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上嗨小说网-免费小说,精彩小说,完结小说推荐-绝世兵王在都市、周臣秦蕾唐琳小说

绝世兵王在都市

周臣秦蕾唐琳小说

主角:周臣,秦蕾,唐琳 标签:兵王、都市、暧昧、热血、扮猪吃老虎

风骚兵王强势回归,本想回家好好孝顺自己的母亲过上安稳平静的生活,可是他却并不知道,当他从回国的那场劫机事件之后就接二连三的遇上了各种麻烦,最让周臣不爽的是,这些事情还都和一些美丽的小妞有关。管么?当然要管,这些小妞可全都是老子的啊!

小四不是爷 状态:连载中

周臣秦蕾唐琳小说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 第1章 土包子坐飞机

      “首领,你真的打算回去?过那种平平淡淡的生活?”谢子林满脸焦急地看着眼前这个比自己年纪小很多,可是他却心甘情愿喊一声“首领”地少年。

      这少年约莫十八九岁的年纪,脸上稚气未脱,可是那双漆黑不见底的眸子却充满了与他年纪不相符的沧桑。

      “厌倦了,所以,就离开了。现在,我只想过平静的生活。”周臣笑呵呵地看着谢子林,嘴角勾起一抹淡淡地微笑。

      来到这个异域国度已经三年的时间了,他也从当年的稚气少年成长为了一个男人了,虽然在这里有着他的许多兄弟,但是他却知道,这里并不属于他!

      “难道,难道你还在因为小雪的事情而……”

      “够了!”就在谢子林还想要说些什么的时候,本来带着微笑的周臣脸色骤然一变,整个人都仿佛变成了一头凶猛至极的野兽,那双充满杀气的眸子似乎要择人而噬一般,无比恐怖。

      谢子林也意识到自己说错话了,小心翼翼地咽了咽口水,也有些后悔自己没有管住自己的嘴,这个少年老成的男人,他的逆鳞可能就是那个女人了吧?可是自己却因为想将他留在这里,而把那个女人提出来,这实在是错的可怕啊!

      许久之后,周臣终于回过神来,他深深地吸了口气,抬起头来看向有些不知所措的谢子林,笑了笑,说道:“谢大哥,我知道你的想法,可是这里真的不属于我,我讨厌这种厮杀的生活了,而且凭你和其他兄弟的能力,我相信就算没有我,夜魔的地位也是无可撼动的。”

      谢子林知道,这个男人虽然年纪不大,可是他的性子却非常的执拗,只要是他决定的事情,就绝对不会改变。

      想到这,谢子林有些颓然的叹息一声,苦涩一笑,说道:“臣哥,你本应该是这一片土地上的王,不过人各有志,希望,希望你将来可以过得更好,我送送你吧?”

      “不用了!”周臣摆了摆手,说道:“送君千里终须一别,就在这里告别吧!还有,让那些家伙不要再来找我了,天下没有不散的宴席,我只想过平淡一点的生活。”说完,周臣背上自己的行李包,潇洒离去,只留下一脸失落的谢子林。

      看着渐渐远去的年轻人潇洒的背影,谢子林有些惋惜的摇了摇头,低不可闻地道:“臣哥,其实当初的事情真的不怪你啊……”

      ……

      “美女,这个,这个,还有这个,恩,全都再给我来一份。”飞机上,一个身穿灰色中山装的年轻小伙子嘴里吃着意面,同时还和美丽的空姐索要着其他食物和饮料。

      这样的行为顿时让飞机上很多的乘客露出了嫌恶和鄙夷之色,其中一个手上戴着三四个金戒指,脖子上海挂着一条金链子的秃头男子嗤笑地说道:“真是土包子,和这种素质的人同坐一班飞机真是有失身份啊!”

      “就是,真不知道这家伙事怎么坐上飞机的,该不会是抢劫犯吧?”

      “对哦,你看看,他穿的多寒酸,应该没钱坐飞机的吧?”

