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上嗨小说网-免费小说,精彩小说,完结小说推荐-昨夜星辰恰似你、常安周勀方如珊小说

昨夜星辰恰似你

常安周勀方如珊小说

主角:常安,周勀,方如珊, 标签:现言、甜宠

她起初是准备了诸多说辞,要严阵以待,要摆出态度,起码要让这小姑娘知道她的厉害和手段,可这一刻什么都是枉然。方如珊一开口,眼泪就像断了线的珠子:“常小姐,我求你…求你离开阿勀好不好……”

茯苓半夏 状态:连载中

常安周勀方如珊小说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 第001章分外眼红

    常安刚从英国回来,倒了一天时差,昨晚被周勀吵醒后就睡得不安稳,这会儿又被楼下的车声吵醒了。

    她挣扎着起床,她披了件外套走至窗口,外面雨停了,天色还没完全消亮,周勀常坐的那辆车已经停在门口,司机接了他的行李箱,他习惯性把西装扣子解了两颗才上车,关车门前又抬头瞄了眼二楼。

    常安猛地闪到窗后,直至引擎发动,车声飘远了,常安才靠在墙上轻轻舒了一口气。

    她望着空空的房间出神,这个公寓是她和周勀刚结婚时买的,之前说好互不干涉彼此生活,周勀几乎不回来住,她都不知道怎么这么巧,她刚回国就碰到周勀,理由是第二天出差,这离机场近。

    枕边的手机屏幕亮了几下,才把常安的思绪拉了回来,不消多想,又是那个方如珊发的。

    常安一阵心烦,这个人已经纠缠她大半个月了,几乎从伦敦追回云凌,之前一直没搭理,她苦恼了会儿,才蹭到床边拿起手机看了下。

    ——“常小姐,我是方如珊,能否出来见一面?”

    ——“我在金轩816包房,你现在过来一趟吧,想和你聊聊我跟阿勀之间的事。”

    ——“我知道你不想见我,但逃避也不是办法,还是见一面吧,不然改天我只能直接去你工作的地方找你!”

    对方喋喋不休,意思很明显,非见一面不可。

    见就见吧,又能把她怎么样!

    ……

    金轩是云凌一家高档红酒会所,地处郊区。

    常安不会开车,打了辆出租送到门口,会员制,她还不能直接进去,报了方如珊的大名才被放行。

    “今晚方小姐在这过生日,周先生专门给她开了间包房。”前面领路的服务生很是热情。

    常安不动声色问:“哪个周先生?”

    “周少啊,荣邦置业的老板!”

    说话间已经到了包房门口,常安没再往下问,从手袋里掏了张纸币塞给服务生,兴许是在国外呆久的缘故,她还保持支付小费的习惯。

    服务生似受宠若惊,连续道了两声谢谢才离开。

    人走后常安又在门口站了一会儿,里头欢歌笑语,可以想象氛围应该挺开心,常安便过去推开门,扑面送来一股烟味和酒气,起初谁都没注意到她,气氛相当和谐,直至有人突然喊了声:“喂,珊珊,这是不是你约的那谁?”

    一时四下消声,刚才还在聊天说笑的人全都停了下来,七八双眼睛齐刷刷射向常安。

    站在门口的常安成了众矢之的。

    “打扰,我过来见方小姐!”她保持着基本礼仪,目光在众人脸上扫了一圈,屋里大概七八个穿戴时髦的年轻男女,而朝南坐的那位最为显眼,一身酒红色高叉长裙,配上精心打理过的短发,明艳大方又不失性感。

    其实常安很早就在网上见过方如珊的照片,毕竟这么多莺莺燕燕中周勀只承认过她一人,也会经常带她出席公开活动,所以常安一眼就能认出对方,但这却是方如珊第一次见常安。

    “你好,方小姐,我是常安!”

    方如珊当时还坐软椅上,歪着身子,面色潮红,眼眶有些肿,看样子像是刚哭过一场,见了常安也不动,只死死盯着她看。

    她看什么呢?

    其实方如珊在此之前也已经偷偷找人调查过常安,海归,学画画的,祖上三代显贵,外公是建国初期著名外交家,外婆当年也是十里洋场的名媛,所以常安身份金贵也正常,可方如珊总觉得也不过就是个23岁的小姑娘,一个小姑娘能有什么魅力?但如今见到真人她才突然觉得心慌。

    眼前的女孩没有化妆,黑发披肩,穿了条很普通的白色针织裙,搁在如此场合中没有丝毫惊艳,可贵在她眉目里的气韵,无需做什么,只那么往眼前一站,如山涧溪水清风,不动声色地就把什么都比下去了。

    “喂,珊珊,人跟你说话呢!”旁边终于有人打破沉默。

    方如珊回神。

    她起初是准备了诸多说辞,要严阵以待,要摆出态度,起码要让这小姑娘知道她的厉害和手段,可这一刻什么都是枉然。

    方如珊一开口,眼泪就像断了线的珠子:“常小姐,我求你…求你离开阿勀好不好……”

  • 第002章她不该来

    一秒变故,常安吓得不轻。

    她扯着常安哀求道:“我知道我的要求很过分,但是我实在没有别的办法了,真的……过了今晚我就27了,我跟了他两年,整整两年呐…我还有几个两年可以熬?但你不一样,你还年轻,家世又好,以后肯定会遇到更好的人,何必把时间都耗在他身上?”

