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上嗨小说网-免费小说,精彩小说,完结小说推荐-卿本佳人、沈修白黎念李诗诗小说

卿本佳人

沈修白黎念李诗诗小说

主角:沈修白,黎念,李诗诗 标签:青梅竹马、虐文、都市言情

十三岁那年,继母的女儿害死弟弟栽赃给我,弟弟的灵堂上我被一家人摁在地上毒打……那年我成了沈家的养女,喜欢上了沈家独子沈修白,万万没想到之后发生了那么多事,逼着我一步一步走上了肮脏路,离我的爱情越来越远……

尘烟蝴蝶 状态:完结

沈修白黎念李诗诗小说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 第001章 弟弟落水

    我叫黎念,我爸之所以给我取名叫念,是为了纪念难产而死的母亲。

    我八岁的时候,我爸娶了村里的李寡妇,李寡妇带着她女儿进入了我家。

    爷爷奶奶为了稳住李寡妇的心,把李寡妇的女儿李诗诗当宝贝捧着,把我当成草。

    李诗诗老喜欢抢我东西,吃饭的时候不夹在桌子上的菜,抢我碗里的。

    我每次跟爷爷奶奶告状的时候,他们就骂我不懂规矩,还说李诗诗比我小,要我当姐姐的让着。

    其实李诗诗只比我小了两个月,我们还是同班同学,她不仅在家里欺负我,在学校里也欺负我。

    早出晚归干活的爸爸并不知道我已经沦为了寄人篱下的孤儿,吃不饱穿不暖做着很多家务。

    两年后,李寡妇给我爸生了个儿子,家里更加没了我的地位,当公主的李诗诗也开始被爷爷奶奶苛刻。

    弟弟长得很漂亮,我很喜欢他,但是李诗诗不喜欢他,每次我俩一起摇弟弟睡觉的时候,她老是打马虎眼。

    等我上茅房、干家务时她就欺负摇篮里的弟弟,把他的脸蛋胳膊掐的青一块紫一块。

    等我爸回来,她就告状说我欺负了弟弟。

    她跟弟弟是一个妈生的,一家人都认定是我欺负弟弟,爷爷奶奶和李寡妇骂我,我爸拿着竹条抽我。

    乡下人重男轻女的思想比较重,李寡妇没来家里的时候,我还能得到我爸的疼爱,即使连着几年我过得像畜生一样,我对我爸还抱着希望,直到后来他的不信任彻底掐灭了我心里最后那点温暖。

    爷爷奶奶和李寡妇变本加厉打骂我,李诗诗把她受得气双倍加注在我身上,他们再也不避开我爸了,我爸看我的眼神越来越嫌弃,他早忘了给我取的名字是怎么来的,早忘了我是他妻子用生命生下来的珍宝。

    很多个晚上我躺在黑小的木屋子里,想找根绳子吊死算了,我不知道我活着是为了什么,没人疼没人爱,小小年纪就在受苦。

    我一出生,我妈就死了,她也从来没有在我梦里出现过,她跟我爸结婚证上的照片被李寡妇撕了,我不知道她长成什么样子,她就好像从来没有出现过。

    外公外婆和我妈的兄弟姐妹都没来我们村看过我,我都怀疑我妈是不是从石头里蹦出来的,我都怀疑我是从河里捡回来的,我没有父母。

    村里的孩子一个个长高了,我因为常年营养不良,又黑又瘦,比同龄孩子挨了半个头,比李诗诗黑了好几圈,同学们给我取小名叫难民。

    同学们嘲我、老师讽我、李诗诗针对我,家里所有人嫌弃我,连我家养的狗看见我都不会摇尾巴。

    弟弟一天天长大,因为我在寒假暑假带他的日子多,他在家里跟我最亲近。

    他会对我笑,会把爸爸给他买的东西分给我吃,不过每次都被李诗诗抢走了。

    那三年里,弟弟是唯一对我笑的人。

    那年,我十三岁,小学刚毕业,弟弟三岁。

    那年,发生了我这辈子无法忘记的事,如果我能预料到会发生那样的事,是绝对不会带弟弟去河边。

    那天一早,李寡妇让我去河里洗衣服,我背着一家人的脏衣服要出门,弟弟不愿意和李寡妇李诗诗去赶集,非要缠着跟我一起去河里洗衣服,李寡妇一开始不放心要带弟弟一起去赶集,可是弟弟一个劲哭闹不跟她走,李诗诗又嫌弃弟弟碍事。

    最后李寡妇就把弟弟塞到了我手里,我背着一背笼衣服,怀里抱着弟弟去河边。

    到了河边,我把穿着兜兜的弟弟放到岸边石头上坐着,他拿着个红色气球吹着玩,不时发出笑声。

    我被他的笑声感染,洗起衣服来很带劲,想洗完了带弟弟到河边翻螃蟹。

    衣服快洗完的时候,我听见后面传来脚步声,以为是村里其他洗衣服的人。

    “大姐姐,二姐姐坏……呜呜……”

    弟弟突然哭了,我连忙转过头,就看见李诗诗手里拿着沾满弟弟口水的红气球。

    “你抢他气球做什么?”