      面对这些流言蜚语,周臣毫不在意,依旧是自顾自地埋头吃着自己的食物,不过他心里却有些不屑的冷笑,“你们这些家伙又怎么会知道食物的重要性呢?”随即,继续狼吞虎咽起来。

      周臣没有什么享受美食的习惯,因为在非洲,大部分时间都在生死之间度过,饿着肚子杀人是家常便饭。尽快的进食,恢复体力,才是生存的王道。

      吃饱了饭之后,周臣舒舒服服的打了个饱嗝,正准备脱掉鞋子舒舒服服的睡一觉,却听到自己的身旁一个冷冷地声音传来:“这里是公共场合,你想睡觉没问题,但是请别影响到其他人!谢谢!”

      听到这话,周臣这才想到周围还有其他人,他讪讪一笑,这才注意到自己的身边居然是一个女孩子,不仅如此,这个女孩子还长得非常的漂亮,白色的连衣裙将她清冷的气质衬托的淋漓尽致,精致的五官搭配的非常的完美,很长时间没有见到这样美丽的东方女子了,周臣一时间居然看的出神了。

      他娘的,在国外见到的都是一些大洋马,这样东方气质出众的小妞他哪里见到过啊,周臣不由得暗自庆幸自己运气好,居然坐一趟回国的飞机都可以遇上这样的绝色女子。

      似乎感觉到了周臣的眼神,白衣女子柳眉轻皱,将脸偏到另一边,对于这样的情况唐琳早就已经见怪不怪了,以她清冷的性子,根本懒得去呵斥,而回选择冷漠对待。

      不过这次唐琳心里有些奇怪,她身上冰冷的气息一般男人都是不敢直视的,可是这个小子居然一点儿感觉都没有?

      哼,就算这样又如何?估计就是个胆子大点的土包子罢了。

      感觉到唐琳的动作,周臣回过神来,嘿嘿一笑,调整了个舒服的姿势,缓缓地闭上了双眼。

      “各位亲爱的乘客,大家好,很抱歉,给你们的旅途带来了惊喜,我和我的小伙伴最近手头有点紧,所以,请大家多多配合一下,将值钱的东西都拿出来,若是不配合的话,呵呵,可就别怪我们兄弟心狠手辣了!”

      忽然,一个长相阴冷的男子站起身来,举着手中的沙漠之鹰手枪,笑嘻嘻地说着。

      本来已经进入睡眠状态的乘客们全都惊醒了过来,他们怎么也没有想到,这只在电视和小说里的镜头居然会出现在他们的头上。

      有些胆小的女人忍不住尖叫一声,可是随即,“砰”地一声,整个世界都安静了下来,本来还想要尖叫的女人们的声音顿时戛然而止。

      之前叫声最大的那个女人此刻双眼圆睁,似乎还不相信自己居然就这样死去了。

      这时候,所有人都意识到了一件事情,这不是拍戏,这是真的劫机!

      见到在场的人全都安静了下来,那个开枪的匪徒似乎很是满意,他朝身后的手下挥了挥手,说道:“大家不要误会,我们只要钱财,并不想要你们的命,若是你们好好配合的话,我可以担保你们没事,若是你们舍不得破财消灾,那么就别怪兄弟们不客气了!”

      最后一句恶狠狠地话让飞机上的所有人都捏了一把汗,同时提着的心也放松了下来,毕竟他们这样的人只是求财,而钱财对于他们来说根本不算什么,钱没有了还可以赚,但是命却只有一条啊。

      然而唐琳的脸色却变得异常的难看了起来,她小心翼翼地紧了紧一直被她抓在手中的包裹,一时之间却不知道该怎么办了。

      “怎么会这么巧?!”唐琳此刻心中异常焦急,她这次去欧洲就是为了要拿回这件属于她母亲的东西,为了防止有心人的关注,她还特意选择乘坐了这种普通舱,可是却没有想到还是遇上了这样的麻烦。

      忽然,唐琳脑海中一个念头闪过,似乎想到了什么,莫非这些人就是冲自己来的?顿时,唐琳心中的怒气蹭蹭上涌,身上那冰冷的气质也更加的冷厉起来。

      “恩?这个男人怎么回事?都已经发生这样的事情了,他居然还能够睡得着?”忽然见到自己身旁那个穿着中山装的年轻吃货男居然还在睡觉,唐琳顿时觉得有些荒唐,可是转念一想,她心中忽然有些羡慕眼前这个小男人了。

      摇了摇头,唐琳懒得继续搭理身旁的男子,而是忧心忡忡的紧了紧手中的包裹,她们唐家花费了很大的代价才将母亲的东西给弄到手,却没有想到还是被人算计了。

      怎么办?难道就这样将东西交出去么?!

