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上嗨小说网-免费小说,精彩小说,完结小说推荐-五行天帝、沐马司马莲桃花小说

五行天帝

沐马司马莲桃花小说

主角:沐马,司马莲,桃花 标签:

废材少年,机缘巧合,成为五行教教主,捉妖炼鬼,杀仙灭神,领悟了乾坤大法的真谛,成就了五行天帝的大业!

金蝶 状态:完结

沐马司马莲桃花小说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 第0001章 流放

    白色的椭圆形建筑内,古大爷和申二爷及伏三爷,围坐在一张大大的三角形金属桌旁。

    申二爷气势汹汹地朝伏三爷喊叫,老三,你别说了!这次,无论如何我也不会放过这小子了!

    伏三爷小声嘀咕道,二哥,我不是说了吗?他还年少,才十五岁,情树还没发芽呢,你就饶过他这回吧!

    饶过?你没去过日空,看看我的结界,都被他搞成了什么模样?!三千多万个各族灵魂啊,都被他糟蹋了!

    申二爷满脸悲愤,继续大喊大叫。

    伏三爷的声音也渐渐大了起来,老二,那是你自己定的天地法则有纰漏,怨不得我们灵子!

    申二爷腾地从桌子旁站了起来,伸出一只手,指向伏三爷道,你——你护短也不能如此不讲道理吧?

    老大,你给评评理,那小子都差点将我的日空光点毁了啊!

    不算他用储魂器胡乱捉拿弄死的那上千个妖族灵魂,只引发了光点的一次小爆炸,又害死了我多少人族子民?

    为了保护那些枉死子民的灵魂不灭,我,我要耗费多少的心血啊!

    还有,如果不是我发现得及时,把他捉拿了回来,那要是光点大爆炸,我的整个日空,就全毁了啊!

    大哥,我并不是单单为了一己之心,我也是在为咱们祖空着想啊!眼见着宇空大乱将起,不能任凭这个祸害到处惹事啊!

    申二爷说到此处,竟然有些声泪俱下了。

    听到老二用祖空开始逼迫老大做出决定,那伏三爷也急忙站了起来。

    他焦急地道,大哥,灵子的这次逃学,和双子也有关系。老二他没管好自己的孙子,却把错误都推到了灵子身上。

    如果没有双子从老二那里偷的祖空梭和储魂器,他也不会闹出这么大的动静来。

    大哥,这次,给他一个改正错误的机会吧!我保证以后严格管理好他。

    默默坐了半天的古大爷叹了一口气,说,老三,虽然你在这个孩子身上下了大本钱,可是,他也确实让人失望啊!

    他不是还小吗?等他到二十岁,灵核里的情籽发芽后,他一定会成为祖空精英,为我们祖空一域建功立业的!

    伏三爷低声争辩道。

    古大爷摇摇头,再次叹口气道,老三,你的心情我理解,可这孩子,也太顽劣了。

    你想想,他小小的年纪,就敢拿着几件垃圾灵器满祖空乱窜,如此下去,能成大才吗?怕是连小命也会弄丢啊!

    一边站着的申二爷忙说,是啊是啊,我这几年说过多少次了,这个灵子,就是被老三惯坏的!

    伏三爷眼睛瞪得老大,也有些气势汹汹起来,老二,你的那点心思,我还不明白?你不就是怕他将来出息了,把你一支比下去吗?

    你——申二爷指着伏三爷的手都哆嗦了起来,老三,你别太高兴,你我谁强谁弱,还轮不到各自的子孙来证明!

    古大爷沉声喝道,好了,好了!你们俩不要再争了。双子暂时退学,送到我的那个小结界里思过三天。

    老二,从今以后,你要管好自己的器物。丢了的那两件灵器,虽说只是辅助类的东西,可在日空里,也能兴风作浪啊!

    申二爷连连点头,说,大哥教导得对。不过呢,估计那两件东西,能量都耗得差不多了,几成废物了。

    古大爷沉吟了一会儿,又继续说到,老二,你把灵子流放到你的日空里,选个地方,禁锢一年。

    啊?一年?!大哥,你有没搞错?咱这里的一年,可是老二那结界里三千六百多年啊!

