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上嗨小说网-免费小说,精彩小说,完结小说推荐-嫡嫁:凤凰于飞、沈晏昭素芷小说

嫡嫁:凤凰于飞

沈晏昭素芷小说

主角:沈晏昭,素芷 标签:嫡嫁、凤凰于飞

嫡嫁:凤凰于飞

张逗逗 状态:连载中

手机阅读全文

1、微信搜索: i163wx
2、关注公众号
3、回复:嫡嫁:凤凰于飞

沈晏昭素芷小说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 第一章 :重生

    雷雨将至,瑞王府 上空阴霾密布,紧张的气氛如箭在弦压抑得人喘不过气来。院中老槐树上的蝉鸣渐而微弱。“轰”一声!惊雷乍响,灰暗地天空划破一道光,天空裂开口,倾盆大雨忽然泻下,点滴砸在地上。

    “小姐!”素芷尖锐的声音在雨声里格外突兀,那张模糊脸上不知是雨还是泪。

    沈晏昭死寂的眼里倏地一亮,声音有些急促,“家里怎么样了?”。

    自从三年前嫁给瑞王世子后,她就再也没有回过那个生她养她的沈国公府,大抵是那里没有她值得留恋的人,可不知为何,事到如今,沈晏昭心里却愈发不安起来。

    早上走时,她的夫君裴潜来看过她,算起来这是裴潜第三次踏进这座院子。第一次是新婚后第二日早晨,她从别的男人的怀里惊醒,裴潜闯进来叱她“浪荡淫贱”,一剑刺死了那个她素未谋面的男人;第二次,是裴潜带着沈寻一同羞辱她,折磨得她生不如死;第三次,是今天晨起裴潜已经坐在外堂等她,她从裴潜脸上看到了从没见过的温柔,那股温柔让沈晏昭心里发麻,就好像风暴来临前的平静。

    中午的时候,裴潜带人去了国公府,沈晏昭让婢女素芷回去打探消息,只是素芷去了几个时辰都没回来,她心底的不祥之意渐渐衍生出来,似乎要出大事了。

    素芷哽咽着开口的一刹那沈晏昭就知道不是什么好事情,只是没想到裴潜竟然毁了她全家!

    “国公自刎,夫人……夫人悬梁了……大公子,大公子他……秋后……问斩”素芷跪在地上嚎啕大哭,她挪着膝盖爬到沈晏昭脚下,扯着沈晏昭的裙角无力又绝望。

    “狡兔死,走狗烹!”沈晏昭现在满眼满心都是对自己的嘲讽,“我当初就不该信了他的鬼话!”沈晏昭突然失控,素芷被吓得怔住,桌上的茶盏霹雳哗啦碎了一地。“裴潜!”她身子一倒,伏在桌上,双目通红但是流不出一滴眼泪,那些不值钱的眼泪早在这将近一千个日日夜夜里流得干干净净,不管如今的处境何等绝望,沈晏昭能感受到的只剩目中灼热,如烈火烧心。

    素芷想到刚才在国公府偷听到的话,慌忙从地上爬起来,“小姐你快走!他,他会杀了你的……没时间了,等他回来,小姐你怎么办!”

    沈晏昭的指甲掐进手心的肉里,“我不走!他裴潜还真敢杀了我吗!?再不济,我也是他的结发妻子!他舍不得杀我的!”她决计不信裴潜会这样狠心连自己都不会放过!毕竟,自己是他的妻,就算沈家都会在了裴潜手上,沈晏昭还是对他抱有一丝期望。

    “小姐,你醒一醒吧!”素芷唇边渗出血来,声音已经变得沙哑,“国公是他的授业恩师啊!结果呢!他还不是灭了国公府!小姐,快些走吧,再不走,真的来不及了!”素芷从地上爬起来,硬拽着沈晏昭跑到雨中。“天涯海角,能走到哪里便是哪里,永远别再回旭都!”素芷一把将沈晏昭推了出去,她是国公府的人,沈家在素芷在,沈家灭素芷亡。

    沈晏昭回头望着倒在雨里的素芷,心中的恨意如火烧野草般蔓延开来,她怎会甘心!三年!三年就换来裴潜过河拆桥,负心相待吗!她甚至不知道自己是怎么穿过王府的,孱弱的身体跌跌撞撞跑在大雨里,街上行人稀少,有人披蓑戴斗的望着她一个女子在雨里的窘迫模样却也无心驻足,匆匆赶路。

    国公府一破,南楚是要变天了啊!

