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上嗨小说网-免费小说,精彩小说,完结小说推荐-凌天剑主、陆争夏悠悠陆恒小说

凌天剑主

陆争夏悠悠陆恒小说

主角:陆争,夏悠悠,陆恒 标签:玄幻、仙侠、奇幻、魔界

一剑凌天,万界沉浮。且看一个卑微的少年,带着剑圣传承,一步步打破命运的束缚,战尽天下豪雄,登临巅峰……

灯下无语 状态:连载中

陆争夏悠悠陆恒小说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 第一章 被“尿壶”砸中的少年

    天元界1120年,第一百位飞升者从图腾大陆破空而来,封号“南明剑圣”。

    天元界1831年,南明剑圣以“大梦古炉”熔炼百家剑意为一体,独创《大梦剑经》。

    天元界1940年,百圣大会,九冥圣君横扫诸天豪雄,却不料,被南明剑圣一剑击败。

    天元界3657年,南明剑圣七进七出幽冥海,生擒三大鬼王,斩杀魔道七子和妖道五帝,震铄古今,奠定天元界第一强者的地位。

    三千年后,也就是一个月前,南明剑圣渡劫失败,身陨道灭。

    ……

    大衍王朝,陆王府。

    家主内房。

    一个清秀少年托着腮帮子,正盯着木桌上那神似“尿壶”的金缕兽炉。

    他怔怔发呆,似乎在期待着什么。

    不知过多久……

    铮——

    忽然,这金缕兽炉宝光焕发,将整个房间映得一片雪亮。

    少年那呆滞的眸子顿时有了神采,他整个人拔身而起,激动浑身得直哆嗦。

    “终于……终于激活了!”

    一个月前,龙门武试。

    陆争被这玩意砸晕,从而导致武试失败,整个人就跟丢了魂儿似的,变得痴痴呆呆。

    甚至,外界都在传闻。

    这个陆王府的天才是被尿壶砸坏了脑袋,加上武试失败的打击,变成了个傻子。

    “南明剑圣的至宝‘大梦古炉’,居然被人当成了尿壶,还真是讽刺啊!”

    “大梦古炉啊大梦古炉!你护我命魂,让我夺舍转生,附体到了这陆王府少年家主身上,那便是天意,是你我之间的缘分。”

    陆争,原本是天元界修士,南明剑圣身边一个微不足道的小剑侍。

    一个月前。

    南明剑圣临劫,他竟以“大梦古炉”护体,妄想在渡劫过程中,收集天劫之力,掌控天威。

    可惜,天威难测,他最终失败了,就连为他护法的几百名剑侍也跟着遭殃。

    然而。

    令陆争没想到的是,自己死后,灵魂却并没有破散。

    而是随着大梦古炉,鬼使神差的来到了图腾大陆。

    在这里,人人都以成为“图腾师”为荣。

    图腾如天道符召,符召在手,号令万法,便可得到种种玄奥力量。

    有人可点石成金,有人能掌控风雷,还有人利用本命图腾,凝聚苍生信仰,增强自身气运,逆天改命……

    龙门武试,是大衍王朝最庄重的图腾天赋考核。

    举国上下,要在数以万计的王侯之子中,进行层层淘汰,最后选拔出十人参加龙门武试。

    武试分为三测,在前面两测之中,陆争独占鳌头。

    而第三测,是最关键的图腾天赋测试。

    可谁也没想到,就在陆争通往测试点的途中,却被一件从天而降的“尿壶”给砸晕了。

    等陆争醒来,竟莫名其妙的失去了图腾天赋,真可谓飞来横祸。

    陆争接受不了失败,气血攻心,当场昏死,甚至还引发了一场不小的轰乱。

    更要命的是……

    陆争随后被确诊为先天灵魂残缺,再也无法修炼图腾,这简直是五雷轰顶。

    尽管陆争的根骨、悟性等各方面都是出类拔萃。

    可要是无法修炼图腾,一辈子最多也就是个平凡武夫罢了。

    面对那些真正的强者,永远都要看人脸色,永远都在苟延残喘,如一粒埃尘、一颗蝼蚁般的卑微可怜。

    一念及此。

    陆争心里,升起一股同病相怜的感觉。

    “前半生,我资质不差,可惜错过了修炼的黄金期,纵然跟随南明剑圣左右,也没有出头之日,永远都只是微不足道的一个小人物。”