    伏三爷急得脸色赤红,可又对老大十分敬畏,他颓丧地跌坐在椅子上,闭上了眼睛。

    一边的申二爷看看满脸肉疼又无奈的伏三爷,嘴角上翘,露出一丝笑来。

    ——

    申二爷在揪着伏灵进入祖空梭之前,残酷地抹掉了他所有的记忆。

    祖空梭流光一般,在祖空里七拐八转,就钻进了日空,来到了蓝星之上。

    申二爷抽离了伏灵的灵核,握着它,飞出了祖空梭。

    在申二爷飞离祖空梭的那一瞬间,伏灵的灵核,十分留恋地看了一眼躺在祖空梭生活舱的那具身体。

    一个金黄色头发的少年,面色苍白,一双蓝色的大眼睛里,不甘中透出了一片悲愤。

    幽蓝的天空下,一个三面靠海的半岛,呈现在面前。

    半岛正中,一条大河,水波潋滟,由西而来,涌向东方深蓝色的大海。

    河的两岸,密密匝匝地挤着一棵棵桃树,无数片灿烂的桃花遮盖着河堤两岸和山岗。

    河岸边,有一处水流缓和、清浅见沙的地方,散落着一块又一块青板石。

    此时,正有一个年轻的洗衣娘坐在那里洗衣服。她的肚子如鼓,显然要临产了。

    忽然间,不远处的驻军卫所,传来几声巨响,接着,那里就人喊马叫,乱成了一片。

    只见那孕妇骤然受惊,双手打个哆嗦,一件正在洗涤的皮甲,便掉进了河水里。

    孕妇慌忙站起身子,追几步,伸手弯腰,去抓那顺流而下的皮甲。

    可是,皮甲没抓到,她人却一个趔趄,跌进河中。

    就在这时,申二爷的一条触手,嗖地窜向那孕妇。

    申二爷意念催动,手心里的灵核,便被打入了孕妇肚子里的胎儿灵海。

    灵核一边高声喊叫着,不要!不要!!一边听到了那孕妇一连串的尖叫。

    同时,灵核也听到了申二爷得意的自语,哼哼,老三,你的杰作,永远地消失在我的结界里了!

    那具肉体,不错,不错!还真的需要好好研究研究呢!老三,请继续我们的竞赛吧!哈哈,哈哈哈——

    申二爷的大笑渐渐远去,十五岁少年伏灵的灵核,被禁锢到了一个蓝星胎儿的身体中。

    ——

    段云呛了几口水,就昏死了过去。

    当她醒来的时候,发现自己已经躺在了河堤的青草上。婆婆司马莲正在用双手慢慢地抚摩她的肚腹。

    司马莲见她醒来,松了一口气,小声埋怨她道,叫你别干活了,你偏偏不听。要不是我——我——司马莲欲言又止。

    想到刚刚过去的情景,段云也是一阵后怕。

    就在这时,段云觉着肚子忽然疼痛起来。她叫道,娘,肚子疼,肚子疼死我了。

    司马莲听到段云的叫声,低头看去,只见段云挽起的裤腿处,顺着腿弯,一丝丝血水与河水搅合在一起,汩汩地流了下来。

    司马莲见状,急忙将几件战袍铺在河边,扶着段云,平躺到那战袍上——段云,你要生孩子啦!来不及回家了!

    不多会儿,河边就传出一连串的婴儿啼哭声。

    司马莲兴奋地叫道,段云啊,你给我生了一个大胖孙子啊!

    段云的婆婆司马莲,看上去只有十八、九岁,比段云还显得年轻些。

    明眼人一见,就知道她是修真成仙的人,因为只有年轻时候修成仙人,才能永葆青春啊!

    只是,司马莲为了躲避仇家,在这偏僻之地,隐姓埋名,平日里从不使出一点点仙人手段,就连段云也不知道婆婆竟然是个仙人。

    卫所那里的喊杀声越加浓密了。

    司马莲叹息一声,唉,这孩子,命苦啊!落草在河边不说,又偏偏摊上了这个兵荒马乱的年头。

    此时,河中央,正有一条小舢板顺流而下,舢板船上,站着一个穿着战袍的将军。

    也不见他有何动作,却使得那小船箭一般快,朝下游冲去。

    河边,奔驰着一队人马,他们射出的箭矢,如同飞蝗,却被小船抛在身后。

    偶尔,也有几只火球,呼啸着追击那小船。

    咦,那是武大人啊!司马莲看清了小船上的人,正是玄武国桃花岛驻军的指挥使武大人。

    她又看到浅浅的船舱里,躺着一个女人,女人的黑发和绿衫随风飘着。

    火球多了起来,劲道也越来越大,只听轰的一声,终于有一只落到了小船上。

    小船着起火来。

    河岸追击的人马中,有人大声喊,奶奶的,打中他了!船着火了,这下子看他往哪里跑!

