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上嗨小说网-免费小说,精彩小说,完结小说推荐-花都鉴宝、刘若萱刘正阳小说

花都鉴宝

刘若萱刘正阳小说

主角:刘若萱,刘正阳 标签:鉴宝、盗墓

为退婚我从江东而来,入燕京,鉴古宝,踏古墓,诸多美女环绕而来,字画、瓷器、古币 世间真真假假,难逃我眼,且看我如何搅动风云,鉴别天下!

清风烈酒 状态:完结

手机阅读全文

1、微信搜索: i163wx
2、关注公众号
3、回复:花都鉴宝

刘若萱刘正阳小说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 第1章 我说是真品

    “老张,你这次专程就是为了买这件古董吧?这古董还真好看,里面居然还有画,多少买的?”

    “这个数,怎样,是不是捡了?”

    航班头等舱,两个中年交谈着,那是件很罕见的珐琅鼻烟壶,出土至今似乎也只有一两万个,只不过明眼人都能看得出那是件赝品。

    但这个鼻烟壶例外,它真正的价值是壶里那幅画,要真是三百万买回来的话,确实是赚了。

    顺便一提。

    我叫江扬,今年二十一岁,师承古王,这次前往燕京,主要是当年师傅似乎有恩三个家族,这三个家族都答应将来会许配最漂亮的女儿嫁给我。

    是的。

    很老套的订婚,但师傅名气虽然不高,本事却是奇高,所谓的低调吧,而三家族都是鉴宝界的翘楚,显然很愿意巴结到关系,可师傅年事已高,这三门婚事就落到我头上。

    而我这次来并不是履行婚事的,相反,我是拒婚的。

    “让我女儿给你看,我女儿的鉴别能力已经高于我了,女儿,给你张叔瞧瞧呗?”

    “假的。”

    冷不丁的声音在旁边传过来,如夕阳般漂亮,却又如寒冰般冷清,总而言之,她很漂亮,可能是我见过最漂亮的女人了。

    而她显然也是有鉴宝的能力,一眼就看出这是赝品,只可惜,她只看外观,并没有看到壶里那副袖珍画。

    不过这是人家的事,我不想管,我见过很多人,明知道是赝品,但就是喜欢而决心去买的。

    既然是买喜欢的古董吧。

    自己喜欢就好。

    “假的?”叫老张的中年急得站起来,任谁知道花费三百万买回来的是个赝品,没有当场晕倒已经很不错了。

    “乖女,你说话就不能委婉一点,你要张叔怎么下台?”那女孩的父亲轻声怪责说道。

    他们就坐在我前面,所以对话听得一清二楚。

    “是你问的。”漂亮女孩冷不丁说道。

    “还好发现得早,要是带回去给老伙伴欣赏,岂不是笑死,我还是砸了吧。”那老张摇头叹气,我看得出他很喜欢这个鼻烟壶,买回来肯定不是当投资。

    而他如今想要砸烂这个鼻烟壶。

    鼻烟壶是无辜的。

    “这鼻烟壶,是真的。”我说道。

    因为头等舱就坐着那么点人,我说话声直接惊动他们,尤其是那位准备砸烂鼻烟壶的老清。

    他看着我。

    问道:“你怎么知道?”

    “那你又怎么知道是假的?”我反问,其实就是有意想问她,你推断这鼻烟壶是赝品的证据是什么,接而引导她看到那幅画。

    但我没想到的是。

    她会讽刺我说:“我鉴别过很多珐琅鼻烟壶,就算不看不摸,就那味道我也知道是赝品,反倒是你,说这是真品到底有何居心?”

