哥……”

    “这个时候叫我常老师!”

    “常老师……”噘嘴,再噘嘴,继续噘嘴!

    “唉!快下课了,先吃饭去吧!”摸摸白明宇的头,常夏叹口气,带着白明宇往食堂走。

    白明宇一路上东看西看,不知道在看什么。

    “怎么又贼头贼脑的了?”

    “我怕同学看到。”

    “还没下课呢,食堂没人,怕什么?”

    他这不是怕万一被撞见了不好解释吗?算了,早点冲进食堂才是最安全的,学校食堂是学生基本不愿涉足的三大禁地之一。

    常夏看着白明宇的背影,又是一阵叹气。

    养这么个弟弟,真是头发都白了。

    捧着午饭走进教室,白明宇刚坐下死当张阳就凑了上来。

    “牛啊明宇,鲁老师的课你都敢逃?”教政治的鲁老师不仅是政治老师还是教导主任,说实话虽然上课的时候学生们偷着睡觉,但还真没人敢逃课。

    “去,我是实在饿得没办法了出去买吃的了。”白明宇甩开张阳压在他头顶的手问:“鲁老师没点名吧?”

    “他老人家哪会做点名这种事啊!”鲁老师虽然板着脸上课,不过从来没有上课点名这种习惯。

    “那就好!”白明宇松口气,打开饭盒。

    “靠!明宇,你在哪家买的盒饭啊?这么丰盛?”见到白明宇的盒饭菜色,张阳忍不住感叹。

    “呃……我走挺远的,过了小吃街呢……”他怎么敢说其实自己吃的是食堂的教师盒饭呢?

    “你老哥不是不给你钱出去吃?”

    “一顿饭的钱我还有吧!”

    “这倒是,不跟你说了,我去买饭了。”

    “去吧!去吧!”

    送走了张阳,白明宇这才咬了口鸡腿。肉刚进嘴就忍不住骂:靠!有没有搞错!学生窗口出来的鸡腿吃起来像嚼蜡,怎么到了教师窗口出来的鸡腿就色香味俱全了?也不带这么差别待遇的!妈的,这卷心菜也好吃,豆腐也好吃,就连海带都好吃!怪不得哥每天都去食堂打饭,学生要有这标准我也天天去!

    擦擦嘴,丢掉空饭盒。

    说实话这是他第一次吃光学校食堂做出来饭。要不是他实在没脸拿着常夏的饭卡去打饭,他还真懒得跑去校外买午餐。

    万恶的个体承包制!

    要承包干嘛还要分两个灶头!

    分两个灶还不待相互竞争的!

    当老师的就是舒服,当学生的天天被老师虐不说还要被食堂的饭菜虐!气死人了!

  • 1 VS 1——02

    常夏一边当高中历史老师一边在大学读博士,他的希望是将来能当大学教授,而不是教这群不知天高地厚的高中生。高中学习太紧张了,实在不太适合常夏的个性。因为还在兼读博士的缘故,所以高中如果没课,常夏就会去大学读博。

    对于白明宇的学校生活,其实常夏并没有太多时间去关注。当然,一旦他关注了,那势必意味着白明宇没啥好果子吃了。

    常夏刚走到办公室就听见几个老师借着午休时间在闲聊。

    “真想不通,网络游戏有什么地方吸引人了,怎么一个个都往网吧跑?”

    “别说高中生了,我那个刚读四年级的儿子也老在家泡电脑游戏,说都说不听。”

    “是啊!我们学校好像很多学生宁可中午不吃饭也要把钱省下来去网吧。医务室的小王反应过好几次了,下午总有学生因为低血糖送到她那里去。”

    “还有逃课去网吧的,我上星期就看到陈老师他们班有几个学生逃掉晚自习去网吧。本来想抓,那几个小子实在跑太快没抓住。”

    陈老师的班?那不就是明宇的班吗?

    “哪几个学生?”常夏状似随意的走过来问。

    “还能是谁啊?刘小天那几个呗!不过好像白明宇和张阳也在里面,真是的,平时挺乖的孩子怎么跟刘小天混在一块儿!”

    !!

    什么!!!

    “你、说、谁???”

    白明宇一回到家里就感觉气氛不对,平均气压低了不止一个百分点。仔细回想最近也没什么考试,应该没红灯闪到常夏那边才对啊!

    算了,也许是常夏自己的问题,和他没关系!

    摸摸鼻子,白明宇准备往卧室溜。

    “明宇!”

    步子硬生生卡住,白明宇脸上挂着僵笑回头。

    “哥,晚饭吃什么?”学校的晚自习一直到六点半才放,现在已经是晚上七点多,肚子早咕噜咕噜叫了。

    “晚自习回来了?”

