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上嗨小说网-免费小说,精彩小说,完结小说推荐-复国、侯云策羽陵侯兴业小说

复国

侯云策羽陵侯兴业小说

主角:侯云策,羽陵,侯兴业 标签:独家首发

大侯王朝覆灭,三皇子侯云策经过浴血奋战后复国的故事。

小桥老树 状态:连载中

侯云策羽陵侯兴业小说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 第1章 烈火焚皇城

    火起,呐喊声阵阵。

    火随风势,烧得王城外的几幢大院呼拉拉直响。

    王城守将侯吉儿跌跌撞撞跑向王城,遇到拦路的太监,也不说话,抬脚就踢开。

    大殿里,大侯王朝皇帝侯兴业抬头望着皇城外的大光,始置身事外一般。侯吉儿提着陌刀进入大殿,声音带着哭腔,“赵川这个奸贼,带着叛军进了大城,大将军府和丞相府都被烧掉了。”

    赵川是侯兴业最为看重的心腹大将,担负守卫大城之责。如今他引叛军进入大城,将皇城团团围困,给了摇摇欲坠的大侯王朝致命一击。皇宫里只有陌刀营和神箭营两支近卫,各有三百人,绝难逃出生天。

    侯兴业一直抬头看着外面的火光,听外面的喧哗声,缓缓地道:“赵川在右门吧,让陌刀营去右门,没有号令,不得妄动。”

    侯吉儿诺要一声,就要退下。

    侯兴业突然道:“小吉儿。”

    侯吉儿身形缓了缓,转过身。在侯兴业未称帝前打了许多恶仗,每次到了最艰难的时刻,侯兴业总是会下令,道:“小吉儿,带陌刀营,砍碎他们。”称帝以后,侯吉儿成为皇城统领,担负皇宫警卫,傲视诸多节度使。但是,侯兴业再也没有称呼他为小吉儿。今天听到“小吉儿”的呼声,侯吉儿双手握着陌刀,道:“吾皇,小吉儿去砍碎他们。”

    “我们一起砍将杀兵。”侯兴业脸上现出一丝狞笑,道:“甲。”

    两个太监抬着黑甲来到大殿,后面两个太监抬着黑沉沉的陌刀。黑甲是由百炼钢所制,上面有刀痕斧印,缝隙隐隐还有褐色血斑。陌刀则泛着冷洌的蓝光,如吞人的野兽。

    侯兴业身材长得十分胖大,黑甲无法扣紧,只能挂在前胸和后背。他走到侯吉儿身前,用力拍了拍族侄,道:“我当初答应你家阿郎,要带你享受富贵。可惜,赵川那个奸贼。我们今天要死在这里,死前杀个痛快。你怕不怕?”

    大侯朝的主力部队在西北吐浑鏖战,已经围住了吐浑王城。吐浑王城是石墙所筑,坚固无比,大将军为免儿郎折损,团团围住吐浑王城,在城外筑高坡,置大床弩和石砲,日夜攻击。

    吐浑王城指日可破,军力最为雄厚的镇关节度使林度趁着关内空虚,开关,引狄人南下,一路破关斩将,围住了大侯都城。若是赵川不叛,等大将军东归,必能将叛军斩尽杀绝。念及此,侯兴业恨不得将赵川捉住,吃其肉,喝其血。

    侯吉儿嘿嘿笑道:“小吉儿跟着吾皇,尝遍了人间滋味,不亏。”

    “你去右门吧。”侯兴业双手握着陌刀,不紧不慢朝左门走去。他从血与火中打出皇位,自然知道叛军围了皇城,大侯朝完了。他当前唯一想要做的就是让三皇子侯世义能够冲出危机四伏的大城。征战一生,坐上皇位之时,两个儿子皆战死,八岁的三皇子侯世义就是唯一儿子。

    神箭营正在朝左门集结。马蹄踏在青石上,发出清脆响声。

    神箭营每个军士皆配有侯氏长弓、侯氏手弩,是侯兴业嫡系中的嫡系。侯兴业作为大将征战四方时,神箭营一直跟随在身边。凡是进入神箭营军士,除了力大之外,必须是侯兴业家乡的农家子弟,且家族中不能有罪人。

