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上嗨小说网-免费小说,精彩小说,完结小说推荐-我等清风更等你、霍青城魏婉小说

我等清风更等你

霍青城魏婉小说

主角:霍青城,,魏婉 标签:虐恋、暧昧、总裁、日久生情、

霍青城 ,为人冷漠,唯独对她不同。魏婉,单纯漂亮,为了弟弟甘愿做人体模特,却不想芳心萌动。“霍先生,钱…”“说吧,打算要多少?”“四十万就好。”“呵!”霍青城被气笑了,烟蒂随手往地下一扔,抓住她的胳膊狠狠一带,魏婉吓的一声惊呼,身体竟被男人压到树上。嘲弄的眸光低头俯视着她……

流浪少女 状态:连载中

手机阅读全文

1、微信搜索: i163wx
2、关注公众号
3、回复:我等清风更等你

霍青城魏婉小说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 第2章 画中自有颜如玉

    魏婉回到家后,愁得晚饭都没吃几口,陪妈妈在客厅看了会儿电视,干脆上床睡觉。

    尽管累得不行,却睡不着,她也是大学刚毕业,正式工作还没找到呢!前些天付给对方的六万块,也是找同学东拼西凑的。

    四十万,给霍青城当模特,一个月十万,提前预支,他会同意吗?

    刚给他做了一天模特,就提出这种要求?那个男人虽生就一副迷倒众生的妖孽脸,可一看就不好说话,不近人情。

    “唉…愁啊!”

    唉声叹气中,迷迷糊糊的睡着了。

    第二天,魏婉早早的起床,决定朝霍青城开口试试,万一他同意也说不定,毕竟人家是有钱人,听说他还是某公司老总,四十万,在有钱人眼中不过是小case。

    可那张冷峻面孔,在脑海中一浮现,心里就怕怕的,光着身子找他借钱,简直是难为情呀!

    干脆,为了壮胆,背着妈妈从冰箱里拿来两瓶啤酒,都说酒壮怂人胆,今天也只能这样了。

    逼着自己喝完两瓶酒后,又刷牙洗澡,感觉身上没酒味了,才告诉妈妈说自己去上班,出门打车,去了霍青城别墅。

    她骗妈妈说,自己找了份好工作,在一家大型企业当文员,妈妈听了还高兴的不得了,要是知道她给人当裸模,非打断她的腿不可。

    “你是没吃饭?还是得了软骨病?扶墙都站不稳,让我怎么画?”

    画室里,魏婉一丝不挂的倒进霍青城怀里,气的霍青城脸色阴沉。

    原本想看看她是不是病了?却没想到这女人给他来这一手。

    “我…我没病…霍先生,我就是想…要钱,求你,好吗?”

    两瓶啤酒虽不算多,但对于一个没喝过酒的女孩子来说,她彻底的醉了。

    手死死抓住霍青城胸前衣服,霍青城试图推开她,她身体一软,竟趴在了他的身上。

    美好圆润的身体,散发着淡淡的沐浴露香味儿,霍青城自认对女人很有定力,也不免有些心跳加速。

    投怀送抱,要钱,果真,看着清纯,能接受这行职业的,十之八九不检点。

    “松手,滚开。”

    霍青城沉声命令,魏婉就像没听见似的,干脆抬手抱住了他的脖子,娇弱的声音,低喃着:“霍先生,求你…我真的走投无路了,只要…你肯预支给我钱?我真的…什么都愿意…哪怕是…身体。”

    魏婉虽然醉了,可她大脑不糊涂,在说出最后一句话时,忍不住哭了。

    女人的眼泪很快打湿他的衣襟,眉头紧锁,脸色更加阴沉,软硬兼施,哭天抹泪,他最讨厌的就是这种女人。

    咬咬牙,猛地用力推搡,魏婉身体不受控制的倒地,霍青城看都不看她一眼,转身,出门。

    霍青城根本不知道他使出的力气有多大?魏婉被他推倒后,都没来得及吭一声,头撞到墙上,晕了过去。

    “先生,中午了,那位魏小姐,还没出来?”

