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上嗨小说网-免费小说,精彩小说,完结小说推荐-名模的外围日记、叶向城予森林梦沁小说

名模的外围日记

叶向城予森林梦沁小说

主角:叶向城,予森,林梦沁 标签:婚恋、小三、出轨、总裁豪门、契约情人

那个充满烟熏味的夜晚,我把自己卖了,金主对我很“好”,人前叫我问问,人后却……

公子倾纯 状态:连载中

叶向城予森林梦沁小说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 第一章:这对夫妻

    莫问不是我的真名,我自己改的,从入了圈之后,我就把这个名字当成我的名了,认识我的人,也都喊我莫问。

    莫问啊,不想多问也不想被多问。

    也许你们会笑,但是,我确实不想我妈妈喊我名字时,让我想起在繁华的都市里,属于莫问的那些时光。

    那些时光,不光彩。

    2015年的4月11号,我接到了妈妈打来的电话,说我爸爸发病了,要做心脏搭桥手术,手术费很高。

    她打电话来是通知我这件事的,电话里,她一直哭,嚎啕大哭,问我怎么办,问我有没有什么办法可以想。

    我妈这个人其实是很能抗的,是属于那种不是大事,只要还有解决的办法,她总会想办法解决掉的人。

    甚至,那些发生过的事她还会放在心里,完了也不会告诉我。

    所以这次爸爸发病,真的是让我们这个本就不富裕的家走投无路了。

    我那天也都不知道自己是过了多久才挂了电话的,只知道挂了电话后,抹了一把脸,上面全是泪。

    哭啊,一直哭,总觉得二十多年来存的眼泪全在那会儿哭干了。

    我那会儿也只是一个普通的大二学生,面对巨额的手术费,我哪里有什么办法?

    那天晚上,我在宿舍一夜没睡,抽了很多很多烟,第二天起来照了镜子,蓬头垢面,像鬼。

    然而也就是那一晚,我做了决定。

    是的,我什么都没有,但是我身为女人,与生俱来的还算不错的样貌和气质,就是我的资本。

    那一晚,我决定把自己卖了。

    后面的故事,就这么来了。

    那时候的我都没有想过自己会好运的遇到救赎,然而,如果时光真的可以穿越,让人回到过去的话,我现在很想告诉那时候的自己,不要信,真的不要信,一定要离那两个男人远远的!

    此刻,我刚从手术台上下来,很虚弱,翻着笔记本,看着曾经记录下来的日记,突然好笑的想,从今往后与人介绍,我是不是也可以说,我是一个还算有故事的女同学呢?

    你好,我叫莫问,是一个,有点小故事的女人。

    ……

    李雪跟我差不多大,以前刚上大学那会儿,她是跟我一个寝室的,身材好,相貌还不错,后来经人介绍去当了嫩模,后来她就不住校了。

    她有找过我,拉我也过去说赚些零花的,我本来也是心动,但是看了她越来越暴露的穿着,还有身上的那股子出现的风尘妖媚气儿的时候,我有点担忧,就去百度了嫩模这个行业。

    反正后来,我言辞拒绝了她,可能说了一些话,让她觉得我是多管闲事,她在那之后就再也没找过我了。

    在痛定思痛的第二天,走投无路的我给她打了电话。

    她那边是过了一会儿才接的电话。

    她说:予望?

    声音有些诧异的。

    我咬牙就嗯了一声:我能见见你吗?有些事情想要拜托你一下。

    李雪在那勾魂的笑:哈哈,你有什么事情可以拜托到我这里来的?你不是知道我是干什么的吗?!

    我瞬间脸色就红了,觉得火烧一样,感觉她的笑就是在嘲讽我。

    突然鼻头就酸了,眼泪几乎就要流下来,可是被我忍回去了,我无路可走。

    我阻止了下泪意说道:李雪,我家里出事了,需要一大笔钱,我要赚钱。

    是的,不再是想赚钱,而是要赚钱。

    李雪听了我的话,一会儿笑了一下,一会儿又不笑了,笑还是带着嘲讽的。

    “你过来吧,我把地址发个你,做我这个,也得看看你有没有天赋!”

