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上嗨小说网-免费小说,精彩小说,完结小说推荐-先别说爱我、花蕊达达田螺小说

先别说爱我

花蕊达达田螺小说

主角:花蕊,达达,田螺 标签:苦恋暗、才女、策马江湖、策马江湖、

生活中最不可缺的是爱,却总有人落单。盼望的,是浮云。现实的,在天外……一觉醒来,听梦想敲门,只想有个家,吃饭睡觉吵嘴自由自在。先别说爱我,因为我的世界,离你遥远。

丁妮 状态:连载中

花蕊达达田螺小说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 第1章 花心大少

    第1章花心大少

    在回总经办的路上,花蕊碰到了田螺。

    总经办主任,大概又是亲自给众老板送了信件什么的回来。

    漂亮得很东方的脸蛋上,有一缕只有女孩儿才能心领神会的泛红:“花心大少,你的快递。”花蕊嗔怪地皱皱眉:“田螺阿姨,谢了。”一面接过。

    “不谢,这是俺该做的事。”田螺修长的身子挺挺,一双套着粉色丝袜成流线型,被棕色轻便鞋衬托得很好看的脚脖子,在花蕊眼前轻轻踮踮:“谁让你是总秘啊,见人大一级嘛,好威风好得了,好让人害怕哦?”

    花蕊就笑着用手中的快件,叩叩她。

    “这么辣嘴,看你怎么嫁得出去?”

    “嫁不掉好哇,我俩刚好成一对。”总经办主任耸耸肩膀,有点不屑一顾的边转身,边说:“本姑娘还没玩够呢,拜,回见!”“拜,回见!”

    看看田螺的背影,花蕊有些不快的瘪瘪嘴巴。自从三个月前经过严厉的层层考核,进了这家美国公司后,对神法老板把自己和总经办主任,安排在一个办公室,并且桌挨桌的作法,花蕊一直就很郁闷。

    花蕊对此毫无经验,百度上好像也查不到要领。

    对了,谁说Daniel是真正的中国通?

    难道身为“美国陶氏化学公司”的总经理Daniel,对人人都懂的物理原理,居然是一知半解?

    不错,同性相吸,异性相排。可神法老板显然忘记了,漂亮的同性和英俊的同性也相排,而漂亮迷人颇具才华的同性和英俊潇洒才华出众的同性,更是世仇。

    花蕊撅着嘴唇朝走廊深处瞅瞅,她有些捉摸不定了。

    走廊那边是一溜六间大办公室。

    除掉会议室,档案室,顺序过去分别是,财务室,副总室,总经理室和监事室。四个美国老板,两男两女,都是伪中年。

    之所以加上一个“伪”字,皆因四人都显年轻,顶多也只比花蕊田螺们大两三岁罢。美国老板平时间与大家相处倒挺随和,可一上班,就个个在自己办公室正襟危坐,神情严肃,忙忙碌碌,与平时所听到看到的美国风格,大相径庭。

    不是说,贵为美国总统在白宫办公。

    如果不见外宾,完全是自由散漫,穿着随便,大家嘻嘻哈哈的愉快工作着,商量着和规划着么?

    所以,只要一上班走向总经理室,花蕊总感到自己不由自主的有点紧张。如果再遇上田螺美女这么笑里藏刀的调侃调侃,花蕊就更感到紧张。

    田螺主任漂亮,可更有心机。

    明明总经办有专门的送件办事员,可她偏偏总是自己亲自来送达。

    当然,也就没忘记自己的“情敌”,身为总经理秘书的花蕊,时常是顺便嘲笑调侃一下。这不,明明是可以放在自己桌上的快件,她却偏炫耀似的拿在自己手上走一大遭。

    对她动机一向持怀疑态度的花蕊,就此提醒过,要求过和请求过,甚至扳着脸蛋重重说过,结果……哼,顶顶讨厌啦。

    要按花蕊心里的真实想法,即然如此敬酒不吃吃罚酒。

    下班后,就叫上男女闺密拦住田螺,狠狠教训她一番。

    可是,唉,一个总办主任,一个总经理秘书,一个管理硕士,一个文学硕士,桌靠桌,脸对脸的,还是算了吧。

    更主要的是,田螺美女很得神法老板的青睐,有办公室女文员偷偷告诉过花蕊,曾好几次看到,拿着各种文件的田螺主任进了神法的总经理办公室,那厚实的橡木大门就紧紧的关上了……

