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上嗨小说网-免费小说,精彩小说,完结小说推荐-最强强者混都市、林逸楚墨叶卿尘小说

最强强者混都市

林逸楚墨叶卿尘小说

主角:林逸,楚墨,叶卿尘 标签:异能;重生;装逼;升级打怪;脑洞

人去世的时候,真的有意识吗,那这个世界上又真的有诡吗……亲眼目睹自己被火化,醒来后发现自己身边躺着一个美女老婆……

观鱼知命 状态:完结

林逸楚墨叶卿尘小说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 第1章 不要烧我

    滨海市,青山火葬场礼堂。

    无数身着军装的男子排成方队,一脸肃穆的看着灵堂上的黑白照片。

    照片上是一位青年,年龄约莫二十四五,留着一个干净利落的寸头,刀削般的面容,五官棱角分明,下巴长满了硬硬的胡茬,嘴角泛出一抹笑意。

    而在灵堂的面前还放着一口冰棺,里面躺着一位身着军装的青年。

    正是黑白照中的男子。

    “立正!”

    领头的中年男子一声令下:“全体都有,脱帽!”

    随着一阵整齐而有力的声音落下,所有人齐刷刷的脱掉了帽子。

    “敬礼!”

    领头男子挺直腰杆儿,声音沙哑:“送楚队最后一程!”

    “送楚队最后一程!”

    整个礼堂之中响起雷鸣般的声音,每个人的眼睛都泛着热泪。

    只因为他们心中那个战无不胜的英雄——不败南狂,为国捐躯了。

    只因为他们战狼特种部队的传奇队长——兵王楚墨,战死沙场了。

    在如此庄严的气氛之下。

    没有人注意到的是,躺在冰棺中的青年眼皮微微发抖了一下。

    楚墨幽幽从昏迷中醒来,听到耳边传来的送别声,他不禁有些失落。

    我这是死了么?

    可是为什么我还有意识?为什么我还能听到他们的声音?

    难道我没死?

    他下意识的想要睁开双眼,却发现自己的身体无法动弹,仿佛被施展了定身术一般。

    楚墨当即就慌了。

    我明明没死,为什么动不了?为什么睁不开眼?

    为什么他们都认为我死了?谁能告诉我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而就在这时,一道低沉的嗓音传来,顿时让楚墨如坠冰窖。

    “韩参谋,火化炉那边已经准备好了,楚队长的墓地也选好了。”

    该死,这些家伙是打算把我火化了,然后埋掉啊。

    闻言,楚墨为之气急。

    我还没死啊,是哪家无良医院开的死亡证明,老子和你们没完。

    “吴老师,我想再和楚队最后说几句话,麻烦您了。”

    “好!”

    礼堂内领头的中年男子点了点头,走到冰棺旁,用手扶着冰棺看着躺在里面无比安详的楚墨,一脸悲戚的道:“楚队,你就放心的去吧,我们不会忘了你,国家更不会忘了你,以后我一定会带好战狼的,绝不丢你的脸,来世我们再做兄弟!”

    韩斌,你个混蛋!

    你打开棺盖再看看我,再让医生给我检查一下!

    我应该还有心跳,还有呼吸,我还有救啊!

    楚墨不停的在心里狂呼,只希望外面这群人别放弃自己。

    奈何没有人听到他的怒吼,每个人依次走到冰棺前与他诀别。

    等到最后一个说完话后,楚墨就感觉冰棺动了。

    好像是被火葬场的工作人员推到了火化房。

    紧接着他就感觉自己的身体被人搬了起来,随后被放在了一个冰冷的铁架子上。

    楚墨的心顿时沉到了谷底。

    这群王八蛋把自己放到火化板上面了!

    接下来自己面临的就是被火化,烧得骨头都不剩!

    也就代表他是真的死得不能再死了!

    不!

    我还没死,我还不想死!

    楚墨拼命的咆哮,在那一瞬间,他忽然感觉自己的身体一轻,然后自己就恢复了动弹的能力,他不由分说的就坐了起来,从火化板上跳了下去。

    我能动了!我活过来了!这下终于不用被烧死了!

    楚墨激动不已,有种险死还生的感觉。

    可接着他脸上的笑容顿时一僵。

    因为自己面前的两个工作人员似乎是没注意到他的存在。

    其中一个戴着口罩的男子面无表情的道:“好了,小李,把楚队长的遗体推过去吧!”