      “嘿嘿,小妞,将你身上值钱的东西全都放进来吧。”

      当真是怕什么来什么,唐琳心中正害怕着那些家伙来找自己,但是该来的还是来了。

      不管如何,唐琳还是将自己身上的首饰全都摘下来缓缓地放进了袋里里面。

      虽然已经想到被人算计了,但是唐琳心中还是抱着很大的幻想,幻想着自己的猜测是错误的。

      “小妞,你手里的东西可还没有交出来呢,快点吧。我们哥几个只求财,不想伤人性命的。”那个匪徒冷笑着看着犹豫不决的唐琳,似乎吃定眼前这个女人了。

      听到这个家伙的话,唐琳猛然抬起头来,那双清冷的眸子闪烁着冰冷的光芒,饶是匪徒凶悍异常也被眼前这位冰山美人冰冷的眼神给吓了一跳,“是谁派你们来的?”

      “哈,哈哈……”那匪徒稍稍一愣,随即哈哈大笑了起来,说道:“小妞,你脑门撞坏掉了吧?什么谁派我们来的?劫机,我们这是劫机,你他妈的不懂老子说什么吗?”

      “哼,劫机?!”唐琳冷笑一声,说道:“你们从头到尾都没有要太贵重的东西,只是要了一些首饰,如果真是那样的话,那么你们这群匪徒实在是太过愚蠢了,飞机票难道不要钱么?而且劫机的风险要更大吧?”

      没错,唐琳知道,这就是一场阴谋,一场针对她的阴谋!

      “喂,我说你们还让不让人睡觉了啊?”就在那匪徒被唐琳逼问的无言以对的时候,周臣打了个哈欠睁开了眼睛。

      

  • 第2章 无耻小人?

      那长相阴狠的匪徒忽然被唐琳识破后,脸色一变,无视了一旁的周臣,满眼凶残地看着唐琳,咬牙切齿地说道:“唐小姐,本来我们只是拿人钱财而已,你只要将东西乖乖地交出来不就好了么?可是你却非要将事情说出来,你就不怕我们灭口么?”

      “对啊,姑娘,这位大哥说的是啊,人家也是混口饭吃,你何必要戳穿人家呢?你这样就没有办法愉快的玩耍了呀,搞不好还要被先圈后叉呢。”就在匪徒话音刚落的时候,一个声音有些谄媚地附和上去。

      本来就已经怒气冲天的唐琳粉拳紧握,冷冷地瞪了一脸猥琐的周臣一眼,冷冷地说道:“身为一个男人,你如此的怕死真的让人恶心!”随即,她将视线收了回来,看着匪徒,冷声说道:“这是我母亲留给我在这个世界上最后一件东西,你们想要将它拿走,除非你们杀了我!”

      说着,唐琳狠狠盯着那匪徒,一副将生死置之度外的模样!

      不过这下倒是让几个匪徒愣住了,他们来的时候可是被叮嘱过,不能伤害眼前这个小妞的啊,他们实在是有些不懂,既然要抢人家的东西,那么直接杀了不就一了百了的么?结果还非要不能伤害这个小妞,这实在是太纠结了。

      不过对方给的价钱实在是太诱人了,所以他们便欣然答应了,在他们想来,一个小妞,遇到劫机的匪徒还不得吓哭啊,却没有想到他们眼前的这个小妞倔强的可怕。

      那个匪徒没辙了,只能回头将求助的目光放到先前开枪的那个匪徒身上去了。

      见到自己的手下被难住了,领头的匪徒眉头紧紧地皱了起来,目光阴沉地朝着唐琳身旁走去。

      同时,周臣也见到了那为首匪徒的模样,可是当他见到为首匪徒右眼角的那枚青色袖珍蝎子的纹身,本来毫不在意地他双眼闪过一抹精光,“这家伙不是毒蝎的人么?怎么会出现在这里?而且还是执行这样的任务?难道……”

      本来他也只是以为这是一件小小的针对事件罢了,但是却没有想到连毒蝎的人都出动了,毒蝎,那可是在那片土地上唯一一个可以和他们夜魔有一拼之力的组织了,可是却在这回国的飞机上被他周臣遇见了。

      这实在是太不正常了!