    “嗯。”

    “今天晚自习上什么?”

    “呃……物理……”

    “哦?那我怎么听说是英语啊?”

    惨了!今天逃课没看黄历,逃得不是时候啊!

    “白、明、宇!”

    常夏脸一板桌子一拍,白明宇就乖乖丢下书包老实坐好,低着头说:“哥~~我错了……”

    “错哪儿了?”

    “我不该因为讨厌英文就逃课……”

    “哦?还有吗?”

    “以后我都会乖乖上晚自习……”

    “这几小时你去哪儿了?”

    呃……

    吞吞口水,白明宇在考虑要不要老实交代。

    “我警告你不要再撒谎!否则我会考虑请陈老师帮忙十二小时盯住你!”

    拜托!那他还要不要活啊!

    班主任陈老师看上常夏不是一天两天了,几乎都成了全校皆知的秘密了,万一要让陈老师知道自己是常夏的弟弟,他的高中生涯就全毁了。

    “去哪儿了!”

    “呃……网吧……”

    “干什么?”

    网吧还能干吗?上网呗!

    “说啊!”

    “玩……玩了会儿网游……”当然还浏览了一些比较那个啥的网站,不过这个打死都不能说。

    “你钱很多啊!”学校附近的网吧一小时三块钱,就白明宇这种一个月不过一百块零用钱的标准来说,实在很难想象他哪来的闲钱上网吧。

    白明宇头低得几乎埋起来,心想今天不死也要脱层皮了。

    “难怪你不断说服我给你钱买午饭,都省下来上网了吧?!”

    “没……”午饭他当然有好好吃,否则就他这种两三个小时就咕噜叫的肚子,哪撑得到吃晚饭啊?当然……适当的省点钱的情况还是有的……

    “你还和刘小天一起去网吧!胆子不小嘛?”

    “哥……你都知道了啊?”天哪!白明宇都怀疑常夏是不是在他背后按了双眼睛,怎么什么都知道?他这才跟刘小天混了几天的网吧啊!那么快就被常夏抓到了。

    “哼!”

    “哥,我错了,我以后再也不敢了。你别生气,我真的不敢了,我保证以后不逃课不去网吧好好读书不和刘小天混一起也会好好吃饭不会不听你的话不会再惹你生气了,你就原谅我吧!”经验告诉白明宇,在常夏生气的时候及时道歉是阻止暴风雨的关键。

    由于白明宇认错态度良好,常夏纵然有火也只能闷在肚子里。冷冷瞪了白明宇一眼,什么话都不说转头回房去了。

    巨大的关门声告诉白明宇,常夏此刻的心情非常非常不好,同时也告诉白明宇,他今天可以不必脱层皮了。

    呼!谢天谢地屁股保住了。

    虽然常夏这几年一共也就打过他一次,真的就那么一次,可这一次足够白明宇终生难忘了。巨大的心理阴影不是那么容易就消除的,所以白明宇也不太敢去逆常夏的毛。

    说实话,他长那么大亲生爸妈都没打过他,后爸也就是常夏的亲爸更没对他动过粗。也就常夏那一次,打得他哭爹喊娘的,躺在床上整整两天都只能趴着睡。

    自此白明宇就明白常夏这人表面看起来脾气还不错,虽然大部分时候都冷冰冰不太爱搭理人,为人也比较严肃,可一旦发火那就是特级火山爆发一级海啸七级地震十二级台风,绝对一发不可收拾,不是普通人能抵挡得了的。

    常夏关在房间里揉着太阳穴,他的确是气得不行,可明宇那么大的人了,实在不知道该怎么跟他说。常夏自己也是有电脑的,对于网络世界他比白明宇清楚得多,也明白其中的危险性。

    网络上什么东西没有?对一个十六七岁的高中生来说,堕落太容易了。

    常夏想了很久,看到电脑右下角QQ的图标不断在跳就顺手点了开来。

    黑色的毛毛雨:??在不在?

    那年夏天:在。

    黑色的毛毛雨:^^终于复活了,我还当你失踪了呢!

    那年夏天:最近课业比较忙,找我有事?

    黑色的毛毛雨:夏天你是S市的吧?

    那年夏天:对。

    黑色的毛毛雨:我想问你,市内什么高中比较好,我儿子快中考了,填志愿让我一个头两个大!

    那年夏天:你儿子成绩怎么样?

    黑色的毛毛雨:唉!怎么说呢!不上不下,所以我才头疼。他小子嚷着不想上高中,可你说这年头不上高中能有什么出息!

