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上嗨小说网-免费小说,精彩小说,完结小说推荐-都市之修真狂少、汪秦玛莲娜汪依小说

都市之修真狂少

汪秦玛莲娜汪依小说

主角:汪秦,玛莲娜,汪依 标签:

曾被家族抛弃,被宗门驱逐,被世人唾骂。汪秦自几百后穿越而来,决心拿回本属于自己的一切!我在,才是家族!我立,便为宗门!我允,方有世人!此生,当不留遗憾!

九良 状态:完结

汪秦玛莲娜汪依小说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 第一章 不会重演

    花旗国维斯港外二十海里处,玛丽皇后号,世界上最大的豪华游轮,此时灯火通明,静静停在漆黑的海面上,仿佛一轮明月。

    在玛丽皇后号四周,至少有三架军用直升机四处巡曳保护着邮轮的安全。

    今夜,花旗国传奇巨商博伦格举办的顶级私人藏品交易会在邮轮上召开,一晚上成交额就抵得上南非小国一年的GDP,足以动用这样的军事力量保证邮轮安全。

    即便抛开交易不谈,被邀请到邮轮上的,尽是各国元首、顶尖富豪、黑道巨孽,随便一个人出事,都能引起一阵轰动,故此,整艘邮轮仿佛一座军事基地。

    相比起外面的戒备森严,邮轮内部却是一片莺歌笑语,温暖如春的船舱内部,以零星展台为中心,是一个面积极大的宴客厅。

    白天的交易已经结束,现在是晚宴时间,身着高档礼服的服务员端着名贵的酒水往来穿梭,美酒佳肴,觥筹交错,一派靡靡之音。

    汪秦端着酒杯,小口抿着杯中的白葡萄酒,眼中精光闪烁,沉默不语,和周围热闹的气氛显得有些格格不入。

    同桌的宾客似乎也注意到了汪秦的异常,打量了他几眼,好奇这夸夸其谈的汪家少爷怎么忽然安静了下来。

    他们不知道的是,汪秦体内的灵魂早已不是之前那个懵懂不知事的纨绔子弟,而是几百年后穿越回来的汪秦之魂。

    当初汪秦被亲信陷害,身陷囹圄,救子心切的父母,却飞机失事。

    而后姐姐惨遭凌辱,悲愤自尽。

    虽然汪秦在机缘巧合下获得高人指点,得以修炼,最终手刃仇人。 但心魔已经种下,渡劫之时被心魔所扰,从而导致渡劫失败。

    只是汪秦没想到,渡劫失败后的自己居然穿越回了几百年前。

    而此情此景,正是自己被陷害的那天晚上!

    汪秦暗下决心,绝不会再让往事重演!

    “汪少,对于我们的提议,你觉得怎么样?”一个充满磁性的女声将汪秦从思考中唤醒,抬起头,是坐在身旁的一位异国美女。

    一头顺直的棕发,肤白胜雪,蓝色的双眸美得动人心魄,黑色露肩晚礼服包裹下凹凸有致的曼妙身躯曲线惊人。

    汪秦认识她,花旗国黑手党教父的独生女,有黑手党公主之称的玛莲娜,这女人看着漂亮,可却不只是个花瓶。

    汪秦记得,在未来的十年黑手党教父逝世以后,就是这个玛莲娜亲手处死了自己的两个叔父,独揽黑手党大权。

    而这一次,是玛莲娜第一次代表黑手党话事,商讨的是在华投资事宜。

    玛莲娜看着汪秦,眼神中掩饰不住鄙夷,还没上邮轮之前,她就听说了,这个汪秦是有名的纨绔,要不是看中汪家华夏四大家族之一的影响力,她不会理踩汪秦。

    “汪少,玛莲娜小姐都已经同意入股,你同不同意,就说一句话吧。”说这话的是汪秦位置另一边的一个扶桑中年人。

    他是扶桑国跨国集团铃木会社的社长铃木贺,世界富豪榜前五十,手上资金雄厚,而这次联合多方势力开拓华夏市场的计划就是他牵的头。

    在玛莲娜等人看起来,铃木会社财力雄厚,是值得信任的合作对象,但是知晓未来的汪秦却清楚,就在半年后,铃木会社就因为资金链断裂而全面崩盘,这场开拓华夏的投资也成了闹剧。

    “铃木先生,听说贵集团的现金流已经不多了啊。”汪秦没有回答,反而似笑非笑地看了看铃木贺。

    听闻此言,铃木握酒杯的手猛地一颤,虽然及时恢复了正常,酒杯里的酒却已经洒了一半。

    “汪少真会开玩笑,”铃木贺眼里闪过一丝阴狠,会社因为投资过度导致现金流入不敷出的事情只有寥寥几人知道,汪秦是怎么知道的?