    “这么脏,给他洗洗啊!”李诗诗跑到河边蹲下身装模作样洗气球。

    突然,气球从她手里掉了,随着河水刮跑了。

    弟弟扯着嗓子哭,我刚要回身去抱他,李诗诗一把拽住我的手臂。

    “李诗诗你放手,弟弟哭了!”

    我话音刚落,弟弟颠颠的跑过来,一下没刹住车扑进了河里。

    我当时脑子一下凉了,一把推开李诗诗朝河里扑了进去。

    那一刻我的世界是崩塌的,河水很急,我飞扑着,在弟弟快要被刮进下流前抓住了他的脚腕。

    我抱着他深一脚浅一脚跑上岸,他头上被河里石头撞破了,朝外不停地涌血,他小脸苍白闭着眼睛,任凭我怎么喊她都不应我一声。

    我抱着他一路流泪疯跑到村里老中医家,老中医正要给弟弟止血,可他摸到弟弟的脉搏愣住了,

    “念子,你弟弟已经死了。”  

    我犹如被人当头一棒,扑通一声跪在老中医面前,拽着他的手朝弟弟的尸体上拉,哭喊着他救救弟弟……

    李诗诗说是我没照顾好弟弟,让弟弟落水淹死的。

    任凭我怎么解释,都没有人相信我。

    我跪在弟弟的灵堂上哭诉,李寡妇冲上来一巴掌接着一巴掌打我,打的我头晕眼花眼冒金星。

    整个村子里人都不相信我的话,李寡妇打累了,我爸冲上来对我拳打脚踢,爷爷奶奶骂我是扫把星,李诗诗哭的梨花带雨在那磕头。

    我被打的吐血,指着李诗诗说是她害死了弟弟,没有人相信我,都认为是我想栽赃陷害李诗诗。

    我抱住我爸的腿,求他相信我,还搬出我死去的妈妈。

    他不信我,骂我是克星,克死了我妈跟我弟弟,他打红了眼,一口一声要打死我这个祸害,在我几乎被他打死的时候,乡亲们拉住了我爸。

    他们说我要是被打死了,我爸要赔命的,爷爷奶奶这才劝阻我爸。

  • 第002章 打死我

    然后我被扔出了家门,像一条死狗躺在泥水地里,我想站起来,发现右腿使不出力气,疼的全身大汗,它被我爸给踢断了骨头。

    在我以为自己要死的时候,老中医抹黑把我抱回了家,他给我擦洗身体换上干净的衣服,给我熬药喂药上药。

    他怕被村里人知道了他救了我,就把我他安置在他家里的地窖里整整两个月,那两个月他像慈祥的爷爷一样照顾我,他会跟我讲他年轻时候的事,每次都会讲的哭,我每次认真的听着,却一句话都没说。

    弟弟的死,和所有人对我的不信任,我爸恨不得死了我的心,都深深伤害了我,我不知道我活着是为了什么,我有时候甚至怪老中医为什么不让我死了算了。

    老中医告诉我乡里的孩子们都去镇上上初中了,说我腿好了,应该也去上学。

    上学?我没有钱,没有了家,我还怎么去上学。

    那天晚上老中医家里来了一位客人,是个男孩,十四岁,叫沈修白,老中医让我连夜跟着他离开村里,再也不要回来了。

    老中医朝我手里塞了三百块钱,说我跟着沈修白去了城里要听他的话,说沈修白的父亲是个好人,他救过沈修白父亲的命,他会照顾我的。

    我想死,可我知道我死了就如了我爸那一家人的意。

    可我又没别的法子,我知道老中医是好人,是为了我好,所以我跟着沈修白去了城里。

    那是我第一次离开村子,第一次坐车,虽然是小四轮,但也觉得很幸福。

    第一次坐车不习惯,村里的路坑坑洼洼很颠簸,我想吐,拉了拉沈修白的衣袖。

    他一脸冷漠看了看我,从口袋里掏出一板白色药丸,挖出一颗递给我,再递给我一瓶水。

    “晕车药,吃了就不晕了。”