    那年夏天:其实未必一定要上高中的,我们学校有几个勉强塞进来的孩子,说实话读得挺痛苦的,还不如让他们念自己喜欢的专业。

    黑色的毛毛雨:你这么说也不是没道理,可我这个当家长的当然希望他能上高中考大学。偏偏那死小子不争气,最近迷网游迷得一塌糊涂,我真不知道怎么办才好。

    那年夏天:你儿子也迷网游?

    黑色的毛毛雨:怎么?你孩子也迷啊?

    那年夏天:我还没孩子--b,我弟弟迷,还瞒着我跑去网吧,气得我不知道怎么办才好。

    黑色的毛毛雨:网吧?那的确不是什么好地方。尤其是学生会去的网吧,环境一塌糊涂。你要当心你弟弟,别被带坏了。

    那年夏天:那么夸张?

    黑色的毛毛雨:可不是!虽然也不是所有网吧都不好,有的网吧很高级的,可学生没钱啊!他们哪去得起那种网吧?去的都是便宜的地方,环境当然很差。

    那年夏天:……

    黑色的毛毛雨:不是我说,与其让你弟弟去网吧还不如给他买台电脑,让他在你眼皮子底下上网。最近网络不是出了个什么学生安全上网系统?可以屏蔽掉许多不良网站的。我给我儿子安了个,效果还不错,不然你试试?

    那年夏天:嗯……我考虑考虑。对了,我把你要的学校大概列了几个,传给你。

    黑色的毛毛雨:谢啦!

    给他买台电脑啊!

    想想明宇都那么大了,现在很多小学生都已经玩电脑了,的确是值得考虑的一件事。

    常夏靠在椅子上闭着眼,认真考虑毛毛雨的建议。也许给他买台电脑是个不错的选择,至少他不会浪费钱去网吧……

    最近新闻老爆出那些因为网游造成的伤害事件,还有许多网吧非法经营和一些不良少年在网吧引发的暴力事件,想想就后怕,常夏实在不希望白明宇涉足那种场所。

    正考虑着,吃完饭的白明宇悄悄推开了常夏的房门。

    “哥……”小心叫了声,然后慢慢靠近,有些讨好的抱着作业本说:“我在哥这儿做功课好不好?”

    常夏瞄了他一眼,自然知道这是白明宇哄自己开心的小手段。

    每次这小子惹自己生气之后就会特别听话,想着法儿让自己顺气。

    在他身边做功课?还不是做个样子给他看?

    点点头,常夏挪了快地方给白明宇。

    白明宇乖乖翻开作业,目不斜视的做了起来。

    常夏备了会儿课,忽然问:“明宇啊!哥给你买台电脑如何?”

    白明宇吓得笔都掉地上了,问:“啊?你说啥?”

    “我说我给你买台电脑吧!”

    昏……真的假的……

    天下还有那么便宜的事儿?板子没挨到不算还给买电脑?

    哥没病吧!

    “怎么?不想要?”

    “想要!”当然想要,做梦都想要!

    “嗯,那这次考试你要都能及格我就给你买。”

    啊……还附带条件啊……

    “不愿意?”

    “愿意!当然愿意!”一阵点头后,白明宇忽然扑到常夏身上说:“哥你太好了!我太爱你了!”

    常夏一把推开白明宇蹭过来的脸说:“行了!做你的功课!”

    “嘿嘿。”白明宇一阵傻笑,乐呵呵地和作业奋斗去了。

    虽然要每门都及格有点难度,但常夏肯给买电脑简直就是西边升起的太阳,天上掉下来的馅饼,那是求都求不到的。

    唉!

    见白明宇那么开心,常夏由衷希望自己的决定是正确的。

    这年头,养孩子难,教育孩子更难啊!

    ————

    有动力就有冲劲儿,当白明宇拿着期中考的成绩单给常夏看的时候,常夏再次从这张纸上验证了白明宇是个聪明的孩子的事实。

    当然聪明,要不是初三那会儿因为父母突然逝世影响了白明宇的学习情绪,以他的水平完全可以上市重点高中。如今沦落到这么个普通高中,常夏心中多少还是有些惋惜的。

    常夏是个言出必行的人,承诺了给白明宇买电脑自然会履行诺言。

    周末的时候白明宇带着兴奋的劲儿坐在常夏车里,一个劲儿在说电脑的配置问题。他跟张阳讨论很久了,还特地去网上查了许多关于最新的电脑配置标准,为的就是给今天做准备。

    常夏翻个白眼,心叹:我给你买电脑不是为了给你玩最新的网络游戏,配那么高端干嘛?

    可见白明宇那么开心,最终常夏还是买了台价格不菲的组装电脑,乐得白明宇手舞足蹈的。

    “哥给你买电脑不是让你天天泡游戏的,你知道?”