    陆争的前半生,有太多不甘,有太多遗憾。

    天元界,强者如林,翻云覆雨,而自己,却只能眼巴巴的看着别人风光,见证着别人的传奇。

    那些万众瞩目的战场,从来没有一个属于自己的角落。

    天元界,佳人辈出,风情万种,而自己,却只能远远驻足,卑微的仰慕,不敢有任何非分之想。

    那些风华绝代的佳人,却只能出现在自己的梦境之中。

    再大的舞台,再好的宝物,再美的佳人……一切的美好,从来都和自己无关。

    这样活着,何尝不是一种悲哀?

    “从前,我卑微如蝼蚁,无力抗争;可如今,我有了大梦古炉,有了南明剑圣的传承,有了卷土重来的资本,为何不轰轰烈烈的活一世?”

    陆争不甘,更多的却亢奋,浑身热血沸腾。

    正因为他深深体会过弱者的卑微和凄凉,所以,他格外的珍惜这次机会。

    他渴望成为强者,他渴望改变自己的命运。

    “实力!唯有实力才是王道!无论在哪个世界,都是这个道理。”

    在天元界,陆争生不如死。

    在陆王府,他同样陷入了危境。

    自从陆争被认定无法修炼图腾之后,陆王府内的格局也是暗流涌动,似乎人人都想把陆争拉下马。

    陆王府原本由陆争的爷爷执掌。

    三年前,陆争被陆老爷子亲自命定为,陆王府唯一继承人。

    陆老爷子病逝后,遵照遗嘱,年少的陆争成了陆王府的新主人。

    再加上他天赋异禀,前途无量,家族中即便有些人不服,也不敢造次。

    可这次……

    陆争连连受挫,前路灰暗,那些安奈已久的族人还会隐忍下去么?

    虽然这段时间陆争足不出户,但外面早就乱了,他心里比谁都清楚。

    “那些的家伙,还以为我再也无法修炼图腾。”

    “可惜,此一时彼一时。如今,我有了大梦古炉,有了翻身的资本,可怜的家伙们,等着遭殃吧!”

    陆争冷笑。

    同时,他目光落在了大梦古炉上。

    此物乃天地奇宝,别人不知道,可陆争却很清楚。

    南明剑圣之所以取得如此成就,大梦古炉功不可没。

    “大梦古炉所产生的‘神明香’,可令人神游梦境,让人在梦境之中修炼,不知是真是假?”

    陆争暗暗思忖。

    梦中修炼,百无禁忌。

    无论遇上什么危险,无论修炼什么禁术,都不会危及生命。

    即便走火入魔,即便身陷绝境,即便身陨道灭,不过是噩梦一场。

    梦醒了,人却没事。

    试想一下,假如有人想要吸收天雷之力。

    如果在现实世界,或许会被天雷给劈死,而在梦中,却不用担心这些,梦醒了,大不了重来。

    然而。

    在梦中修炼的成果,却可转化一部分到现实之中,这便是大梦古炉的独特之处。

    “修者一旦没有了后顾之忧,便可随心所欲的尝试各种修炼方法,接触一般人不敢去触碰的禁术,甚至创造出一些惊世骇俗的武学。”

    陆争盯着大梦古炉,若有所思。

    《大梦剑经》便是南明剑圣在梦境之中,经过无数次危险的尝试和摸索,最终融炼百家剑意,方才创造而出的旷世绝学。

    “更重要的是,大梦古炉之中熔炼了百家剑意,我若勤修苦学,未必就练不成《大梦剑经》,未必就达不到南明剑圣的高度!”

    陆争眯了眯眸子。

    精神沟通之下,那大梦古炉很快就有了反应。

    淡淡的金光弥漫开来。

    房间内,紫气氤氲,一缕烟霞似有灵性一般,悄悄地窜入了陆争的鼻息之中。

    “这就是神明香么?据说这玩意是靠炼化精魂产生的。”

    陆争瞪大眼睛,心头砰砰直跳。

    就在自己吸入神明香后,陆争只觉得一股浓浓的困意袭来。

    下一刻,他便倒在了桌子上,呼呼大睡起来。

    ……

    轰!

