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上嗨小说网-免费小说,精彩小说,完结小说推荐-喂,我想泡你、赵逾白边海林田小说

喂,我想泡你

赵逾白边海林田小说

主角:赵逾白,边海,林田 标签:耽美、欢喜冤家、互撩

本文讲述了一个直男被掰弯的血泪史。看似吊儿郎当的一副流氓样惹人讨厌的边海,和一副清高又正直样子的赵逾白发生了矛盾。边海三番四次被挑衅,随着深入了解,却发现自己好像越来月在乎赵逾白……

米酒要奋起 状态:完结

赵逾白边海林田小说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 第一章 我要弄死你

    边海第一次正式注意赵逾白是在高二分班前。

    那会儿边海正和自己几个狐朋狗友躲在初中部二楼男厕所的最后一个隔间偷偷摸摸的抽烟。他们学校管得严,一个星期三番五次的突击宿舍搜查违纪品。也亏得赵逾白在这强势攻击下保下来了半包。

    离星期五还有两天呢。几个烟瘾少年格外珍惜这半包烟。每次点两只,轮流吸烟屁股。

    就在烟屁股传到边海手里,刚要塞嘴里时,隔间门给敲响了。

    几个小少年俱是脸色一变,不安地看向边海手中的烟。

    边海马上把烟扔到厕所里,然后对外边说:“干啥啊?有人啊!去隔壁!”

    外边传来德育主任的公鸭嗓:“干嘛?几个人一起上厕所是吧?边海你给我出来!有人举报你们聚众抽烟!”

    边海看了眼手中剩下的几只烟,目光扫了一遍自己的猪朋狗友,全是一脸悲痛。边海最后也是一脸悲痛的将这剩下的烟扔进了厕所里,冲水时心里狠狠地想,别给老子抓到是谁举报的!

    随后边海一脸无所谓的打开门,故作惊讶地道:“哟,老李,你也来上厕所啊?”

    德育主任恨恨地看着他们鱼贯而出,然后轻车熟路的在他面前一字排开,全是一副死猪不怕开水烫的模样。

    德育主任拿手指隔空点他们几下,吼道:“又是你们几个!哪天没有你们!”

    边海无辜眨眼:“昨天没有。”

    “闭嘴!边海,你是不是要住道德育处来!”

    边海一脸无所谓:“好啊,还有空调。”

    德育主任一下子给塞了团棉花,梗了一下,又是吼道:“你还顶嘴!”

    边海缩了一下脖子,用极其欠揍地语气问:“老李,你捉人也要有个证据吧,你凭什么随随便便抓我们?”

    “你还说!有人举报你们抽烟!”

    “我们没有。就是大家一起在厕所讨论一下数学题。”

    德育主任看着边海,突然诡异一笑:“边海,你那些手段我可是都领教过的。也给你混过去了好几次,不过这次啊……”说着掏出了手机,点了几下。

    边海顿时有点不好的预感。不会吧,这么狠!

    果然,德育主任将手机屏幕朝边海面前一伸。上边是张照片,镜头是从厕所上方拍的,正是对着边海的脸,那会边海正是拿着打火机捂着嘴点烟。

    操了!

    边海和他的狐朋狗友都看傻了。这照片就是对着边海拍的别的人连衣角都没有露出来。这显然就是针对边海。

    边海突然冲上去一把抢下德育主任的手机,德育主任一愣,给他抢了过去。边海点了几下,果然,这是在微信聊天发的照片,对方说话很简单:

    初中部二楼男厕,边海抽烟。

    边海恨得怒目圆瞪,一看备注:

    赵逾白。

    边海知道他,高中部学生会会长,成绩优异,家境殷实,长相帅气。班上一半女生都喜欢他。但是自己和他绝对没有半毛钱关系!

    德育主任一把抽回自己的手机,看了眼屏幕,有点虚,随后道:“证据确凿,你们和我去德育处!”

    有人碰了碰边海,眼神询问他。边海摇摇头,这个仇他是记下了。

    边海神情有点恍惚的跟着德育主任。他自高一来,每次违纪都是踩好了点,除了几次是他几个朋友一下暴露让他们给抓,他自己是从未失手,几次差点给抓,他也是给圆过去了。这一次就是给栽了。用他自己的话说,就是混迹江湖这么久,竟然栽在一个小人手里!

