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上嗨小说网-免费小说,精彩小说,完结小说推荐-逍遥法医、姜潮塔秋莎邱凝石舒冰小说

逍遥法医

姜潮塔秋莎邱凝石舒冰小说

主角:姜潮,塔秋莎,邱凝,石舒冰 标签:都市

偶得神秘玉佩,开天眼、习医术、修玄功,衰男大翻身,成就一代超级法医,自此窥生死、转阴阳、医白骨、解决各种疑难杂案,更被系花倒追,令女总裁倾倒,更被数不清的女性列为择偶对象……从此纵意逍遥,快活人生!

方恨晚 状态:连载中

姜潮塔秋莎邱凝石舒冰小说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 第一章 青铜棺椁

    华夏东极佳木斯。

    冬天这里异常寒冷,零下三四十度的低温,别说是撒泡尿了,嘴里呼出的哈气都得变成凝结状态。

    姜潮和邱凝一起出现在了佳木斯与沙俄彼得彼詹一江之隔的抚远港。

    抚远港码头前的乌苏里江和黑龙江交汇处,已经完全覆盖上了厚实的冰层。

    每年入冬十一二月份的时候,这江面上的航路就会封停,可今天却有一艘破冰船从沙俄方向朝着抚远港缓缓的行驶了过来。

    “邱姐,这次拉回来的是什么东西?”姜潮既好奇又忐忑的问道。

    姜潮是哈市医学院法医系的一名大四应届生,而邱凝则是他的导师。

    “听说是考古队从沙俄那边拉回来的一具干尸,这干尸好像已经存在了千年之久了,保存的比马王堆的那具女尸都好,考古队和沙俄方面协商,把这具干尸运回来研究用的。”邱凝是省城哈市医学院的讲师,也是刑警队的外聘法医专家。

    班里成绩优异的学生多得是,可邱凝却破天荒的带着班里成绩垫底的姜潮,来参加考古队遣返回来的这具干尸的交接仪式。

    “又是干尸,还是具千年古尸!”姜潮心里有些发憷,记得自己十八岁第一次上系统解刨课的时候,班里很多人被解刨尸体时那种恐怖的感觉吓倒,但经过大学四年的历练,基本上班里所有的同学都能够对着尸体比划两下。

    可唯独姜潮,怎么都不敢对着尸体动手。他无法克服自己内心的恐惧感,毕竟解刨床上的冷冰冰的尸体,过去也是大活人的。

    “破冰船快到了,姜潮你准备一下吧,一会儿到了你帮考古队打个下手。”邱凝嘱咐道。

    “好的,邱姐。”姜潮点了点头。

    邱凝已经三十多岁了,保养的却像是二十八九岁的少妇。

    单看外表,没人会认为她是个法医,而且邱凝那36D的傲人胸围时常是宿舍里男生们点评的重点。

    邱凝对姜潮挺照顾,可惜姜潮自己不争气临床解刨总是班里倒数,站在港口接站台前,姜潮给自己打了打气,这一次不管场面有多么可怕,他都要征服自己内心的恐惧。

    但当破冰船停靠在码头上的时候,姜潮却是怔住了。

    几个身强力壮的船员,用揽绳将一口庞大的青铜棺椁缓缓的下降到了港口码头上。

    这青铜棺椁看起来有些古怪。

    棺椁上雕刻着很多骷髅图雕,而在棺盖正中央有一个牛头厉鬼似的东西,伸出长长的舌头舔舐着周围骷髅的头顶。

    这棺椁看来锈迹斑斑,但上面的图雕却看起来栩栩如生。

    “考古队的人到了,姜潮咱们过去吧。”邱凝提醒了一下姜潮。

    姜潮闻言,这才从癔症中苏醒,他赶忙走了过去。

    而一个四十几岁的留着胡须看起来精神的男子从船上下来,给这青铜棺椁套上了绳索。

    “文物缉私科的人说会委派一个法医专家过来,我倒是谁,原来是邱教授你。”这个穿着标注有‘黑龙考古’制服的中年人似乎和邱凝认识笑着道。

    邱凝也礼貌的带上了微笑,然后直奔主题:“老秦,这棺材里是女尸还是男尸?”