      事出反常必有妖啊!

      想到这里,周臣将目光放到了那白衣女子的身上,他扫视了唐琳一眼,最后将目光放在了唐琳手中那个小小的包裹上面去了。

      看来这东西就是毒蝎这次的任务了!

      周臣嘴角一咧,他本不想多管闲事,但是连毒蝎都要花费心思想要得到的东西,那么肯定对他们组织的发展有着非常重要的作用,他虽然离开了那片土地,但是那片土地上还有着曾经和他一起出生入死的兄弟姐妹啊!

      算了,就让我最后帮你们一次吧,日后,我周臣与夜魔将再无瓜葛!

      “唐小姐,你手中的东西对于你而言非常的危险,交给我。”为首的匪徒双眸闪烁着精光,冷静地说道:“想必你也看出来了,我们并没有想要伤害你的意思,我们只要你手中的东西!”

      “不行!”不等那为首匪徒说完,唐琳便打断了对方的话,“我说过了,这是我母亲留给我最后的东西了,除非是我死了,否则谁也别想将她从我身边夺走!”

      说着,唐琳将包裹抓的更紧了一些,仿佛这就是她的性命一般!

      见到唐琳如此的冥顽不灵,毒蝎男子有些惋惜地摇了摇头,淡淡地说道:“既然如此,那就别怪我们不敬了。”

      “哼,不用枪么?那么我倒是想要看看你们到底有什么能耐!”见到对方将手中的枪给收了起来,唐琳冰冷的眼中闪过一抹笑意,她虽然看上去只是一个娇弱的女子,但是她其实从小就开始习武,而且在练武方面的天赋很好。

      见到对方不用兵器,她心中终于升起了希望!

      对于她自己的武功,她很是自信!

      周臣没有想到这个傻女人居然想要和毒蝎的成员动手,顿时心里一阵大骂,他娘的,真是胸大无脑啊,难道你以为你这三脚猫的功夫可以对付的了那三个大汉吗?

      “嘿嘿,唐小姐,早就听说你身怀武艺,既然如此,那么我就先陪你玩玩好了。”之前那个收集钱财的大个子匪徒见到唐琳动手了,他嘿嘿一笑,双手变爪,一个饿虎扑食便朝着唐琳攻击而去。

      “咦,这家伙身手怎么这么差?毒蝎的实力不应该是这样的啊!”见到那大汉的功夫,周臣心里疑惑了起来。

      走道很窄,匪徒这一招饿虎扑食唐琳已经没有办法逃离了,只能硬拼,不过她的脸上毫无惧色,稳稳地一个马步扎在地上,眼看着匪徒就要扑过来,她猛地一拳击打在了匪徒的腹部,直接将跃在空中的匪徒给打退了回去。

      “好!”

      “打的好!”

      众人没有想到唐琳这么弱小的女孩子居然能够有这样的表现,乘客们忍不住大声呼好,他们心中早就已经对那些抢了他们钱财的匪徒恨之入骨了,只是先前很是害怕,不敢发作而已,此刻见到唐琳一个弱女子将匪徒打倒,哪里还会不兴奋啊。

      这说明他们还有将钱财拿回来的可能啊!