    “好的。”

    名叫小李的工作人员当即走到了火化炉跟前。

    楚墨猛地回头一看,发现另一个自己依旧躺在火化板之上,一眨眼便被小李给推了进去。

    怎么会这样?为什么会有两个我?

    楚墨难以置信的看着眼前的这一切。

    与此同时,戴着口罩的男子封闭了火化炉,随后摁下了开关。

    “轰!”

    火化炉里便爆发出了一阵火光。

    “呲溜,呲溜!”

    不!

    别烧我的尸体!

    楚墨疯了似的急忙扑过去,却发现自己的身体直接从火化炉里穿了过去。

    而火化炉里的火越来越大。

    楚墨噗通一声坐在地上,无比愤怒的看着面前的两人。

    你们为什么要烧掉我,我没死啊!

    你们都是刽子手!

    随着尸体的焚烧,他自己身体里面有着点点荧光正在往外消散,就想萤火虫飞舞一样。

    楚墨感觉自己的身体越来越虚弱,似乎是随同消失的还有意识。

    募的,只见他身前忽然爆发出一团无比刺眼的亮光。

    楚墨精神一振,急忙低头一看。

    发现自己的身前挂着一块红色的龙形玉佩,此刻正发着炽热的白光。

    而在这白光之下,他的身体多出了不少力气,也没有再继续消散。

    “是它?”楚墨无比惊讶。

    这枚玉佩是他死前在国外执行任务的重要目标,组织上很重视它的存在,也是因为它,楚墨才被六国雇佣兵布下天罗地网围剿,最后死于枪林弹雨之下。

    不等他想太多,只见龙形玉佩剧烈颤动了下,化作一道白光,募的就飞向门外。

    楚墨急忙跟着追了出去,他一直追到了一条街道路口的时候才停了下来。

    映入眼帘的是一辆红色的保时捷翻了个底朝天,在其旁边还躺着一个满身是血的青年。

    而先前的龙形玉佩正飘在青年的头顶。

    楚墨还没反应归来的时候,就感觉一股巨大的吸力传来,他整个人猝不及防的扑向地上的青年,两人的身体在那一瞬间重叠在了一起,而那枚玉佩也随之进到了青年的身体里面。

    随着一阵困意袭来,楚墨控制不住的昏了过去。

    “……”

    当楚墨再次醒来的时候,他下意识的睁开双眼。

    入眼的是一个墙壁被粉刷得异常白净的房间,空气中还弥漫着一股消毒水的味道。

    “我这是在医院?”

    楚墨伸手扶着发胀的脑袋,这才注意到自己正躺在病床上,全身上下还有着各种管子,针头,裹得跟一个粽子似的。

    他的目光陡然凝固:“我……我的身体?”

    他明明记得自己的身体被火化了,而且还是亲眼所见。

    那现在这具身体又是怎么回事?

    “难道是……”楚墨瞪大了眼睛,脑海中不由得出现了车祸现场那位青年的身影。

    随后一阵潮水般的记忆突然涌入脑海,楚墨疼得差点晕过去。

    好不容易扛过去后,楚墨微微失神:“林逸,上门女婿?看来我真的换了一具躯体!”

    这具身体的原主人叫林逸,从小被爷爷带大,后来爷爷去世了,他莫名其妙的被滨海市豪门叶家看上,和被誉为滨海市第一美女的叶家大小姐叶卿尘完成了婚约,由此成为了一个上门女婿,因为和朋友喝醉酒发生车祸,这才便宜了楚墨。

    一个平凡人娶了滨海女神做老婆,可以说是无数人羡慕的对象了,然而外人不知道的是,林逸其实是天萎,说白了,就是楚墨现在这具身体男人的那方面有问题。

    天天守着一个如花似玉的老婆,只能看不能碰,换做谁心里也不好受,因此林逸才会买醉,故而发生车祸一命呜呼。

    “还真是命运弄人啊。”楚墨苦涩一笑。

    堂堂华夏战狼兵王,令敌人闻风丧胆的不败南狂楚墨因公殉职了,连尸体也被火化了,可又机缘巧合的重生到了上门女婿林逸身上。

    他不知道自己是该哭还是该笑。

    “砰!”

    病房的门忽然被人重重的从外面推开了,随后走进来一个打扮异常时尚的女子。

    准确的说是女孩儿,因为对方的年龄看样子约莫十七八岁,那张俏丽的脸蛋儿还有些稚气未脱,不过身材却已发育完全。

    女孩儿双手叉腰,冷冷的看着楚墨道:“姓林的,你还真是不让人省心啊。”

    楚墨下意识的脱口而出:“老婆?”