    吃了晕车药,我就迷迷糊糊睡着了,中途到了镇上换大巴车的时候,我感觉到沈修白抱着我上车的,窝在他的怀里闻到他身上的清香,我一直悬在半空中的心像是找到了依靠点,从没有过的安宁。

    沈修白是个外冷心热的人,他抱着我上车,将我安置到身边坐下,会让我的头搁在他肩膀上。

    我想起这些年经历的磨难,在睡梦中掉起了眼泪,迷迷糊糊中感觉到他拿着纸巾给我擦眼泪。

    天快亮的时候我们到了城里,沈修白叫醒我下车,我看到眼前光怪陆离的城市,吓得整个人缩成一团。

    高楼大厦,车水马龙,跟我十三年来生活的地方天差地别,我适应不了。

    身边的沈修白鄙夷了一声,“乡巴佬就是乡巴佬,要不是李爷爷让我爸收留你,我才不会接你上来。”

    沈修白的话一下击中我的自尊,为了不让他看不起了,我挺直脊梁骨跟上他的脚步。

    沈家对我来说就像宫殿一样的地方,跟村里的木房子大不一样,沈家有三层楼,每层楼有好几间大大小小小的房间,墙面刷的白白的,很好看,外面还有个小花园,养了很多花花草草,是我在乡下山上都没看到过的花草。

    沈修白领着我进大厅,一位打扮得花枝招展的女人走下楼,拿着手帕在鼻子前挥了挥。

    “修白啊,你这是从哪里捡回来的阿猫阿狗。”

    女人的话让我畏手畏脚,站立不安,低下了头颅。

    我听见沈修白毫不客气说:“你别装了,我爸昨天下午就跟你说了,这是他恩人家的小孩,以后要在这里住。”

    “哟,原来就是这小丫头啊!瘦巴巴的,不过五官长得还不错呢!”女人的态度一百八十度转弯,走到我面前摸了我脸蛋一把。

    沈修白冷冷打掉她的手:“脏女人,别对她动手动脚!”

    “修白啊,你怎么来针对我啊,我现在可是你后妈。”

    “滚开!”沈修白油盐不进的瞪着那女人。

    女人笑了笑也不在意,弯下腰对我说:“以后我们就是一家人,我叫林玫,以后你就叫我阿姨,我给你做好吃的。”

    我咽了咽口水,心想着女人是沈修白的后妈,沈修白是他爸爸叫去村里接我的,他爸爸就是我的恩人,我不能对恩人的女人没礼貌,就低低的叫了声

    阿姨’。

    然而我一叫出来,沈修白扭头瞪我,恶狠狠道:“没出息的东西!”

    我不知所措看着他,他一把推开我上了楼,要不是林玫扶住我,我会被他推的一屁股坐在地上。

    林玫拍了拍我的手,“别害怕,修白他就这脾气,阿姨带你去你的房间。”

    她牵着我上楼,经过沈修白房门口时我朝里面看了看,沈修白看见我们,像头猛兽冲过来砰地一声关上房门,我吓得身子缩了缩。

    我没想到我的房间会那么漂亮,最起码在我眼里是很漂亮,四面墙都白白的,上面贴着几张风景海报,很洋气,床也挺大,被子被套是女孩子喜欢的粉色,我做梦都没想到我会有这样的房间。

    这房间还有自带的浴室,林玫牵着我进浴室教我怎么使用感应水龙头和洗澡蓬头等等,我觉得她人挺好的,不明白沈修白为什么对她那么恶劣。

    林玫找来她的旧衣服让我去洗澡,说晚上带我出去买几套衣服,我没来的拒绝就被她推进了浴室,洗完澡吹干了头发,我坐在床边发呆,感觉这一切都像做梦一样。

    或许是远离了村里,远离了要杀了我的那一家人,我身心放松了许多,躺上床睡着了,傍晚时林玫叫我吃饭,我看见了沈叔叔。

    他长得跟沈修白挺像,给人的印象很严肃,一双精明的眼睛瞥了我一眼:“坐下吃饭吧。”

    我拘谨的坐下,只敢夹面前的菜,生怕惹他们不高兴。

    林玫猫着嗓子说我瘦小、营养不良,给我夹了几次红烧肉,我小声说谢谢,其实心里不太喜欢她,察觉到她在沈叔叔面前装模作样,不是个表里如一的女人。

    我看了看一直冷着脸不说话的沈修白,林玫几次给他夹菜都被他用手臂挡住了,一点情面都不给。

热门话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