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上嗨小说网-免费小说,精彩小说,完结小说推荐-晏晏而歌:盛世宠婚、白乐彤晏子承林萱小说

晏晏而歌:盛世宠婚

白乐彤晏子承林萱小说

主角:白乐彤,晏子承,林萱 标签:总裁、虐恋、宠文

在她步履维艰时,他突然出现,扬言宣布,他是她老公。她茫然的看着他,“你是我老公?”“你果然忘了我?不过没关系,我会让你想起来的。”她看着怀里的女人,邪魅一笑,不待她有所反应,便噙住了她的樱唇。她的双目瞪大的圆润,她的心,也漏跳了一拍。后来的后来,她才知道,当时就因为她心漏跳的一拍,而被他牵制着自己的心。 "

卜城 状态:完结

白乐彤晏子承林萱小说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 第二章 老公追上门

      “唔……”轻呼一声,白乐彤被浴室传来的淋浴声音给吵醒。

      按着额头坐起来,身上的被子滑落,凉气瞬间把她迷糊的大脑刺激得清醒过来。

      低头看向自己的身子,没有哪一处是好的,全都是欢爱过后暧昧的痕迹。

      脑子一下子炸开,白乐彤额头冒冷汗,昨晚的一切全部都在脑子里逐渐清晰。

      她克制不住的发抖,下床赶紧把丢在地上的衣服捡起来迅速的穿好。

      居然……跟人发生一夜情了!

      而且还叫了对方老公!

      白乐彤现在的心情无异于五雷轰顶。

      穿好衣服,她把自己的脚踩进高跟鞋里,看到桌子上放着的钱包跟手机,走过去拿起钱包,从里面抽出一百,然后就急匆匆的跑出了房门。

      跑了好久,白乐彤站在路边撑着膝盖大口大口的喘着气。

      晏子承从浴室里出来,本想叫白乐彤起床的,结果却发现房间哪里还有她的人影?!

      俊脸瞬间阴沉下来,晏子承眯了眯好看的凤眼。

      围着浴巾来到床边,视线落在桌子的钱包上,分明被人动了。

      拿过钱包,他发现里面的东西好像没少,嗯……好像少了一百块。

      嘴角衔着一抹浅笑,他将钱包放了下来。

      此时时间还早,距离白乐彤去上班的时间还有两个半小时。

      白乐彤来到路边,给妈妈先打个电话报平安,毕竟昨晚一夜未归,她今早起来发现自己不在,还不知道多着急。

      况且,白乐彤现在也不想回去。

      站在电话亭里,白乐彤咬着唇瓣,家里电话没一会儿就被接听了,她有些紧张。

      “喂,您好。”电话里,妈妈林霞的声音温柔又客气。

      “妈,是我,我昨天晚上去朋友家住了,忘记跟你打电话。”白乐彤声音乖巧的说着,但是听到母亲温柔的声音,想到昨晚的遭遇,她莫名的就有些委屈。

      “没关系,不过……你暂时还是不要回来了。”林霞的声音带着些许的犹豫还有担心。

      白乐彤脸上有疑惑浮起,她不解的询问:“怎么了?”

      “你姥姥帮你说了一门婚事,有点棘手,我跟对方交涉一下,所以你回避比较好。”林霞语气躲藏,似乎瞒着白乐彤什么。

      “那行吧,我一会儿回来拿了东西去上班,你交涉。”白乐彤心中怀疑,但是也没有多问。

      林霞应了之后,白乐彤就挂断了电话。

      姥姥也太迫不及待了,才知道自己跟罗建豪分手,就给她说亲了。

      特意买了早餐回去,白乐彤坐在公交车上,深吸一口气,内心有点迷茫。

      回到家里已经八点半了,还有一个小时就是上班的时间。

      白乐彤提着早餐在门口换鞋子,顺便大声的喊林霞:“妈,我回来了。”

      说着,就提着早餐往客厅走去。

      只是才走进去,她就被站在客厅里凝视着自己的男人吓了一跳。

      站在普通平房里的男人,一身高档西装衬得他丰神俊朗,甚至跟这个普通的房子有一种格格不入的感觉。

      手中的早餐掉到地上,白乐彤脸色有些不好的看着他,然后才忍着不悦道:“你来我家做什么?!”

      “老婆一大早就跑得不见人,我自然要来岳母家里找。”晏子承脸上带着无奈,表情也十分的宠溺。

      但是在白乐彤看来,这家伙的宠溺非常的假!

      林霞从厨房里出来,脸上带着斥责的道:“你出门怎么都不知道带手机的。”

      她本来想再次打电话让白乐彤不要回来,结果她连手机都没带。

      手上捧着一杯热牛奶,她来到晏子承的身边,将牛奶递给了他。

      听说他一早还没吃早餐,林霞纵然对他有些意见,可还是尽到礼仪。

      “我昨天不是有事情,跟你说了不带手机么?”白乐彤现在非常的尴尬,没想到这个人居然追到她家了。

      这样想着,她就有一种自己睡了人不负责被对方找到家里,逼着她负责的即视感。

      林霞本想隐瞒她的,但是现在她既然回来了,有些事情还是要说开。

      心中思索片刻,她才对着晏子承客气的道:“你跟彤彤的婚事,无论怎么样,都该跟我说一声,这样擅自拿着我家户口本跟她拿证,真的有些过了,总之,还请你今天带着她去民政局,把婚离了。”

      白乐彤听到林霞的话,顿时不敢相信的惊讶道:“什么?!我跟他已经拿了证?!”