    “小伙,这位可是鉴宝界的翘楚,鉴宝王的徒弟刘若萱,人家鉴别过的鼻烟壶比你见过的还要多,你说我鼻烟壶是真的,我很感谢你。”

    显然。

    这位老张也察觉到鼻烟壶手感有点异常,本身就疑惑是不是赝品,现在经过这位鉴宝王的高徒一说,立马断定了。

    他们说得确实没错。

    这鼻烟壶确实是赝品,但我指的真品,是那副画,那画是真的,是有高手将花剥落下来,藏在赝品里,真真假假,假假真真,要鉴宝师根本鉴别不出来。

    我还想说什么。

    但那位老张已经用毛巾包住鼻烟壶,狠狠摔在地上,碎了,事到如今,我再说些什么就显得讨人嫌弃了。

    我叹口气,坐了回去。

    “那这破玩意,既然你觉得是真的,我就送你吧。”那位老张将东西扔到我脚边。

    我刚捡起来。

    那个自己坐在角落睡觉,鼻鼾声都赶上吼叫声的胖子凑了过来,他坐在我旁边,十分热情对我说:“兄弟,鄙人姓赵,恰好也是做古董生意的,你怎么看出,这是真的?”

    “看的。”我说。

    要是鼻烟壶没碎前,我还可以说一下,但鼻烟壶都碎了,我还卖知识,就真的有点居心不良了。

    既然都过去,就别要事情再掀起来好了,而且,那位刘若萱确实很有本事,只凭闻就知道是赝品,就是太过自信,遗忘了鉴宝的法则第一条。

    鉴宝,必望闻问切,切忌不可马虎。

    “不是阿,你看看,这些碎片明显就有赝品的印章。”那胖子还不放弃,掀开裹布拿起那些碎片。

    我微微一笑,没有说些什么。

    这时候。

    那位老张接起微信电话,在飞机里是紧张拨打行动电话的,但网络还是有的。

    “老张阿,那鼻烟壶还在你这吧?”

    声音是扩音的,很大声,听得出,说话那位老中年很着急。

    “在,当然在的,正欣赏你三百万卖给我的鼻烟壶呢?!”那老张讽刺气味很足,大家都知道他在指的什么,因为挺想听他事到如今还会说什么,都仔细听着。

    那胖子也不例外,特别好奇。

    “那就好,老张,你这次赚大了,我卖给你那鼻烟壶,就在刚刚,有人亲自上门,给我七百万收,我寻思都已经卖给你了,拒绝了,但他怎么都不肯走,你看看……”

    “什么?”

    这回老张是真的跳起来了,他差点没激动得捏烂手机,视频那老中年示意他别激动,卖家都在,只要你点头,立马就能交易,他会安排助手在机场等候。

    种种情况说明。

    那被说成是赝品的鼻烟壶,是真品,就算是赝品,也是价值七百万的赝品。

    “这不可能,那绝对是赝品!”名叫刘若萱的漂亮女人几乎没法相信听到的话。

    “碎片给我看看。”

    她将胖子手里的碎片抢了过来,这次她鉴别特别认真,但这鼻烟壶确实是赝品,不管她怎么看,都是如此,而真正价值的东西,那幅画早已经碎了。

    我不打算点破。

    可谁知道,那死胖子嘴巴贼贱,他说:“美女,我刚看那小兄弟看着这些画听入神的,要不,你鉴别看看?”

    一听。

    刘若萱看我一眼,接着真的鉴别起那幅画,我心想坏事了,以她的见识,这次肯定看得出,那是货真价实的素胎画珐琅,专门给皇室烧制的东西。

    不过。

    看得出来但不意味着会说出来,只要她断口不承认,就算拿到文物中心鉴别,结果也是这样,这鼻烟壶确确实实是赝品,如此一来,就能避免名声以及巨额赔偿。

    但我意想不到的是,她很仔细地拼凑起来,直到一副断裂的画出现,她才深深吸一口气说:“张叔,十分抱歉,这鼻烟壶是真的!”