    那边挂了电话,很快发了条短信过来,上面是一家咖啡厅的地址。

    我补了一下妆,就过去了。

    意外的是,李雪喊我来这里,在场的竟然还有其他人。

    都是年轻貌美的女孩子,穿着时尚,妆容精致,我看了一眼自己的穿着,觉得自己土爆了。

    压根不是一个世界的人啊。

    李雪看我过来,就指着我跟旁边的几个女孩子凑在一起说话。

    我听到了一点点,说什么就是她,那活就让她上吧,反正我们姐妹都说打死不做了。

    我心里突然害怕起来。

    如果是好赚的钱,李雪所谓的姐妹们怎么会打死不做呢。

    可是压根轮不到我说什么,李雪直接抛来一张名片给我,“自己打电话找这个人去,我也只能帮你到这里了,你要是发达了,别忘我就行。”

    说到这里,她饶有深意的看了我一眼说:予望啊,风水轮流转,以后不要再瞧不起谁谁谁了。”

    我很想跟李雪说,我从来没有瞧不起她过,可是在这个时候,我只觉得四周向我看来的眼神,全是嘲讽的,不友善的。

    我这个人性格也是死倔的那种,被人冤枉了,如果对方不是很在意的人,我也压根懒得解释,而这个性格,也给我后来的生活,带来了无尽的麻烦。

    见到林梦沁,是在下午。

    这个女人像极了我在电视里才能看得到的名媛淑女。

    气质婉约,相貌也精致,整个人身上就向我散发着一种比我高了好几个等级的气息,让从农村出来的我不自觉的就感觉到了差距,以及自卑。

    可是,也就是这个女人,彻底的改变了我原本该是平凡的一生。

    她让我活成了她的姿态。

    当然,这都是后话了。

    言归正传,林梦沁看到我,似乎是有些诧异的。

    我看到了她眼神里的好奇。

    “多大了?”她问我。

    我笑了一下,“21了。”

    她点了头,“还很小,那你知道你要做的事吗?”

    我一头雾水,林雪压根就没有跟我说要做什么啊,我只好如实说话,“朋友只让我来找你,没有告诉我具体要做的事情。”

    她听完就笑了,点了头。

    但是她没有马上说话,而是坐在沙发上,一直盯着我看,眼神是兴致的,厌恶的,各种各样,我觉得复杂。

    我只觉得自己被她看的有些发毛,但是为了赚钱,我还是强行忍住了要走的冲动。

    她是金主,我的人格在钱的面前也不值一提,她没必要尊重我。

    过了一会儿我终于听到她说话了,她说:“予望啊,我只需要你做一件事,让我丈夫爱上你,让他对你欲罢不能。”

    我当时心里除了震惊,也只有震惊。

    这个女人是心里有毛病吗?

    我在想,这个女人八成是心理有毛病的。

    她看到了我眼里的震惊,很不置可否的样子,“你的情况我等下就能了解清楚,跟你说这个也只是让你这个小姑娘心里有个准备,酬金也告诉你吧,我给你一百万,你在半年之内,让我丈夫……”

    我真听的入神,她突然就不说话了,我慌乱的抬起眼对上她的眼睛。

    就看到她在那冷冷的笑,“其他的你就不用知道了,你走吧,如果你的情况我满意,我会主动联系你。”

    我是带着懵圈走的。

    在学校上课也是心不在焉,因为这个林梦沁一连就让我等了两天。

    我心里焦急极了,觉得不能在一棵树上吊死,当时都打算去夜总会试试了,结果那天下午,我就接到了林梦沁的电话。

    于是,我拿到了一份一个叫做叶向城的男人的资料。

    叶向城,男,30岁,是一家上市集团的总裁,为人冷漠,人送外号冷面神。

    叶向城的资料全是说他怎么怎么厉害的,我看的都有点头晕,虽然很多东西没看懂,但还是知道这个男人似乎很厉害。

    这样厉害的角色,我哪里得罪的起?勾搭的上?

    关于这点,我还是很有自知之明啊!

    可是,冲着林梦沁的五万预付款,我还是去了。

    她是有身份的人,能调查到我的背景资料,我不觉得诧异。

    站在国际贸易大厦,我仰头看了看一幢楼的顶层,那里,住着别人家的总裁呢。

    今天,叶向城会去上海出差,而我要寸步不离的跟着他去,这是林梦沁说的,让我只要照着她的意思做就好。

    我心里疑惑的很啊,我既不是这个集团里的员工,也不是家属,我只是一个无关人员,怎么能跟着他出差呢?他看到我还不找保安把我扔出去啊?

