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上嗨小说网-免费小说,精彩小说,完结小说推荐-入骨暖婚:首席的天价萌妻、冷安陆温心郭美琪小说

入骨暖婚:首席的天价萌妻

冷安陆温心郭美琪小说

主角:冷安,陆温心,郭美琪 标签:都市总裁

他是集团坐拥亿万财产的大总裁,生性薄凉却独独宠她至深,霸道地将她禁锢在身边。白天,她尽职尽责地做好一名被排挤的萌新小员工,晚上还要兼职某人暖宝宝。“冷安,我受够和你之间的关系!我要……”还没等陆温心说完,某人清冷的眸光猛地一沉,直逼而来,将她抵在冰冷的墙上:“既然你开口,我不介意现在就娶你。”“……”

宝主 状态:连载中

冷安陆温心郭美琪小说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 第1章 你看看你有什么用

    清晨。

    东边的地平线泛起的一丝丝亮光,小心翼翼地浸润着浅蓝色的天幕。

    暖熙的阳光透过轻薄的窗纱洒进室内,照亮了一室的凌乱。

    “唔……”卧躺在床上的女人动了动,羽睫轻轻颤动几下后缓缓睁开。

    “冷安?”陆温心撑起身子坐起来,丝滑的薄被随着她的动作而从胸前滑落。

    胸前的凉意让她瞬间清醒了不少,陆温心连忙抓起被子盖住躯体,朦胧的睡意刹那间烟消云散。

    空档的房间内没有任何回应,只有她的声响在空旷的房间内回荡。

    地上铺设的羊毛地毯上,几块碎布被撕破已看不出原来的造型,房间内摆放的偌大的席梦思大床更是凌乱得不堪入目,半截真丝被褥已经掉在了地上。

    整个房间一片狼藉,她被入眼的景象吓得停了呼吸。

    好不容易缓了缓神,只觉得身下酸痛不已,掀开被子一看,刺目的一滩血迹映入眼帘,发白的指节紧紧揪住被子。

    他已经走了吗?

    摸着已经是一片冰冷的旁侧,陆温心缓缓抱着被子起身站了起来,昨晚上发生的一切都让她脸红心跳。

    他应该会娶她的吧?

    陆温心这么想着,光洁的脚掌落在地上,却在不经意的一瞥间,发现床头柜上似乎放着两张纸片。

    【就算睡上一百次,你也终究不及温文万分之一!】

    指尖轻颤,看了纸片上面的字迹,陆温心的脸色瞬间变得苍白。陆温心嘴角苦涩地上扬,指尖微动,底下的支票就露了出来。

    一百万……对于他来说,她的初夜就是这个价值了么?

    不及陆温文的万分之一,不及陆温文的万分之一……

    陆温心再次苦笑了一下,原来在他心中,她竟然这样不堪。

    想到两人昨夜的一夜缠绵,陆温心只觉得心凉,对冷安而言,她或许就是个泄欲的工具罢了吧。

    不是非她不可,同样是一百万,他可以与别的女人做同样的事情,和她并无区别。

    陆温心起身,拖着酸痛的身体洗了个澡,随便拿起放在桌角的换洗衣物便离开了。

    与此同时,冷氏集团大厦顶层。

    一个高大挺拔的身影伫立在落地窗前,身后宽敞空旷的空间里只有一套办公设备。

    “嗡嗡。”

    放置在办公桌上的手机伴着铃声震动起来,男人才从思绪中回过神,拿起手机摁下接听键。

    “总裁,陆小姐离开了。”

    电话那头公式化的声音汇报道,冷安垂下眸子,嗓音冷冷的开口:“是吗。”

    他的语调平淡没有起伏,让人捉摸不透他的情绪。

    电话那头的人顿了一下,片刻才继续说道:“还有,陆小姐把支票也带走了。”

    闻言,冷安毫无表情的脸上才扬起一抹冷笑,低沉而富有磁性的声音响起,“知道了。”

    手机被再次挂断放在桌上,冷安修长而白皙的指节有节奏地轻敲着桌面。

    “陆温心,我还真是高看你了。”

    冷安锐利狭长的眼眸微眯,冷峻的面庞充斥着讽意。

    看来你真的也就值那一百万了!

    冷安烦躁的扯了扯领口,脑海却是昨晚她长发披散娇怯绽放的模样。

    如果说昨天是因为酒醉才和陆温心发生了不该发生的事情,那么今天早上醒来,面对一脸恬静安睡的她仍旧动了心思……

    他眉头忍不住猛地一皱,伸手砸向一旁挂着的装饰画,玻璃镜面应声而碎。

    心中的怒气犹如找到了发泄口一般,好不容易消散了一些,无视手上传来的痛感,冷安转身坐在了真皮椅上,被玻璃刮伤的细小伤口渗出一丝丝血流,他只当是看不见。

    冷安的眉眼一深,冷哼了一声:“果然陆家的女儿都是天生的狐媚子!”