    边海出了厕所,余光瞥见一人。猛地回头看。

    有人站在一旁的栏杆前和一个初中部的女生讲话。

    那人背对着他,身高和边海差不多,身姿挺拔,随意搭在栏杆上的手指修长白皙。单单看个背影都觉得很是美好。

    边海一看他,登时火冒三丈,怒不可遏的吼道:“赵!逾!白!”

    这一下,吓得教导主任和他几个朋友够呛。

    赵逾白回头,见是边海,挑衅的笑了笑:“边海?有事?”

    边海一愣,随即又是吼道:“赵逾白你他妈敢举报我?你完蛋了!我要弄死你!”

  • 第三章 写检讨

    王坊想,我不是想让你彻彻底底死心,管宴早就有喜欢的人啦,就你个傻逼不知道,弄得我也不知道怎么和你将,但他却是这样说的:“我这不是你发小嘛,肯定要帮你泡马子啦!”

    边海觉得有道理,安静了一会,又是爆出一句:“她说她学生会还有点事!那赵孙子不也是学生会的吗?你说……不可能的……”

    之前边海打听过管宴喜欢什么样的男生,得来的结果是可以把白衬衫穿得好看的男生。边海为此去买了好几件修身的白衬衫。

    边海今天见的赵逾白正是穿着白衬衫,确实是把白衬衫穿得很好看。

    王坊又是翻了个白眼,想到,您老终于发现啦?管宴的梦中情人就是赵逾白啊。王坊想来想去,决定还是和边海讲了算了,于是说:“海子……其实有件事我一直没和你讲……”

    边海瞥他一眼:“什么事?怎么了?”

    “其实,管宴早就有喜欢的人了。”

    “哦。我知道啊。”边海表现得很冷静。“这有什么关系,她又没有男朋友。”

    王坊一下子不知道说什么好,过了一会儿才说:“那你知道她喜欢的人是谁吗?”

    边海无所谓道:“杨洋?李易峰?还是林更新?嗐,她们女生不就是喜欢这些吗?”

    王坊一拍自己脸,大爷你他妈可长点心吧!

    “你干嘛打自己。”边海奇怪道“脑残了?”

    “不不不,没事……我不是说她喜欢哪个明星……”

    边海突然用手势打断王坊的话,气势汹汹地站了起来,盯着前方。

    王坊一看,赵逾白正是慢悠悠地朝这边走来。王坊又看了眼自己不省心的发小,想着,真是怕什么来什么。

    赵逾白目不斜视的路过边海。

    边海一愣,一把抓住他的手臂,低吼道:“赵逾白!”

    赵逾白看他一眼:“怎么?我名字好听吧。”

    边海给塞了团棉花,顿时感觉这人和神经病一样:“你他妈有病啊!你早上做的事,我还没有照你算账呢!”

    赵逾白无所谓道:“哦好啊,不过你能过会儿吗?我现在想吃饭。”

    “不准!”

    “逾白!”突然一阵清脆的女音传来,管宴远远的小跑过来,又叫一声“逾白,你走太快了。”

    “不好意思。赵逾白彬彬有礼的道歉。

    “哎呦,没关系的。逾白你老是这样弄得我好像在欺负你一样。”

    边海来回看着他们两个。

    赵逾白轻笑一声,不着痕迹的看了边海,见他这个反应,笑得更是大了些。

    王坊不忍直视,这下好了,三角恋主角全到齐了。为了兄弟的面子,王坊上前去扯住边海,低声和他说:“海子,走了,海子听话,等会和你解释。”

    边海登时牛脾气就上来了,一把甩开王坊,不可置信的看着管宴,管宴无辜的看着他说:“边海?你气还没有消啊?我都不敢和你打招呼了。”

    边海摇摇头,突然冷静了下来:“管宴,林更新和李易峰你更喜欢谁?”

