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上嗨小说网-免费小说,精彩小说,完结小说推荐-隐婚娇妻:总裁,轻轻爱、安世萧赵沐言苏小汐小说

隐婚娇妻:总裁,轻轻爱

安世萧赵沐言苏小汐小说

主角:安世萧,赵沐言,苏小汐, 标签:婚恋、总裁豪门、契约情人、闪婚、办公室恋情

财迷心窍,赵沐言居然为了五百万出卖自己的婚姻。安世萧鄙视无耻拜金女,毫不犹豫地出手,屡屡找茬。但结果却让安世萧大失所望,看来他的小娇妻还不是任人捏扁的乖宝宝。意料之外,发现小娇妻的秘密,她竟然是为了这个才同意了与自己的婚姻。不过……小娇妻已签收,签了就别想逃!

轻描 状态:连载中

安世萧赵沐言苏小汐小说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 第二章:与恶魔签约

    安雷富笑呵呵地看着赵沐言,似乎对她的这种态度并不以为然:“丫头,你把协议再好好看一看。”

    “你还想赖账不成?”赵沐言不耐烦地拿过协议再次看了看,“什么?一年后才能对账?”赵沐言眼珠子都要瞪出来了。

    安雷富接过邢管家端来的一杯咖啡,很闲散地吹了吹:“我是个商人,口说无凭,我只相信白纸黑字的合同。”

    然后嘴角上扬弯出一抹狡黠的笑。

    “你们俩把结婚证领了,我就会撤销对信华集团的控告。婚期满一年,支付500万。”

    赵沐言凝起鄙夷的双眼:“真是只老狐狸。”

    安世萧挑挑眉,嗤之以鼻。

    他对安雷富这一套再熟悉不过了。这只狡猾的狐狸能有今天的财富,哪一笔不都是血淋淋的“欺骗”。

    赵沐言愤愤然地冲安雷富说:“这不公平吧。凭什么他领完结婚证就能得到好处,而我还要等一年之后?”

    “想要得到回报,就得先投资不是吗?”安雷富笑得很是狡猾。

    “你能高攀上安家难道不是得偿所愿吗?”安世萧轻蔑地呛了一句。

    “什么叫‘高攀’?你这人到底会不会说话?”

    赵沐言很厌恶地白了他一眼,安世萧从一开始就在对她各种鄙视。

    “难道和我结婚就这么让你丢脸吗?”

    安世萧用傲慢的目光又将赵沐言从头到尾打量了一番,语气讪讪:“不是丢脸,是难受,是生不如死。”

    赵沐言莫名地笑了起来,她如水一般清澈的眸子,直直地看着安世萧,两秒后眨眨眼:“OK,我同意了,现在就结婚。”

    说完她就拽过安世萧手里的协议书,连同自己手里的一起唰唰地签上了自己的大名。

    安世萧目瞪口呆地瞪着她,气愤不已:“你为了钱就能出卖自己的婚姻吗?”

    安世萧本想羞辱赵沐言,让她知难而退。

    他知道安雷富下的决定是任何人都改变不了的。但如果赵沐言不答应的话,那么自己也就有推脱的理由了。

    “还可以让你不痛快啊。”赵沐言说得一本正经,盈盈一笑,将协议书递到安世萧面前,“给,该你签了。”

    安世萧有棱有角的俊脸重重地皱在了一起。

    赵沐言眨着水灵灵的大眼睛,一副天真无辜的样子:“你可要想好哦,要是不和我结婚的话,你的那个公司可就要破产了哦。到时候你和你的同事们,可就要流落街头了。对不对啊,爷爷?”

    赵沐言对着安雷富甜甜地一叫。安雷富的一口咖啡差点没呛出来。

    安世萧的一双锋利的眼睛瞪得如铜铃一样。

    他从小受到良好的教育,虽然这几年商场的打拼让他知道兵者,诈也。但是最基本的为人礼节还是有的,可是此刻他第一次有了想打女人的冲动。

    一向稳重的安雷富,哈哈大笑起来:“没错,明天就可以让他们破产。”

    安世萧只觉得一肚子的怒气无法发泄。

    “不可理喻。”

    安世萧睨了他们一眼扭头就走。

    赵沐言好心地在他身后大声提醒道:“别忘了明天我们民政局门口见哦。”

    那得意的语气让安世萧气得郁结。

    安世萧一走,屋子里瞬间笼罩起一种十分奇妙的安静。

    赵沐言收敛起笑容,怔怔地看着门外的夜色。一阵风吹过,庭院里的树枝摇曳起来沙沙作响。

    良久,她才面无表情地说:“你一个大富豪跑到平价快餐店去,还让我撞见被小偷偷了钱包,这不是巧合吧?”