    然而,当我见到叶向城的时候,他竟然在看了我一眼后,真的没有把我丢出去。

    只是那一眼,我直到现在都还记得,漠视,无情,深邃。

    给我的触动实在是太大了,以至于我看着叶向城的背影,就觉得有点害怕。

    是的,初次见到叶向城,我就被他的气场给震慑到了,他伟岸的像个神,而我很渺小,渺小的像是空气中漂浮的一缕尘埃。

    他看得见我,漠视的看我。

    我看的见他,仰望的看他。

    叶向城出差带了特助,很奇怪的是,当我提着行李箱,有些无措的跟在他们身后,看着叶向城上车了的时候,那个特助竟然让我快点上车。

    语气礼貌,我没有听错的。

    我简直一脑子懵圈,他说什么,我就下意识的这么做了。

  • 第二章:他对我真“好”

    于是,我顺带着把我的行李也提上了车。

    加长版的商务车,我就坐在叶向城的旁边,等我回过神来的时候,车子已经开了。

    我这才意识到,自己刚才做了什么举动。

    我怀着忐忑的心偷看着叶向城,但是他在翻着资料,侧脸也是冷漠,真是不愧别人给他的冷面神的外号。

    我心虚心慌的同时,却也莫名的松了一口气。

    他不注意我也好,这是好事,不然我还真的不知道怎么和他相处的。

    我昨晚没睡好,一直在安慰着我妈,顺便把钱也给我妈打了过去,坐叶向城旁边也挡不住的瞌睡和哈欠。

    从公司到机场大概一个半小时的车程,我想着一个半小时的时间,我能神游天外,也差不多能把这时间糊弄过去了,却没想到叶向城突然敲了我脑袋一下。

    我当时吓得一下子睡意就没了,“怎么了,怎么了?”

    叶向城是皱着眉的,还是冷眼看我,“困了?”

    声音沉沉的,大概是我听过的最好听的成熟男音。

    人生阅历不足的结果就是我紧张的抓衣角,低头点头,“昨晚没睡好,不好意思。”

    我看不到叶向城听了我这话有什么反应,总之,他没说话,也没动作了。

    可我是真的再没睡意了。

    一路战战兢兢的,就高度提着注意力,可笑的是脑袋是一直垂着的,就深怕自己让身旁的男人不顺眼。

    就我这样的,能完成啥任务啊?我不断的反问自己这个问题。

    候机,登机,最后飞往上海。

    我随着叶向城住进了上海的一家高级商务酒店,原本以为最多是住他旁边的隔壁什么的房间的,结果特助竟然给了我叶向城房间的房卡。

    我当时震惊,可是心里,也没怎样装婊了。

    从那一晚开始,我早就已经下定决心在这段家庭危难的时间里,为了钱,别说是我的身体了,就连命我也能豁出半条去。

    我那时候还没见过什么世面,从小到大甚至都没有出过省门,连大学都是在本市上的。

    从进房间开始,就被房间的摆设和布置弄的心跳加速。

    昂贵,永远是品质的保证。

    以至于当我躺在床上的时候,莫名奇妙的才发懵了一会儿,就睡过去了。

    而我打死也不知道,我就是这么一睡,睁开眼睛就看到了半撑着,几乎俯在我身上的叶向城。

    他光着上半身,就这样居高临下的看着我。

    我们两张脸的距离都贴的很近,我能够看到他长长的乌黑的睫毛。

    甚至当时懵逼的还在想,这个男人的睫毛,简直比女人还长卷一些。

    真……好看呢。

    “醒了?”他勾着唇说道。

    我这才回过了神来,脸色已经红了一个大片。

    至今还能记得那时的滚烫和羞涩,“嗯。”

    声音大概是跟蚊子音有的一比的。

    叶向城突然伸手摸了一下我的脸,“看起来那么小,还在上学吧。”

    我那会儿确实一脸青涩,浑然就是个还没有出社会的大学生。

    可是现在,我都不敢对外人说,我还是个学生。

    丢脸,哪有学生是跟我这样的?不在学校好好上学,反而各种想着怎么不要脸的勾搭到眼前这个男人,虽然是生活所迫,可我还是觉得自己简直侮辱了学生这个名词。

    她觉得有点心冷,之前面对他的恐惧和羞涩也褪开了不少。

    点了头,“是的,叶先生。”

    说这话的时候,我强迫着自己用着李雪那般腔调,撒娇的,柔软的。

    而事实上,我也确实这样说了,这是我对着镜子练了很久很久的语气,因为本身声音就是清脆柔软的,所以听起来,应该还是不错的。

    我当时练习的时候,还指望着这个叶向城不爱熟女。

    这会儿,我甚至还主动伸出胳膊,抱住了叶向城的脖子。

    后面本来应该还有一句勾魂的:叶先生,喜欢我这样的吗?

    可我却怎样也说不出来。

    太恶心了,真的一点都说不出。

    心对着心,我都能够感觉到自己的心跳到底有多快。

    “你脸红了,还是第一次?”