    脑海一炸,当陆争的精神意识清醒过来时,似乎被拉扯到了另外一个空间。

    一切都发生了变化。

    “这是哪儿?这是我的梦境世界?”

    陆争瞪大眼睛。

    这是一片宏大无比的宇宙星河,四周的星辰如沙子一般滚动着,散发出璀璨夺目的光辉。

    而自己,就站在星河之内,仿佛成为了宇宙的中心,无数星辰都围绕着自己旋转。

    星河深处。

    一尊高大无比,仿佛由亿万星辰凝聚而成的巨大石门,立刻抓住了陆争的眼球。

    这道石门扭扭曲曲,有着一种神秘澎湃的力量,如水中倒影,亦真亦幻。

    “化梦之门?”

    “这一定是南明剑圣经常提及的化梦之门!”

    陆争激动万分。

    “据说,只要跨过这道门户,就可以进入自己所幻想出来的梦境中修炼。”

    “想要吸纳天雷之力,就会进入九天雷池,想要修炼地精真火,就会进入炼狱火海,想要修炼诸般剑道,就会幻化出剑气世界……当真如此神奇么?”

    陆争舔了舔干燥的嘴唇。

    怀揣着震撼与不安,不由自主的朝着那座巨大石门走去。

    与此同时。

    陆争凝聚意念,努力幻想出了一个剑气世界。

    呼——

    不等陆争踏入那化梦之门,他便感受到一股股强烈的剑气风暴夺门而出。

    万千剑气。

    如洪流山崩,如万马奔腾,铺天盖地的席卷而来,似乎要将自己轰杀成渣。

    陆争精神一震,当即演练起南明剑圣传授过的一套剑法,与这些剑气拼杀起来。

    然而。

    这剑气实在太凌厉,太霸道。

    在剑气围攻之下,陆争的身体很快就千穿百孔。

    “果是如此,只要凭借精神意念,就能制造出自己想要的梦境,我摸索到方法了。”

    陆争忍着钻心剧痛,心中却是一阵狂喜。

    他顶着剑气斩杀,勇猛前行。

    那些剑气穿透了他的身躯后,竟化为一缕精纯的元气留在其体内。

    “炼化这些剑气,对剑道修行大有益处。不知踏入化梦之门后,又是一副怎样的场面?”

    陆争心跳加速,一步步逼近化梦之门。

    可就在此时,梦境外,传来一个苍老的呼唤声。

    “少爷……醒一醒……快醒一醒……”

    “大长老召开族会,说要罢免你的家主之位,快别睡了……”

  • 第四章 夏悠悠

    剑凌宗,位于落星山脉。

    相传,在远古时代,天降九星,化为九座奇峰。

    这九座奇峰,错落如星辰棋子,竟是组成了一个天然的奇门大阵,可吸纳天地元气、万星精华,大有吞吐天下之势。

    第一次登临落星山脉之人,必定震撼万分。

    就如同此时,山门广场上那些新生们的反应一样。

    这些新生,都是各国的王孙贵族,从小锦衣玉食,游历名山大川,也算见过一些世面。

    可来到剑凌宗,一个个却跟土包子进城似的,东看看西瞧瞧,什么都感到新奇。

    “据说剑凌宗有三大修炼院,其中最厉害的是‘剑首院’,这次若是可以被剑首院选中,那就一步登天了。”

    “剑首院?难咯……倒是‘五行院’更实际。”

    “据说这五行院是修炼五行图腾的,金木水火土五种属性,都有不同的修炼方向。”

    “听说成了外门弟子后,还有机会骑上灵鹤呢!不知飞上天的感觉会怎么样,啧啧……”

    落星山脉上。

    峰峦叠翠,飞瀑奇岩,天池洞府,到处都是仙禽灵兽,各般气势恢宏的山宫云阁耸立……当真如梦如幻,人间妙境。

    也怪不得这些新生们都看直了眼睛。

    不过,陆争很平静。

    倒不是他定力比别人更强,而是在天元界中,陆争见过不少雄奇壮观的景象,早就已经见怪不怪了。

    “争儿,不用紧张,待会儿好好表现,爹相信你。”

    见陆争沉默寡言,陆一峰还以为他是被吓傻懵了。

    “嘿,老三,你还是死心吧!剑凌宗的补考比龙门武试不知困难多少倍,你们父子何必自取其辱呢?”