    “是具女尸,按照那墓葬的年代最起码能追溯到春秋战国甚至更早,可这具女尸看起来还栩栩如生嘞。”老秦笑脸中带着激动道。

    “你们运送过的过程中,棺椁重新密封了吗?”邱凝又关心道。

    如果棺椁本来是密封的,撬开后,容易让尸体氧化加速腐烂的。

    “邱教授这点你放心好了,我还真没见到过保存这个完好的尸体,刚开始见到的时候,我还以为是死了一两天的,具体情况等拉到研究所里再跟你们详说吧。”老秦卖了个关子。

    “行。”邱凝点了点头,顿了一下她对着一旁的姜潮道:“姜潮,你去帮帮老秦的忙吧。”

    “好。”姜潮赶忙跑到了老秦的旁边。

    说实话这佳木斯的冬天真是够冷的。

    但姜潮也知道邱姐这次给他的是一次机会,而且谁说学渣屌丝没有冲劲?姜潮也想多历练一下,彻底褪去‘胆小姜’的外衣,让老师同学们都看得起他的。

    姜潮主动配合老秦还有其他考古队的成员一起拉扯这个青铜棺椁。

    可姜潮和大家一起吃力的拉扯绳索的时候,却发现这口青铜棺椁内也不知道装了什么庞然大物,五六个大老爷们合力之下,竟然纹丝不动。

    “大家伙再使点劲!送上车就ok了!”老秦领头奋力的扯着绳索喊道。

    而听了老秦的话后,大家伙都憋足了吃奶的劲儿,这才将青铜棺椁朝着前面挪移了一点点。

    但只是这么一小段的距离,却差点让体质最单薄的姜潮在雪地里摔个跟头。

    “秦头,这东西本来就沉,我看还是像之前那样请拖车吧,就算再找几个人过来,也拽不了多远的。”一个考古队的彪形大汉气喘吁吁的提议。

    “那打电话叫拖车吧。”老秦也是没了招。

    现在天气寒冷,雪厚路滑的,叫了拖车后也是花了个把小时才到。

    而等拖车勾住了那口青铜棺椁将之缓慢拖动的时候,姜潮才手脚发麻的和邱凝一起上了车。

    姜潮看着拖车后方的青铜棺椁。

    “邱姐,你觉不觉得这棺材看起来有些古怪啊?”姜潮好奇的对着邱凝问道。

    “别管这么多,感觉害怕就别干法医。”邱凝表情严肃的开口道。

    “这个我知道的邱姐。”姜潮闻言,倒是有些尴尬了起来。

    自从第一次参与尸体解刨落了阴影后,姜潮就有种一朝被蛇咬十年怕井绳的感觉,说实话,他还没见到过古尸,照着邱姐和老秦的说法,这尸体可是上了年份的。

    但这一次,他也鼓足了勇气,他要改变自己改变一个屌丝一个学渣的宿命。

    到了佳木斯市考古研究所。

    沉重的青铜棺椁被安置到了停尸间。

    这房间内有一张手术台和电子检测仪器。

    不过和省城哈市公安局的法医鉴定室比较起来,这里的设备显得有些简陋了。

    姜潮有些忐忑他现在穿上了防化服。这还是他第一次接触古尸。

    按照邱凝和老秦的说法,从墓室里抬出来的尸体,是有尸毒的,所以他们做了全面的防护。

    “防毒面具也带上,开棺后姜潮你就在一旁先看着,看我的安排再动手。”其实像是姜潮这种初出茅庐的,按照规矩是不能让他操刀的,但邱凝也是为了照顾他让他有个履历毕业后好有个饭碗。

    带上了氧气罩,姜潮神情凝重如临阵仗的在一旁看着。

    而邱凝则扭过脸对着老秦他们道:“老秦,把这个棺材打开吧。”

    “好嘞,不过邱教授,我先提醒一下,我也不确定这棺材里面的干冰化了没有,棺材里的干冰是水银和其他液体混合物构成的,水银的凝固点是零下三十九度,但今天佳木斯的温度有零下四十度左右,明天气温才会回升。”老秦他们也穿着防化服。