    三皇子侯世义身穿小甲,背短弓,箭筒装满短箭。在侯世义身边是太子太师、太子太傅、太子太保,三公之后是太子少师、太子少傅、太子少保。

    太师李甲看见侯兴业的黑甲,脸现悲凉之色。

    侯兴业道:“狄人势大,朝东走,或可逃脱。”

    按照大侯王朝律,战时不跪,太师李甲拱了拱手,道:“吾等定保三皇子无事。”

    侯兴业走到侯世义身边,拍了拍儿子肩膀,道:“世义,要记住仇人是林度和赵川,血海深仇,不可不报,必诛其九族。”

    赵川的女儿赵英是侯世义未婚妻,只等到了十六岁就入皇宫。一场边乱,侯世义不能娶赵英,还与赵家成为生死大敌。此时此刻,八岁的侯世义有几分迷茫,问道:“太师,”

    侯兴业带着五十箭手离开左门,离开前,没有回头。

    内宫,宫女们纷纷系上白凌,自挂于枝头。皇后端坐在屋内,只等着那一支火箭袭来。

    右门,三百陌刀手在门后列队,五十箭手在宫墙上举弓。侯兴业眼神凌历,道:“举火。”十名箭手朝内宫射出火箭,转眼间,内宫陷入一片火海之中。大侯朝后宫女子被封在宫内,陷入火海之中,呼喊声四起,如鬼啸。

    皇后推开窗,看着儿子所在左门,举杯喝下毒酒。

    右门嘎嘎地被打开,宫墙上箭手借着火光,仰头齐射。长箭撕破黑暗的空气,朝宫外军士飞去。一阵阵惨呼,边军阵列中不断有中箭军士倒地。

    城墙上两个巨大圆环,圆环上套有绳索,每条粗绳索后有三十名大汉。大汉一齐用力,城墙突兀地被拉垮,出现两条宽阔的缺口。这是太子太师在修建内城城墙时留下的机关,打下城墙后,陌刀队就能从两条缺口攻出内城,从侧翼杀入准备攻城的敌军。城墙上的军士一方面杀伤敌军,另一方面则是吸引城内敌军的注意力。

    三百陌刀手列阵,分为两队,踩着内城缺口,从两翼切入敌阵。

    赵川和林度在远处高台观战。林度指着缺口,道:“怎么回事?”赵川道:“我是外城统领,内城机关肯定出自李甲之手。”

    陌刀从斩马刀演化而来,是长柄双刃剑,步军列阵以后陌刀如林,人挡杀人,神挡杀神。

    侯兴业为了让儿子逃出大城,将宫内战马全部留给了神箭营,以皇帝之位亲自冲阵,吸引叛军重点。虽然这些年在皇城养尊处优,长得十分胖大,可是前朝第一悍将威名绝非浪得虚名,插入叛军以后,挥动陌刀,将当前之敌斩成两断。

    攻入大城的是林度麾下边兵,久经战阵,骁勇异常。可是,这些边兵挡不住陌刀队冲击,接阵之后,边兵血肉横飞,转眼间被军阵就被陌刀队洞穿。

    鼓点急响,边兵迅速脱离战阵,朝后退去。陌刀队身穿重甲,行动灵便稍逊边兵,虽然斩杀甚众,却无法围歼逃跑边兵。

    陌刀队继续逼向边军主阵。

    边军主阵已经布满尖木阵,尖木阵后面是持盾边兵,持盾边兵身后则是大队弓手。林度和赵川都曾是侯兴业手下悍将,对陌刀队深为忌惮,也深知陌刀队的弱点,因此,在围住皇城以后,已经布下尖木阵。

