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上嗨小说网-免费小说,精彩小说,完结小说推荐-时光里的小情诗、宋夷光盛佳藤何晏衡小说

时光里的小情诗

宋夷光盛佳藤何晏衡小说

主角:宋夷光,盛佳藤,何晏衡 标签:独家首发

四中著名的女扛把子宋夷光一上高中就遇上了一件倒霉的事:她同时得罪了实验中学的隐形领袖何晏衡和人气明星盛佳藤。但她想当班长当学生会主席,就必须得到隐形老大何晏衡的支持,于是只能放下尊严惨兮兮地去讨好他,在这个过程中,还要不停应付没事找事总跟她斗嘴捣乱的盛佳藤。皇天不负有心人,她终于获得了隐形老大的首肯,当上了学生会干部。主席当然是何晏衡。宋夷光如鱼得水,但考试成绩却令人头秃。尤其是数学,差得一塌糊涂。宋夷光扑过去抱住素有’数学老师的骄傲‘美称的何晏衡的大腿:主席,救救我吧。何晏衡:叫声好听的。宋夷光:主席……哥哥?

禾慕 状态:连载中

宋夷光盛佳藤何晏衡小说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 第1章 窥人忽见桃花脸(1)

    清晨七点,太阳还没有完全升起来,吵闹的夏蝉也似乎还没睡醒,只有那么一两只时不时地鸣叫。空气里没有一丝风,却已经溢出了丝丝缕缕的汗味。

    宋夷光已经站了差不多十分钟的军姿了,她转动着眼珠,怨念得瞟着50米开外,那条常年被密实的枝叶遮盖着的林荫道,在这八月的盛夏里凉爽得仿佛空调房。那些站在树荫底下站军姿还叫唤着热的幸运儿们,她恨得牙根痒痒。

    今年实验中学新生班一共13个,高一12班和高一11班作为两个火箭班,招收的新生中考成绩差不了多少,但军训待遇却是天差地别。宋夷光作为12班的一员,已经连续在大太阳下训了两天,感觉整个人都瘦了两圈。

    她在心里叹了口气,没能分到荫凉地儿,只能坚强地安慰自己,我们的教官比11班的温柔多了。根据她这两天的观察,隔壁班的教官虽然是个小个子女兵,声音却格外尖,训起人来也是毫不心软。

    时间过得可真慢……站够20分钟才能休息,也不知道还有多久。宋夷光撅着嘴,暗自吐槽了一声,趁着教官没往自己这边看,极小幅度地转了一下右肩。

    “谁动了!”丁教官的眼神仿佛鹰一样犀利得朝她的方向射过来,吓得她一个激灵,正要开口打报告,却被身后的男声抢了先,响亮而低沉。

    她是班里最高的女生,才刚过15岁就已经逼近一米七,理所应当站在第二排第一列领头的位置。想来,那个替她喊报告的男生也不会矮吧。

    只不过大家军训都穿一样的衣服戴一样的帽子,每天都累成狗,谁也没心思社交。而且和她一起从第四中学升上来的小弟们都被分散得七零八落,没有一个跟她同班的,这让她很是惆怅。所以在这个新班级里不到两天时间,她只认识了身边那个叫龚芮的女生,身后的男同学她连一个都没弄清楚。

    “为什么动?”军人的天职是服从,是以学生违反了“想动必须打报告”命令,丁教官显得格外凶。

    身后的声音从容不迫:“报告教官,脖子疼。”

    “出列!”

    “是。”

    宋夷光心跳如擂鼓,她在要不要站出来主动承认之间摇摆不定。

    一方面,她实在不好意思承受这份来自陌生人的好意,另一方面,她怵。别看她在四中横行霸道多年,但对这种真枪实弹的军人还是发自内心的敬畏。她怕教官知道这位同学是代她受罚,会更严苛地惩罚他们两个人。

    “我现在和你们还在磨合,但服从命令没有磨合期!”丁教官的眼神扫过全班每一个人,“我想你们需要明白,不打报告擅自活动会承担什么后果!全体加时五分钟!”