      凭什么?!这个人是谁,凭什么所有的一切都为她做决定!还有没有我本人在场,这个男人究竟是怎么拿到证的?

      林霞点了点头:“你姥姥答应的。”

      她昨天上班不在家,下午回来的时候,姥姥拿着家里的户口本,把彤彤和这个叫晏子承的年轻人的结婚证都给办好了。

      昨晚彤彤的姥姥跟她说,她才知道。

      当时两人就吵了起来,姥姥就气得去别的亲戚家里了,把烂摊子丢给她了。

      “你凭什么?!还有你是怎么拿到证的?只是用了户口本,这不都不需要我本人的么?”白乐彤生气的看向晏子承,横眉怒目,但是眼眶有些红。

      她觉得很委屈,难怪他昨天说自己是她老公,原来他早就买通了姥姥!

      捧着牛奶的晏子承抿着唇,脸色冷酷,眼底泛着寒霜的样子让人心生惧意,饶是林霞见人无数,也是第一次看到这样浑身充满了绝对压倒性气势的年轻人。

      “不凭什么,你姥姥收了钱,有些事情就该履行。”晏子承沉默半响,然后才开口道,话至此处又顿了顿,随即又道:“至于怎么拿到证的……我报上了姓名,说了身份,民政局就给我办了。”晏子承看着白乐彤,一副就这样的表情。

      晏子承,晏家本家的少爷,京都晏家是民国开始的大豪门,一直延续到现在,家族实力庞大,权势在京都这么大的地方,根深蒂固从未衰败。三年前进入商场,声名鹊起,在京都可谓是只手遮天。只有他们想不想没有他们做不到的事情。

      “你......”白乐彤指着晏子承一时说不出来一句话,脸蛋红红的显然被气的不行。

      而一旁的林霞的眉头轻轻的皱了起来,脸上带着些许的担忧,她并没有抓着怎么拿到证的,而是试图跟晏子承好好说,将婚离了。

      “她姥姥拿了多少钱?我们还给你就是了。”

      “一百万。”晏子承毫不犹豫的回答。

      白乐彤垂着的手暗暗的紧握着拳头,所以,他这是在买媳妇吗?!

      把她当什么人了?!

      “我家没说要卖媳妇吧?!我不知道你从哪个途径得到了错误消息,但是这一百万,我会让我姥姥还给你,我们现在就去民政局把离婚证给办了!”白乐彤忍着胸口的恶气,眼眶猩红的瞪着晏子承道。

      她内心只觉得屈辱异常。

      “你确定?”晏子承凝视着她的眼睛,声音冷酷的询问。

      他漆黑深邃的眼眸里分明在提醒她昨晚的种种……

      林霞看两人之间似乎有她不知道的事情,秀丽的眉头轻轻的蹙起。

      白乐彤忽然就被他的眼神给震慑住了,咬了咬唇瓣,她生气的皱着眉头不说话。

      

  • 第三章 无赖

      

      “我给姥姥一百万,并不是拿这个钱买你当我的媳妇,只是姥姥说你家困难,我觉得我作为女婿,理应承担一些。”晏子承捧着牛奶走向餐桌,自然的坐下来,语气比刚才温和许多。

      白乐彤听到他的话,忍不住低声反驳:“那个时候你还没跟我拿证吧,怎么就算我家的女婿了?”

      晏子承看她这小声嘀咕的模样,眼神平静的接着道:“我跟她拿证,也是经过深思熟虑之后做的决定,并不是儿戏。”

      林霞坐在了一张椅子上,没有立即回答晏子承的话。

      就晏子承这长相,以及身家,肯定不比罗建豪差,看他说话也不像是说话不讲理的人,但是就拿证这个事情,林霞始终有些不舒服。

      “况且,我跟彤彤已经……唔!”晏子承见林霞似乎还是不同意这门亲事,准备把昨晚的事情说出来,然而他的话说一半,白乐彤就所有察觉的立即捂住了他的嘴巴。

      “那个妈,我觉得这事情我也有权利说两句的,毕竟你女儿我长大了,我想跟他私下聊聊。”紧紧的捂着晏子承的嘴巴,白乐彤一脸紧张的对林霞道。

      林霞的视线在两人之间来回转,随即便点了点头:“那你们聊,我这边要去上班了,彤彤,你说你长大了,没有妈妈,你也会处理好的对不对?”

      看她信任的眼神,白乐彤猛地点头:“会的!”