    老秦这样解释完了,邱凝柳眉拧起道:“先打开看看吧,如果棺椁里面水银没有融化的,实在不好清理的话,那等等再动手也一样。”

    老秦闻言后,安排其他几个考古队成员合力用工具将青铜棺椁撬开。

    掀开棺椁顶盖的时候,果然如同老秦说的那样,这青铜棺椁里面是一整块巨大的干冰。

    这水银凝结成的干冰不同于普通冰块,水银固态后,看起来就像是一个水晶棺椁,将棺内的尸体严丝合缝的密封住。

    而姜潮看清楚那干冰中的女尸后,却是大吃了一惊。

    那女尸眉目如画,肌肤白皙胜雪,眼睛看起来挺大,鹅蛋脸看起来相当精致。

    而且女尸看起来不过十八九岁的年纪,穿着一件雪白仿佛仙子一般的袍裙,女尸头发披散,但黑发过腰,身材也相当窈窕,一对白色罗袜衬托的双足显得很娇巧。

    老秦说他感觉这女子只死了一两天,可在姜潮看起来干冰中的女子似乎还活着!

    “老秦,你们是在什么地方发现这具女尸的?按理说,再先进的技术,也不可能将尸体保存的这般完好。”邱凝感觉这是一具现代人的尸体,身为女人她也有些惊讶这个女子动人的容颜。

    “就在距离抚远港百余公里外,沙俄管辖的长白山地区。”老秦实话实说道。

    顿了一下老秦继续道:“我们是收到沙俄方面的邀请,才和他们一起进入到那个古墓中进行考古勘探的,不过我们到的时候,墓室已经被沙俄方面的人打开,但这个棺材是他们和我们一起联合开棺的。”

    “也就是说,这棺材内的尸体被掉包的几乎是不可能的事情了?”

    现在的科技能将名人的尸体改造后,隔绝了细菌能将尸体存放一二十年的时间。

    但那种改造的尸体,邱凝见过,那种尸体一眼就能看出来是死人。

    可眼前这个尸体,看起来就像是活着一样,这女子的皮肤看起来白里透红,嘴唇也不干瘪。

    老秦听邱凝这般说,却是干笑着道:“我们也是好奇这点,才把这个尸体运送回来委托邱教授你们鉴定的。”

  • 第二章 青眼狐狸

    “如此多的水银几个小时内化不了,这样吧,等明天天气回暖了再检测也不迟的。但固态水银融化后,会产生大量有害人体的毒气,我还是建议还是先盖上棺盖。”邱凝仔细检查了一番建议道。

    “那如果放到有暖气的房间不行吗?”老秦似乎有点急于揭开这具尸体上的秘密。

    “过快的冷冻或是融化都会对尸体本身带来损害,还是再等等吧。”为了安全起见,邱凝好心提醒道。

    晚上姜潮没跟邱凝回招待所,而是被安排在了安置青铜棺椁的停尸间。

    邱凝说只要姜潮能在这停尸间里呆一个晚上,系统解刨学这门课邱凝就给他及格。

    说实话,邱凝并非要害姜潮,而是想让姜潮练练胆,毕竟整个法医系里,就姜潮一个学生在上系统解刨这门课的时候,连尸体都不敢碰的,而系统解刨这门学科,已经临近毕业的姜潮再挂科可就没机会补考了。

    停尸间,姜潮一个人穿着防化服呆在这里。

    也不知道是天气太冷,还是和尸体呆在一起心里仍有些惧怕,姜潮起了一身鸡皮疙瘩。

    停尸间里没有暖气,虽然还有一个床位,但那是存放尸体用的,也没被褥什么的,姜潮来回在停尸间里走动,等到了凌晨的时候,他已经有些困顿了。

    防化服里姜潮也是套了好几层的,邱凝说中途姜潮可以从停尸间里出来上厕所,但明天她会看监控,如果姜潮离开停尸间超过二十分钟,那么姜潮这一门想要不挂科的几率基本上等于零了。

