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上嗨小说网-免费小说,精彩小说,完结小说推荐-邪性总裁太会撩、李木子杨斯呈林梓小说

邪性总裁太会撩

李木子杨斯呈林梓小说

主角:李木子,杨斯呈,林梓, 标签:轻松、宠文、暧昧、爽文、总裁、世家、豪门、王爷、

如果不是要倚仗他的鬼才脑子偷艺,李木子发誓,绝对不会和这种恬不知耻的衣冠禽兽扯上关系。煮饭伺候,可以!无条件听从命令,勉强忍了!可莫名其妙成了专属暖床是个什么鬼!*他是国际建筑大咖华泰集团的幕后少东家,睿智卓绝,少年鬼才,一身浪荡轻狂的邪痞无赖本事唯独用在了这个让他牵肠挂肚了五年的女人身上。可她心心念念的却是他的换帖兄弟。他说,“你错过的那个五年,我拿剩下的一辈子给你补上,你稳赚不赔。”李木子没有告诉他的是,当他费尽心机引她入瓮,腾出老命护她周全,她的心尖堡垒早已不设防地为他卸下了。

玉清诀 状态:完结

李木子杨斯呈林梓小说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 第一章 衣冠大禽兽(1)

    “木……木姐……真的要走吗?”助理林梓像只赖皮狗跟前跟后,看着李木子行动利索的将东西收进纸箱,一脸哀怨地嘟囔。

    “为什么不走,这种乌烟瘴气的地方我早就不想待了。”

    早上她亲自将登门的老总夫人带进老总办公室,成功撞破了老总和小三的好事,看着两人狼狈的又扯衣服又拽裤子,只觉无比痛快。

    看见胸大腿长就想上的男人,看见有几个铜板就想勾的女人,就跟茅坑里的屎一样令人作呕,如她亲爸,再如昨晚上刚劈腿的前男友。

    “可是……”林梓唉声叹气,“木姐,你不在我也不想待了……”

    嘴上挽留,但他心里清楚的很,李木子的设计才华窝在这养小鸡的地方,她这把牛刀早晚会钝掉,她需要更大的庙来供,只是她这个设计一姐一走,他就没了奋斗的目标,也学不到那么多了。

    “小林,这些话以后就别随便说了,有缘还会再见的,你加油!再见。”

    端起纸箱,她潇洒转身。

    “木姐,你找到下家了吗?”林梓冲出门口,大呼了一声。

    “找到了。”

    “啊?在哪里?”下一句我也跟你一起走还没出口,就被李木子的话打断,“在华泰东岸建筑工地。”

    “建、筑、工、地!”林梓站在门口,看着李木子明媚的笑容,风中凌乱……

    *

    “李小姐,你这么年轻,怎么会愿意到我们这杂拉又脏乱的地方来上班呢?”年轻的小伙儿陈刚,盖着橘色安全帽,身上就套着一件白背心和一条膝盖破口的薄裤,露着常年日晒雨淋的黝黑肌肤。

    拽过耷拉在脖子上被擦得由白变灰的毛巾随意的抹了一脸的汗水,他呲开牙,憨厚一笑,领着李木子上了住宿楼楼梯。

    华泰是国内企业圈的泰山北斗,各行各圈的业绩都在同行中遥遥领先,可鲜少有人知道,华泰的老董事长曾经也不过是一个建筑工人,白手起家,从一砖一瓦中搭出现在的巅峰奇迹。

    老董事长是个饮水思源的人,至今,华泰就算折掉任何一个行业,也会把建筑业放在中心链上,这也是李木子选择华泰的原因。

    而东岸作为全国最大的华泰建筑基地,几乎所有设计稿都是全国知名老牌设计师出品,而这些人,百分之九十都在华泰总部任职,既然进不来总公司,她就换个法子偷艺。

    上了二楼,陈刚一边开门一边热络着,“李小姐,我们这边不比市区,荒的很,虽然公司的待遇很不错了,但毕竟咱们都是工地上忙活,不大讲究,只能委屈你一个水灵灵的姑娘家了。”

    推开铁门进去,是间简陋但整齐的单间,衣柜床办公桌都有,再挤上一个饮水机和一台小型冰箱,让整个房间只能挪出一条够一人通行的小道。

    床上的被子叠的整整齐齐,窗帘也是新的,看得出,被人特意收拾过一番。

    将行李箱推到门边,李木子回身,粲然一笑,“陈大哥说笑了,我既然来了,就不怕吃苦,有劳你带我走一趟,进来喝杯水吧。”