    宋夷光偃旗息鼓了,一个人违反命令加时五分钟,那两个人是十分钟还是二十五分钟她还真不敢猜。干脆,等一会儿休息的时候再跟人家私底下道谢去吧。

    丁教官快步走向排头,冲着宋夷光身后发号施令:“你,站到最前面来。”

    男生步伐沉稳地走上前来,在宋夷光正前方停住。因为他们正面朝东边站着,他的到来恰恰给她带来了一小块阴凉。想必……他应该比自己高不少吧,她悄悄观察着。

    宽松的迷彩服藏住了身材,但宋夷光根据他露在外面紧绷的脖子推断,他一定不胖。帽子下面一定是寸头吧!她盯着那一点点长的头发茬,不禁想到了猕猴桃,差点笑出声。

    “转过去。”

    宋夷光猝不及防,五指并拢的手忍不住暗暗捏紧了裤缝,又迅速松开,抿着唇抬起眼睛。

    原来是他。

    虽然没能把人和名字成功对上号,但她对这张脸有印象,因为他一看就是一个靠谱的、正直的、冷静的大学霸,而且是不苟言笑那种,身上拥有着在他们这个年龄段的男生里,很少见的沉着气场。

    宋夷光吞了口口水。

    也不知道……一会儿去找他道歉,会不会被他用眼刀砍死。

    只不过对方似乎根本没有把被罚站的始作俑者放在心上,眼神都没在她身上停留,而是越过她的头顶,淡定地平视远方。

    “我让这位同学站前面来是受罚的,不是给你们看帅哥的!”丁教官又是一声暴喝,“眼睛都不要乱瞟!”

    宋夷光脖子往后一缩,立刻吓得正襟危站,生怕被当作第二个反面教材抓出去,赶紧将眼神调整为平视,正好越过他的肩膀看到后面的平房,油漆斑驳的木门上不知被哪个调皮的学生刻上了“卖大米”三个大字。

    她憋着笑,在心里哼起歌,一遍唱完,又情不自禁地看向面前那堵沉默的人墙。

    既然不让乱瞟,那她正大光明地、平缓地把眼神移去别人脸上总可以吧?反正,他本来就在她正前方嘛。

    谁知道,这次宋夷光被抓了个正着。

    谁知道,抓了包的不是教官,而是人墙本墙。

    他的眼神很平静,不带一丝情绪地注视着她。发现被人偷看后,他没有暗喜,没有恼怒,甚至连疑惑都没有。

    她因为吃惊,不自觉地张开了嘴,又迅速抿紧,对视了两秒后败下阵来,率先瞥向了别处。残存的理智提醒着她,动眼珠子就行了,可千万别转头。

    宋夷光绝望地哀嚎。

    两个多月前,她还是那个在四中叱咤风云的女魔头,挥一挥手就有成梯队的小弟上前山呼万岁。偶尔有不怕死的递情书过来,还没送到她本人手里,就已经被充当邮差的小弟们互相传阅,大声朗读,变成笑柄。

    可,可现在的她,怎么成了这么一个连跟陌生男孩儿对视都会有点呼吸困难的羞羞怯怯的小姑娘啦?

    宋夷光突然犯了牛劲,再一次顽强地看向他的脸。她还就不信了,当了两年扛把子的她绝不会轻易地狗带。

    本想潜心练习对视术的宋夷光失算了,对方压根儿就不在意她炙热的眼神,眼珠子纹丝未动。当教官吹了哨子宣布休息后,他也第一个转身去喝水,看都没看她一眼。

    宋夷光泄气得垮下肩膀。

    龚芮奇怪地拽她胳膊:“你怎么站着不动,晒傻啦?”

    这片军训场地上的建筑物只有三间平房,曾经是实验中学初中部的音乐教室,现在已废弃不用。学生们的水杯等私人物品就贴着墙根放在房檐投下的窄窄荫凉里,尽量避免被晒热。

    奇怪的是,丁教官并没有要求男女物品分开放,但同学们仍旧自发地分开阵营。

    宋夷光看他走向男生阵营的最边上,身边簇拥着另外几个同学,笑着不知跟他说些什么。他只微微点了点头,从地上捞起一瓶矿泉水大口大口喝下。

    龚芮顺着她的目光看过去,眼神中有试探,贼兮兮地笑道:“你思春啦?”

    “思你个大头鬼。”宋夷光恶狠狠地瞪她,“你认识那个男生吗,刚才罚站那个?”