    “可是你还是打抱不平,这才让我有了理由宴请你。”

    安雷富缓缓一笑,“你果然继承了你父亲的风采啊!”

    赵沐言霍然转身,狠狠地凝着安雷富,一双晶莹水亮的眸子竟也流出冰冷的波光,眉目一沉,一抹不易察觉的忧伤在眼中一闪而过。

    “为什么要我和他结婚?”

    “一年五百万,难道你不愿意吗?”

    安雷富似笑非笑地看着赵沐言,皱纹堆砌中的一双奸猾的眼睛,依旧囧囧有光。

    赵沐言深深地看了安雷富一眼,莞尔一笑:“好吧,反正对我也没坏处。不过你那个孙子好像不会同意。”

    “他会同意的。”安雷富十分肯定地说,“因为他是我的孙子。”

    这一天阳光十分明媚,春天的空气中弥漫着满满的花香,一阵微风吹来,吹得赵沐言昏昏欲睡。

    “嘟......”

    一声刺耳的声音震进耳膜,一辆黑色的兰博基尼转了个漂移,旋风一般在赵沐言面前嘎然停止。

    赵沐言顿时惊醒,看着安世萧一脸正然地从车中逆风走出,竟有一种伟岸的帅气。

    她猛地摇了摇头,拍了拍脸,然后笑着向安世萧走过去。

    赵沐言一副奸计得逞的笑脸,让安世萧更是厌恶至极。

    他铁青着脸只瞥了一眼,转身就向民政大厅走去。赵沐言看着他憋屈的背影挑眉一笑。

    “我告诉你。”安世萧阴沉着脸而语气坚定地说,“就算我和你拿了结婚证,我这辈子也绝不会爱上你。还有一年以后必须离婚。”

    “是吗?”赵沐言目光有些呆滞而迷离,“这样最好。”

    安世萧微微一怔,然而下一秒赵沐言又恢复了俏皮的笑容:“没关系,我还有五百万嘛。”

    “你们俩个确定要结婚吗?”办理手续的一位中年妇女懒洋洋地看着他们。

    赵沐言笑魇如花:“对呀。”

    但是安世萧顶着一张苦瓜脸,明显是在告诉别人,他不愿意。

    “那你们先说说对方的好爱吧。”

    “啊?”赵沐言困惑地瞪大眼睛说,“办结婚证,还需要登记这些吗?”

    “不需要,但是现在的年轻人太容易冲动了。”办证阿姨语重心长地说,“什么都没搞清楚就结婚,结果没过几天就来离婚。我这是为你们好,这婚姻可不是儿戏,要对自己负责……”

    “噗嗤。”

    安世萧忍不住突然笑出来了声。

    办证阿姨拉下脸很嫌弃地睨着他:“我说你这个年轻人,难道我说的有错吗?你要是不愿意就别耽误了人家姑娘。”

    “抱歉,抱歉。”安世萧忍着笑说,“您说得很有道理,我也不想耽误她啊。可是有些人就是要拿婚姻当交易,我也没办法。”

    说着安世萧用眼角睨了赵沐言一眼。赵沐言咬着嘴唇,恨恨地瞪着他。

    办证阿姨愣愣地看着他们,一头雾水。

    “阿姨,您别听他瞎说。”赵沐言甜甜一笑。

    安世萧厌恶地直翻白眼。

    “我们俩个刚刚闹了点别扭。他想要给我办个豪华婚礼,但是我觉得不用那么铺张,他就说我对这个婚姻不够重视。”

    赵沐言将胳膊搭在安世萧的脖子上,娇嫩嫩地向他撒娇。

    “亲爱的,我知道你爱我,可是我们更应该为以后想想啊,是不是?”

    “亲爱的?”