    既然这样,那就不要怪他了!

    冷安深吸了一口气,抬起手捏了捏有些酸胀的眉头,这才看到手上的伤痕,遂摁下一旁的办公电话,冷冷出声道:“吴秘书,把医疗箱拿上来。”

    “是,总裁。”

    电话那头的人并没有多问很快就回应了冷安。

    挂上电话,冷安抬眼扫了一眼墙上的钟表,看这个时间,她恐怕也快到陆家了吧?

    窗外,清丽的阳光,刹那间阴郁不少。

    陆温心搭车回到陆家别墅,刚下车,一阵眩晕便袭了上来。

    她的脸色苍白的似乎比刚刚更加严重了。

    “心心,你回来了?”

    一进家门,就见郭美琪和陆孝德正襟危坐在客厅里,见她进来,双双起身向她走来。

    “怎么样?冷安有什么表示?”

    没等陆温心走到客厅,陆孝德心急地开口询问道,他完全没注意到陆温心苍白的脸色。

    现在他只想知道陆温心有没有从冷安那拿到什么好处。

    如果攀上冷家这个家大业大的金凤凰,他后半辈子可就没有后顾之忧了!

    “心心,你是不是觉得不……”郭美琪看出了陆温心的不适,刚想要说点什么,就被一旁的陆孝德瞪了一眼。

    郭美琪想要问出口的话,也只能作罢,咬咬唇,郭美琪又把嘴里的话咽回了肚子里。

    “我没事,只是觉得有点累。”陆温心说着,虚弱地抬起手,在陆孝德焦急的目光之下拉开手包的拉链,拿出两张纸片递给他。

    一抹精光从陆孝德的眼底划过,他连忙抢过她手中的东西,三两下扫了一眼,就脸色铁青地将纸片扔在了陆温心身上,“废物!简直就是废物!”

    “老爷,别生气,对身子不好,温心她不是故意的,你别生她的气。”

    见陆孝德气得大口大口地喘气,郭美琪连忙上前顺着他的背劝说道。

    虽然她完全不知道上面写了什么字,但是还是首先开口劝了陆孝德。

    闻言,陆孝德冷哼一声,一双眼狠狠地瞪着陆温心。

    全都是因为陆温心的不争气,他心里的美梦泡汤了,一想到无法还上那些债务,他烦躁地额上的青筋突突直跳。

    “你看看你有什么用!去了一个晚上,就给我拿来这个破玩意?!”

    背过身不再看向陆温心,陆孝德走到沙发上坐下。

  • 第2章 见钱眼开

    “要是温文的话,一早就搞定了!”

    陆孝德说这句话的时候,格外痛心疾首,尤其是在看到陆温心一脸漠不关心的冷漠模样,陆孝德就更加气愤。

    “为什么当初出车祸的人不是你!”

    陆温心听到这句话,原本面无表情的脸上闪过一丝苦笑。

    又是温文,对,如果可以,她宁愿那个出车祸的人是她,那个失踪的人也是她。

    这样也许就功德圆满了吧?

    陆温心冷哼一一下,眼皮都没抬的冷声道:“我上楼了。”

    眼前眩晕得厉害,陆温心也没在意陆孝德骂骂咧咧都说了什么。

    他让她做的,她都按照要求做了,现在她累得只想赶紧睡一觉,至于他想要拿她出气还是怎么样,她也无暇顾及了。

    “温心……”

    郭美琪见她上了楼梯有些惧怕地窥了窥沙发上的陆孝德。

    陆温心脸色苍白得可怕,她真怕她熬不住倒下,只能由着她上了二楼。

    “你瞧瞧她那个死样!哪里有一点为家里分担一点的样子,真不知道养着这个白眼狼有什么用。”

    掏出打火机,将烟点燃,陆孝德大口大口地抽着,烟雾缭乱中,一双昏黄的豆眼微微眯了眯,脑海里想到了什么,思索一番觉得可行。

    “我一会去联系赵老板,你晚上带着温心去乐来美找他。”

    “老爷,这……”

    听到陆孝德这么说,郭美琪明显有些不乐意。

    那个油头猪耳的赵老板,可是出了名的好色,只要是合他胃口的女人,只要肯和他上床,要他花再多钱他也愿意。

    但陆温心毕竟是她的亲生女儿,她怎么舍得让她陪那种人……

    “怎么?你不愿意?”