    龚芮架着黑框眼镜,站了这么久军姿,她的眼镜腿早就被汗水浸湿,鼻托上也是汗,总往下滑。她把眼镜擦干净重新戴好:“他们那几个应该都是从初中本部升上来的,他好像是叫……盛佳藤?”

    “你确定?”

    龚芮白眼一翻:“有本事你别信我。”

    宋夷光在这个时候,更加想念自己那帮小弟了。如果有他们在,说不定她已经把他的家庭住址和电话号码全部搞到手了。

    “没本事没本事。”她敷衍着,假装擦防晒霜,其实眼睛一直透过指缝往那边看。

    女生没有男生那么怕热,当然也是怕头发乱,所以并没有取下帽子,而男生那边已经有不少人正抓着帽子扇风,更有甚者,风纪扣都被解开了,毫无形象地揪着衣领一抖一抖,想让自己凉快一些。

    可是他呢?

    他除了喝水,就不再有别的动作,只是谁在跟他说话时,会侧头看着对方应答两句,像是不热一般,迷彩服穿得一丝不苟。

    看起来,他的风采居然和丁教官不相上下。

    只不过,他这么严格自律并且和她毫无交集的人,到底是为什么会站出来替她受罚呢?

  • 第2章 窥人忽见桃花脸(2)

    好不容易挨到十二点,丁教官一声令下宣布早上训练结束,住校生蜂拥去食堂,宋夷光走读,拔腿就往门口跑,因为她看到盛佳藤已经走到场地边缘,穿过那条林荫道就是自行车棚,她再不快点就要追不上了。

    “同学,同学!”他手里捏着喝空了的矿泉水瓶,沿路又捡了两个,一并捏扁塞进开口很小的垃圾桶里,转头就看到了脸颊红扑扑的宋夷光。

    他认识她,同班同学,点点头就当是说了句“你好,再见”。

    宋夷光一下子被刹在原地。

    这种仿佛被领导接见的气氛到底是怎么回事?

    见他勉强打了个招呼就毫不留恋地要走,宋夷光连忙小跑几步绕去他前面拦住他。

    “谢谢你早上替我罚站,盛佳藤同学。”

    他的眼神终于带着一丝疑惑落在她脸上,思索了两秒钟反应过来:“不用,我的确动脖子了。”

    宋夷光心里一下子轻松了,原来她不是那个害别人背黑锅的人,但还是追着他跑:“那也要谢谢你比我先承认错误,不然站出去的就是我了。”

    “不用。”

    他丢下两个字就挤进了拥挤的车棚里,先两手推起倒了一大片的花花绿绿的自行车,再找到自己那辆小破烂,单手拎了出来。

    宋夷光讨了个没趣,一耸肩一摊手,干脆顺着人潮回家吃饭去了。

    等到下午再来学校,太阳已经明晃晃升到了最头顶上,似乎比昨天中午又热了一度。宋夷光绝望地又给自己糊了一层防晒霜,拍拍裤子口袋,希望里面的谢礼还没有被晒成新鲜热酸奶。

    时间还没到,同学们都挤在狭小的阴凉处,开朗的就主动找别人聊天,内向的就安静地听别人聊天,倒也很快熟络起来。

    “我今天中午听隔壁班的说他们已经开始选班长了,自己去跟班主任申请。”皮肤白白的柳梦雨同学率先讲了一条八卦。

    龚芮好奇地凑过去:“难道不是班主任根据成绩来定吗?”

    “不知道咱们班怎么弄,不过谁是咱们班中考第一名?”

    龚芮朝那边使眼色:“无非就是从初中部升上来的那几个其中之一呗。”

    “你不懂,”柳梦雨一副高深莫测的样子,“何止几个,咱们班80%都是从初中部直升上来的好不好。等开学了你就知道了,分分钟虐爆别的初中的。”

    “你这么懂?”龚芮很是不服输,“难道你也是实验中学的?”