    方如珊声嘶力竭,旁边几个朋友大概也没料到她会来这一套,表情各有尴尬。

    常安心里其实也挺受不了,但脸上还得维持起码涵养。

    “抱歉,我来是因为你找了我半个月,想跟你把话说清楚,但如果你是这态度…”她往后退了半步,想要甩开方如珊,可对方死拽着不放,不知道怎么扯到一旁的桌布,哗啦啦一通响,酒杯盘子扯到地上全部碎得稀巴烂。

    常安也被吓了一个激灵,原本还想打圆场的朋友忍不了了,其中一个浓妆女人突然冒出来。

    “常小姐,你这算什么意思?好好说话不行吗?”她边说边挡到前面来,上上下下把常安瞅了一番,“不就仗着自己家世好点嘛,那我可得告诉你,珊珊和周少在一起时还没你呢,是你突然冒出来横在他们两人中间,要不是周老爷子逼婚,周太太的名头怎么也轮不到你!”

    女人言辞犀利,满身都是理。

    旁边有人拽她,“好了陶子,少说两句!”

    她甩开那人,眼神凶狠地戳着常安,“凭什么让我少说两句?没看珊珊多痛苦吗?再说我哪句话说错了?她心里明明知道周少不待见她,还死缠不放,这叫什么,这叫占着茅坑不拉屎!”

    话是越说越难听,周围更是乌烟瘴气,常安被一群人围在中间指指点点,她需要用所有教养来克制情绪。

    “抱歉,我可能不该来。”她这会儿真是后悔了,何必降低身份到这来自取其辱?“方小姐,麻烦你把手拿开!”

    可方如珊好像真是酒精上头:“不!我不放!……你先答应我,把阿勀还给我!”

    常安从来不知道有女人会为了一段感情如此不顾自尊和形象!

    简直胡搅蛮缠啊,她不想再耗下去了,正打算自己抽身出来,旁边也不知是谁扯了一把,常安重心不稳往后倒,整个人跟着跌了下去。

    哐啷啷又是一通响…

    周勀推门进来时只看到碎盘子碎杯子还有摔得稀巴烂的奶油蛋糕,哭得一塌糊涂的的方如珊,和摔在满地狼藉中的常安。

    “都干什么呢!”突闻一声呵斥,所有人回头。

    跟他一同进来的服务生也被眼前场景吓了一跳,这是来拆馆的吗?

    “周少…您看这……”

    周勀不语,绷着一张脸走进包房。

    周勀过去将哭得昏天暗地的方如珊拉起来,问:“怎么回事?”

    而后转过去看了眼常安,那会儿常安已经自己从地上爬起来了,站在一堆玻璃碎渣中,脸色不大好,裙子和鞋面上沾了许多奶油酒渍。

    她也懒得看周勀,只是拉了拉裙角。

    “抱歉,我没什么可解释的,你们慢慢玩!“她扔下一句话就转身出去,门口两个服务生都傻了。

    方如珊心中窃喜,又往周勀身上贴,“对不起,这事要怪我,今天我生日,你却没时间陪我吃饭…我一时喝多了,心里不好受,就……就…”真是委屈死了,委屈到语无伦次。

    周勀不怒也不恼,只是转过去瞄了眼服务生,“损失记我账上,叫人进来把房间打扫一下。”

    “好,周先生,我这就去!”

    周勀又转过来,“其他人都散了吧,我会让司机送如珊回去。”

    方如珊一听又不高兴了。

    “那你呢,你去哪?今晚不住我那去吗?”

    周勀却不正面回答问题。

    “礼物在车上,待会儿小赵会给你,今天先这样吧!”他不动声色地拉开方如珊的手臂,转身也出了包厢。

    方如珊傻傻一顿,差点没站稳。

    “他这什么意思?”

    陶盈扶住她,“他能有什么意思,逢场作戏呗!”

    “可是今天是我生日,他就这么扔下我不管了?”

    “你还要他怎么管?那女人毕竟是他法律上的老婆,今天我们闹成这样确实过分了,也辛亏他心里没她,换其他男人可能进来就得抽你,可他还给你准备了礼物,所以知足吧!”陶盈劝了一段,方如珊这才心安。

    ……

    常安出了会所,门口偏僻,没什么出租车过来,她只能徒步往大路上走。

    夜风凉,入秋了,身上那件单裙根本不抵寒,常安抖抖索索走了大概半小时,突然收到妹妹常佳卉的短信——“姐,陈灏东要出来了!”

    简短几个字,却如利剑穿喉。

    常安起初还不觉得疼,似有片刻麻木,大概因为时间隔得实在太久了,她一度以为自己已经全都忘记,直至把短信反复看了几遍,确认意思,痛感才慢慢泛出来,密密麻麻,最后遍布全身。

    这时身旁车影一晃,她还没反应过来,突然听到有人喊:“上车!”

热门话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