      见到自己的手下被唐琳一拳给打退,毒蝎男子眼角不由得跳动了一下,他眼角那毒蝎子的纹身也跟着颤动了一下,显得有些狰狞。

      他冷冷地看着唐琳,说道:“唐小姐,你的咏春拳打的不错,既然你想要玩玩,那么我就陪你玩玩好了。”

      说着,毒蝎男子双眸微微地眯了起来,身上忽然闪过一丝诡异的波动,这样的波动也只有周臣看的清楚,普通人根本没有办法看到。因为这是功夫修炼到暗劲的时候,运劲遍布全身,骨骼肌肉颤抖的表现。

      周臣看了唐琳一眼,见这个小妞似乎没有差距到毒蝎男子身上的变化,不由得暗自摇头,他知道,唐琳应该还没有到达那个境界。

      不行,若是这样的话,那个小妞肯定不是对手,可是我却又不能动手!

      他已经决定彻底的脱离夜魔了,若是在这里出手的话,肯定会引起很多人的注意,到时候他回归都市的想法恐怕就要彻底的毁掉了。

      可若是他不出手的话,唐琳手中那个毒蝎想要得到的东西肯定就会丢掉。

      忽然,他眼神咕噜噜一转,就在唐琳和毒蝎男子即将交手之际,他适时地站了出来,他走到毒蝎男子的身边,笑道:“这位大哥,这个小妞这么漂亮,小弟我倒是对她很感兴趣,要不让小弟将这个小妞给制服了,然后再交给您处置?”

      半路上忽然杀出一个陈咬金,不仅是毒蝎男子,唐琳也有些意外,不过听到那个穿着中山装的男人一脸猥琐的模样,她毫不吝惜地露出了嫌恶之色。

      一个男人你可以没有权势地位,但是却不能没有了脊梁骨,为了自己想要的东西摇尾乞怜,这样不配称之为男人!

      毒蝎男子显然也被周臣的忽然出现给弄得有些摸不着头脑,他正想要推开周臣,却忽然脸色一变,双眼之中充满了惊讶之色。

      因为他发现自己已经将身上暗劲运行出来了,可是却依旧没有办法将身旁的这个小男人推开,这着实吓了他一跳。非但如此,他感觉自己身上的劲力正在飞速的消失,似乎身体如同一个气球被戳破了一般!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你是谁?”身为毒蝎的成员,毒蝎男子知道,今天自己遇上高人了。

      可是周臣却仿佛没事儿人一般,嘿嘿一笑,说道:“这位大哥,你不要问我是谁,如果你真的想要知道我的名字,那么请喊我活雷锋!不过我见你似乎想要亲手将这个女人杀死,那么我就不拦着你了。”

      说着,他朝唐琳做了一个请的手势,自己反倒是让开了。

      对于这个中山装男子的表现,在场的乘客全都一脸的鄙夷,唐琳不解地看了周臣一眼,她不知道哪个男人到底是什么情况,不过此刻她见毒蝎男子一脸震惊和恐惧的神色,她知道,机会来了。

      趁你病要你命,虽然她不知道毒蝎男子到底有什么能耐,但是对方既然是他们的头,那么肯定有些能耐,所以,她二话不说便狠狠地一记进步缠手蹦打,直接轰在了毒蝎男子的胸口上!

      “噗……”

      一口鲜血从毒蝎男子的口中喷出来,随即,轰地一声,他直挺挺地倒在了地上,双眼始终盯着一个方向看去,唐琳顺着毒蝎男子的目光看去,发现对方的目光始终盯着那个中山装的小男人,而且,眼中满是恐惧和不甘之色!

      “啊!老,老,老大……”最后那个匪徒见到自己的头居然倒下了,顿时惊呼一声就想要逃开,可是这时候他才发现,这里是在飞机上,他压根无路可逃!

      很快,那些之前被欺负的乘客们便在唐琳的带领下将拳头挥向了这个倒霉的匪徒。

      制服三位劫机犯之后,唐琳则是缓缓地坐回到了自己的位置上,她沉默一会之后,目光紧紧地盯住了眼前的那个小男人,问道:“刚才是不是你对那家伙身上做了什么手脚?”

      等到她的话说完了,才发现那家伙居然又睡着了,可是唐琳知道,对方根本就是故意不想搭理自己。

      哼,你给我等着,既然你是要去华南市,那么本小姐就一定能够查到你的来历!

      

热门话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