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上嗨小说网-免费小说,精彩小说,完结小说推荐-霸妻在上:老婆别强来、郗苍翰顾曼溪姚灵樾小说

霸妻在上:老婆别强来

郗苍翰顾曼溪姚灵樾小说

主角:郗苍翰,顾曼溪,姚灵樾 标签:霸妻在上:老婆别强来

霸妻在上:老婆别强来

冰糖西瓜 状态:连载中

郗苍翰顾曼溪姚灵樾小说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 第一章 她和他

    八月的天气远比六七月的闷热来得凉爽许多,经过昨日一晚的小雨的洗礼,周围都是弥漫着泥土和青草的气息。

    在一个废弃的地下停车场的四周,两排都站着穿着黑衣的高大的男人,一个个都整整齐齐地并排着,双手背后,带着黑色的墨镜,一副训练有素的样子。

    “大小姐,求你放过我,我真的不会有下次了,您……您只要这次绕过我,我下一次一定会为你赴汤蹈火,在所不辞的!真的!”

    一个穿着衬衫的男人,跪在地上,更准确来说,他几乎是趴在地上的,满头都是大汗,脸色慌乱,嘴唇发白,还在颤抖着,空气之中隐隐飘散着某种尿臭味。

    只不过两旁的黑衣男人谁都没有发出嘲笑的声音,周围静悄悄的,除了高跟鞋走路的声音之外,没有任何其他的杂音。

    “陈三,我不是没给过你机会,只不过你根本就没有抓住我给你的机会,刚刚我就和你说过了,只要你把你之前你从X国国王助手那边拿到的那份交易名单交给我,那么这一次我就会只让你失去一只手而已,啧啧啧,可是你是不是误会了什么呢?”

    一个身穿着黑色皮衣,踩着一双足足有八厘米的黑色高跟鞋,大波浪随意披散在身上,那张精致地像洋娃娃一般的脸蛋上带着浅浅的笑意,口中说出来的话也是那般的随意,甚至还有一些小孩子般的无奈。

    但是事实上眼前趴在地上的陈三已经吓得快尿裤子了。

    眼前的少女不过二十出头,长相精致,身材火辣,但是却根本就让人无法想入非非。

    陈三此时真的是已经后悔的肠子都是青的,他怎么就是这么个蠢货呢,顾曼溪是个什么样的角色,自己战战兢兢地在她手底下做事已经五六年,却还是看不清呢。

    “顾大小姐,求求你了,就饶了我这一次吧,你要名单,我给你,我马上给你,一只手我也不要了,就请你高抬贵手,放过我吧,我马上就离开Y市,换个身份,再也不会出现在您的眼前污了您的眼睛……”

    陈三是真怕了眼前的这个女人了,之前自己也是被那个男人用五百万诱惑到了,如果不是那样子的话,自己怎么会作出这么愚蠢的事情呢?

    顾曼溪一脚就将陈三给踹到在了地上,眼神瞬间变得凌厉了,连声音陡然都染上了几分冰冷:“陈三,我自问这五年多来一点亏待你都没有,你居然敢出卖我?你知不知道你这一次说出去的消息,已经害得我手下三十多个弟兄都被抓了,还死了十多个弟兄,你觉得凭你一条狗命值得吗?再说,那份名单我已经有了,就不劳你费心了。”

    说完之后顾曼溪就转头就走,临走的时候,淡淡地说了一句,“处理了,别留下痕迹。”

    说完了就自顾自地坐上了那白色拉风的跑车,带上了墨镜,绝尘而去。

    而眼前的这一幕都让一个蓝眸的男人,他面无表情地站在顶楼,这种事情他已经见怪不怪了。

    突然手机响起来了,“小姐,你吩咐我的事情已经处理好了。”

    “杭容轩你做的很好,只要有你在,我就觉得很安心。”电话另一头的女子笑声清脆,他甚至没有看到自家小姐的脸,就可以感觉到她心情是极为愉悦的。

    “只要小姐开心,我什么都可以为小姐做。”杭容轩已经是面无表情,声音也是冷冷的,但是那双特别的蓝眸却有了一些温度。

    对于这一次的手下叛变,让那么多兄弟被条子抓了,这一次的疏忽让她知道了,不能把手下的胃口给变大,不然就会像这一次陈三的事情一样,把交易地点和内容都出卖给一个男人,区区五百万,她顾曼溪又不是没有,只要开口和她说一下,她眉头都不会眨一下。

    只不过是钱而已,为什么要变成这样呢?