    二长老冷笑着,不忘挖苦两句。

    “二长老,话可不能这么说,谁家过年还不吃顿饺子?万一成功,不就可以跟在恒儿屁股后面,一起进入宗门了?”

    大长老摸着胡子,一脸春风得意。

    他们一个唱白脸一个唱红脸,怎会真心希望陆争进入剑凌宗,不过是当着大家的面调侃一下陆争父子,让他们出丑罢了。

    陆一峰的脸色很难看。

    不过,他却并没有呈口舌之快,而是把心思放在陆争身上。

    “争儿,剑凌宗不让闲杂人等随便进去,爹只能在山门广场外等候,不能继续陪你了,接下来要你独自面对。”

    陆一峰拍了拍陆争的肩膀,他的手掌很有劲,给人一种很安稳的感觉。

    “不管怎么样,爹都是你最坚实的后盾,天塌了,爹帮你顶着,你放心大胆的去吧!”

    陆争鼻子微酸,他郑重的点了点头。

    “爹,你放心,今天丢人现眼的绝对不会是我们父子。”

    陆争冷冷扫了一眼大长老等人。

    而后,便昂首朝着山门广场上走去,自信得让人难以置信。

    ……

    山门广场。

    许多来自各国的王孙贵族们,正三三两两的攀谈着。

    趁着入门仪式开始之前,他们相互拉扯关系,组成了一个个的小团体。

    这些少年大多在王宫中长大,长期被权谋之术熏陶,深知孤掌难鸣这个道理。

    不管以前多么辉煌,多么高贵,一旦进入剑凌宗,就是一个普通弟子,人人平等。

    若不趁此机会拉帮结派,壮大自己的力量,以后就只有被别人欺负的份了。

    刚踏入山门广场。

    陆争一眼就看到四五个王室少年,正围在一对少男少女身边,有说有笑。

    被拥簇的少女,肤白似雪,俏媚多姿,发髻整理得很精致,显得靓丽可人。

    她虽然穿着一袭华贵长裙,却依旧难掩那超龄的火爆身材,这对同龄的少年们有着致命的吸引力。

    在她身旁,是一个高大俊朗,红光满面的少年。

    少年正和四周那群王孙贵族谈笑风生,八面玲珑,似乎和这伙人打娘胎里就认识了一般。

    少女站在他身边,小鸟依人,男才女貌,简直是羡煞旁人。

    也怪不得迅速成为了这个小团体的中心。

    “陆恒?夏悠悠?”

    “他们的关系,什么时候变得这么好了?”

    陆争皱了皱眉,这二人他再熟悉不过。

    那个八面玲珑的少年,就是大长老的儿子陆恒。

    而那火爆靓丽的少女,则是夏家的郡主夏悠悠。

    夏家和陆家一样,也是大衍王朝的几大贵族之一。

    不过,无论是生意产业方面,还是在王宫中的身份地位,夏家都要逊于陆家一筹。

    一个月前,这夏悠悠还挽着自己的手去参加龙门武试。

    在武试前两测中,陆争甚至不惜损耗力量,暗中帮助夏悠悠推进成绩排名。

    没想到,她现在居然和陆恒打得火热。

    “我要是没记错,这夏家和我们陆家正在进行一个秘密商业计划,是由大长老在暗中操作。”

    陆争很快想起来,两家之间的合作关系。

    陆家几乎垄断了大衍王朝的药材产业,而夏家则是靠炼丹为生,正需要大量的药材。

    然而,炼丹家族并不止夏家一个,还有其他的几大巨头。

    为了在竞争中占据有利地位,夏悠悠也一直巴结着陆争,百般讨好。

    “以前我是陆家家主,所以夏悠悠一直围在我身边转,现在我前路灰暗,而陆恒则飞黄腾达,也怪不得夏悠悠会粘在他身边。”

    陆争很快就想通了。

    不过,陆争还是挺佩服夏悠悠的,这才几天功夫,就把陆恒哄得团团转。

    在攀附关系方面,这个女人显然很有一套。

    虽然这场景看起来有点恶心,但陆争还是选择睁一只眼闭一只眼。

    毕竟,他已经不是以前的那个陆争了,对这个女人也没有必要留恋。

    多一事不如少一事,陆争打算先找个地方等候补考。

    “陆争?你……你怎么会在这里?”