    柳梦雨骄傲地挺起了平平的胸脯。

    “那为什么他们那帮人都跟你一副不熟的样子,”宋夷光平时跟她的那帮兄弟贫惯了,张口就调侃,“你是你们班吊车尾的吧。”

    “你!”柳梦雨气得柳眉倒竖,白嫩的双颊瞬间红透了。

    龚芮最会审时度势,机智地站出来打圆场:“快看快看,有人来了。”

    “哎,盛佳藤!”宋夷光眼睛一亮,“嗖”得站起身,一路小跑着过去了,根本没听到柳梦雨在后面小声说的那句“这不是盛佳藤好不好”。

    “喏,这个给你。”

    他应该是男生圈子里最受欢迎的那一个,只要他一出现,身边总会迅速跟上一群人,个个都像是以他为中心,比从王座上下来之前的宋夷光还要风光。

    一般这种情况,豆蔻年华的女孩子们都是羞于直接上前,更羞于被围观的。不过宋夷光是谁,四中多少届以来第一个女扛把子,凭借过硬的铁腕政策和一流的打架功力称霸四方。或许实验中学初中部的好孩子们不了解她,但其他二流三流初中的学生没有不知道她大名的,识相点儿的都客气地叫一声“光哥”。

    她用精壮的肩臂拨开围在盛佳藤身边的男生们,丝毫没有在意周围投来的注目礼,落落大方地在他面前站定,把准备好的酸奶递了出去。

    “虽然你一再强调不用谢,但我这个人最讲江湖义气。”宋夷光毫不客气地抓住他的小臂,把酸奶塞进他手里,“这是给你的谢礼,礼轻情意重。”

    他的目光先被手中那个还有一丝凉意的包装袋吸引,继而重新看向她,她微微笑着,丝毫没察觉有什么不妥。

    “哪有送礼的给收礼的说‘礼轻情意重’这句话的。”他像是有些好笑,但表情还是控制得四平八稳,甚至稍稍有些嫌弃,“你中考语文没及格吧。”

    “我语文是我们班最高分。”宋夷光下意识地反驳,努力为自己申辩,“我的意思是,我是真的来谢谢你的,而且这个酸奶真的很好喝。”

    “班长可以呀,这才两天,都已经小迷妹了。”

    搭腔的不是他,而是站得离他最近的围观群众一枚。宋夷光看过去,这人大眼睛小鼻子,发梢凌乱地叉着,笑得比阳光还灿烂。

    “这位同学我问问你,”阳光boy吊儿郎当地搭上盛佳藤的肩膀,满眼笑意地看着宋夷光,“班长要是拒绝你了,以后咱们一个班呆着,你尴不尴尬?”

    “我看你语文才不好。”她翻翻白眼,“我又不是在表白,有什么好尴尬的?”说完,又叮嘱盛佳藤,“这酸奶你要是现在不喝,等一会儿晒热了可就浪费了。”

    话音刚落就听到了哨声,她来不及看他的反应就连忙跑去集合,急匆匆地丢下一句“别忘了喝”。

    迎接她的是龚芮的戏谑和柳梦雨崇拜的目光,两人互相推搡着走近她打探情况,眼睛却时不时往男生那边瞟。

    “宋夷光你可以呀,”龚芮怕被丁教官听到,压低声音说,“这还没开学呢,你就等不及了。”

    “屁呀。”她随口应了一声,边跑边把发梢塞进帽子边缘。她可是听学姐们说了,军训不管头发的话,几天下来枯黄分叉有你哭的。

    柳梦雨刚知道她叫什么,深觉这名字好奇怪,实在是不习惯叫出口:“……小光,刚才盛佳藤跟你说什么了?”

    “他教育我,”宋夷光正好展示一下自己的神功,说话只出声不懂嘴唇,“送礼的人不能给收礼的人说‘礼轻情意重’这句话。”

    柳梦雨大脑当机两秒,这都什么跟什么呀……

    “今天下午,我们会学习停止间转法和踏步。”学生们已经开始每日例行站军姿,丁教官声音嘹亮,既是告诉他们训练任务,也是分散他们的注意力,不至于太难熬,“这两项完成得好坏,和你们最后的演习成果评比大会有很大关系,希望同学们能够认真对待。”

    实验中学是军民共建示范中学,和当地驻地部队长期以来都保持着合作关系,每一届军训教官皆来自该部队,军训结束后该部队也会派出军官前来验收,评出优秀集体和标兵。

    这算是每一届新生必须打响的第一仗,每个班主任都在暗暗较劲。

    宋夷光觉得今天下午有盼头了。虽然她没听懂第一个名词,但踏步嘛,怎么着都比硬邦邦杵在这儿不动舒服得多吧。

热门话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