    真的不是鼻烟壶,而是这幅画,而价值也在这副画,因为是画是真的,鼻烟壶到底是不是真品已经不再重要。

    因此。

    鼻烟壶是真品。

    她很坦诚地承认自己鉴别错的,而随之而来的,是她要面临赔偿以及名声的受损。

    对任何一位鉴宝师来说,有时候,名声比起生命更重要,那是他们累积数十年才得到的赞同,是大家对自己的认同。

    那一刻。

    我对她改观了,她确确实实当得上是真正的鉴宝师,而不是常见的那种只为利益就欺世盗名的骗子。

    我知道。

    这老张喜欢的并不是古董的价值,也是古董的本身,也就是说,不管是不是赝品,他都喜欢,只是考虑到面子,才会砸了。

    而这位刘若萱,她也没说错,鼻烟壶确实是的假的。

  • 第2章 茬儿

    我想大家都能开心起来,便说道:“这确实是真品,但这鼻烟壶只是当年烧制的瑕疵品,严格来说,是赝品,因为真品我见过,它在北方一位收藏家家里,他的名字叫杜月红,这很容易就能确认,不会错的。”

    另外,我没猜错的话,她似乎就是我其中一位未婚妻。

    听到这话,刘若萱心里的石头这才落了地,若是在她手里毁了一件国宝级的古董,她良心上也过意不去。

    “这个应该是为了高价卖给洋人才被保留下来的,所以你才会在海外见到这等器物。”我淡淡地说道,“那人真的看到这个器物,也断然不会出那么高的价格购买,毕竟这是一个瑕疵品。”

    张林脸色这才好看了一些,大气地摆了摆手,“既然瑕疵品,那也没有多大的收藏价值。”转过头继续和刘河清谈笑,全然不提之前的事。

    “谢谢。”刘若萱脸色稍红,扭扭捏捏说道,她一贯高冷,并不喜欢这版姿态,她心里明白眼前这个男人替自己解围,即便是瑕疵品,这个鼻烟也值大百万。

    我见状心里却是改了主意,此番退婚也是自己决定,没见过面的媳妇,在这个婚姻自由的时代,到哪都说不过去,眼下不用这般着急,毕竟眼前这个女人还说得过去。

    赵胖子眼力劲贼,知道自己今天遇到高人了,连忙蹭着脸说,“刚刚有眼不识泰山,不知道小哥还有这么毒辣的慧眼,我这边有几个拿捏不定的东西,下了飞机可否赏脸小叙一番,报酬绝不是问题。”

    眼看我点头,刘若萱看了赵胖子一眼,表示自己不请自来去看看,顺便提升自己的眼力劲,赵胖子哪里肯拒绝面前的财主,尤其是之前那段对话,那可不是一般家底。

    刘河清和张林下了飞机就有司机接走,剩下三人打了车便向燕京的城隍庙跑去,每个地方都有古文玩街,在燕京,最大的文玩市场就在城隍庙,凡是有点名是个角的人都会去这里淘物件。

    穿街走巷,越过拥挤的人群,正街的偏南角有一家门铺,这是赵胖子祖传下来的,他太爷爷就是在这里做当铺,穿到赵胖子这里改成了古董铺子。

    刚一开门,一股沉香味扑鼻而来,明显屋主是一个讲究人,刚泡一会儿茶的功夫,赵胖子就把自己手里倒腾的几个物件拿了出来,我定眼一看,多半是高仿品,没几件压箱底的,“这东西给外人打眼还行。”我抿了一口茶,笑眯眯地说道,“有什么正货,抓紧时间拿上来吧。”

    赵胖子老脸“刷”的一下红了,他敢情还想试探一下我的水,没成想我这么直白点了出来,“有什么关子就别卖这了,丢人现眼。”刘若萱没有什么好脸色,她也是斗气才来的。

    正等着赵胖子进后院的功夫,突然从外边闯进来一个衣衫褴褛的老人,怀里抱着一个花瓶,唯唯诺诺地低着头走了进来,看到坐在堂前的我,试探地开口问道:“老板,你们这里收东西吗?”