    闷热的八月流火。

    连续35度以上的高温达十七天,大街小巷一片喊热声。

    昨下午傍晚时分,没经任何预告,一大片乌云袭来,紧后着沉闷的雷声,豆大的雨点就洒了下来。这一洒就是两三个钟头。

    于是,露天停车场上的各种大小车辆,不约而同的响起了警报声,然后,又一一陆续消失。可一辆就停在花蕊这栋楼下的靡托,却出事儿。

    大约主人停车后,跑朋友家喝酒去了。

    警报那个响呵,呵呵!

    一直响到深夜,响到陆续有人探出脑袋大声叫骂,向下乱扔东西,砸得摩托车东摇西晃,保安怕出事,匆忙冲出避雨的传达室,把可恶的摩托推出小区为止。

    这样一来,本来睡眠就不太好的花蕊,就更睡不着了。雨声淋沥,天空墨黑,小区的路灯时隐时亮,把嗖嗖乱摇的树叶,投射在阳台的大玻璃门上,像一个个狂舞的魔影,望上去,很是有些吓人。

    花蕊不信鬼,也不怕鬼,可怕孤独。

    而她现在,偏偏是孤独一人。

    明天是周一,男女闺密,都在周末的短暂相聚后离去,忙着各自的事儿,孤独呵!睡不着?那好,抓过几个大枕头,连同空调被一起塞在自己腰下,玩手机吧。

    看会儿网易,又看会儿网剧,再靠着床头默默的想着心事儿。心事儿就是我一个堂堂正正的文学硕士,怎么居然就和爸妈闹崩了?

    还有,想着那田螺美女。

    怎么对我这么大的怨气?我可没得罪过她呀。

    还有,话说这神法老板,一直对我这个中国总秘,客气有度,尊重有加,我对他更是如此加主动敬业,可以说我们一直合作得很好,上下级关系十分融洽。

    可最近以来,神法老板居然对我有些嘻皮笑脸的了,而且是在办公室上班时间。这?虽然我是第一次在外企工作,可男女闺密和许多同事,都告诉过我。

    网上这方面提醒也多,

    中国女孩儿漂亮,外国老板都忍不住要骚扰的。

    如果仅限骚扰还好办,大不了一走了之,或者借此机会上位,强迫对方答应自己的要求。可如果是外国老板爱上了自己,那怎么办?

    我可从来没想过,要找一个外国人的,尤其是外国老板。看看那些国内嫁入豪门的女星有多杯具,多不自由,想想都感到可怕。

    如果再嫁给一个外国人,噢不!

    上帝,饶了我吧……

    问题是,如今工作不好找,外企更难进。以这家美国陶氏化学公司为例,对外公开招聘总秘1人,可前来应聘者就达两万多人,据说全是年轻高知男女精英。

    田螺有些幸灾乐祸的告诉我,因为是万分之0.5的比例,神法老板最后选中我,福兮祸兮?自己好好掂量掂量。

    三个月内自动辞职,还有一笔可观的费用可拿。三个月外,就得按美国和中国劳动法的具体条例,联合办理,说不定一分钱没有,还得被罚上一笔……

    手机响了,看看是李娜。

    花蕊轻轻一叩打开。

    “娜娜,还没睡呀?”“想你呀,睡不着呀。”女闺密在那边哼哼叽叽的:“我问你,明天你是第几个?”花蕊偏着脑袋想想,认真回答:“好像是第9个吧,比你差得远哦。”

    李娜在那边失口而笑。

    “和我比?你是多久开始的?大四毕业吧?我可是从大一就开始了,苦大仇深啊。我的好爸妈哇,怕自己的宝贝女儿落了单哇。结果这一催,恶性循环,相一个,死一个,相两个,死一双。直相到现在,我还是单身,妈的,这算是怎么回事啊?”

    花蕊吓一跳。

    “你骂人?你怎么这么粗鄙,还文学硕士呢?”

    “哈哈,要不要破破口,心里才痛快。”李娜哈哈大笑,听得出,连她手中的手机都一起随着跳动:“你不也是文学硕士,不一样单着?听我说,一颗红心,两种准备。明下午下班后,我们一起去相思角逛逛。另外呢,好像你们那个神法老板还不错,我们是不是在他身上动动脑筋哇?”