    陆争刚准备离去,却立刻被眼尖的夏悠悠给发现了。

    看到陆争的那一刻,夏悠悠整个人直接愣住了。

    这家伙不是已经废了么?

    剑凌宗这种修炼圣地,是这种废物该来的地方么?

    难道,这家伙还想缠着自己不成?

    ……

    一念之间,夏悠悠心底涌出了无数疑惑。

    她脸上,原本灿烂的笑容,瞬间凝固,取而代之的则是一脸厌恶之色。

    相较于夏悠悠的意外,陆恒倒是显得很平静,他显然早就收到了风声,知道陆争此番来意。

    “为什么会在这里?呵呵,不过是不甘心,来参加补考罢了。”

    戏虐的扫了对方一眼,陆恒冷冷一笑,声音故意拔高了许多。

    “补考?天啦!居然还真有人来参加补考,今天是开了眼界了。”

    “咦?这人不就是那个被尿壶砸晕的倒霉蛋么?”

    “原来就是他啊?我还在想到底是哪个十恶不赦的家伙,连老天爷都看不下去了,哈哈哈……”

    人群中,很快就掀起了一番冷嘲热讽。

    陆争瞬间变成了全场瞩目的焦点,不过,他并不想以这样的方式吸引大家的目光。

    自己不想惹麻烦,没想到麻烦却主动找上门来。

    陆争原本只想安静的参加补考,哪知躺着也能中枪。

    夏悠悠黛眉微蹙,眼底闪过了一抹怒色。

    她款款走来,不忘优雅。

    可那轻扬的雪腮,冰冷的眼神,分明让陆争感到心寒。

    “我……”

    陆争怕对方误会,打算解释一下。

    “陆争,你打算闹到什么时候?”

    夏悠悠一脸不耐烦,直接打断了陆争的话。

    “闹?”

    陆争一愣。

    夏悠悠的反应,也引起了不少新生的强烈好奇心。

    大家窃窃私语,很快就知道事情的前因后果。

    陆争和夏悠悠原本是青梅竹马的关系,可现在,夏悠悠马上要成为剑凌宗外门弟子,而陆争的人生却一片灰暗。

    他们根本就是两个世界的人。

    在很多人看来,陆争自然已经配不上夏悠悠了。

    “没错!你曾经的确辉煌过,可现实是残酷的,无法修炼图腾,这就是你的命,谁也无法逆天改命。人,贵在自知,不属于自己的东西不要妄想。”

    夏悠悠言辞冷厉,没有丝毫心虚之感。

    并且。

    她话里有话,似乎也在暗示陆争,自己早已不属于你,请你不要再痴心妄想了。

    陆争认真盯着对方,一脸平静的问道:“所以,你也不看好我能通过补考?”

    夏悠悠怔了怔,随即噗嗤一笑。

    紧跟着,山门广场上也是掀起了如潮般的哄笑声。

    “补考?你还真是傻得可爱!你知道补考难度有多大么?别说是你,恐怕在场也没有一个人能通过补考。”

    夏悠悠话锋一转。

    “本本分分的做个普通人,平凡的过完一生,这样不好么?陆争,别闹了,赶紧回家去吧!修炼界……不是你能涉足的地方。”

    轰——

    陆争心头一震,夏悠悠这番话,太狠毒!

    少年傲气!

    每个少年,都有自己的骄傲和自尊。

    当着这么多同龄人的面,被打击得体无完肤,换做任何人恐怕都无法忍受,甚至一辈子都会颓废在阴影中。

    陆争也算是彻底认清了这个女人。

    趋炎附势没什么,落井下石就是你不对了。

    “悠悠,别自降身份跟一个废物较劲了。新生仪式开始了,我们过去吧!”

    陆恒冷冷扫了一眼陆争。

    而后,牵着夏悠悠的纤手,在一众艳羡的目光中离去。

热门话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