    陌刀队被尖木阵所阻,急切之间破不了厚实木阵。城墙上五十名弓手随着陌刀队出城,他们只披软甲,身形灵动,攀上尖木阵,用长弓压住阵脚。

    陌刀队力大军士正在拖动尖木阵,边军箭如雨,铺天盖地飞来。不断有托动尖木阵的陌刀手被射死,又有陌刀手补上去。拖开尖木阵时,陌刀手被射倒一片。侯兴业双目欲裂,举刀冲出缺口,斩向迎面而来的刀盾手。陌刀过处,盾牌被劈成两半,刀盾手被肩膀被劈开,血肉横飞。

    赵川和林度在高台继续观战。

    皇城外的陌刀队悍勇异常,攻破刀盾手阵列之后,又击破边军陌刀队,朝着帅旗方向攻了过来。

    号角起,在边军帅旗方向出现两队持弩军阵。

    当宫城火起时,隐藏的一道暗门悄无声息打开。李甲是机关大师,暗门设计得格外精巧,暗门之后便是直达北城门的主道。

    两百骑兵沿着黑暗主道奔驰而去,马蹄踩出了阵阵火光。边军主力全部被吸引到右门,北城门守卫被大队骑兵轻易洞穿。神箭营骑兵护送着三皇子侯世义,消失在无边黑夜之中。

    在皇城右门,激烈战斗又持续了一个时辰。陌刀队全军覆灭,大侯朝皇帝侯兴业战死在皇城右门,身上插满侯氏长箭。

    一个朝代结束了。

    (第一章完)

  • 第2章 斗虎

    第一章有点小调整,侯云策是后来的名字,三皇子原名应该是侯世义。

    。。。。。。。。。。。。。。。。。。。。。。。。。。。。。。。。。。。。。。。。。。。。。。。。。。。。。。。。。。。。

    夜晚,天空璀璨夺目。

    几根枯黄小草随微风飘飘然飞到半空,融入深不可测的夜色中。

    侯云策猛然间从熟悉的噩梦中惊醒。梦中,皇城大火、黑暗飞奔的战马、短暂战斗、远处的纳喊、倒毙的尸体,种种乱七八糟的形象混在一起,在头脑中冲突。

    一名红胡子骑手举起弯刀向母后砍去。侯云策身体软绵绵的,无法用力,眼见着母后倒在血泊之中。他感觉心中最柔软的地方被狠狠地砍了一刀,眼泪止不住地流淌在胸前。正在心伤之际,又有一个矮胖的猥琐敌人拿着长刀捅进侯云策胸口。

    侯云策拼命挣扎,用手抓住敌人的长刀,长刀划破了手掌,鲜血顺流而下,滴在脸上,进入眼、鼻和口中。他吞下自己的鲜血,向敌人下身凶狠地踢去,发出“轰”地一声响。

    侯云策醒来,仍然咬牙切齿。

    粟末人贺术海东手持小圆盾,挡住侯云策势大力沉的踢击。他蹲在侯云策身边,道:“云帅,又做梦了。”

    “你别拿小盾来挡我的脚。”侯云策揉了揉脚,翻身起来。

    从大侯朝大城逃到黑城转眼过了十年。侯云策年满十八岁,身形已经和父皇侯兴业一般高矮。他站在城墙朝外望了一眼,道:“今天要捕猎,虎营跟我出去。”

    侯云策所在之城名为黑城,是太师李甲所筑。

    黑城建在密林深处的一块突兀高地上,地势险要。两道城门扼守要冲,进攻必须仰攻城门。城门前只能容四骑并列,来袭之敌无论再多,也无法集中兵力。

    城内有水井和池塘,还有大块可耕种土地。黑城就算被大军围困,支撑三五年没有问题。按太师李甲的说法,黑城是不破之城。

    城内另有地道可通山中大林,这是最后的逃生手段。

    神箭营最初来到北地大山,与当地粟末人发生数次冲突。神箭营凭借强弓硬弩,活生生将粟末人由敌人打成了朋友,占据了这一块最为险要之地。

    贺术海东是粟末人的孤儿,从小在营中长大,是侯云策最忠心的手下。贺术海东得知侯云策要打猎,兴奋地跑下石塔楼,吹起牛角号,召集小伙伴们。很快,一群半大小子从各个房间冲了出来。