    “找门岗借个褥子什么的,在这停尸间里睡一晚上?”姜潮看着那张空床位犹豫了起来。

    虽然从夜里开始气温会有所回升,但佳木斯这冷得掉渣的温度可不是吹出来的,呆了这么长时间姜潮已经有些抗不了了。

    姜潮准备开门出去。

    可门还没捞开呢,姜潮的背后却是传来了一声诡异的响动。

    “什么声音?”姜潮赶紧回头紧张的四处扫量。

    可姜潮小心的观瞧了一番也没有找到异动的来源。

    “难不成是因为自己太困了已经出现幻听了?”姜潮纳闷道。

    打开门姜潮还想出去,可与此同时,又是一声异动传了过来!

    一次可能是听错,可两次绝对不可能是幻觉了。

    姜潮心里一紧,再次回头的时候,却发现停尸间里还是跟之前一样。

    明明听到了两次响动声,这停尸间肯定有古怪!

    虽然心脏砰砰跳,但姜潮鼓起勇气,再次朝着停尸间内仔细扫量,姜潮感觉纳闷了,按照现在现在的温度,就算是猫老鼠什么都应该进入冬眠状态了,停尸间里只有一个窗户,还是严丝闭合的,那么这异动的声音到底从哪里来的?

    心里正在疑问,可突然之间,嗡嗡!

    而这一次姜潮可是看的仔细了,响动声竟然是从那青铜棺椁里面发出来的!

    而青铜棺椁刚开始震颤的并不强烈,但只是短暂的片刻过后,青铜棺椁内似乎有什么东西激烈的挣扎了起来。

    沉重的棺椁晃动剧烈起来,似乎能让地面都为之颤抖!

    而如此诡异的情景,倒是让姜潮心跳猛然加速了起来。

    姜潮强忍住心头的恐惧,这个节骨眼上他不能退缩,随即姜潮快速的掏出小米手机,企图拨打邱凝的电话,将这里的情况告知她。

    但姜潮的手指还没碰触拨号键,那青铜棺椁却是暂时安静了下来。

    随后一个悠悠的女音传到了姜潮的耳朵里。

    “能帮本祖打开魔绝天棺么?”

    “你是谁?”听到这女音,姜潮心里再次一沉。

    “本祖是谁,并不重要,只要你能帮助本祖脱困,以本祖的能为可以满足你所有的念想!”女音带着诱惑道。

    “可如果我把你放出来,你出来祸害人怎么办?”这个和自己沟通的应该就是这棺材内中的绝美女尸。

    这棺材如此独特诡异,而这女尸又上千年不腐烂,姜潮肯定不会在没了解情况之前,轻易的将她放出来。

    “这样吧,你如果救本祖出来,成了本祖的救命恩人,那么本祖在找到合适的宿体之前,会暂时认你为主,并且将长生不老之术传授给你,让你能拥有改变自己体质和命运的能力,而且本祖也保证重获自由后,绝不胡作非为,你看如何?”女音又提高了条件。