    花蕊又吓一大跳:“娜娜,你真是疯了,怎么打起美国老板的主意来啦?难道我们中国的好男人,都死绝啦?自古嫁入豪门等于受罪,嫁到国外,更是等于自绝于家人,自绝对于中国人民?”

    “好啦好啦,说说玩儿呗。”

    李娜有些不耐烦了。

    “有机会,就抓紧。毕竟我们女孩儿青春短,一不注意就成了老太婆,你不是想一辈子就单身吧?”嗒,关了手机。花蕊看看自己的手机,摇摇头。

    这个娜娜呀,就这直来直去性格。

    时不时脑洞大开,语出惊人,却一点也没有可行性。

    花蕊坐起来,拿过小杯子喝一口水,杯子还没放下,手机又响,看看,是朴华:“朴树,唱一个。”花蕊开口就笑:“雨夜,怪孤独的。”

    男闺密在那边见怪不怪:“花蕊,早点睡吧,我就知道你一个人睡不着,胡思乱想的。最好的办法是,闭上眼睛,深呼吸,然后……”

    “数手指头,数羊群,数星星?”

    花蕊大声的叹口气,拍拍自己可爱的小嘴巴。

    “拜托,老兄,能不能出点新创意啊?”男闺密一口接上:“新创意有啊,那就是,明下午下班后,我陪你俩去。”

    花蕊高兴的在床上一蹦:“哦,好极了,你终于想通啦?”对于两闺密要求自己陪同去相思角想亲一事儿,朴华一直没同意:“我自己都是单着呢,陪你俩去,认识我的人多了,谁还敢给我介绍女朋友哇?”

    花蕊和李娜,就一边给一粉拳。

    “你去不去?再敢说不去?”

    “让我想想,让我想想。”朴华就憨厚的笑道:“让我想想吧,老兄,我的确是真不想去啊。”现在,朴华居然同意了,这当然令花蕊大为高兴。

    接下来,朴华就有些吞吞吐吐的了:“花蕊,我觉得,你应该,嗯,怎么说呢?是这样的……”花蕊左手拍拍床头,扑扑扑!

    “一会儿豪情满怀大丈夫,一会儿又吞吞吐吐小女人,直说吧,怎么了?”

    “就是你那神法老板呀,我看,他是不是对你有意哦?”

    “啊,哦,哈哈!”花蕊忍不住失声大笑:“今晚是怎么了?刚才娜娜这么提醒,你也这样说,你俩碰过头哇?”

  • 第2章 溜之大吉

    朴华倒是老老实实承认:“碰过!我们都认为你那个神法老板不可靠,或叫没安好心,吊着那个田螺美女,又惦着你这花蕊夫人,我们是怕你上当受骗啊!”

    “可说真的,神法真对我没做什么哇?”

    花蕊有些郁闷了。

    她瞟瞟阳台,雨乱树摇,鬼影幢幢:“顶多也就是这段时间,对我说话有些随便而己。我会保护好自己的,你俩放心。再说了,你也知道,伊人而立之年,却还单着呢。本姑娘虽然不以为然,可老爸老妈如丧考妣,这如何是好?”

    朴华在那边嗡声嗡气的。

    “有缘千里,无缘咫尺,面包会有的,牛奶会有的,意中人也会有的……”窗外,湿风抚过,沉重凉爽!夜,深了……

    “哈啰,你好!花蕊姑娘,今天你真漂亮。”

    花蕊抬头,监事会主任正对着自己微笑。

    主任是一个典型的美国美女,白皮肤,雀斑脸,1米7高的海拔,丰乳肥臀,前凸后翘,一头金女瀑布般泻下,怎么看也只有30出头,却己是三个孩子之母。

    监事主任对谁都是笑眯眯的,特别喜欢和花蕊田螺开玩笑,可这重权在握的如花美女,和总经理一样,也有个让中国女孩儿们都喷笑的美国名儿——Connor。

    “谢谢,Connor,您也一样。”

    花蕊礼貌的对她笑道:“有什么需要我效劳的吗”

    主任摇摇头,下颌朝前面的总经理室点点:“请吧,总经理在等你。不过,”她有些犹豫不决,想想,说:“中午,一起用餐好吗?”