    这时候,只见站在小船上的武大人,扬手扔出一个影影绰绰的包裹来。

    这包裹,极快地飞过河来,然后,又不偏不倚,飞到司马莲身前,平平地落了下来。

    包裹里,哇地传出一声哭,那是刚刚出生的婴儿的声音。

    段云刚刚生下的男孩,似乎在呼应那婴儿的哭声,也蹬踢着小腿,大声啼哭起来。

    两个婴儿的哭声,此起彼伏,在这大河岸边,四散飘荡。

    再看河里,就见那武大人抱起躺着的女人,从着火的小船上一跃而起,双脚几乎踏着水面,以不亚于小船的速度继续朝下游飞去。

    见此情景,司马莲心道,原来这武大人也进入仙界了,修为比我还高啊!我还认为他只是个练武之人呢。

    司马莲放下手中的孙儿,拿起那包裹。只看了一眼,她就咦的一声愣住了。

    司马莲从包裹底下抽出一块巴掌大的小牛皮来。

    只见那牛皮上一片密密麻麻的针眼,这些针眼,似乎组成了一个阵型。

    司马莲喃喃地说,高级飞行神符啊!怪不得,怪不得这包裹会飞得那么稳!没想到,我这辈子还会见到高级神符!

    司马莲将包裹轻轻拆开,从里面抱出一个细皮嫩肉、眉清目秀的女婴。

    唉,武夫人也在这个兵荒马乱的当口生了!司马莲瞅瞅那女婴,心里感叹。

    那女婴穿了一件红色小衫,小衫的两只胳膊上,缠着一层又一层的布帛。

    司马莲解开那些布帛,逐一看去,脸上的震惊之色越发浓重起来。

    天呐,这个武大人到底是什么身份?一个仙人,怎么会有这么多的高等级符箓?

    这——这,五十张啊,四十张高级仙符,十张高级神符啊!

    虽说万分震惊,但很快的,司马莲就恢复了平时那波澜不惊的神情。

    司马莲将那五十张符箓掖进裤腰里面,抱着女婴,走到段云身边,对段云说,你今儿生了龙凤胎,大的是姐姐,小的是弟弟,你听明白了吗?

    段云听得云里雾罩,目瞪口呆!

  • 第0002章 友情

    沐马是在五岁这年开口说话的。

    在那之前,因为对这个陌生世界充满敌意,他不想说话。

    五年中,无论司马莲和段云怎么疼他爱他,他总是那副拒人千里之外的样子。

    姐姐桃花有时候想和他亲近亲近,摸摸他的头,他就会像小狼似的,迅速地一跳,避开她。

    村里的孩子,谁也不愿意和他一起玩儿。当然了,他也从来不和别的孩子一起玩。

    从会走路开始,每天里,除去吃饭和睡觉,沐马就爱独自一人,走出小渔村,到大河边上,坐在河堤的桃树下,仰着脸看天,一看就是好几个时辰。

    他出生后,桃花岛发生了很大的变化。

    战乱一直维持了四年,玄武国和青龙国争来争去,最终,桃花岛和整个昆州被青龙国占领了。

    据说,青龙国之所以能胜利,主要是因为天一道开始效忠青龙国。

    天一道可是昆州修真的大门派呢。

    四年的拉锯战争,使得桃花岛饿殍遍野,一片荒芜。

    百姓们死的死,亡的亡。沐家所在的一百多户人家的渔村,此时,只剩下了不足十户。

    沐马的爹爹沐一,在他出生前,去大都赶考,五年多了,不见音信,害得司马莲和段云苦思不已。

    还多亏了桃花岛三面靠海,像司马莲这样有本事的仙人,可以驾船到海里与海妖水怪抢些鱼虾,勉强给家人糊口。

    这天,司马莲领着沐马和桃花去大河堤挖野菜,想给全家人换换口味,改善改善生活。

    沐马不喜欢吃野菜,当然了,他更讨厌挖野菜。

    他坐在河堤上,一会儿看大河里浑浊的流水,一会儿看碧蓝幽深的天空。

    不知什么时候,西天出现了一个金光闪闪的椭圆形怪物。

    这个怪物比他高一些,有两颗脑袋,每颗脑袋上,在脸面处,都有一只很大的眼睛在骨碌骨碌地转。

    怪物没有蓝星人那样的四肢和手脚,除去两个脑袋,整个身躯,就像一颗大大的鸡蛋。

    沐马一下子想起来了,撇开两个脑袋不论,这个怪物,就和他记忆中的申二爷一样。

    沐马灵海中死寂了多年的灵核,终于沸腾起来——这个怪物,一定是来之他的故乡!