    沈晏昭远远就看见了水流湍急的溱河,四年前,自己和裴潜初见之处,溱河之上,及笄之年。,她再也不想踏回这块半步,她恼恨当初自己为什么,为什么就没能早些看透裴潜的诡计!是她害了沈家,害了父亲和哥哥啊!她脚下的步伐片刻不停,浑身湿透,冻得早就没了一点知觉。

    “世子妃这是打算去哪儿呢?”女子阴冷刺骨的声音透过雨声穿破沈晏昭的耳膜。

    她脚下一滑踉跄倒在地上,雨中女子面容明艳手执纸伞,纸伞上头点点梅花如鲜血惊心,刺得沈晏昭瞳孔一缩,女子身后则是七八名黑衣壮汉,披蓑戴斗,蒙面而立。

    “沈寻!你!?”沈晏昭心火直窜,眸中蓄满恐惧却对步步逼近的人无能为力。

    她一下子明白过来:沈寻和裴潜合谋害了沈家!是啊,她怎么没能早点想通,宋姨娘当年把沈寻带进府里的时候,父亲认了她做女儿,竟然是养虎为患!竟然是沈国公最疼爱的干女儿害得沈家覆灭!

    沈寻踏雨而来,柳腰轻摆,莲步款款,鬼魅的笑容里是浓浓的杀意,“哦!不对,现下该称呼你一声王妃了,世子识破国公府谋反之罪,立下大功,这下可以名正言顺的继承王位了!哈哈哈哈……!”她的声音婉转妖娆传到沈晏昭耳中却像魔音一般,拉扯着耳膜,这股疼痛钻到心里把那股火烧得更旺。

    “沈寻!你个毒妇!”此时的沈晏昭哪里还顾得自己世子妃的形象,只恨老天无眼若是能下来一道惊雷将面前她那张脸劈得粉碎。

    沈寻陡然大笑,“哈哈,毒妇?!”她弯腰一把捏住沈晏昭的下巴,“多谢了你啊!多亏你当年没能答应我和沈宴平那个废物在一起!不然此刻我也要跟着你们去陪葬了!哈哈哈哈……王妃真真是心地善良啊!”

    “你不配提哥哥的名字!”沈晏昭咬着唇狠声道,手中若是有刀她定会捅死眼前的人,想着自己曾经对她的亲近信任竟然成了现在荼害沈家的利器,她就想拖着沈寻去九泉之下沈家几百条人命陪葬。

    “是吗?”沈寻收回手抵着下巴笑意更深了些,眼窝弯成一道的模样甚是明艳依旧遮掩不住眼中的杀意,“现在我肚子里怀着是王爷的孩子,你说王爷在自己的亲身骨肉和一个弃妃之间,会选择谁呢?”她的手抵在小腹上,笑意温柔眼中却是凶狠,“只不过王爷他生性平和,这等残忍的决定,就由我来替他做了吧。”她直起身子,细指一挥,那七个大汉便阔步上前。

  • 第二章:小姐别动

    沈晏昭感受到危险离自己愈来愈近,手腕被地上的石子划破渗出血来,她也不觉疼痛,“你们干什么!”难道自己今日真的要死在她手中了吗?!沈晏昭一把抓下头上的簪子在手中肆意挥舞着,“你们再过来一步试试!”可她不知道自己现在的样子在沈寻眼中有多可笑,螳臂当车,不堪一击。

    “哼。”沈寻笑得像是一朵雨中绽开的娇花,眼神一扫,大汉中一人走到沈晏昭身前,“咔嚓”便折了沈晏昭的手腕,骨碎的声音在雨里也听得清楚,沈寻听到那声响更是以手掩面狂笑起来。

    簪子落在雨里,无力的躺着顺着地势滚到沈寻脚下,簪头的花被沈寻的脚底碾得粉碎,融进雨水当中。

    疼痛从手上传来,沈晏昭步步后退,她第一次如此畏惧眼前的一切,迫不及待地想要逃开,前面的人却越来越近不给她半点后路,“滚啊!你们都滚!给我滚!”

    “哟,死到临头,王妃还这么嚣张呢,不愧是国公府的嫡女,死都想死得这般气派吗?”沈寻撑着伞笑得张扬。“绑了,扔了吧。”那几个字无情而冰冷。

    沈晏昭绝望逃开反倒被那几个大汉不由分说地扔在地上,其中一人将披在身上的蓑衣脱了下来绑在沈晏昭身上,“放手!你们给我放手啊!”她四肢无力地挣扎扑腾起来,最真切的绝望莫过于被最深爱的人背叛致死,她这时才真实的感受到,二十年的岁月就这样过去,实在可笑!“沈寻!你不得好死!你这个毒妇!我到底有什么对不起你的地方!我沈家哪里对不住你了!你这个贱人!!!贱人!”