    花蕊点点头,为什么不呢?能与美国老板搞好关系,求之不得呀。叩叩!“请进来”其实不用花蕊叩门,只要是工作时间,总经理的办公室大门基本上都是半开虚掩着。

    如果哪天在工作时间内,这扇沉重的橡木大门紧关着。

    就意味着,总之,就像那个女文员悄悄告诉花蕊的一样,有点不正常。

    推开门的花蕊习惯性站站,总经理正和一个来访者说着,两人一齐扭头看着总秘。“这是税会,市化学协会会长,我的老朋友。”“您好,税会。”花蕊微笑点头。

    她轻盈的走进去,为两人端上咖啡。税会也微笑着看着她:“花秘书,上次你送的资料做得很好,听说是你动手做的?”

    “OK,当然是她,我们大家的花蕊姑娘。”

    总经理不失机宜的表扬到。

    “能从两万名应聘者中脱胎换骨,自然是高手中的高手。”税会笑:“神法老板,这话好像形容错哦。”神法眨眨眼睛,摊摊双手,耸耸肩膀。

    “形容错了?不是表示从人群中脱胎换骨,很不容易的意思吗?税会,我可是上海复旦大学中文系的研修生啊!”

    税会看着花蕊。

    花蕊轻声扭正到:“总经理,应该是脱颖而出。”

    神法恍然大悟,像个被老师当场揪错的大男孩,抠抠自己脑门,吐吐舌头:“对,脱颖而出,不是脱胎换骨,我明白了。”

    税会站起来,向神法伸出右手:“好,告辞了,关于那合作的申请和相关材料,希望尽快送到我手里。”神法也站起,十分亲热地握住对方的手。

    “谢谢!谢谢税会为我们保驾护航。”

    送走税会,神法示意花蕊忙自己的,身子向前一挺,抓起了鼠标。

    花蕊和税会不熟,除了知道他是头儿,别的一概不明。神法老板入乡随俗,与所处辖区内的各协会关系,基本上都较和谐。

    可也有不卖帐的。

    比如这单位。

    听田螺讲,这位姓税的头儿,平时很不好打交道。据说,头儿性格卓然,率直干脆,不循私利。

    特别是对工作和生活中吹吹拍拍,吃吃喝喝的钱权交易那一套,深恶痛绝,斥之为“败坏当风政风和国格”

    因此,花蕊还没进公司。

    概由田螺出面接洽联系。

    这些各单位头儿,就数这税会软硬不吃,最难打理。可是,自从花蕊入职后,税会居然降尊屈贵,来了本公司两次,今天是第三次。

    田螺说罢,意味深长又满怀嫉妒的瞟瞟花蕊,总办主任的用意,不言自明。可花蕊却并未放在心上,什么一把手税会,关我什么事儿?

    别搞错了,人家来找的是神法老板。

    哎,你个田螺美女胡思乱想些什么?

    趁总经理在电脑上忙时,花蕊把税会的空咖啡杯端走,就着里屋的洗漱间洗净擦干,端出来重新放进消毒柜,然后整理总经理桌面,书架。

    再打开文件夹,拈着今天的工作安排单,等着总经理的问话。嗒,嚓!神法老板的工作速度很快,一根手指头捻着正从打字机里,缓缓而出的A4材料纸,抬眼看着自己的秘书

    “弄好了,我建议你中午,不,最好是马上送去。”

    神法加重了语气:“因为,这关系着税后小数点前移的重大问题。”

    花蕊点头,有些不解:“用得着人送,直接发文件过去不就行了?”“那当然也行,不过,为了慎重起见,你最好是亲自送去。”

    神法老板对她眨眨眼晴,嘴角荡起一丝笑纹:“Personallysentto明白吗?”这呢,就是让花蕊感到对方不对劲儿的细节。

    工作时间的总经理,应该严肃严谨。

    带着这种有些暧昧的笑纹,简直是让花蕊有点胆战心惊。

    所以,她把这细节给男女闺密讲后,两人都叫起来:“哇塞,人家美国老板这是爱上了你调情呢,你真不懂还是装不懂?还一天担心着自己落单?拉倒吧,傍上外国老板啦!”