      林霞这才放心,然后起身离去。

      除开拿证的事情,林霞是很满意晏子承的。

      而且,晏子承应该是认识彤彤的吧?从他看彤彤的眼神,林霞能猜出。

      林霞走后,白乐彤才松了一口气的放开了晏子承的嘴巴,然后皱着眉警告:“你不要乱说。”

      “我哪里有乱说?昨晚我们分明就是睡了的。”晏子承一本正经的道。

      白乐彤有些生气,噘着嘴,她气呼呼的道:“我们又不了解,你不应该不经过我的同意拿证。”

      晏子承坐在沙发上静静的凝视着她的脸,那双深邃的眼睛似乎要把她看到心底去。

      白乐彤被看得有些尴尬,红着脸,她侧头看向了别处:“你干嘛?!”

      “你确定我们不了解?”晏子承声音平静的询问,语气不急不缓,看起来极有耐心。

      晏子承会直接拿证,是因为他知道她心中有那个罗建豪,他绝对不允许她的心中有别人,就算她跟她母亲不喜欢他这种做法,他也不会后悔跟她拿证。

      白乐彤因为他的话,一脸不确定的盯着晏子承的脸看。

      看着他漂亮的丹凤眼,白乐彤眨了眨眼睛,似乎是有那么一张脸,慢慢的与这个人的脸重叠。

      瞪大了眼睛,白乐彤几乎不敢相信的指着他道:“梁煜!”

      晏子承看她记起自己,冷峻的脸总算柔和了一些。

      “我现在改名叫晏子承了。”淡淡的说着,他不苟言笑的样子,却是叫白乐彤有点恍惚。

      她记忆里的梁煜是个很温柔的人,纵然对别人很疏离,可从来不会强迫自己做什么。

      说句真心话,白乐彤有点接受不了梁煜现在强势的性格。

      “梁……晏子承,我觉得我们还是先把婚离了。”语气带着些许疏离,白乐彤垂眸看着自己的脚尖。

      晏子承皱了皱眉,所以,明知道他是谁,她还是选择跟自己离婚?

      眼眸冷漠的看着白乐彤,他语气冷淡的道:“离婚不可能的,我们已经有了关系,我不是不负责任的人。”

      白乐彤有些烦,但还是语气疏离的道:“你想清楚再说吧。”

      说完,她就快步的往楼上跑去。

      晏子承看着她的脊背,低声呢喃的道:“早就想好了。”

      白乐彤与晏子承从前是邻居,两人从小关系极好,十四岁的时候,他忽然就消失得渺无音讯,她当时就在内心发誓,不会把他这种不告而别的人当朋友的。

      如今他忽然回来,什么解释也没有,还直接把两人的结婚证拿了,甚至强行跟她发生关系。

      她发觉自己根本不了解现在的梁煜了,或者说,晏子承。

      洗了澡换了衣服,白乐彤内心乱糟糟的。

      而就在她坐着愣神的时候,手机铃声忽然响了起来。

      白乐彤乱糟糟的思绪收起,她拿起手机一看,发现居然十点了!

      电话是好朋友陈小拾打来的。

      白乐彤连忙接听,赶紧把包包收拾了一下。

      电话才接通,陈小拾就急躁的道:“几点了,你还不上班?!经理都拿刀了。”

      白乐彤挎着包打开房门,欲哭无泪的道:“我今早有点事情耽误了!完了!”

      站在她房间外的晏子承听到开门的声音,早已经侧目看了过来。

      白乐彤与他的视线空中交汇,接着对那边的陈小拾道:“我马上就过来了,先挂断了。”

      说完,不等陈小拾回答,立即掐断了通话。

      如果晏子承是陌生人,白乐彤现在还可以叫他滚,关键是,他不是。

      “去上班么?”晏子承很自然的询问,像是真正的新婚丈夫一样,关切而又带着些许的宠爱。

      “不管你的事情!”白乐彤一扬下巴,满脸傲娇的说完,就往楼梯走去。

      晏子承快速的跟在她的身后,伸手将她的手腕握住,他用力的把她拉回来。

      白乐彤猝不及防撞进他的怀中,伸手就要推他,然而晏子承却紧紧的将她禁锢在自己的怀中。

      “彤彤,让我送你去。”声音低沉,他抱着她不撒手。

      “你松手!”白乐彤挣扎着,脸颊因为急躁发红。

      “你答应我我就松手,不然你就不要去上班了。”晏子承耍赖皮一样的说着,手上的力度更大了。

      白乐彤气得脸颊绯红,这混蛋,太无赖了!

      想想经理那泼妇,白乐彤还是妥协了:“好吧,你送总行了吧!”

      她几乎是吼着说出来。

      晏子承立即撒手,牵着她的手腕,他一脸满意的道:“老公应该送老婆去上班的。”

      白乐彤恨不得把翻起的眼白砸到他的脸上。

      坐在晏子承的车上,白乐彤心中想着,他这些年应该混得很好了。

      一出手一百万买一个她……还开着看起来很贵的车。

      就白乐彤这种拿提成的工作,没卖出房子的时候,工资低到只能拿基本的提成。

      

热门话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