    陈刚是老实人,活了三十多个年头都没见过这么白嫩俊俏的小姑娘,被她笑的整张嘴都咧到没边儿了,又是挠头又是摆手,“不了不了,我马上得回去了,还有活没干完呢,哦对了,咱们这地儿有限,所以实在没办法给你挤出一个独立卫生间,这条走廊到底就是卫生间,都有独立的门,你放心用,有什么事儿找一楼的肖姐,她会帮你的,我就先回了,你好好休息。”

    “好的,麻烦陈大哥了。”

    来的时候,李木子就看过大概了,作为工地事物对接管理员,她这件单间已经算是整个住宿楼中的总统套房了,看来,以后的日子要做好‘劳其筋骨饿其体肤’的准备了。

    盛夏毒辣,只有一台小风扇孤臂振翅,实在抵不过,在这燥热的小空间内整理好行李,李木子已经通身都是薄汗。

    雪纺衬衣贴着身,黏黏腻腻,让有洁癖的她迫不及待要冲个澡。

    随意从箱底抽了一套睡裙,她拿起脸盆,就往走廊尽头走去。

    只有一个卫生间,倒是挺干净,可却是男女共用,既然来了这抬头低头都是带把的地方,也只能慢慢习惯了,鼓了鼓气,索性每个隔间都有独立门,速战速决就是了。

    快速脱下汗湿的衣服搭在挂钩上,冰凉的水冲上身的时候,她才感觉自己又活了过来,太舒服了。

    “啊呈,多亏了你帮我扛那么多水泥,要不然今天怕是交不了差了。”

    交谈声从楼梯口传来,渐渐逼近卫生间。

    李木子一瞬间吊起了嗓子眼,虽然挡着门,但毕竟二十多年都没碰上男女共处一浴的尴尬,本能就紧张上了。

    “得了,你下午去告个假,上医院看看,老毛病都多久了,省的肖姐担心。”

    “知道知道,你别惦记我了,快去洗洗,我让你肖姐给你下了碗面。”

    “好嘞。”

    沉稳的脚步跨进浴室,李木子反手就关上了淋浴器。

    看来她还真是高估了自己,光是男女有别这一关都过不了,还敢大刀阔斧的迈进来,以后还怎么在这地方混啊。

    她闭了闭眼,还没缓下紧张,隔壁就听见开门关门的声音。

    这么多间,为什么偏偏选她隔壁啊,这人是摸彩票长大的吧。

    窸窸窣窣的脱衣声传来,隐隐还有愉悦的口哨声,李木子拿过毛巾,小心翼翼的将身上的水擦干。

    “啊……”

    一条不明物猝不及防从天而降,砸在她头上,吓的她轻叫一声。

    她一把扯下挡住视线的东西,脸色瞬间就爆血了。

    内裤,黑色的内裤,商标牌就在眼皮底下清清楚楚,xxl185……

    “噗……”她差点就呕出一口老血。

    “咚咚咚……”男人敲了下木门,显然是听见了她那一身轻叫。

    “肖姐?是你吗?”

    “……”

    “不是肖姐那就是小玲了,我内裤不小心掉你那边了,给我递一下呗。”

  • 第二章 衣冠大禽兽(2)

    李木子脸上已经刷了好几道颜色,她现在光溜溜一丝不挂站在里头,进也不是退也不是,外面还杵着一个猥琐变态的男人,谁知道他是不是知道隔壁有人故意丢的内裤。

    半天等不到里头传来声响,杨斯呈抿了抿唇,突然挑起了嘴角,痞笑一声,“小玲啊,看到我内裤了没啊?是不是看到尺寸舍不得还给哥哥我了?”

    李木子听的脚下一个踉跄,差点跌个狗吃屎,手里的内裤瞬间变得如同恶性病毒般烫手,她扬起手,使出了洪荒之力,往外使劲一甩。

    “小玲啊,脾气见长啊,还开不得两句玩笑了……”杨斯呈看到飞出老远的内裤,笑着踱步过去捡了起来。

    下一瞬,触及到不远处的粉色小蕾丝,笑容僵在嘴角。

    起身,他徐徐走过去,单手一捞,就挑起了那条菲薄的布料,触感丝滑,蕾丝小边,质地柔软,小玲那丫头可没这么性感的东西。

    呵……

    邪痞的墨瞳滑出丝玩味。

    翻来覆去都找不到内裤的李木子急的火烧火燎,她记得明明拿过来了,怎么会不见了。

    “小姐,我想你需要这个?”