    管家陈安站在饭桌旁看着主人用餐,霍青城慢条斯理的切了块牛排,十分优雅的填入嘴中,咀嚼着,冷声道:“管她,让她在里面呆着。”

    想想刚才女人对他投怀送抱,脸色越发难看,陈安察言观色,赶紧回了声“是。”

    饭毕,霍青城嘱咐陈安不允许任何人去画室,陈安应承后,他开车离开别墅,去了公司。

    其实霍青城从小爱好绘画,上学时报的也是美术专科,可刚去美国留学不久,家里就打电话说,爸爸身体状况不佳,让他回来打理公司。

    没办法的情况下,他只能接受家里安排,接手霍氏集团。

    公司生意做得风生水起,哪怕一点闲余时间,他都会投入自己的爱好中。

    身体绘画,是成功画家的一部分,他最近才想起来尝试,可惜,前挑万选,选中一位身材样貌好的,第二天就让他堵心。

    在公司一个下午,处理了些紧要文件,快下班时,生意合作伙伴吴总打电话来,说请他吃饭。

    前两次都被他推掉了,再推的话说不过去,下班后便去赴约。

    十点多,霍青城从某酒店出来,喝的有些高了,给助理打了电话,让他接他回别墅。

    回来后,见时间不是很晚,便脚步不稳的上楼,去了画室。

    陈安跟在后面,见霍青城虽然醉酒,却也无碍,便转身离开,画室是他家主人禁地,没有吩咐,他从来不敢进去。

    “画,怎么…倒了?”

    霍青城打开画室里的灯,眼前有些恍惚,见左边墙下,躺着幅画,便挪脚走过去,打算把画扶起来。

    “额,好重!”

    霍青城把画抱住,发现有些抱不动,气的摇头苦笑,看来醉的不轻,连画都拿不动了。

    昏迷着的魏婉,被霍青城揽进怀里,迷迷糊糊的转醒,她根本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也不知自己晕倒了,只记得她求霍青城预付她几个月的工资,剩下的就什么不知道了。

    “霍先生,求…求你…好吗?”

    霍青城正打算用力把画抱起来,谁知,这幅画竟然抬手勾住了他的脖子,这下,他彻底懵了。

    浓眉紧蹙,莫不是自己画艺精湛,就像聊斋上演的,绘出一幅画中仙?

    不,不能吧!

    “答应,答应我…我就答应你!”

    霍青城呢喃着,她的确很美,抱在怀里滑滑软软,手感很好,缓缓低头,朝着魏婉的脸靠近。

    甜润的小嘴,充满诱惑,霍青城有些激动,忍不住想要深吻。

  • 第1章 当我不存在

    北风呼啸,漫天飘雪。

    魏婉裹着白色羽绒服,站在一栋豪华别墅外面。

    略乱的长发敷上一层雪花,小脸冻的通红;身体冷的直哆嗦,期盼的眼神儿看着门口,希望那人赶紧出来,好让她进去暖和暖和。

    大概过了十几分钟,别墅的门发出一声轻响,走出来个穿灰色毛衣的中年男人。

    男人面无表情的走下台阶,不冷不热的声音,对魏婉道:“魏小姐,你可以进去了。”

    魏婉一听,赶紧点头,随着中年男人,走进别墅的门。

    “换鞋。”

    魏婉踏进门口,还没看清里面什么样?中年男人喷出来的两个字,把她吓了一跳,应了声,赶紧从门旁鞋柜儿,拿出一双女式拖鞋,换上。

    “先生在二楼,跟我来吧!”

    中年男人见魏婉换完鞋子,转身就走,魏婉见状,紧跟其后。

    “左边浴室,先进去洗澡,出来时不用穿衣服,先生在画室等着。”

    魏婉红脸低头,小声道:“我…来时洗澡了。”

    中年男人停脚,转身,直勾勾的眼神看着魏婉,“我家先生有洁癖,这是规矩。”

    好吧,魏婉从心里妥协,感觉这老家伙活像从棺材里跳出来的僵尸,懒得跟他多说,这大冷的天,洗个热水澡,或许不错。

    点了点头,朝左边走去。

    魏婉洗完澡,裹着浴巾从里面出来,辨别了下方向,朝着中年男人说的画室走去。

    魏婉在画室门口停脚,轻轻叩了下门,小声问,“霍先生,我可以进来了吗?”

    心里紧张忐忑,就听里面传来一道冷清男声:“进来。”

    闻言,赶紧推门进入。

    画室很大,装饰却十分简单,白色的墙壁,挂满各式各样的画。

    落地的画架,坐着个身穿黑衬衫的年轻男人,眉眼清秀,五官俊美。

    魏婉走进来,心提到嗓子眼儿,一手抓着胸前浴巾,转身关门。

    “把浴巾拿掉,上床躺下。”

    男人冷淡无波的音符,吓的魏婉一哆嗦,尽管心抖成一团,还是勉强扯出一抹笑,小心回了声“好的。”

    事已至此,她不可能临阵退缩,拿人钱财,替人做事,深吸一口气,攥着浴巾的手轻轻一扯,白皙光滑的身体,彻底暴露。

    她紧咬着唇,把白色浴巾扔到一旁椅子上,光着脚朝着房间里面的小床走去。

    很小的单人床,浅格子床单,样子有点儿复古。

    她第一次给人当模特,第一次在男人面前暴露身体,心里紧张的要命,实在不知道该摆怎样的姿势?