    然而就是这么一次失态,在座的都是人精,哪能注意不到,铃木贺的掩饰也就显得十分苍白无力。

    “铃木先生,汪少说的是真的?”玛莲娜严肃道:“我想我要重新考虑一下投资的事情了。”

    说完,她也不管铃木贺的反应,举起手里的酒杯对着汪秦举了举,算是表达感谢。

    要知道,现金流是一个公司正常运营的保证,铃木会社的现金流如果真如汪秦所说出现了问题,那么这一次的投资绝对无法维持下去,注定要亏得血本无归。

    而这是玛莲娜第一次代表黑手党谈生意,可以说,要不是汪秦的一句点醒,玛莲娜在家族的威信绝对一落千丈。

    所以,玛莲娜看向汪秦的目光里也带出了几分感激:“这人,似乎也不像传说中那样不堪。”

    被人揭了老底,原先谈好的合作者纷纷要求撤资,铃木贺满面阴沉地盯着汪秦,恨不得把他给吃了。

    汪秦倒是毫不在意,不过是个商人而已,而且是个即将破产的商人,不值一提。

    他一口饮尽了杯中的白葡萄酒,身后一个胖子立刻端着酒瓶凑了上来。

    “汪少,给您满上。”

    “李辉!”汪秦看着眼前这个胖子,心里五味杂陈。

    胖子李辉是自己最得力的跟班,可谁能想到这个恭敬得好像一只狗一样的胖子,早已被家族内的三叔收买,上一世也正是他偷偷给自己下了药,害得自己调戏黑手党小姐被软禁,而父母为了营救自己也被黑手党所害。