    刘若萱撇了一眼来人,脸色冰冷,眼神冒着寒气,“这点伎俩也想骗我们,冒充老实人拿着赝品当真品卖。”

    老人身体一震,点头哈腰,转身就要往外走,就这点把戏,被人看破也没必要待下去,他经常在这一片折腾,看到我以为是新手买家,想来糊弄一番,“慢着,把东西拿出来看看。”我眯了眯眼,喊住了快要垮出门的老人。

    老人回头看了看我,又看了刘若萱,发觉两人似乎不熟悉,眼神滴溜溜转着,开口笑着说道,“老板,您可真是行家,一眼就看上我怀里的东西了,这可是唐朝时候的好东西,当年唐太祖送金蝉子西天取经,宴会上用的就是这个鸡首壶盛水的。”

    “知道不?这可是正儿八经的官窑出品,唐太祖专属用品。”

    老人看着我似笑非笑的表情,以为碰到了金主,喋喋不休的吹嘘了起来。

    “这东西在我看来,一文不值,就是一个高仿的物品。”刘若萱直接打断了老人的话,一针见血地说道,“鸡首实心,色泽不均匀,一看就是糙活做出来的。”

    “你这个女娃子懂什么,这可是正经的老货。”似被眼前的女人揭了老底,老人显得有血恼怒。

    “多少钱?”我在刘若萱差异的目光下,开口询问道。

    听到这,老人喜笑颜开,似乎犹豫了半天,这才咬紧牙关,伸出一只手指,“看小哥这么喜欢,我忍痛割爱,就一万。”

    “一千。”我眼皮子也没抬,淡淡地开口说道。

    老人连忙抱紧怀里的鸡首壶,生怕别人抢走一样,脑袋直晃,嘴里一个劲的嘟囔,“小哥哪有这么还价的,这么好的东西。”

    我眼神立马变的阴冷了下来,“那你拿走吧。”说完,低下头喝了一口热茶,不再言语。

    “价格慢慢谈嘛。”老人看着我态度如此坚决,连忙打圆场,“小哥再加点,我再让点。”

    “色杂不圆润,沁色干糙,到手还得盘它,就一千,已经给高价了。”

    老者心里咒骂遇到一个高手,这样子砍价,他也没多少油头,脸上的皱纹都拧到了一起,许久才出一口气,“小哥是个顽主,这个鸡首壶您拿走。”

    “老鬼,我告诉你个美差事,你那个鸡首壶,有金主看上了,要出高价。”屋子里突然又进来一个人,来人镶着金牙,脖子挂着大金链子,挺着大肚子,一摇一晃地走了进来。

    刚从后院出来的赵胖子,打眼看进来的人,放下手中的东西,连忙迎了上去,“哎呦喂,秦二爷,什么风把你吹来了,我这刚上的老件,进来看看。”

    “今儿可不做你的生意。”秦二爷笑了笑,“老鬼今天可要请我喝酒了,我刚把他的鸡首壶照片给一金主看,人家愿意出价十万。”

    听到这话,老者脸色变的如同猪肝一样,转过头,搓了搓手,不好意思地对着我说道,“小哥,实在对不住了,这个鸡首壶有人要了,您要不再看看其他的?”

    秦二爷顺着声看到我坐在凳子上,摆了摆手示意,“后生,换个地儿看东西吧。”

    赵胖子面露难色地看了看我,这是他的地儿,秦二爷是他的金主,面前这个年轻人虽说有两把刷子,自己也没必要因为他得罪金主。

    “怎么?老头,你这个鸡首壶还能转卖吗?”刘若萱没那么多耐性,冷哼一声,“总有个先来后到吧。”

    “这位美女,你也喜欢这鸡首壶了?”秦二爷瞥见刘若萱,心里打起了坏心眼,目光都带着挑逗和淫邪。

    “你算什么东西,我要不要这鸡首壶关你屁事。”刘家在燕京古玩界也是能数上号的,作为刘家的大小姐,自然不把秦二爷这样的地头蛇放在眼里。

    “好久没遇到说话这么茬儿的了,当真不知道天高地厚。”秦二爷的笑脸立马打住了,变的阴冷起来,冷哼一声,“这个鸡首壶,谁都可以卖,就是不卖给你们。”

    我没有理会他,“老头,开门做生意,甭管什么招,眼下货已成交,你还想收回不成?”

手机阅读全文

1、微信搜索: i163wx
2、关注公众号
3、回复:花都鉴宝

热门话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