    现在,花蕊别过头,嘟起嘴巴,她可的确是不想亲自送去。报上网上都说这些协会挺厉害的,花蕊可是身有体会的。

    想想多可怕,

    还是响当当的美国陶式化学公司。

    世界五百强,跨国大公司,财力雄厚,人才辈出的真正外企,协会的老少爷们儿却根本就没看上眼,更莫说当下那些自以为不得了,到处叫唤么喝的民营企业。

    自持满腹经论,满肚文章和让人羡慕职位的花蕊姑娘,第一次送材料到税会,就挨了当头棒喝。至今想起心有余悸,不敢轻易动步。

    话说那日上午,

    气宇轩昂,漂亮修长的总秘花蕊姑娘。

    捏着封面上标着Thedowchemicalcompany的海蓝色文件夹,跨进了协会大门。

    按照自己的经验,花蕊先站下,看看告示墙上的职责示意牌,然后,对直朝会长办走去。“您好,我是陶式化学公司的,来送合作申请。”

    花蕊对坐在门口的姑娘,礼貌的点点头。

    微笑问到:“请问,您们会长在吗?”

    “会议长不在,我在,”姑娘面无表情,瞅瞅花蕊:“当下都实行无纸化办公,有网络不用,美国公司就很有钱吗?”

    花蕊一怔,脱口而出。

    “Howthisattitude???”

    姑娘一扭头,面朝室内的同事,不理她了。花蕊也抬头,一屋的男女都看着她,各种表情都有……狼狈而归的花蕊,带着哭腔对田螺讲了。

    总办主任哈哈大笑:“亲爱的,你以为在美国公司工作,就很不得了啦?人家却视你为粪土呢。亏你还办过微企,当过两个人的小老板,这点人情世故都不懂,活该被冷落。”

    花蕊的确是没懂。

    还是第三天,两闺密告诉的她。

    “美国公司不假,可不拔一毛,哪比得上我们中国自己的企业,这下你该明白了吧?”

    总秘终于弄明白了。

    现在,瞧着总经理,吞吞吐吐。

    “马上去也行,可是,总不能还空着双手?”嗒!神法老板把打制好并签字盖章后的合作申请,扔在她面前,又挤挤眼睛。

    “空手去,直接找税会。你想,头儿会要你送礼吗?”“可是”“没事,去吧去吧。”总经理催到:“大家都看着你呢,我对你充满了信心。拿下了税会,就是为我们陶式公司立了一大功公。放心好啦!”

    花蕊却垂垂眼皮儿,

    我成什么啦?

    可到底不敢说出口,只好拿起申请书出去了。听说总秘马上要出去亲自送申请书,田螺姑娘涨红了脸。总办主任抱起了自己的胳膊,直直地看着对面花蕊的眼睛。

    “我只提醒你,别走得太远,神法老板可不是吃素的。”花蕊皱皱眉:“这哪跟哪呀?扯不到一起嘛。就送个申请书,马上就回来。”

    啪!总办主任狠狠一拍桌子。

    “我看就直接电传过去,一秒钟,又如何?”

    花蕊摇头:“这不好,你这不是陷我不义吗?”站起来,又道:“亲,别乱想了,”“可我不准你去,我是主任。”

    花蕊也不客气了,一嘴还过去:“可我还是总秘耶,真论职位,谁听谁话,谁比谁大,你自己心里最清楚。”

    出了公司。

    花蕊这才出了口长气。

    协会其实离得不远,若走路去,也就是三条街,20多分钟路程。按总秘这一级别,花蕊要车也行,而且是锃亮的劳斯莱斯或黑大奔。

    可想想,花蕊决定走路去。一可趁此机会散散心,逛逛街景,两可顺便看看大大小小的相亲角,了解了解相关情况。因为,自己心里藏着个小九九呢。

    从公司到协会,

    一路上大约有三个相亲角。

    基本上都是利用街边相对宽大荫凉的地方,几根长绳一拉,任那些大大小小的资材料往一挂,就架起了供求双方的鹊桥,便民便己,互通有无,简简单单毫不费事儿。

    这些所谓的相亲角,谁也不知道起于什么时候?反正一开始,资料们被城管一把把撕得粉碎,扔进街头拉圾箱,冬天的雪片一样飘飘散散。

    在一边鬼鬼祟祟蹲守着的大伯大妈

    见势不对,立马撤退,一个个悄无声息的溜之大吉。

热门话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