    “小姐,您回来了,我已经泡好了你最喜欢喝的咖啡。”管家齐飞晨恭恭敬敬地站在门口,眼里是满满的爱慕和尊敬。

    “飞晨,不是说过了吗,你身子弱,就不要老是自己出来了,以后泡咖啡,迎接我这种小事直接让下面的佣人做,我把你从孤儿院里带回来,可不是真的让你为我做这些琐碎的事情的。”

    顾曼溪原本还是一脸尖锐冰冷的样子,但是一看到齐飞晨的脸,心里只剩下满满的暖意还有疲惫。

    “小姐对我的重用和信任,我很开心,但是我身体真的没有小姐想的那么弱,而且我也想让你一回家就可以喝到你最喜欢的咖啡啊!”

    齐飞晨温和地说道。

    他原本就是无父无母的孤儿,以前在孤儿院的时候,经常还被其他的小朋友给欺负,如果不是顾曼溪把自己给领走了,自己也不知道以后会变成什么样子。

    他很感激上天,能够让他和现在的小姐相遇,只不过每次看到小姐烦恼的时候,自己却什么忙都帮不上。

    当齐飞晨将泡好的咖啡递给顾曼溪的时候,她忍不住多看了一眼他的手,指节分明,修长白皙,那样子美好的一双手根本就不应该干这些活的。

    一想到这,叹了口气,顾曼溪拉着齐飞晨坐下来,“你的手天生就是适合碰电脑的,而不是用泡咖啡的。”

    “可是小姐喜欢我泡的咖啡,我也喜欢给小姐泡咖啡啊!”齐飞晨笑起来的时候两颗虎牙都会露出来,因为顾曼溪喜欢清清爽爽的人,所以他一直都比较修身养性,不抽烟不喝酒,就好像一个不韵世事的大男孩一样。

    顾曼溪还想说一些什么,但是她突然想起了一件事情来,有些随意地问起来,“之前我带回来的那个受伤的男人呢?现在醒来了没有?”

    齐飞晨听顾曼溪这么一说,立刻反应过来,她说的是谁了,收起来了刚刚的温和,有些正色地看着顾曼溪说道,“昨天医生过来看过了,不出意外今天中午就可以醒了。”

  • 第二章 钻石王老五

    “哟,这是哪来的小美女吗?”早已经醒过来的郗苍翰挑了挑眉,一双桃花眼朝着顾曼溪抛了媚眼,原本扣得好好的领口,不知什么时候展开了,露出精致的锁骨,像极了古时候那怡红院头牌。

    顾曼溪冷着一张脸,这种轻佻的男人,她当时怎么就一时心软把他捡回来了呢,真是太让人郁闷了。

    她面无表情地伸出手,直接就往他的枪口戳去,一点都没有手下留情,“小帅哥,这样感觉如何?”

    顾曼溪虽然年纪不大,但是手段可是一点都不软的,能够在黑白两道摸爬打滚,混了这么多年,还能够安然无恙,而且越来越强势,这和她本身的能力是分不开的。

    齐飞晨原本是看到眼前这被小姐就回来的小子,也不知道感恩,还行为举止那么轻佻,心中早就怒火翻天了,碍于顾曼溪现在并没有下什么指令,所以他也不敢动手。

    刚刚还一脸轻佻模样,被顾曼溪戳到自己的伤口的郗苍翰,此时却倒吸了一口冷气,整个脑袋都瞒着冷汗,嘴唇也越发苍白了。

    “你还真不是心软啊,真的很疼的。嗤——”男子按着自己的伤口,脸色颇为不好看,但是说话的时候还是笑嘻嘻的,一点都没有将自己的伤口当回事。

    “郗苍翰,你还是别装了,你不会以为我是那种随随便便会捡一个男人回来的女人吗?”顾曼溪漫不经心地从口袋中拿出来一方手帕,仔仔细细地把自己刚刚戳过郗苍翰伤口的手指擦干净,就好像那上面附了什么不干净的东西。

    那原本还在笑嘻嘻的郗苍翰,在听到了那个顾曼溪准确地叫出自己的名字的时候,脸上的笑容不见了,多了几分阴沉和警惕,“你怎么知道我的名字?你是姚灵樾派来的人?”