    白明宇坐在电脑桌前一边下载基本软件一边点头。这种时候当然常夏说什么就是什么,傻子才跟他顶嘴。

    “以后也别去网吧了!那种地方不安全,知道吗?”

    “知道,知道。”他也不喜欢去网吧,烟雾袅绕的!由于以前常夏爸爸不抽烟,现在常夏也不抽烟,所以白明宇对烟味其实有点过敏,这点随他妈,白阿姨也讨厌烟味。

    “还有,别让我知道你再跟那个刘小天有什么瓜葛!”说起刘小天常夏就头疼,学校的特别生,光想就知道是他老爸塞了大把钞票资助学校教育发展换来的名额。这个刘小天自己读书惨就算了,还拖着一帮男生跟他一起混!他有老爸在背后撑腰,就算全拿零分将来也能送出国镀层金回来。可怜的是跟着他混的几个孩子,学习成绩一落千丈不算还染了一身不良习气,都不知道把几个老师气得七窍生烟了。

    “知道知道,都听哥的。”

    见白明宇满嘴敷衍,明显没把自己的话听进去,常夏只能摇头。

    算了!逼太紧也不是办法!

    ————

    白明宇自从有了电脑倒是乖了很多,网吧不去了,晚自习也不逃了。只不过整天回到家第一件事就是开电脑,这让常夏有些头大。

    好在学习成绩也没啥明显下滑的迹象,常夏也就睁一只眼闭一只眼算了。

    岂料好景不长,还是出事了。

    常夏记得很清楚,那是一个有些闷热的周六下午,常夏从大学回来就见白明宇扑在自己房间和电脑奋斗。

    电脑里陆陆续续传来对话声,常夏皱眉。

    眼看要期末考了,这小子不跟作业奋斗居然看起电影来了!?

    常夏手中的资料都没顾得放下就往白明宇房间走,打算好好提点教育一下这个弟弟。

    也不知道是不是白明宇看电影看得太投入,完全没察觉到灾难的降临。

    他听见身后有“啪”一声巨响,随之而来的就是常夏的怒吼:“白明宇!你在看什么东西!”

    白明宇吓得手一抖,不小心把视频音量给调到了最大。

    电脑里传出“嗯嗯啊啊”一阵暧昧的呻吟声,常夏看着屏幕里两具在床上纠葛不清的裸-体后只觉得脑中一阵空白,尤其是当他发现这两个纠缠不清的主角居然都是男人的时候,常夏简直有种想把电脑从十二楼丢下去的冲动。

    而白明宇也没好到哪里去,常夏忽然回来把他吓得不轻,吓得都忘记应该先关了那限制级的片子。

    常夏气得浑身发抖,指着显示屏问:“你就是用来看这种东西?啊?!我给你买电脑就是让你看这种东西!!!”

    白明宇这才明白过来,急忙关了电脑缩到墙角:“哥~~”惨兮兮的叫出来,可想而知今天绝对没办法混过去了。

    常夏就不明白了,他明明都已经很小心的为白明宇进行了网络管理,他哪儿下的这种片子。

    “哪来的!你从哪儿找来这种东西的!”

    “朋友……给的……”白明宇当然知道自己的网络屏蔽了大部分不良网站,他也没勇气冒着中毒的危险去下载这种片子。

    “什么朋友?”

    “就网上的朋友……”白明宇哪敢说是刘小天给他的?否则死十次都不够看啊!

    “好!你能耐啊!这才几天就认识不少朋友啦!这种片子你都能搞到!你脑子都用到这种地方去了!”常夏转身从桌上抄起一把尺子狠狠一拍桌面:“白明宇,你皮痒是不是?啊!”

    完了完了完了!

    火山彻底爆发了!

    “哥——不要啊!我错了!我知道错了!”

    可惜为时已晚,常夏二话不说把白明宇往床上一压,对着他屁股就是狠狠一顿抽。

    尺子打在肉上,寸寸见红。

    白明宇疼得求爷爷告奶奶,祖宗十八代都被他求遍了,最后实在哭不动了只能趴在被子上抽抽。

    呜呜呜……

    以前还能想着告常夏虐待未成年,现在拿到身份证后就连这个都告不成了。不知道能不能勉强算家庭暴力范围……

    其实严格说,白明宇的力气比常夏大。可就刚才的气势而言,常夏绝对压过白明宇几百倍。

    他这个小猴子怎么都蹦跶不出如来佛的手掌心……

    一顿竹笋烤肉后,常夏收回了白明宇的电脑,顺便连晚饭都一起取消了。

    留下白明宇窝在被子里,悔不当初。

    早知道他就应该先锁了房门再看,不该大意的认为常夏今天会像平时的周六一样要在大学留到很晚才回来。

    可见他挨了一顿打后还是没有正确认识到自己的错误……

热门话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