    叶向城凉凉的看着我,这样说了一句。

    我不知道为何,总觉得起先是没有脸红的,但是被他这样一说,只觉得脸上真是火辣辣的红了一片刚想说些什么,他突然就离开我的身体了。

    转而就过去拿起了电话,我听到了他叫了一个苏珊的名字,让她过来一下。

    我愣愣的看着他的后背,只觉得自己好笨。

    那时候真是惊慌失措的,完全不知道下一步应该怎么样。

    要不要去继续贴近这个男人。

    男人的背部肌肉线条真的很好看。

    叶向城是穿衣显瘦,脱衣有肉的类型。

    他背对着我站着,房间的琉璃灯光照在他的脊背,光晕朦胧,人也朦胧。

    我咬着唇措乱的有点移不开眼光,那边叶向城却转过身来了。

    他还是那副冷峻的面孔,连嘴角的弧度都是矜傲的弯下的。

    然后我就听到他说了一句,“等下,多跟着学学。”

    学学?学什么?

    不过,我很快就明白,他是让我学什么了。

    苏珊很快就上来了,她是一个长相很妖娆,身材也魔鬼的女人。

    走路也不是很扭动,可是我第一眼看到她向我走来的时候,都觉得这个女人真有魅力。

    这样有魅力的女人,我当时就在想,她的这一生大概是过的很轻易的那种吧?

    可是,我错了。

    苏珊在和我相识的两个月之后,就死了。

    那一晚,还是我给她收的尸。

    这又是后话。

    此刻,她向我走来,对我微微一笑后,就走向了叶向城。

    “叶先生。”我看到她一边说着,一边还伸手在叶向城身上摸了一把。

    这胆子,我觉得佩服。

    而更让我诧异的是叶向城的反应,他竟然没有生气的反应。

    他只是淡淡推开几乎整个人都腻在身上的苏珊,脸上没有什么表情,骨节分明的手指带着几分漫不经心,点了我一下:“教教她该怎么取悦男人。”

    说完再也没看我们一眼,转身就离开了。

    我呆呆地看着叶向城高大的身影就这么走出房间,浑然不知道自己要经历怎样难忘的一晚。

    苏珊靠在桌子旁,利落的给自己点了一根烟:“哟,还是个新手吧?”

    我咬了咬嘴唇点了点头,在苏珊面前,让我觉得自己仿佛一瞬间长满了络腮胡,粗糙坚硬得自惭形秽。

    娇媚地吐了一个烟圈,好看的凤眼微微一挑,苏珊的声音简直像在娇嗔:“把衣服脱了。”

    晃神的我只觉得大脑一片空白:“啊?”

    我当时的表情一定很傻,不然苏珊不会笑的那么大声。

    我以为我听错了,还是愣愣的问了一句:“让,让我干嘛?”

    好一会儿苏珊才不笑了,清晰地重复了一遍:“把衣服脱了。”

    虽然已经做了无数的心里练习,告诉自己要豁出去。

    可是要在一个样样都胜过自己的女人面前把衣服脱掉,那种窘迫和难堪依旧让我的脸上迅速地滚烫了起来。

    苏珊又笑了,她走过来摸了摸我脸,眼里是带着我看不懂的怜悯和复杂:“哟,还脸红呢……脱了吧。”

    最后三个字儿说的很轻,但是我莫名就觉得似乎有冷气溢了出来。

    我没有反抗,也没有说话,只是乖乖的把衣服脱了下来。

    身体都已经出卖了,那可笑的自尊更是一文不值。

    苏珊的眼光肆无忌惮地在我的身上徘徊,我不可抑制地再次脸上发烫,扭过了头不敢看她。

    苏珊的手指轻轻地在我身上游走,缓慢却又目的地坚定地向下,声音很轻地道:“既然叶先生让我教你,咱们也是有缘。那我,就告诉你一句话……”

    说到这里,苏珊微微顿了一下,声音突然沉了下去:“男人啊,都是贱骨头。越是得不到的,好像就越是好。”

    这句话,我一辈子都没有忘记。

    可是当时我却不懂,更没有时间去思考。因为随着最后一个字儿落下,苏珊的手指突然用力,剧痛让我忍不住一把推开她的手:“啊!”

    突然收起了脸上所有的表情,苏珊像是突然之间换了一个人:“好了,接下来,能学多少就看你自己了。”

    我想问她为什么要这么做,想问我是不是就这么没有了第一次,想问的很多很多。

    我有太多的不懂,太多的茫然。

    可是我最后什么都没有问,只是乖乖地努力学着她交给我的一切。

    那是我学到最多,也记忆最深刻的一晚……

    第二天再拿到叶向城房间的房卡的时候,我既觉得意外,又觉得似乎就应该是这样。

热门话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