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上嗨小说网-免费小说,精彩小说,完结小说推荐-备胎结婚了、沈淮安祝锦时沈风小说

备胎结婚了

沈淮安祝锦时沈风小说

主角:沈淮安,祝锦时,沈风, 标签:小白、宠文、暧昧、甜文、

长达十三年的暗恋,终于在心爱的人向别的女人表白的时候化为乌有。一场意外,她代替姐姐,风光地嫁给了那个能够翻手为云覆手为雨的男人。和沈淮安,起于一场阴谋,却无关爱情,可她偏偏沉沦在了他的温柔里。到头来,祝家落得家破人亡,她才知道自己输的彻底。“阿锦,我和你说过的,不要轻易相信任何人。”“沈淮安,现在祝家遭到报应了,我该还的也还清了,这场交易该结束了,从今往后,一别两宽各生欢喜。”后来祝锦时离开了,他却什么也不能解释只能眼睁睁看着,从那以后,日思是她夜想也是她,夜深呓语的名字还是她。她说她喜欢光,凉城的夜晚就没再暗过,每过一年他就点亮一束星光,直至满城星光璀璨,却始终不及她眼底的星河熠熠。

花烟 状态:连载中

沈淮安祝锦时沈风小说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 001叔侄情深

    凉城的某个中档住宅区,一辆豪华至极的阿斯顿马丁缓缓停了下来。

    祝锦时解开了安全带,却在看到小区门口的人影时动作一顿。

    他怎么来了?

    “还有事?”驾驶室座上,一把冷岑的声音仿佛天籁的开口。

    祝锦时看向身畔的男人,丰神俊朗,长眸锋锐,冷漠的神情在他的脸上却更显得矜贵从容。

    沈淮安,凉城坐拥整个商业帝国的黑马,一个帅炸又富炸的男人。

    “还想跟你多待会。”她收起眼底的情绪,妩媚一笑。

    沈淮安冷哼一声,眼角余光注意到那抹熟悉的身影,也是眸光一沉:“是么?”

    祝锦时不说话了。

    沈淮安淡漠地扫了她一眼,深沉的眼眸中却极快地闪过一抹不易察觉的锋利,他声音低沉问:“你喜欢沈风?”

    祝锦时搭在车门上的手一缩,立刻回答:“不喜欢。”

    她的语气中甚至带了一丝嫌恶。

    沈淮安眉宇中的不善逐渐加深,他冷冷地吐出两个字:“说谎。”

    “没有。”祝锦时的眉心也颦蹙起来,现在只要提到沈风这个名字就足够让她不爽,那感觉就像饿疯了的人吃了一颗死苍蝇,恶心,但是又不得不承认。

    可是,她嘴上绝对不会承认。

    祝锦时能感受到身畔男人逐渐变寒的眼神,伸手去开车门,却不料被人猛地一把攥住。

    祝锦时一惊,抬眸却一头撞进沈淮安带着逡巡与不悦的墨眸中,她见他眯起眼眸,不由得有点心慌。

    沈淮安与沈风完全不像,外界甚至有传言他是沈老爷子之前的私生子,可那些话也只是当成饭后的调侃,只因眼前这个男人实在是太过耀眼,以至于那些人都觉的这种事情只是一个笑话。

    一个骄傲冷漠到睥睨众生的男人,从来高高在上,翻手为云,覆手为雨。

    而此刻,这个拥有着撼人心魄的男人正冷冷地审视着自己。

    她如何能不慌?

    只是一瞬间的流露,便已经叫面前的男人捕捉到,他伸出一只修长有力的大手携住祝锦时的下颔,用力抬起:“承认了?”

    “承认什么?”祝锦时死鸭子嘴硬,下颔被捏的酸痛,却仍旧仰视着面前的男人——

    没办法,即便是坐着,沈淮安一米九的身高也将她碾压。

    沈淮安冷笑一下,声线中却听不出喜怒:“女人,不要再让我看到你觊觎沈风。”

    觊觎?这是叔侄情深?

    祝锦时可不这么觉得,她勉强地扬起被捏着的嘴角,吐字含糊不清道:“有你在,我的眼里不会有别人。”

    沈淮安眯起双眸,半晌,才缓缓地将手放下来。

    祝锦时松了一口气,揉了揉自己的下颔,又对着后视镜照了一下,才瞟眼窗外道:“我可以走了吗?”

    男人冷岑地瞄了一眼车窗外,沈风的身影还在晃动。

    走?

    沈淮安扯了扯唇角,露出一个并不算是笑容的笑:“去哪儿?”

    明知故问!

    祝锦时一边磨牙一边开口,假惺惺地一笑:“您说我要去哪儿?”

    “我不会让你去见他。”沈淮安口中的“他”,不言而喻。

    祝锦时心中一沉,她知道,以沈风的性格,绝对不会这么轻易地善罢甘休,所以——

    她桃花眸子深了深,道:“好,不见。”

    敏锐如沈淮安,自然对于她的小心思了然于心,却依旧冷沉地开口:“去你那还是去我那?”

    “去你那。”祝锦时不假思索地开口。

    沈风都堵在门口了,还去什么她那?

    “去你那。”沈淮安瞄了祝锦时一眼便准备下车,语气不容商量。

    哎哎哎?怎么回事?

    祝锦时一把抓住男人的衣袖:“不是去你那吗?”

    她瞪大的眼睛映衬出沈淮安冷岑的的侧脸,他眼角余光冷冷一扫,薄唇冷傲地开口:“我说听你的了吗?”