    斜眼看向郭美琪,陆孝德语气古怪地出声问道。

    见状,郭美琪心里有些害怕,但是一想到要去陆温心和那种男人陪睡,她颤颤巍巍小声道:“就没有其他办法了吗?”

    郭美琪看着陆孝德没有任何反应,怯懦着继续说着。

    “温心她现在正值大好年华,我……我不能眼睁睁看着她就这样毁了……”

    说到最后,话语间已经夹杂了哭声。

    谁知,陆孝德只是偏过头摆摆手,懒得看她那一副戚戚艾艾的模样。

    他斜睨着郭美琪说道:“睡几个男人不是睡,她昨晚已经和冷安发生关系了,既然没能搞定冷家,那就找别人,只要能弄到钱,我管她睡几个男人。”

    “老……老爷……”

    听到他这么说,郭美琪一时间惊呆了,他这是完全不把陆温心的死活放在心上,看着陆孝德,她还想再说什么。

    “别跟我磨磨唧唧,今晚你必须带她去乐来美夜总会,不然……”

    陆孝德一横眼,不耐烦地将烟头摁在水晶烟灰缸里,语气不善地接着说道:“否则,你和她马上给我滚出陆家!”

    被他一语打击到心脏骤停,郭美琪晃着身形向后跌了一步,无力地坐在了沙发上,脸色发白如同蜡纸,双手哆嗦得无法抑制。

    旋即,她点了点头,哽咽着说道:“我知道了,老爷,我我会带温心出去的。”

    “哼,你明白就好。”

    说完,不在理会失神的郭美琪,拿出手机翻阅联系人,起身便走了出去。

    男人在门口有说有笑接电话的声响透过二楼的窗口传入陆温心耳中,她仰躺在床上,眼睛没有焦距地望向天花板。

    方才楼下陆孝德和郭美琪的对话,隐隐约约地听了一大半,即使没有听全,她也能凭那之言碎语猜测出陆孝德的意图。

    眨了眨水眸,她漠然的侧过身,只想安安静静地睡一觉。

    如果一觉醒来她和冷安发生的一切是梦,那便好了。

    没有和冷安发生关系,醒了也不用去面对一堆唯利是图的人。

    脑海变得迷迷糊糊,就在她快要入睡之时,房门“叩叩叩”地被敲响。

    陆温心没有过多表情的脸上出现一丝不耐,“进。”

    得到允许,郭美琪才转动门把,走进房间里。

    见是她,陆温心恢复脸上淡淡的神情,清冷地开口问道:“妈,有什么事吗?”

    “温心……”郭美琪见到陆温心的模样,想起刚才陆孝德跟她说的话,眼里已经泛起了湿意,“是我对不起你……”

    陆温心低垂着眼眸,眼里闪过一丝异光,再抬眼,又是那副清冷的模样,她不想她为难,“有什么事直说吧,我累了,想要睡会。”

    “你爸爸他,”郭美琪踌躇得搓了搓手,低着眉眼看向陆温心,“让你晚上……去乐来美夜总会……陪,陪……”

    “我知道了。”

    不想多言,陆温心眉眼低垂,打算躺回床上继续睡觉。

    “那你……”

    “我会去的,你放心好了。我现在很困很想睡,你先出去吧。”

    陆温心闭着眼,做出一副要睡了的模样。

    “好好,我这就出去,你好好休息。”

    说罢,郭美琪退出了房间,还贴心地带上了房门。

    听到房门磕上的声响,一双清丽带着几分漠然的眸子睁了开来……

    傍晚,夜幕渐渐落下,东边几颗明星乍现,随着点点星光渐渐增多,大地悄悄地融入一片温馨的夜色之中。

    与之浪漫相反的是,乐来美夜总会哪怕只是在大门前,也是随处可见纸醉金迷,醉生梦死的人。

    郭美琪也是甚是少来这种地方,看见这些景象只是惊得连忙侧目,倒是跟在她身后的陆温心淡定许多。

    没有一丝情绪的眼中淡淡地看着进进出出的人们。

    一个喝得烂醉的男人搂着一个身着红色衣裙的女人从她身旁擦过,陆温心只听见男人笑骂女人见钱眼开,然后亲了女人盖着厚厚粉底的脸蛋一口,随着女子娇笑连连,两人已经走远了。

    见钱眼开……

    她在心底冷笑了一声,现在的她,已经和那些女人没有什么区别了吧,为了钱,什么都可以出卖,冷安眼里的她,亦是如此吧。

    想到这,陆温心的胸口蓦地疼了一下。

    似乎冷安这两个字如同烙在心口的伤疤一般,只要想起,便痛彻心扉。

热门话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