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上嗨小说网-免费小说,精彩小说,完结小说推荐-盛宠千金妻、凌菲莫正斐夏如若小说

盛宠千金妻

凌菲莫正斐夏如若小说

主角:凌菲,莫正斐,夏如若, 标签:现代言情、总裁豪门、婚恋、言情、

家族联姻,爱他入骨,却被他嫌弃。自强自立成为大明星,本来以为能在他面前扬眉吐气,没想到还是难逃他的魔爪,被他夜夜宠爱不休……“讨厌,弄疼人家了。”“你不是向来就喜欢我这么讨厌吗?”

米壮壮 状态:完结

凌菲莫正斐夏如若小说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 第一章:被伤透

    豪格酒店503号房间。

    门紧紧的关闭着,里面隐约听见女人呢喃和娇喘的声音,站在门口的凌菲双手紧紧攥成拳头,长长的手指甲已经陷入了肉中,留下了斑斑点点的痕迹。

    她死死的盯着那扇门良久,仿佛那是一座自己跨越不过去的大山。过了许久,她才轻呼出一口气,抬手敲了敲门。

    “咚咚咚。”

    里面又传来一句‘讨厌啦’的娇嗔,过了一会才听见拖鞋在地上摩擦的声音。

    门应声而开,一个妆容浓艳的女子半靠在墙上,打量了凌菲一般:“你是谁?”

    这个叫凌菲的女子有着一头细致乌黑的长发,柔顺的散落在肩上,略显柔美。长长的睫毛微微抖动着,那双晶亮的眼眸透过自己看向屋内,似乎在寻找着什么。

    她长得也不算丑,鲜红的唇与莹白的肌肤给人的冲击让人无法忽视。有些因各费的脸蛋肉嘟嘟的,看着人畜无害,让人忍不住的想要捏捏。可惜了,那本该红润的脸庞有些苍白,身形也摇摇欲坠的。

    “阿斐在里面吗?”

    凌菲仿若根本没有注意到对方的态度,只是仓惶的问道。

    听到莫正斐的名字,那妆容艳丽的女子冷哼了一声:“找正斐有什么事?有话对我说就可以了!”莫不是又一个看上莫正斐的女人吧?

    不过看她的样子,似乎不是莫正斐喜欢的类型。

    众所周知,天羽集团的总裁莫正斐是个花心大少,明明有老婆,可除了办公时间外,其余时候都在外面找女人,勤快的就和换衣服似得。不过他找的女人统统都有一个特点:浓烈的妆容、瓜子脸、极具妖媚。

    现在面前这个女人,和这几个词完全搭不上边。

    凌菲死死的咬着唇,蓦然抬起头来,不知从哪里来的勇气,一把推开这个妖艳的女人,径直朝着里面闯去!

    “喂,你……”

    还没等妖艳女人说出话来,凌菲的脚步就已经定在了原地。

    扣上胸前的最后一个扣子,莫正斐站起身来,俊美的侧脸划出一个流畅的线条。他的左手正将袖子给松松的挽上去,此刻听见声音转过头来,正对上凌菲的眼睛。

    皱了皱眉,莫正斐抬眼看向妖艳女子:“怎么随意放人进来?”说这话间,刚才还漫不经心的态度一下子变了,那极为压迫的气势让妖艳女子半响没说出话来。

    “算了,你先回去吧。”莫正斐按了按额头开口,根本没有提再来找她之类的话,看来这个妖艳女子和那些女人一样,都是逢场作戏罢了。

    妖艳女子从鼻子里发出‘哼’的一声,狠狠的剜了凌菲一眼,似乎责怪她扰乱了自己的好事,这才一蹬高跟鞋拂袖而去,只留下这面对面的两个人。

    房间中还充斥着一股旖旎的气息,凌菲实在是不习惯这样的氛围,搓了搓手臂有些不知所措:“我看你一直没有回来,所以……”所以去了公司找他,结果得知他和新来的秘书跑来开了房。

    莫正斐‘嗯’了一声,像是根本没有看到她的样子,自顾自的将桌上的一份文件拿起来,又拍了拍落在地上的包,转身就要往门口走,胳膊却被一双小手紧紧攥住。

    他停下脚步:“干什么?”语气里已经有了一丝不耐烦。

    凌菲吓了一跳,露出了一丝胆怯的神色,却还是鼓足勇气道:“你要去哪里,不回家吃饭吗?今天爸妈都来了……”

    自从结婚后,凌菲就一直和他以及莫氏父母住在一起,所以她口中的爸妈,是指自己的爸妈。

    听闻岳父岳母来了,莫正斐不禁有些头疼。他们只要一来必定会问东问西,甚至会问到何时要孩子。天知道,他无时无刻不想着和凌菲离婚,怎么可能会要孩子?当然,为了莫家和凌家的合作着想,这些话他是不会当面说出口的。

    余光瞥见凌菲唯唯诺诺的神色,莫正斐就一阵烦闷。

    虽然早就知道这桩婚姻不过是利益关系,但他做梦都没想到,这个凌菲竟然会真喜欢上他,一副‘非他不嫁’的样子,尤其是整天摆出那股子可怜兮兮的态度,活脱脱像只被丢弃的兔子,让他有气发不出来!