    神箭营皆为精壮军士,在边地深山站稳脚跟以后,自然不能缺了女人。黑城虽在山中,却有林中小道可通北地最重要商道,来回不过一天。神箭营最初为了生存,抢了不少商队,除了抢物品以外,还抢女人,不管是鲜族女人 、契丹族女人、粟末族女人、还是中原女人,只要年轻,统统抢入营中。

    黑城建成以后,神箭营有了立足之地,轻易不再抢劫,还主动为商队提供保护。保护商队一方面可以抽成,另一方面有了这条商道,黑城才有必要物质,否则没法维持。

    神箭营抢来的女人在黑城生活多年,生下了一大群健壮小子。

    百多个十岁左右的半大小子编成了虎、豹、狼、熊、狮五营,时常跟着侯云策外出捕猎。这群半大小子皆称侯云策为云帅。

    两道城门打开,虎营二十匹快马随着侯云策出城。下了山,来到平地,侯云策一马当后,群马跟随,马蹄如雷,少年们的笑声和呼喊声在森林间回荡

    李甲已经老了,坐在最高的石台,望着远处彪悍的三皇子,对身边太傅道:“皇子年龄渐长,没有佳偶,这可不行。”

    太傅张扬道:“蛮女倒有,只是皇子瞧不上。我潜回中原,将赵英绑回来。”

    李甲苦笑,道:“赵川如今是镇北节度使,要绑他的女儿谈何容易。”

    平地中的二十一骑进入平常狩猎的密林,分成两队,很快就射倒一只山鹿。四处搜索,再无大兽,侯云策道:“这一片的大兽早被打光了,没意思。”虎营匡操知道太子想干什么,提醒道:“契丹狗最近经常来黑风岭。”侯云策道:“胆小鬼,还怕契丹狗。” 匡操毕竟年少,受不得激将法,挺着胸,道:“我不是胆小鬼,契丹狗来了,我就射翻他。”

    黑城马匹皆来自粟末族,着实神俊。虎营少年从小生活在马背上,极为滑留,遇到契丹人,就算打不过,钻入密林就能轻易将敌人甩掉。因此,侯云策并没有将契丹人瞧在眼里。

    一行胆大包天的少年在侯云策率领下,前往黑风岭。

    太师和太傅在石塔上将侯云策行踪看得清楚,没有制止。黑城附近皆为骁勇的异族,皇子若是懦弱,复国就是妄想。为了确保皇子安全,太傅率了五十神箭营老兵,尾随皇子而去。

    黑风岭山高林密,野物甚多,不到一个时辰,就射了两头山鹿,一头大猪。时至午时,虎营准备在密林中一片开阔地下马驻营,开火造饭。

    这时,战马显得极为不安,不停打响鼻,用脚刨地。侯云策在森林生活了十年,早不不是当年宫中不分五谷的三皇子。他知道林中肯定有猛兽,嘘了一声,朝林中指了指。少年们从战马中卸下侯氏臂弩,两人一组上弦。

    侯云策胆大包天,带着匡操等三人进入林中。

    黑风岭树木高大,多是两三人才可环抱的老树,山风吹过,浓密树叶哗哗乱响。侯云策仔细观察地面,发现了一些粪便,从粪便的颜色、形状上看,是老虎留下的。

    十个少年带侯氏臂弩,十少年提长枪,追着粪便而行,很快发现老虎藏身处。老虎从风中异味觉察到危险,警惕地注视虎营少年所在方向,从喉间发出阵阵低吼。

    听到虎吼声,二十个少年分成两队,一队有五个弩手和五个长枪手,堵住兽道。

    老虎狂吼一声,朝少年所在的方向奔来。

    诸少年在黑城经常见到被捉的老虎,可是在野地面对老虎时还是很紧张。紧张归紧张,没有人敢于逃跑。若真是逃跑,在黑城将没有立足之地。

    侯云策手握大枪,指向老虎,道:“结阵。”