    “哦?我是贱人?骂吧骂吧,”沈寻见她绝望的模样心中快活到了极点,“反正你也是将死之人,那我不妨让你死得明白些。你新婚第二日床上的男人是我和姨母安排的,你肚子里的孩子是我让人毒杀的,自然是经过王爷的授意,还有你哥哥的眼睛也是我弄瞎的!他凭什么用那双眼睛看着我?他配么?我呸!我哪点不如你,为什么你沈晏昭生下来就是国公府的嫡女,为什么我沈寻就得寄人篱下!”沈寻站在远处,她终于可以扬眉吐气了,十年前她踏进沈府的第一天,就发誓总有一天要把这座百年的府邸踩在脚下!沈晏昭一点一点被包裹起来,她说得也更加起劲,让那个女人身心俱灭,她今日终于做到了!

    这些话落到沈晏昭耳中,五雷轰顶,她已无力挣扎,身心俱毁,曾经姐妹相待最终反而变成这副模样?裴潜……那个孩子的事情裴潜竟是知道的……沈晏昭一时之间还没能把沈寻的话想得明白,哥哥的眼睛也是沈寻……她早已说不出一个字,只想着这辈子下辈子自己就算做鬼都不会放过这些人!剥床及肤,乱箭攒心,这些害得她家破人亡,痛苦不堪的人,她一个都不会忘记!

    她只是以为沈寻与自己的感情不复当初,沈寻妒恨自己,万万没料到她做出这样丧心病狂的事情!她所有的愤恨之言堵在口中,眼前被蓑衣一裹,闷湿的鼻息间是浓浓的血腥味,蓑上的刺穿透她脖颈的肌肤,骨碎之痛一并袭来。

    “既然你与王爷初遇是在溱河之上,那么我就成全你,你就在黄泉等着王爷来找你吧!哈哈哈哈哈……去死吧!沈晏昭”沈寻撑伞向前,早就没了从前的温顺乖张,沈晏昭身下是奔涌溱河,水波汹涌,她脚尖一抬,就像踢着玩物一般,把那团送入了滚滚溱水中,溱水奔腾,那团先是在水面翻滚了二三下,随即就被急流吞没,再没了踪影。

    恨意滔滔淹没了沈晏昭的胸口,耳畔是轰轰水声,口中血腥缭绕,双眼沉重却又被一股莫名的力拉扯开,模糊的视线里竟然漏出点点微光,九泉之下……竟是如此清明的景象,她心中泛起满满自嘲,耳边的声音却让她霎时惊醒过来。

    “小姐!小姐动了!”素芷紧皱的眉眼瞬间舒缓开来,清脆的女音里是掩藏不住的欢喜,“大夫!大夫你快来瞧瞧!”细碎的脚步声,呛鼻的熏香,还有不太清晰的雕花床,外面突然嘈杂起来,低沉的男音,丫鬟的碎语。

    沈晏昭一动只觉四肢百骸的疼痛骤地袭来,只能勉强撑开眼皮,映入视线的景象却让她瞠目---国公府,嫡女沈晏昭的闺房。自己活过来了?!活到了五年以前!“素芷……素……”她本想开口,喉中一阵烧痛只能勉强唤出两个字来。

    素芷十七岁的那张脸闯进沈晏昭眼中刹那她明白过来,“我……我……”苍天有眼,果然是老天爷都于心不忍,故而又给了她一次活过来的机会,让她彻彻底底的再活一次,把那些伤害过自己,羞辱过自己的人统统踩在脚下的机会!她沈晏昭怎么会轻易放弃!“素,素芷,外面什么时辰了?”既然如此,那么从现在开始的每一刻都异常宝贵,她更不会像从前一样虚度。

    “小姐?”素芷目光一愣,欢喜凝在脸上,勾起来的嘴角尽是笑意,“刚过未时,小姐快别说话,让陈大夫给你好好把把脉。”年轻的脸庞上毫无遮掩是激动与喜悦,素芷边探头望着走进来的大夫边,倒了杯水小跑到床边。

    沈晏昭嗓中发痒咳出声来,她一眼扫过去,重重罗帐外头蓄着山羊胡子的男人,弓着的腰,微驼的背脊,那张脸!她绝对不会记错,腹中孩子当年不就是死在他一碗安胎药里的吗,原来早就是宋氏的走狗!未曾想自己错信了他那么多年!“现在来给自己看诊,恐怕是黄鼠狼给鸡拜年来了吧。”她暗自想着,眸中寒光一亮,接过素芷手中的水,一饮而尽。

    重头再来,吃好喝好活得好!沈晏昭一点都不能少了自己!

    “见过沈小姐。”陈大夫从药箱里取出脉枕,鼠眼一动,飞快地扫了沈晏昭一眼,旋即目光落又回了地上。

手机阅读全文

1、微信搜索: i163wx
2、关注公众号
3、回复:嫡嫁:凤凰于飞

热门话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