    “凌菲,你该知道,我和你之间没有感情,在爸妈面前做做样子就行,不要妄想着来干扰我的私事。”冷酷的话语从他的口中吐出,凌菲身子一晃,只觉得心口疼的难受,如同绞肉机在里面运作一般,生生的搅碎了这颗心。

    凌菲微微松开手,嘟囔了一句什么,莫正斐并没有听清也没有在意,只是立刻甩开了她,看都没有再看她一眼,大跨步的朝着外面而去。

    怔怔的站在原地,凌菲低头看向空落落的手掌。

    虽然我们是家族联姻,可是你不知道,我喜欢你好久了啊……

    2015年,巴黎时装展览会。

    一大群人忙忙碌碌的跑来跑去,各个手里都是大包小包,巴不得将自己分成十份,这样才能忙完这些事。

    “你们快一点化妆,等下就要上台了!”

    经纪人许言喊道,一边大幅度的摆动着双手,指手画脚的让人将那双红色高跟鞋拿过来。这双高跟鞋可是国际品牌瑞利特意拿来的,就是希望她们家的艺人可以在走巴黎时装展的时候,趁机做个宣传。

    “许言姐,你再叫下去,只怕我这妆是越画越难了……”

    靠在椅子上受众星捧月的女子说道。她此刻微眯着眼睛,等着化妆师给她画上一个精致的妆容,一边伸手就去拿放在台子上的饮料。

    “诶哟,我的大小姐,刚刚才画好了口红不能喝水!”许言眼尖的看见了她的动作,一把扯过她手中的杯子,叉着腰呵斥道。

    女子耸了耸肩,不置可否的点头。

    有什么好急的,反正这台下的观众大部分都是来看她的,早些出去晚些出去,她们还是会等在那里,就如同六年前的自己一样,哪怕撞了南墙都不会回头,最后落得个溃不成军的下场。

    瞧见她这无所谓的模样,许言叹了口气。

    一年前,这个叫做凌菲的三流演员跑到自己面前,在她这个一流的经纪人面前,拍板要她为自己专门打造一个成名计划。当时许言的第一反应就是,这个女人是个神经病!

  • 第二章:初见

    不过她眼中的光芒却让人难以忽视,在一番衡量之后,许言做了个大胆的决定,将她收入麾下。没料到只短短一年,她就已经成为了国际炙手可热的大明星,实现了当初凌菲夸下的海口!

    “凌小姐,您看这妆容还满意吗?”

    凌菲慵懒的抬起眼皮瞄了眼镜子,还不错,是她的style,不过就是眼角部分浓了点。记得以前莫正斐不喜欢眼睛上又是睫毛膏又是眼线笔的糊成一团,所以她每次化妆总是避开眼睛。

    算了,都隔了六年,还想他做什么?

    嗤笑一声,凌菲晃晃脑袋站起身来:“不错,我很满意。”

    听到这位国际巨星的表扬,化妆师微微松了口气,要知道这位大明星可以有名的难搞!许言见凌菲今天没耍小性子,顿时也放宽了心,一边挥手示意服装师将那件特意定制的大红色小高领线衣拿来,外面再套上个黑色貂皮,一穿上整个人都显得高贵典雅。

    见到这厚的都可以压死人的衣服,凌菲不禁皱了皱眉,但在对上许言恳求的目光时,还是撅着小嘴勉为其难的穿上了。

    “接下来便有请今天的压轴巨星——凌菲小姐!”

    主持人的声音透过话筒,清晰的传进来里面每个人的耳朵,许言急忙扯了扯凌菲的领口,伸手将她一推:“好了,快去!记得,别闹脾气!”

    凌菲被她推的踉跄了一下,回头赏了她个大大的白眼,这才踏着那十五厘米长的高跟鞋一扭一扭的朝着台前而去。

    灯光‘唰’的集中射在凌菲的身上,刺眼的光芒让她禁不住眯了眯眼。

    “凌菲,是凌菲啊!”

    “真是漂亮,不愧是才获得金马奖的女演员。”

    “诶,你懂什么啊,这种女人,不知道被多少导演玩过呢!!”