    坐到床上后,彻底的懵了。

    “很冷吗?”霍青城见魏婉坐在床上浑身哆嗦,俊眉微锁,冷着声音问。

    “不…不是,有些…紧张而已。”

    不问还好,这一问魏婉更加害怕,声音打颤,身体哆嗦的也厉害了。

    霍青城闻言,好看的眉眼一挑,起身走向角落里的空调,手动调整空调温度。

    “不必紧张,你可以把我当成空气。”

    霍青城话说的落地有声,魏婉却一脸羞红,说的简单,身体展示给他,他又怎么可能是空气?

    “好的,我试试!”魏婉低声呢喃,干脆选了个最能遮掩身体的姿势,趴着。

    趴到床上后,又觉得无法面对男人盯着她看的眼神,干脆扭头朝里,给霍青城一个后脑。

    “回头。”魏婉刚觉得这个姿势不错,冷不丁一双大手抱住她的头,强制性的把她脑袋瓜掰了回来。

    她差点儿被吓死,实在没想到男人会过来动手,有点儿被吓傻了。

    男人低垂眉眼,又冷淡声音道:“趴着也行,胳膊弯起,脸枕双臂,别耽搁我时间。”

    “嗯嗯,好…好的!”魏婉紧张回应,赶紧照他说的做。

    霍青城眸光冷冷的,微微侧脸,看向她的臀部,深吸一口气,发声略显烦躁,“外侧的腿可以翘起来,面部表情要俏皮点儿的。”

    魏婉被看的脸红脖子粗,光着身子,还得俏皮,心里暗暗嘀咕,怎么跟勾引似的?

    虽不情愿,可她没资格反对,只能乖乖的翘起条腿,按霍青城指示,眉眼弯弯的看向某处。

    霍青城见她还算配合,才转身返回画架。

    安静的裸身少女,恬静安逸的笑,霍青城面无表情的俊脸,唇角微弯,画笔落于画板之上,简美的身体轮廓,几笔勾画出来。

    ……

    魏婉一个姿势足足趴了两个多小时,走出霍青城别墅时,已经是下午三点多了,雪变小了些,在马路上拦下一辆出租车,着急忙慌的离开。

    半个小时后,车子在‘燕城监狱’停下。

    魏婉付钱,下车,在监狱门口的警卫室登完记后,进去。

    坐牢的是她亲弟弟魏晓峰,十八岁的高中生,因为一个女生,和某个男生打架,给人家脑袋砸了一砖头,可想而知什么后果。

    由于主动投案,被打男生伤势也不算太重,被判拘留三个月。

    偏偏那男生醒后,脑袋瓜变的不灵光了,竟留下轻微脑组织损坏的后遗症。

    为此男生家长不肯罢休,声称他们要是不索赔医药费以及他儿子以后的生活费用,就再次投诉,请求法院加刑。

    弟弟刚成年,她不能让他一辈子就这么毁了,三个月算刑事拘留,要是加刑,可就成人生最大污点了。

    起初她赔付受害方六万块钱,现在人家脑子出了问题,狮子大开口,张嘴就要五十万。

    父亲三年前得癌去世,几乎用尽家中所有积蓄,妈妈心脏不好,根本不能再受刺激,弟弟被拘留,她都没敢告诉她,只说学习紧张,学校无假。

    “姐,你一定要想办法救我,这里一点儿都不好,不是说多交钱就能监外执行吗?姐,求求你,你找朋友多借点钱,让我提前出去好不好?”

    魏婉手拿电话,隔音玻璃那头的弟弟,才进来一个月多,脸瘦了一圈,小小年纪,脸上长满青须,跟个小老头似的,简直心疼极了。

    她可不敢告诉弟弟对方脑子出了问题,还要求给他加刑。只能用尽好话敷衍他,说她正在筹钱,过几天他就能出来了。

    其实,谁又知道,五十万的天文数额,简直要她的命。

    还好应征裸模被选中,提前付给她十万,不然,她非得愁的跳河。

    探视时间有限,抹了把眼泪,和弟弟道别,又跑去医院给人家送钱。

    “实话告诉你,我是因为看你们家境不好,才要区区五十万,三天之内,这点钱要是拿不出来,咱们法庭上见。”

    受伤男生父亲,劈头盖脸的话,让魏婉心狠狠一沉。

    怎么办?剩下的四十万,去哪儿弄?

手机阅读全文

1、微信搜索: i163wx
2、关注公众号
3、回复:我等清风更等你

热门话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