    安世萧一阵气结,“咣当”一声直直地从凳子上摔了下去。

    “赵沐言,你这家伙……”

    安世萧气得咬牙切齿。

    “小伙子,你可真有福气。像这样的姑娘现在可真不多见了。”

    “咔咔”两声,办证阿姨二话不说,笑眯眯地在他们两的申请表上盖上了一个大红印章。

    “搞定!”

    赵沐言很满意地看着结婚证上照片。

    照片上安世萧一脸别人欠了他好几百万的苦瓜脸,和赵沐言愉悦的笑脸形成了鲜明的对比。

    安世萧都懒得再瞧赵沐言一眼,开上自己的车扬长而去。

    一回到公司安世萧就被告知,安氏集团已经撤销了对他们的控告。看到同事们的欢呼雀跃,安世萧心里却阴云密布。

    这次中了安雷富的奸计,是安世萧大意了。本以为这件事就这么结束,只等一年后协约书的有效期一过,就去找赵沐言离婚。

    这女人与自己天生相冲,这辈子安世萧都不想再见到她了。

    可是第二天清晨当他被嘈杂声吵醒时,才知道自己的噩梦才刚刚开始。

    安世萧吃惊地看着三四个人搬着一些箱子在自己家里进进出出。

    一楼客厅中一个娇小的身影正忙着指挥。

    安世萧三步并作两步跳下来,额头青筋暴跳:“赵沐言,你在干什么?”

    “哟,你醒了。”赵沐言看着穿着睡衣,蓬头垢面就跑出来的安世萧,咧嘴一笑。

    “谁让你来我家的?你怎么会进来?”

    “现在这也是我家啊。”赵沐言扬了扬手里的结婚证,“我和街区的管理说我钥匙掉了,没想到他们那么热心的给我找来了开锁匠。不愧是高档的别墅区啊,服务可真不是一般的贴心。”

    安世萧横眉冷对,而赵沐言则一副理所当然表情说:“我的房间在哪里?”

    “你现在马上给我离开,还有你的这些东西。这都是什么啊?喂,你们给我住手,别把它放在沙发上。”

    安世萧气急败坏地看着这些人把家里弄得一团糟,可是他们似乎就没有停下来的意思。

    赵沐言讥诮地说:“你该不会想让别人知道,信华集团的总裁让她的新婚妻子露宿街头吧。”

    “你!”安世萧压低着声音狠狠地瞪着她,“我警告你,别让人知道我和你结婚。”

    赵沐言眨眨眼,俏皮地盯着他。安世萧无可奈何地指了指二楼的一个房间。

    赵沐言笑如春风,但是安世萧的眼里就像呲着獠牙的恶魔。

  • 第三章:同居生活的开始

    安世萧换上西装走出来的时候,搬运工们已经走了,赵沐言正蹲在那里清理东西。

    这栋两层楼的小别墅现在从上到下都散落着赵沐言的东西。

    安世萧板着脸,艰难地从楼上走下来。

    “别动!”

    赵沐言一声喝令,在安世萧快落地的脚底下,抽出一本书来。

    “你走路不能看着点吗?”

    安世萧气不打一出来:“赵沐言,我得跟你说清楚,这是我家,这些垃圾你都得给我扔了。”

    “这些都是有用的。”

    赵沐言努努嘴,话间有些不满。

    “不许到处乱翻,不许进我房间,不许在家里吵闹,不许……”

    “知道了,知道了。”赵沐言不耐烦地打断安世萧的叨叨不休,“你是老头子吗?”

    赵沐言一边说着一边扯开一个箱子,里面的东西哗啦啦地散落一地。有几个滚到安世萧脚上,安世萧顿时觉得头大。

    “赵沐言,你……”

    “好了好了,我会收拾的。话说你现在还不用去上班吗?”