    七嘴八舌的声音从聚光灯看不见的黑暗区域传来,那些赞叹和污言秽语的声音,刺激的人鼓膜‘嗡嗡嗡’作响。

    主持人早已习惯这样的大场面,此刻旁若无人的对着话筒道:“今天第十五届巴黎时装周展会,我们有幸请到了才获得金马奖的当红女演员——凌菲,现在有请她来说几句。”

    黑色的衣袖拂过话筒,凌菲缓缓走到话筒前,微弯下腰道:“谢谢大家来参加巴黎时装展,我是凌菲,很高兴见到你们。”得体的话语,似乎和业界所传的难搞骄横不太一样。

    底下照相机传来‘噼里啪啦’的声音,一个记者站起身来正对着凌菲道:“我是xx电视台的记者,最近传言说,您和拍摄的《夜雨风云》男主角在一起了,请问是否属实呢?”

    又是这样没有涵养的问题,她到底还有重复多少遍?

    凌菲忽然产生了一丝厌倦,当初她选择来娱乐圈,究竟是对是错?眼眸一凛,细长的眉眼看向那个正在等待的记者:“我并没有和阮东谈恋爱。”

    “可是你们在一起拍戏这么久了,不会日久生情吗?”记者不依不饶,“请问你们已经进展到哪一步了?”话问的越来越露骨,已经和这次展会丝毫没有关系了。

    冷笑一声,凌菲直起身子,抬手将话筒从架子上拿下来,竟直直的朝着那记者走去:“我从出道到现在,总共拍摄了五部电视剧,照你这么说,我岂不是要和每个男主角上一次床?”

    众人哗然!

    在后台听到凌菲的话,许言几乎要晕厥过去!这个丫头怎么回事,每次都要在重要场合给她添乱子!

    记者被凌菲这样大胆的话给吓着了,一时竟发不出声来,支吾了半天才坐回了原位。

    凌菲弯了弯嘴角,那红唇配上被灯光打出的苍白脸颊,意外有一种别样的美感:“还有谁要问的,一次性都问清楚!”

    面面相觑一番,这可是千载难逢的好机会,只要随便挖出一条凌菲的八卦,这个星期的头条可就有了!

    壮了壮胆子,另一个八卦记者站了起来,颤巍巍的将话筒伸到凌菲嘴边:“请问一下,你为什么忽然和华夏集团解约,而选择天羽集团呢?是不是和传说中华夏集团克扣演员酬劳有关?”

    不用回头去看,凌菲都知道此刻许言一定在后台给她使眼色,就算这是在华夏集团最后一次参加节目,为了以后着想,也不能说它的任何坏话。

    不过就凌菲而言,也确实没有什么坏话好说,毕竟她去天羽另有理由。

    清了清嗓子,凌菲走到那已经傻了眼的主持人面前,好心的帮他将麦克风装回架子上,这才准备开口,谁料下面忽然起了一阵骚动,靠楼梯的位置竟然让出了条道来。

    凌菲诧异的看过去,结果整对上那双黑色的似乎能让她沉溺其中的黑色瞳仁,那墨色的瞳仁下,一颗黑色的泪痕痣尤为明显!

    她浑身突然战栗起来,那不是恐慌,而是身体中的各个细胞在叫嚣着。

    来了,终于来了,时隔六年,她终于等到了这个机会,将自己这些年来所受的折磨,一点一滴的全部还给他,连本带利。

    如果早知道自己会死在起跑线上,凌菲一定会一巴掌把脑袋里那些乱七八糟的念头全部都拍回去!

    当凌菲还在幻想着之后和莫正斐的巅峰对决时,对方紧抿着的薄薄唇瓣已经张了开来:“天羽集团还并未与凌菲签订合约,此事还在商谈之中。”

    一句话成功挑起了在场所有人的非议,颇多同情的目光移到了凌菲的身上。

    原来是她自作多情啊,说不准赔了夫人又折兵呢!到时候天羽集团不要她,华夏集团自然也不会接受背叛的人,看她还嚣张到几时!

    凌菲面色青一阵紫一阵,好啊,都六年了,这家伙还是和以前一样,冷的就像块冰,无论怎么敲打都是我自岿然不动的状态。

    脚尖一点,凌菲‘蹬蹬蹬’的大跨步走下台去,嘉宾们识趣的立刻躲了开来。

    正面对上莫正斐,凌菲抬眼看向他。面容紧绷似乎在隐忍着怒气。

    这是六年来,凌菲第一次在除了电视机之外的地方见到莫正斐。他的模样没有多大变化,只是眉宇间似乎比以前还要冷漠。

    就当众人怀疑她说不定会甩对方一个巴掌的时候,她竟轻笑出了声:“莫总在今日出来拆我的台,就是说拒绝了我们之间的合作吗?”

热门话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