    齐飞晨虽然说是顾曼溪的管家,但是事实上他们比较像好友,但是即使关系再好,这么多年过去了,他也知道顾曼溪一直都不希望自己踏进去这浑水。

    “小姐,那我先出去了。”说着齐飞晨深深地看了一眼郗苍翰,就默默退出去了房间里面,只留下了郗苍翰和顾曼溪。

    顾曼溪看着半躺在床上的郗苍翰,不由地冷笑道,“刚刚不是挺得瑟的吗?一脸无所谓,怎么?现在害怕了?”

    “呵呵,我害怕什么,我本来就不喜欢姚灵樾这女人,怪我了?你既然是姚灵樾派来的,那还啰嗦什么,直接走吧!”郗苍翰露出冷冷的笑容,他颇为厌恶地冲着顾曼溪说道,显然是把她和姚灵樾当成了一路人。

    当初那一枪怎么不把自己给崩死呢?

    好过和自己不爱的一个女人过一生。

    顾曼溪也不介意郗苍翰说话带刺,她找了一把椅子很淡然地坐下来了,修长的双腿交替在一起,“说完了吗?”

    “我还能有什么话好说的?”郗苍翰直接就坐在床上,手省进口袋里,似乎想去掏些什么,但是从他的表情上可以看出,似乎没找到。

    “你不用找了,”顾曼溪随手就将自己口袋里的香烟丢给了郗苍翰,“你身上所有的东西都被我拿走了,现在你身上除了一套衣服可就什么都没有了,不过我觉得你应该是在找这个。”

    郗苍翰定下意识伸出手去接过了她丢过来的香烟,之后他抓着还留着她一些些体温的香烟,有些不明所以地问道,“你这是什么意思?”

    顾曼溪真的有些怀疑眼前的这个男人是不是真的DH公司的ceo,“你放心,我不是你口中的那个人的狗腿子,我叫顾曼溪,捡你回来是我大发善心,你不用感谢我。”

    笑话,这话要是给顾曼溪手下的一群兄弟给知道了,准是会直接会惊讶到下巴掉地上,要是顾曼溪真的有善心的话,那么死去的陈三绝对会自己跳起来的。

    “看你刚刚戳我那样子,也不像什么会有良心的人,说吧,你应该也是有所要求的吧?”能够将自己的身份和背景查个一清二楚的女人,还有一个自己的管家,甚至随意能够带回一个男人的人,如果不是被人包养,那绝对就是自己是有铁打实力的。

    郗苍翰本来就长了一张十分英俊帅气的脸,帅气而且多金的男人,放在那里都是女人追捧的对象,所以郗苍翰从来就不会为了女人的事情发愁,他最开始看见顾曼溪的时候,也是以为她也像以前围绕他身边的那种女人。

    可是看情况,似乎不是。

    “真不愧是DH的ceo,莫总还真是说话爽快,我的确是想和莫总合作交易的。”顾曼溪也不隐藏自己的想法,异常坦白地就将自己的想法告诉了郗苍翰。

    和聪明的人说话,根本就不需要隐瞒自己的需求,直接一点反而更容易获得好感,这一点从郗苍翰的神情上就可以看出来。

    她这一招是成功了。

    窗外的阳光十分明媚,万里无云,这是不可多的的好天气——在这时不时就会下雨的Y国来说。

    “杭容轩,你说还是没有郗苍翰的消息,你到底是怎么办事情的!其他的事情明明就可以处理的那么好,为什么只有这一件事情,你总是给我搞砸!”有着一头披肩长发,娇小可人的女孩此时正在狰狞着脸,对着面前一个半跪着的男人大发脾气。

    她是那么喜欢着郗苍翰,为什么郗苍翰居然宁可逃婚都不愿意和自己订婚,难道这世界上还有比自己更爱郗苍翰的人吗?

    眼前这个正在发脾气的女人正是之前郗苍翰想要逃避开的姚灵樾。

    明明就是长着一张精致可人的脸蛋,但是此时狰狞着脸,就好像从地狱之中爬出来的魔女一般。

    半跪着的男人抬起眼,那双晶莹剔透如蓝宝石一般的眼睛清澈而又平静,就好像一望无际波澜不惊的大海一般,似乎对视上就会让自己深深的掉进去一般。

    那叫杭容轩的男人,即使在怒火冲天的姚灵樾面前,也丝毫没有胆怯。

热门话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