    祝锦时抿住唇忍住几欲出口的神兽咒骂,颦眉道:“我拒绝。”

    “你没有这个权利。”沈淮安轻描淡写地摆出自己的权威。

    祝锦时立刻缩回身子一把插上安全带:“我哪儿也不去!”

    “这是我的车。”沈淮安冷冷的开口,眸光落在一脸惊恐的小女人脸上,眼神变得愈加深沉。

    祝锦时不安地攥紧手中的安全带,一脸视死如归。

    沈淮安的忍耐已经到了极限,伸手一把攥住她的手腕,她惊恐中开始挣扎,可无奈男人的手实在是太有力,钳子一样纹丝不动,让她她根本无从脱身,情急之下卷了身子,一脚踹了过去。

    踹得你下半身不能自理!

  • 002你找别的女人试试?

    正常人真的很难做到这个动作。

    可是祝锦时十年的舞蹈底子,这一脚过去,沈淮安也有些诧异,却依旧闪开,另一只手攥住了她的脚踝。

    一手一脚被钳制,被拧的生疼,祝锦时却咬着牙不肯松手,比起疼痛,她更不想跟这个男人共处一室!

    “女人,不要挑战我的底线。”沈淮安太阳穴上的血管恼怒的跳动着,眼神已经深的可怖。

    “我也有底线。”祝锦时不服气,腿筋被迫拉着,这样外撇着拧着实在是很难受:“我的房间不许男人进出!”

    这话一出口,沈淮安一挑眉,祝锦时也愣了,真是恨不得咬了自己舌头。

    这是在交代自己的情史吗?

    莫名的,沈淮安竟然有点满意,没有男人进出,说明……

    他眉头松了一下,启唇:“丈夫都不行吗?”

    当然不行!

    “不行。”祝锦时有点无奈,她虽然知道早晚不能逃脱,可她现在实在接受不了,况且:“我们又不是真的相爱结婚。”

    她本就是代替姐姐的,追其根本,还不过就是利益联姻。

    “呵~”沈淮安刚刚摁下的怒火腾的再次窜了起来,“所以呢?我们要做一对分居的夫妻吗?”

    “所以……”祝锦时心底有不好的预感,明眸不停地转着,却到底还是硬着头皮憋出一句,“要不……你找别的女人试试?我不介意的。”

    这话一出口,祝锦时就后悔了,不为别的,只因自己的手腕上的大手瞬间加重力道,她疼的咬住嘴唇,不让自己叫出声。

    “你说什么?”沈淮安怒极反笑,只是笑容阴冷地让人胆寒,他更加逼近了几分。

    “没听清楚,那就当我没说。”祝锦时咬着牙根回话,尽量不让自己显露出痛苦的表情。

    沈淮安冷笑一声,却蓦地起身,将她的腿用膝盖压住,单手钳制住她两只手的手腕,狠狠地摁向车座顶,压住!

    “你想干什么?”祝锦时惊恐地盯着那逐渐靠近的俊容,牙齿都在打颤。

    “干你。”沈淮安薄唇冷岑地吐出这两个字,他唇形极完美,嗓音又低沉而充满磁性,却将这两个粗鲁的字眼说的那么干脆利索。

    当真是刷新了她的三观!

    “我拒绝!”祝锦时抗争着扭动身子,偏头张口就狠狠地咬上沈淮安的手臂,贝齿嵌进肉里,咬到肌肉变形。

    沈淮安眼神一冷,瞬间栖身而上,整个人狠狠地压到了副驾驶上!

    车身都伴随着他的举动晃动了一下,祝锦时登时脑子一懵,甚至忘了挣扎。

    还没回神过来的空档,男人的大手便已经钳制住她的下颔,狠狠地将她的嘴掰开。

    “找死?”沈淮安声音阴恻,带着锋锐的杀意。

    “是你先动手的!”祝锦时被捏着下颔,嘴巴都闭不上还努力地争辩。

    “好,很好。”沈淮安冷笑一声,松开她的下颔,转而已经探上她的腰肢。

    祝锦时惊恐地瞪大眼睛,“把手拿开,混蛋!”

    “再说一遍?”沈淮安手指已经抚上她的后腰背,一路向上,向前!

    她未经世事的身体极其敏感,在他有技巧的试探下,已经开始颤栗,连带着,呼吸都急促起来,脸上逐渐变热,红晕在脸颊蔓延。

    祝锦时为自己有这样的反应感到羞耻,却无法抑制那种奇异感觉带来的颤抖与心慌意乱。

    “你……你混蛋!”她声音哼哼地开口,咬着牙根不让自己更加难堪。

    沈淮安面颊肌肉绞紧,长眸一眯,下一秒,就捏住她的下颔,狠狠地吻了上去。

    祝锦时脑袋嗡的一声,身子强烈地挣扎起来,可身上的男人力道更大,狠狠地压住她往下,手还在探寻,两具身子纠缠着你来我往,真皮座椅被压的吱吱嘎嘎,车身摇晃的更加剧烈。

    大树的阴影下,远远的路灯余辉洒在迈巴赫地车尾,车子没规律的摇头晃脑地动作更加明显,小区里三三两两散步回来的人见到这情形,禁不住地加快脚步,可眼神却暧昧地想要瞄两下,却被黝黑的车窗挡住。

    “现在这些年轻人啊,真是开放啊!”

    感叹的声音由远及近,沈风随意一瞄,却忽地定了睛。

    他英俊的脸上铁青一片,这是……小叔的车!

    车内,祝锦时被吻的意乱情迷,仅存的一丝理智让她狠狠地,再一次的,咬住了面前的人。

热门话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