    仔细看看,他替自己斟满的酒似乎十分正常,但汪秦知道,这酒里有问题。

    上一世的汪秦就是喝了这酒,才乱了心智调戏玛莲娜。

    心里一清二楚,脸上却毫不表露出来,几百年的修炼早已让汪秦从少不更事的纨绔子弟蜕变到了喜怒不形于色的地步。

    “来来来,各位,华夏国有句话,叫买卖不成情谊在,我们一起祝铃木贺先生的生意越来越好!”汪秦不动声色地偷偷将自己和铃木贺的就被换了换,让后起来大声祝酒。

    铃木贺还在游说身边的人继续参与他的投资,完全没有注意自己的酒杯已经被偷偷调换,见到同桌的宾客起身祝酒,也下意识地端起酒杯一饮而尽。

  • 第二章 汪秦出手

    铃木贺喝下了那杯酒,没过多久身体就有了反应。

    呼吸急促,双颊绯红。

    汪秦前世被陷害过以后,曾仔细调查,知道李辉给自己下的药叫做无色爱神,是一种带有春药效果的迷幻药,

    无色无味,药效奇大,服食之后完全丧失理智不能控制自己。

    “嘿嘿嘿,玛莲娜小姐。”铃木贺转头,看向了离自己不远的玛莲娜,脸上的表情猥琐至极。

    “铃木先生,你怎么了?”玛莲娜皱了皱眉头,她不喜欢铃木的眼神,那眼神赤裸,带着毫不掩饰的贪欲。

    而就在这时,谁也没有想到,铃木猛然站了起来,绕过了隔在中间的汪秦,向玛莲娜扑了过去。

    他的双手一下抓住了玛莲娜细腻粉嫩的双肩,然后低下头去想亲吻玛莲娜。

    玛莲娜猝不及防,下意识想要挣脱,可铃木贺不知哪来的力气,双手像铁箍一样,仍凭玛莲娜如何挣扎也摆脱不了。

    “来嘛,玛莲娜小姐,你们黑道上的女人不都是淫娃荡妇么,装什么淑女,我有的是钱,都给你,嘿嘿嘿。”铃木贺好像一只饿极了的狼。

    外围,玛莲娜的保镖注意到了这里的情况,匆匆赶了过来,可距离稍远,已来不及制止。

    玛莲娜又羞又气,大庭广众之下,若是被铃木贺亲到,会成为她一生的污点。

    “啊!”可铃木贺的头还没有来得及靠近玛莲娜,便发出一声惊人的惨呼。

    与此同时,他抓住玛莲娜双肩的手也不得不放了开。

    是汪秦出手了。

    早在铃木贺饮下药酒的时候,汪秦就已经暗中做好准备,看到他药效发作向玛莲娜扑去,汪秦只是稍稍等待了一会儿,便一脚踢向了铃木贺的裆部。

    要害被踢中,铃木贺即便是已经被药物麻痹了身体也不由得顿了顿,汪秦趁机扣住了他颈部的痳筋,铃木贺便身不由己地松开了虎口。

    就在这时,玛莲娜的保镖赶到,三两下将铃木贺放倒,摁在了地上。

    “把这个疯子抓起来!”玛莲娜心有余悸地喘着气,要不是杀死来宾会得罪举办方,她一定毫不犹豫下令把铃木贺丢进海里喂鱼。

    “谢谢你,汪少!”玛莲娜看着手下的保镖在主办方的协助下把铃木贺带了下去,这才转身向着汪秦郑重地行了个礼。

    这是今晚汪秦第二次帮她,要不是汪秦及时出手,玛莲娜的名誉就全毁了,这对于野心极大的玛莲娜绝对是场灾难。

    “不客气,玛莲娜小姐,这是每个人都会去做的。”汪秦淡淡地举杯回应了一下,不卑不亢,又不失绅士风度。

    “这样的人,怎么会是传说中的那样纨绔?”玛莲娜望着汪秦的眼里已经看不到一丝鄙夷,反而充满了好奇和感激。

    汪秦知道自己已经收获了未来黑道女王的好感,但他却不至于天真到以为就这么一会儿功夫就能让玛莲娜倾心。

    这是个有野心的女人,是难以驯服的野马,汪秦并不想在这里和她过多纠缠,更何况,还有一件更重要的事情要做。

    “李辉,船舱里闷得慌,我们出去走走。”说罢,汪秦和玛莲娜打了声招呼,披起衣服走出了船舱。

    李辉连忙放下手里的酒瓶,亦步亦趋跟了上去。

    到了甲板上,汪秦却没有止步,一直往前走,直到走到了甲板边缘,远离船舱门口保镖的地方,这才站住了脚。

    “汪少,到这儿来干什么,栏杆边上不安全,咱们还是回去吧。”李辉关心道。

    看着李辉这副做作的表情,汪秦忽然感觉十分恶心。

    “李辉,三叔给了你多少钱让你背叛我。”汪秦懒得再和李辉敷衍,开门见山地问道。

    “什么?汪少开玩笑了,我都没见过三爷。”李辉先是一愣,随即陪笑道,只是笑容十分不自然。

    “现在还要说谎吗?”汪秦冷冷道:“你没有想到,调戏玛莲娜的会是铃木贺而不是我吧。”

    李辉神色数变,心里惊讶万分,可仍然咬牙死撑:“汪少,一定是有什么误会,我对你忠心耿耿,绝没有二心!”

    “好一个忠心耿耿。”汪秦冷笑了几声,忽然指着李辉身后道:“三叔!你怎么在这里!”

    李辉下意识地一转头,却什么也没有看见,他立刻意识到不妙。

    可是,这时身后传来一股大力,李辉身不由己地向后靠去。

    “砰!”他的头重重地撞在了栏杆上,一阵耳鸣过后,李辉站立不住,跌坐在地,鼻孔里血流不止。

    “李辉,从你背叛我的那一天开始,你就应该会想到有今天吧。”汪秦一脚踩住了李辉的脖子,让他动弹不得。

    “汪少、汪秦!你不能杀我!我是三爷的人,他不会放过你的。”李辉终于感觉到了害怕,他一面挣扎,一面大叫。

    “他不会放过我?”汪秦哈哈大笑:“我不会放过他才是,可惜你已经看不到那一天了。”

    说罢,汪秦踩住李辉脖子的脚发力碾压,一开始李辉还有力气挣扎,过了一会儿,便整个人软了下来,喉咙里发出了轻微的咯咯声。

    李辉,死了,双目圆睁,至死都不敢相信汪秦会对他动手。

    “你既然要害我全家,就别怪我心狠手辣。”汪秦冷笑着搬起李辉的尸体,直接扔到了海里。

    可以说,这个李辉也是当年汪秦的心魔之一,如今对方诡计没有得逞,自己还亲手将他处死,汪秦心里说不出的痛快。

    “人生在世,快意恩仇,对我有恩,我百倍奉还,想要害我,我报仇也不会隔夜!”这一刻,汪秦心中似有明悟,站在甲板上吹着海风,长出了一口气。

    李辉虽然是一颗关键的棋子,但终究还是棋子,真正的敌人远比李辉要强大得多,汪秦知道,这条复仇之路,还很长。

    但无论如何,每一个害过自己和自己亲人的都要付出代价!

    “汪少爷不在船舱里喝酒,却跑来甲板上杀人,这爱好,还真是与众不同呢。”一声充满磁性的慵懒嗓音在身后响起,汪秦的表情立时一凝。

热门话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