    这难道就是这具身体的那位便宜老婆?倒是一副佳人胚子,身材也不错。

    只不过年龄是不是小了点?

  • 第2章 美女老婆

    “你叫我什么?老婆?”

    女孩儿瞪大了美眸,满是不可思议:“林逸,你脑子摔坏了吧?”

    “还是说你背着我姐对我有什么不纯的企图?”

    背着你姐?

    楚墨先是一愣,随后便猜出对方是自己这具身体名义上的小姨子。

    难怪两姐妹就像是一个模子刻出来的一样。

    饶是如此,楚墨也不禁暗赞不已,女孩儿稚嫩的脸蛋儿俨然是一副佳人胚子,由此可见,她那位姐姐,也就是林逸的便宜老婆不会差到哪里去。

    眼见楚墨不说话,只是目不转睛的盯着自己。

    叶灵珊没来由的感到一阵慌乱,只觉得自己这个姐夫突然间变得有些陌生,尤其是眼神,这要是换做以前,生性怯弱的他都不敢正眼看自己的。

    “哼,既然你没事那就先回去了,有什么事自己找护士。”

    叶灵珊冷哼了一声,转身就离开了房间,不敢多待半刻,本来他对家里人强迫过来看望这个废柴充满了怨气,可在楚墨那样的目光之下,她却是不敢发泄了。

    楚墨有些错愕的看着这一切,自己这个小姨子来说了不到三句话就走了?

    看来她不怎么待见这具身体的原主人啊。

    念及至此,楚墨又重新躺了回去,一动不动的看着天花板发呆。

    过了好半天他才苦涩一笑,慢慢接受了自己现在的身份。

    楚墨不老,六国跪倒!

    过去那个号称不败南狂的兵王楚墨已经死了,世人也接受了他死亡的事实。

    而现在活着的是一个顶着林逸这个身份的冒牌货。

    要不是关键时刻他生前护送的那块龙兴玉佩发光的话,他可能连冒牌货都做不成。

    等等,玉佩!

    楚墨脑中闪过一道灵光,随后开始寻找着玉佩的踪迹,最后他发现自己拥有了内视的能力,并且看见那块玉佩正浮在自己的脑海中。

    “怎么会这样?”

    楚墨震惊不已,意念一动,那块玉佩随之动了起来,与此同时他只感觉到脑海中传来一阵刺痛,瞬间就多出了很多信息。

    信息含量很大,他短时间内根本消化不完。

    不过楚墨倒是发现了一部叫做“九转天玄诀”的修仙功法,据说每修成一转,自身实力都会得到极大的提升,如果修炼到五转,更是能破碎虚空。

    “难怪这玉佩被海外六国如此重视。”

    楚墨喜不自禁,他还是兵王的时候本身就会武功,飞檐走壁不在话下,饶是如此,依旧被玉佩中蕴含的信息给惊得说不出话来,一旦自己修炼了,成就势必会比前世大。

    “也罢,我这也算是因祸得福吧。”

    “呵呵,我那次任务明明很隐秘,为什么会被人先知先觉,绝对有鬼!”

    “以后一定要想办法查清楚,老子不能死得这么不明不白!”

    好不容易稳定情绪后,楚墨自嘲一笑,当即盘膝而坐修炼了起来。

    刚一入定,他就感觉自己的身体里面多出了一股暖意,随着暖意在筋脉里运行,他身上的伤势也随之痊愈了过来,不到半个小时,他的伤势已经恢复了个七七八八。

    楚墨缓缓张开眼,眼中满是赞色:“不愧是传说中的修仙功法!”

    他发现自己的视力变强了不少,强到能够看清空中飞舞的蚊子身上的毛孔。

    不光视力,就连听力也跟着变强了,隔壁连续三间病房的声音他都能听得一清二楚。

    “哒哒哒……”一阵高跟儿鞋的声音传来。

    为了不让人察觉到异常,楚墨急忙躺了下去。

    随着病房的门被人推开,率先跨进来的是一条腿。

    一条被墨色袜紧紧包裹住的大长腿,笔直而又美丽,小腿紧实而纤细,又不失美感,给人的印象就如同水蛇一般迷人。

    紧随其后的是一位身着白大褂的靓丽女子,身高一米七左右,年龄约莫二十四五。

    瓜子脸,柳月眉,双眼皮,皮肤白里透红,外加一头披肩长发。

    饶是前世阅女无数的楚墨也找不到一丝缺点。

    如果非要找的话,那就是女子太过于冷了,即便是两人之间隔了好几米,她依旧能感受到女子身上散发出来的冷意,拒人于千里之外。

    女子径直走到病床边上,声音清冷无比的道:“好点了吗?”