    安世萧看了看表,强忍着一股怒气拂袖而去。

    这一整天,员工们都感觉到他们的总裁顶着一头的低气压。

    五年前,安世萧白手起家创办了这家企业,五年后信华集团成为了资产过亿的上市集团,这在业界被称为奇迹。

    这五年中,安世萧把自己所有的精力都投在了工作上。而那些当初跟着他的员工也是在他一穷二白的时候任劳任怨。

    公司没有了可以再建,但是安世萧不忍心看着这些员工无辜地卷入他和安家的恩怨中来。

    “侵权案不是解决了吗?还有其他的麻烦吗?”秘书肖清担忧地问。

    “没事。”

    安世萧并不想让其他人知道自己结婚的事,事实上,他根本就不承认这段婚姻。

    现在赵沐言强行住进来,他确实感到愤怒。不过好在安世萧平时大部分时间都在公司,吃饭也都是在外面。家,对他来说,只是个睡觉的地方而已。

    一打开门,一股浓香飘来,安世萧怔愣了两秒才记起来家里多了一个人。可这时安世萧看到眼里的却两个人。

    赵沐言正将一大碗面端到一个陌生男人面前,抬头看到安世萧,明媚地一笑:“你回来了!”

    安世萧的脸色阴沉:“他是谁?”

    “他叫莫古。”

    赵沐言介绍完,这个身材健硕的大个子放下碗筷,僵硬着表情,声如洪钟对安世萧说:“你好,我叫莫古。”

    赵沐言笑着拍拍他的肩:“你不用客气,把这里当自己家就好。”

    安世萧顿时火冒三丈,他一把拽过赵沐言的胳膊,可自己的手臂突然也被一只大手紧紧抓住,强硬地让它离开了赵沐言的胳膊。

    安世萧紧皱着眉瞪着这个刚才还坐在那里大口吃面的家伙,下一秒就闪到了自己面前。

    赵沐言面色平静地说:“莫古,放下。”

    莫古闻言立刻放开了安世萧,继续埋头吃面。

    “他是什么人?”安世萧揉着已经被捏红肿的手臂,警觉起来。

    “我朋友。”赵沐言只是盈盈一笑。

    两大碗面下肚,莫古打了个饱嗝,起身走到安世萧面前。

    “你要做什么?”安世萧竟有些紧张。

    细看莫古,剑眉星目,五官分明,透着一股冷峻的英气。但总是睁着凶煞的双眼,让人不由得退避三舍。

    “多谢!”莫古突然向安世萧深深一鞠躬。

    安世萧一愣,有些无所适从。赵沐言却哈哈大笑起来。

    将莫古送走后,赵沐言揉了揉肩:“终于可以休息了。”

    “你不要随便把什么人都带到家里来。”安世萧怒气冲冲地拦到赵沐言面前。

    赵沐言撇撇嘴:“莫古不是随便什么人。”

    “那也不行,赵沐言,我跟你说过吧,不要让人知道我们……”

    “我的事从不瞒莫古。”

    赵沐言睁大眼眸,突然很认真地说。

    安世萧微怔:“你和他什么关系?”

    赵沐言眯起眼睛,俏皮地一笑:“你很在意吗?”

    安世萧没好气地横了她一眼:“我只是不希望有陌生的人出现在家里。”

    说完转身就往楼上走。

    “还有一点面,你要不要吃啊?”赵沐言在他身后叫道。

    安世萧冷眼瞟了一眼赵沐言刚盛出来,浸满浓郁汤汁的面,味蕾瞬间像是被打开了一样。

    “不需要。”安世萧冷冷地甩了一句。

    大概是昨天搬家累了,在新家的第一晚赵沐言睡得特别香,一觉醒来已经快中午了。

    赵沐言美美地伸了个懒腰,走下楼的时候,突然看到一个美丽的少女正拿着吸尘器在打扫客厅。屋子里干净澄亮。

    少女看到了赵沐言,露出明艳的笑容:“赵小姐,您起来了。”

    真是如夜莺一样的声音,让赵沐言的心情都愉悦起来。

    “你是谁啊?”