    五个持枪少年按照平时演练的阵法,聚在一起,将长枪尾部顶在地上,枪头对准老虎。五根长枪封住上中下三路,老虎若是扑过来,就是自寻死路。

    “不准闭眼,看虎。”侯云策见有少年欲闭眼,吼了一声。

    所有少年人睁大眼,不敢眨眼。

    老虎灵性十足,在长枪前顿住身形,发出低吼声,浓重虎腥味扑面而来。

    “放。”侯云策大枪前指。

    蹦地一声响,五枝弩箭齐射。老虎猛地跳将起来,躲过三枝弩箭,却被另两支弩箭射中 。少年力弱,用的是小弩,小弩杀不死老虎,却激起老虎凶性。老虎颇有灵性,再次跃起后,在空中转了身,对准侯云策猛扑过来。

    来到黑城以后,侯云策便随太师李甲学机关之术,随太傅学军中杀人技,随族叔神箭营统领侯兴轩学战阵之技。他从十五岁开始便跟神箭营与杂胡作战,年龄不大,已是军中老手。他面对扑来的凶恶老虎,丝毫不乱,微微下蹲,举大枪对准老虎咽喉刺去。

    老虎力气使老,在空中无法转身,径直撞上枪尖。大枪枪尖是百炼精钢所制,轻松划开老虎咽喉。老虎扑到地面,被大枪钉穿,腹部不停喘息,挣扎片刻,硕大虎头慢慢垂下。

    匡操上前查看,道:“云帅,母老虎死透了。母老虎见人不避,应有小虎。”

    黑风岭老虎产下小虎以后,雄老虎就要离开,不会在附近。诸少年神情轻松下来,准备寻找小虎。

    侯云策却心中涌起一阵不祥之感,正在此时,林中传来震耳欲聋的虎啸,一只吊睛白额老虎跃出,一名少年猝不及防,被咬住肩膀。

    巨大尖锐的利牙轻易咬碎了少年的肩骨。

    侯云策年龄最大,作战经验最为丰富,奔跑几步,拿起大枪刺向巨虎。巨虎掉转头,射过大枪,巨掌向侯云策抓来,势若奔雷。侯云策左肩已重重承受一记,皮甲破裂,鲜血迸出。

    由于身着皮甲,侯云策只是受了皮外伤。他欲退后一步,用大枪再刺巨虎。这巨虎不容对手逃脱,动作快如闪电,将侯大利扑倒在地。侯大利用双手死死撑住巨虎下颌,缩了双腿,用膝盖顶住巨虎腹部。

    巨虎张开血盆大口,森森钢牙几乎碰到侯云策的脸。

    太子遇险,匡操跳过来,用大枪猛刺巨虎眼部。其余少年清醒过来,将大枪刺向巨虎身体。巨虎吼如震耳,张开大嘴,想要咬侯云策的脑袋。匡操丢掉大枪,拿短剑拼命猛插巨虎脖子。

    僵持一会儿,巨虎没了吼声,滩成一团,将侯云策压住。

    短时间搏斗,侯云策在生死间走了一遭。他慢慢坐起,休息片刻,调匀呼吸,等力气稍为恢复,道:“匡操,摸一摸裆,看谁尿裤子了。”

    匡操依次摸了一遍众少年的裤裆,大声道:“有三个尿裤子。”

    参加斗虎的除了侯大利之外,皆为十岁少年。少年斗虎尿裤子稀松平常,侯云策哈哈大笑,道:“都是好儿郎,扎寨,炖虎肉。”

    一个少年带着受伤少年回黑城。

    黑城有太医,建有医馆。太医原本擅调理,如今治外伤多了,成为军中太医,接骨之术比起在中原大有长进。受伤少年伏在马背上,不怕痛,就怕老虎把骨头咬得太碎,连太医也接不好。如果这样,那就完了。

    其余十九人就地扎营。虽然是少年打猎,却是行的军阵之术。扎营之时,又有四个少年分为两组,到高地警戒。

    侯云策正在狼吞虎咽虎肉之时,一个担任警戒的少年迅疾跑回,带来消息:在黑风岭西面发现契丹军旗帜。

    (第二章)

热门话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