    李木子抬眸,恰好看到男人举高的手指上正挂着那条菲薄的小可爱,贴着他麦色的掌心,说不出的蜜汁诡异。

    绯红,从耳根一寸寸漫开,似被无数只蚂蚁挠过心窝,尴尬、羞耻、窘迫,全身气血翻涌而上,冲上脑门,她整个人都快被点着了。

    踮起脚,捞了一把,居然还捞空了,她真想撞死在墙上算了,生吞了几口喉咙,她强自镇定,“能不能,低一点,我够不到……”

    低笑声溢出喉头,听在李木子耳里,就跟穿脑魔音一般,抢过内裤,慌里慌张的套上,穿上睡裙,完全不敢去想前一秒还被外头那猥琐男人捏在手里的部位正套在自己身上。

    李木子在里头等了一会儿,确定隔壁传来水声,她才敢开门出来。

    “对了,小姐……”

    急不可耐的脚步顿在门边。

    “你的手真白……”

    下一瞬,杨斯呈就听到疾跑出去的慌乱脚步声,他抬起头,任由花洒冲下,流过俊朗的面庞,滑下健硕的身躯。

    他抬手,随性的抹了一把脸上的水,也没抹掉嘴角沁上的笑意。

    看样子,接下来的日子,不会那么无聊了……

    ……

    嘴里呲溜着面条,杨斯呈看了眼从厨房端着水出来的肖姐,随口一问,“肖姐,今儿个是不是来了个新人?”

    将水递给他,肖姐打趣道,“你消息倒是灵通啊,才来没一会儿,是做对接管理的,好像姓李,我还没来得及上楼看看呢,不过陈刚接的人,那小子下来的时候,笑的没羞没臊的,我看八成是个水灵的俏姑娘。”

    “是吗?”讪笑一声,端起碗喝下最后一口汤,抽了个纸,随口一抹,他站起身,“我先上工去了,你记得催着老欧赶紧上医院,要不然他那性子又该忽悠过去了。”

    “得嘞,我知道,你去吧。”

    见杨斯呈出了门,肖姐在后头喊了一声,“啊呈啊,晚上来我这吃饭,我多买了两菜……”

    杨斯呈没有回头,边走边挥手,“不了,晚上还有点事,明天吧……”

    ……

    刚把洗好的衣服晾晒起来,床头柜的手机就闪了起来,李木子烦躁地凝起眉头,都打了一个晚上了,还有完没完了?绕过去,狠狠按下挂断键。

    才起身,手机又闪了起来,盯着来电显示,清眸敛怒,还真是块粘手的狗皮膏药,甩都甩不掉。

    “喂!”

    “木子,你总算肯接我电话了,我去你家里,房东说你退房了,我去你公司,他们也说你辞职了,我很担心你啊,我知道是我一时糊涂做了对不起你的事,我跟你保证绝对不会有下次了,你千万别做傻事,你现在在哪里?我去找你好不好?”

    “许在鸣,你该不会以为我会因为你劈腿想不开吧?”

    “难……难道不是吗?”

    “哈?你是哪来的自信?我告诉你,我不收二手货,不对,可能已经是三手四手N手了,总之,别再打给我,否则我告你骚扰。”

    “木子木子,你先别挂……”电话那头急乎乎的嚷开,“你知道我是爱你的,这样,我们约老地方,晚上碰个面好吗?就当最后一面,好好告别一下行吗?”

    “你能保证见了这一面以后都不再烦我?”

    “我发誓。”

    电话一挂,一只光裸的玉臂横了上来,妖娆地圈住男人的脖子,“在鸣,约到了吗?”

    许在鸣二话不说将女人压在了床上,轻佻一笑,“本少爷出马,还有办不成的事吗?”

    女人捶了一把他的肩头,娇笑一声,“房间我帮你准备好了,还有摄像头……”

    反手一捞,她从枕头底下掏出一包白色药粉,“喏,万事俱备只欠东风。”

    两指夹着药粉,许在鸣佞笑,“李木子真以为我愿意端着她,要不是她爸妈离婚的时候,他爸给了她一笔巨额的补偿费,我才懒得哄那种食古不化的老处女。”

    “得了吧……”女人一把推开许在鸣蹭在她胸口的手,“说到底你就是拿不下她不甘心罢了,你们都谈了三年了,居然连床都没上过,还真是好笑。”

    许在鸣抬手,发起狠来,三两下就剥光了女人的衣服,“敢笑话小爷,看我怎么收拾你……”

    没一会儿,房间内就溢出放浪的娇笑和喘息声……

    ……

热门话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