    “我叫苏小汐,是这里的佣人。”

    “让这么一个美少女来给他做佣人,安世萧这家伙还真是会享受啊。”赵沐言看着苏小汐玩味地眯起眼睛,“难怪他这么反感和我结婚,原来早已金屋藏娇了啊。”

    苏小汐清丽的小脸涨得通红,急急地解释说:“不是的,不是的。”

    “我妈是安家的佣人,我从小在安家长大。萧少爷搬出来后,我就偶尔来打扫下卫生。赵小姐,您千万别误会,我和萧少爷什么关系都没有。”

    “好了,我逗你的。”苏小汐紧张无措的样子,让赵沐言忍俊不禁,“安世萧那么别扭的人,把你们说成一对,还真是可惜了你。他这种人,估计谁都跟他相处不到一块去。”

    苏小汐窘地双脸发烫,秀丽的眉目一沉,有些难耐而伤感:“其实萧少爷以前不是这样的。”

    “萧少爷以前很开朗的,对我们佣人也很好。只不过亲眼目睹了自己父母的死之后,少爷就变得不怎么爱笑了。”

    赵沐言静静地听着,脸上却很淡然:“就算是这样,与安雷富也没关系吧。怎么感觉他对自己的爷爷就像对仇人一样啊。”

    “其实萧少爷以前有过一个恋人……”苏小汐有些犹豫地抿抿嘴。

    “小汐,你能知道我,一定是那老头和你说了的吧。那你就应该知道我和安世萧只不过是签约夫妻,所以就算他有八十个老婆也不关我的事。”

    苏小汐忍不住笑了笑:“少爷原本有个青梅竹马,两家的关系也一直很好。但是五年前女方的家里破了产,父母被逼跳楼自杀了。那位小姐就和他的哥哥出国投靠了那边的亲戚。少爷认定这是老爷做的,所以就对老爷怀恨在心了。”

    “这老头还真是够狠的,好歹也是自己的孙媳妇,这都下的了手。”赵沐言语气凉凉。

    “具体的情况我也不清楚。反正萧少爷和老爷大吵了一架后就搬了出来,还发誓和安家脱离关系。”苏小汐叹着气说。

    “怪不得他现在的性格这么古怪,原来是感情上受了伤啊。”赵沐言不以为然地调侃道。

    “赵小姐,您别这么说少爷了,其实这少爷些年也不容易的。”

    “呵,住这么大的房子,有这么多的钱,还不容易?”赵沐言不以为然地轻笑一声,“我看他自己在给自己找别扭。”

    “赵小姐......”

    “好了,不提他了。”赵沐言看了看苏小汐说,“你现在应该还是学生吧?”

    “现在大二。”

    “你别叫我小姐了,我比你大,你要是不嫌弃的话,就叫我一声姐吧。”

    苏小汐有些局促地点点头:“沐言姐。”

    赵沐言高兴地笑了起来:“总算在安家见到了一个正常的人。”

    一家平价的快餐店里,四个年轻人抽着烟,拍着桌子,高声喧哗着。

    赵沐言微笑着上前阻止,染着红发的吴浩却更嚣张地叫嚷道:“难道这里还不让说话吗?”

    赵沐言忍耐着继续微笑着说:“不是不可以说话,只是你们的声音太大,会打扰到其他客人。”

    “谁被打扰了?谁被打扰了?”吴浩站起来对着四周高声喊道,当然是没人敢吱声。他的三个同伴哄然大笑起来。

    “你看看吧,我哪里打扰到别人了?”吴浩一脸得意的笑,“你是不是怕我们付不起钱?大爷我有的是钱。”

    “我们找到了一个笨蛋提款机。”另一个同伴色眯眯地看着赵沐言,“要不要陪我们去玩玩啊。放心,哥买单。”

    赵沐言紧握着拳头,就要忍无可忍了。当中的一个人咳了一声,其他人也突然收敛起嬉笑嘴脸,安静了下来。

    一个有些稚嫩清秀的青年笑着向他们走过来:“嗨,浩哥。”

    “易然你来了啊,快来坐,快来坐。”吴浩满脸堆笑地向楚易然招招手,扭头又对赵沐言温和地说,“服务员,麻烦来一杯饮料。”

    “哈啊?”赵沐言吃惊地瞪大眼睛。

    “你怎么愣着了?没听到浩哥说的吗?”楚易然不满地看着她。

    “我说你们......”

    “好好好,马上就来,您稍等。”郑欣欣赶紧过来把赵沐言来到一边。

    “有病吧?”赵沐言皱着眉嘟囔道。

    “管他呢,只要他们不闹事就行了。”郑欣欣好言劝道,她生怕赵沐言又像上次那样为了制服一个小偷,而砸了一堆的瓶瓶罐罐。

    赵沐言耸耸肩,无奈地继续给其他人服务去了。

热门话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