    怪物的两只大眼睛,哗啦哗啦地朝下流眼泪,他没有嘴巴,可是,他却发出了声音。

    怪物说,伏灵,你——你完全忘了我吗?你——你一点都认不出我了吗?

    见沐马呆呆地不言不语,怪物又说,伏灵,我真没想到,我爷爷他——他会这么待你!

    怪物哽咽道,为了偷偷地在我爷爷的结界里找到你现在这个肉身,我费尽了千辛万苦啊!

    最后,怪物问沐马,伏灵,你还好吗?

    沐马看着怪物的形象,听着怪物的声音,忽然就生出了想和怪物说话的冲动。

    沐马小声说,我不喜欢这个地方,我一点都不喜欢这个地方!

    怪物告诉沐马,他是他过去最好的玩伴双子。这个地方,属于他爷爷二爷的结界。

    结界叫日空,蓝星是日空里的一颗低级生命星。

    伏灵?双子?二爷?结界?肉身?日空?蓝星?低级生命星?

    沐马被怪物弄迷糊了。

    沐马看着这个自称叫双子的怪物,突然,一种要重回家园的期望,蔓延在他的心中。

    不知不觉间,他流出了眼泪。

    这是沐马五年来,第一次流出这种蓝星人的眼泪。

    就在这时,怪物的椭圆形身子里,突然伸出一根肉色的触手,塞给他一件东西。

    怪物说,这是祖空内甲,你穿着它,在这个结界里,就没有什么东西可以伤害你的性命了。

    说话间,金光一闪,怪物就消失在了蓝蓝的天空中。

    沐马拿着那件叫祖空内甲的东西,放到眼前仔细看。

    祖空内甲?穿上它,在这个结界里,就没有什么东西可以伤害我的性命了??

    沐马心中大喜,那种与生俱来的、对面前这个陌生世界而有的惧怕,一下子减轻了许多!

    只见粉红色的祖空内甲,不知道是用什么材料制成的,它只有巴掌大小,又薄又软,就像一瓣春天的桃花。

    沐马刚看清这件祖空内甲的模样,它就自己飞了起来,飞到他的头顶。

    紧接着,它就扩大起来,不断地变化着,先盖住了他的脑门,接着,又盖住了他的脸面,再接着,又慢慢包裹住了他的全身!

    在一阵灼热之后,沐马看到他的衣裤还是原来的模样,露在衣服外面的胳膊大腿和手脚,还是黑黄色,可那件粉红色的祖空内甲,却没了半点踪影!

    沐马站在河堤的草丛里,心情激荡,呆望着西天。

    不知道过了多久,忽然,他听到司马莲在大声喊道,沐马,该回家啦!

    沐马继续呆呆地看着幽蓝的西天。

    司马莲走到他身旁,突然,他开口说话了——这是沐马五年来第一次和人说话。

    沐马说,双子来看我了!双子是我远方的朋友。

    说完,沐马伸出右手,指向西天。

    出于谨慎,沐马没有对司马莲说出祖空内甲的事儿来,以后他也不准备对任何人说起它来。

    司马莲张大了嘴巴,惊骇地看着沐马,随后,又茫然地看了看空荡荡的西天。

    她叫道,天啊,沐马会说话啦!

    司马莲显得特别激动,她把沐马搂在怀里,不断地摸他的头、亲他的脸。

    沐马知道,这是蓝星人表达爱的一种方式。

    在五年的蓝星岁月里,司马莲和段云经常这样拥抱他、抚摸他、亲吻他,可每次都让他十分厌恶。

    可是,在这个见到双子,并得到他送来的礼物祖空内甲的日子里,沐马感到自己有了极大的变化——他不再讨厌这种爱抚了。

    沐马不知道,这是双子的友情和祖空内甲强大的能量,催发了他爷爷伏三爷镶嵌在他灵核里的情树种子。

    情籽发芽了,按照伏家的蜕变秘法来讲,这情芽会在沐马的灵海里渐渐长大,并最终成为情树,开花结果。

    就是从这一刻起,沐马决定,先像这些蓝星人那样生活,融入五行大陆这个陌生的世界。

    至于回归家园,还是等待机会吧。

    不过呢,虽然如此,沐马还是没告诉家人,他不属于蓝星人。

    当然了,他也知道,即便他说出了这件事,她们也不会相信他。

    双子的出现,还有他偷送给沐马的祖空内甲,让沐马不再害怕这个世界,还让他重新有了回归家园的信心。

热门话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