    管宴歪着头想了一下,笑着说:“李易峰吧,我更喜欢他。”

    边海点点头,又警告地看了眼赵逾白,转身拉着王坊走了。

    管宴奇怪道:“怎么突然问我这个问题?边海今天有点奇怪啊。”

    赵逾白瞥她一眼,转身就走。管宴连忙跟上,继续说:“他今天早上撞了我还和我道歉呢,真是个好孩子。每次和我聊天都很紧张却又是表现得风轻云淡的,真是很可爱。”

    赵逾白停了下来,脸色阴沉的看着她。

    管宴看着他笑:“我感觉我都要喜欢他了。表哥,你不要和我抢好不好?”

    “管宴,你信不信我可以马上让你回去澳大利亚。”

    “别,我不和你抢就是了。”管宴想到了什么笑了一下“表哥,小姨知道你这事吗?”

    赵逾白看她一眼,说:“你少多事。我帮你,你就不要乱讲话。”

    管宴笑盈盈的点头。

    边海这一回头正是看见管宴这亮死宅男的笑。他多少次幻想着管宴可以这样对着他笑。然而管宴是对着赵逾白。

    王坊这下也看见了,一把扭过赵逾白的头,说:“别看别看。”

    边海黑着脸回头,闷头走着前边。

    王坊连忙安慰他:“海子,这天下美女那么多,你何必要吊死在管宴身上?这个星期叫大壮他们带几个妞出来?”

    边海摇头,说:“我在想怎么弄赵逾白,你和我讲讲他。”

    王坊想了想,说:“其实我也不是很知道他,我只是知道他是那个赵家的。”

    边海一惊:“那个赵家?他来我们这个破学校干什么?”

    “体验生活呗。”王坊耸耸肩,继续道:“海子,我还是建议你不要去搞他了,赵家是什么家你也知道。”

    边海阴沉着脸,胡乱地点点头,说:“回去睡觉。”

    这个星期剩下的几天里,边海也没有惹事,安分守己规规矩矩。老班都对边海产生了希望。王坊来找过他几次,问他打算怎么办,他们两家都是普普通通的小家庭,没有什么权利,他生怕边海一个生气把赵逾白惹毛了,然后大家一起吃不了兜着走。

    边海倒是表现得很冷静:“我这几天想了一下,还是算了,赵家我们惹不起,老子大不了以后绕着他走。”

    王坊已经做好了要劝他几次的准备,这下边海直接就答应,他一下子不知道说什么。

    “干嘛那种眼神?不信啊!”

    “信信信!”王坊连忙点头。

    “行了你回去吧,教室隔那么远就不要每天下课就跑来了,好好学习去吧你。”边海朝他挥了挥手

    王坊笑了,说:“你真算啦?”

    “说算了就是算了,你属老娘们的是不是!快滚!”边海飞起一脚,王坊笑着跑开了。

    边海看着王坊跑走,心里冷笑,算了?放屁!惹了他的人,惯你是赵家不赵家,统统给你掀了!

    不过边海这个星期确实是什么事都没有惹了,他还没有想好怎么处置赵逾白。王坊说的也是没错,赵家是个一跺脚京城抖三抖的大家,自己不过是介平民,一下子惹毛了他确实自己讨不了好处,要找个能教训他,又能让他说不出来的事。

    边海这性格也很少弄这些事情,他一向是恩仇分明,有什么仇大家一起光明正大的解决了就好,哪像现在这样,弄得偷鸡摸狗的。所以这办法一下子也没有想出来,这个星期就这样过去了。

    星期五下午放学时,老班提醒他要写检讨,下个星期一要在国旗下念。

    边海一想起这事就恼火,却又只能点头答应了。一转身就叫了王坊帮他写。就边海这水平写检讨,肯定和小学生的水平不相上下。

    王坊很无奈,却也是应了,从小到大他也是不知道给边海写了多少份检讨。

    两人家里学校还不是很远,骑单车大概十几分钟。两人解锁了小黄,一路打闹着回去了。骑到半路,王坊馋一边雪糕店的甜筒,硬是要买。

    边海骂他句老姑娘,也是在一旁等着他。

    雪糕店生意火爆,王坊这小身边一进去就没人影了。边海站在路旁边无聊地玩着手机。玩着玩着,一种野狗一样的直觉让他猛地抬头,一个熟悉的身影闪进了一家咖啡店。

    正是赵逾白。

    边海狞笑两声,跟了进去。

热门话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