    “老婆?”楚墨下意识的喊道。

    女子和先前的女孩儿有着七八分相似,那么想必就是林逸的那个便宜老婆叶卿尘了。

    女子微微一怔,峨眉微蹙道:“你叫我什么?”

    “老婆啊?”楚墨不确信的重复了一遍。

    难道又叫错人了?

    叶卿尘盯着他看了好几秒,美眸有些复杂:“这是你第一次这样叫我。”

    “额,有吗?”

    楚墨愣了愣,察觉到她眼中的质疑后,笑着掩饰道:“可能是忘记了吧。”

    他不禁捏了一把汗,这具身体的原主人林逸以前到底混得是有多差啊。

    娶了这么一位大美女,居然连老婆两个字都没叫过。

    “你感觉怎么样了?”叶卿尘深深的看了他一眼。

    不知道为什么,她总觉得自己这个丈夫出了车祸醒来后,好像变了。

    要知道,林逸以前可是从来不这样叫自己的,都叫卿尘。

    楚墨摇头道:“好多了,应该可以出院了。”

    “你这才刚住进医院就要出院?你知不知道你那场车祸有多严重,我们要晚去几分钟的话,你现在都不一定能醒来。”

    叶卿尘俏脸陡然转冷,有些厌恶的看着他:“林逸,我希望你别再这么玩儿了行吗?你是一个成年人,不是小孩子了,不管做什么事都要考虑后果,就比如你这次出车祸的事情,要是不酒驾的又怎么会发生这一切?”

    她还有句话没说出来,那就是林逸是在夜总会和人喝醉了,回来的路上出车祸的,至于为什么去夜总会,期间又做了些什么。

    她不知道,也不想知道,甚至是不想多看一眼眼前这个废柴。

    楚墨咧嘴一笑:“放心吧,我好歹是死过一次的人了,会倍加珍惜自己的生命。”

    “希望你说到做到,我还有工作要忙,就先出去了,有事随时叫我。”叶卿尘缓和了下脸色,说完最后一句话就起身走了出去,并没有察觉到楚墨的言外之意。

    她是这家医院的主治医生,还有一大堆事情等着她处理。

    楚墨默默看着她扭着小腰远去,深吸了口气道:“林逸兄,你就放心的去吧,以后我会帮你完成未完成的心愿,走完我未走的路!”

    如果说他先前对于这具陌生的身体还有排斥心理的话,可在看到叶卿尘之后,那一丝排斥瞬间就烟消云散了,正所谓英雄难过美人关。

    楚墨在病房里躺了一个小时,时间一长就显得很无聊,索性私自拔了自己身上的各种管子,又把缠着的绷带纱线全部拆了,然后走到外面透气。

    医院病人挺多的,尤其是走廊上更是时不时的快速走过好几个身穿制服的工作人员。

    随着手术室大门的打开,楚墨就看见叶卿尘被几个护士簇拥着走了出来,摘掉口罩后的叶卿尘一脸疲态,显然是刚才那一场手术并不轻松。

    楚墨刚想走过去,就听到外面传来了一阵激烈的嘈杂声。

    随后只见两个男子推着一辆推车快速走了进来,而推车上躺着一个昏迷不醒的女子。

    “医生,医生在哪里……”其中那位年轻男人急得满头是汗的大吼大叫。

    叶卿尘急忙迎了上去,下意识看了看推车上的女孩儿。

    女孩儿脸色苍白无比,嘴里吐着白沫子,最重要的是她的腹部高高怂起,像是有个七八个月的身孕一般,而在她的腿根部流出了斑斑血迹。

    年轻男子一把抓住叶卿尘的手,语气极为激动,就差跪下去了:“医生,求求你,救救我老婆和她肚子里的孩子。”

    “小林,立马将病人推到手术室,然后准备器械,我马上就到。”

    叶卿尘俏脸凝重,深吸了口气后下达了命令。

    推车两个小护士慌慌张张的推到了手术室,叶卿尘转身就打算去换衣服。

    在她转身的那一瞬间,身子一软,募的向前倾倒而去。

热门话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