    长生不老之术?姜潮怔了怔神。

    长生不老几乎是每个人心底里都追求的东西,而且女音说修炼了这个法门还能改变命运和体质,听起来似乎有些不现实,但联想到女尸在棺材中千年不腐,似乎她说的有可能是真的。

    姜潮却是显得犹豫了起来。

    “考虑的怎么样了?”过了半晌,女音却是问道。

    “希望你说得出做得到!”姜潮脸色一正强调道。

    “这是自然。”女音闻言,话语里带上了喜色。

    “那如何才能助你脱困?”姜潮谈起了正事。

    “你将你的血液滴落到这棺盖上方的牛面怪的口中,等本祖吸收的差不多了,自然能破开这魔绝天棺上的封印。”女音生怕姜潮反悔似得加快语速道。

    “我试试。”姜潮犹豫了一下,但还是走到了那青铜棺椁的旁边。

    “你不会出尔反尔吧?”姜潮不放心似得又啰嗦了句。

    “本祖在此起誓,若是本祖出来后有所食言,日后魂飞魄散永不超生!”女音见姜潮仍有些迟疑,登时发了个毒誓道。

    姜潮见状,这才准备咬烂指头,将血滴到青铜棺材上。

    “你这样做根本起不到什么效果,割破手腕,将血溢出来。”女音又道。

    “将手腕割开?那割破了手腕上的血管,我岂不是要死?”姜潮闻言却是脸色一变道。

    “你照做就是了,凡事想要得到,必须付出代价,而且本祖会保你平安无事的。”女音保证道。

    姜潮面显踌躇了起来,但姜潮也确实想要改变自己的命运,他借助青铜棺椁上的锐利棱角,将手腕上割出了一道血口。

    而血口上渗出鲜红后,姜潮一点点的喂入那牛面图雕的血盆大口中。

    而每流一滴血,只要进到牛面图雕的口中,便如同泥牛入海般顷刻被吸收。

    当姜潮有些面色发白的时候,诡森女音又响了起来。

    “你退后,本祖要开始冲击封印了!”

    姜潮闻言,快速的退后了数步。

    而青铜棺椁再一次的震颤了起来,这一次震颤的相当剧烈。

    姜潮只感觉周遭气流都朝着这青铜棺椁源源不断的游走而去。

    当气流都汇聚到的青铜棺椁内的时候,一股庞大的难以附加的气息又从青铜棺椁上勃然而发。

    轰隆!

    青铜棺椁似乎再也担负不了这股庞然的气息,四分五裂的爆裂开来!

    而随着青铜棺椁爆裂开来,内中那个由似是水银凝固而成的水晶棺椁暴露了出来。

    此时此刻,这个水晶棺椁上满是裂纹,而水晶棺椁内中一片蒙白,姜潮也看不清楚里面有什么东西。

    “破!”一声厉喝从水晶棺材内传来。

    水晶棺材登时爆裂,而与此同时,那水晶棺材内蒙白的光影,却逐渐紧缩暗淡变成了一只九条尾巴,通体雪白,但身体在虚实之间的狐貂。

    怎么是一只狐狸,水晶棺椁里的女尸呢?

    姜潮登时有些吃惊了起来。

    而这只九尾白狐的眼睛是青色的。

    它目光森然的看着姜潮,紧接着却是朝着姜潮扑了过来。

    姜潮见状吓了一跳,急忙用手臂格挡,但九尾狐狸却是用身后的一只尾巴对着姜潮的手腕一扫,一股奇寒之意袭来,姜潮手腕上的伤口登时止了血。

    而九尾狐狸的那只尾巴再次对着姜潮头顶一扫,姜潮只感觉头痛欲裂了起来。

    但紧接着一片功法出现在了姜潮的脑识里。

    “九阳真决?”姜潮略微吃惊道。

    “这九阳真诀乃是至刚至阳的修炼法门,修炼这门功夫不仅可以延年益寿,而且可以多出许多常人不能及的神通来,但有一个缺陷,本祖事先给你讲清楚。”九尾妖狐道。

    “什么缺陷?”这只九尾狐狸,一出来便施展手段,姜潮吃惊之余倒也有几分相信它的话了。

    “在没有凝结金丹之前,你若是破了童子之身,你可是会元阳尽卸爆体而亡的,本祖劝诫你切勿因小丢了性命。”

    顿了一下,九尾妖狐又道:“修炼上的事情,本祖有时间自然会提点你一二,而在本祖没有找到宿体的这段时间,暂时就跟在你身边了,但没有真正要紧的事情不要来唤醒本祖。”九尾妖狐说完,虚实之间的身体竟是发出了刺眼的光泽。

    而姜潮重新睁开眼睛的时候,手上却多了一个和普通吊坠大小很精巧的九尾狐狸玉质挂件,这件挂坠虽然小,但栩栩如生,而且九尾白狐挂件的眼珠子也是青色的。

    从佳木斯回哈市的时候,邱凝很疑惑的问,为什么昨天晚上停尸房的监控,有一段是空白的。

    而且为什么青铜棺材四分五裂,那具躺在棺椁里的女尸不翼而飞了?

    面对邱凝的这几个疑问,姜潮却是支支吾吾的解释自己当时冻晕了,后面的事情他也不知道了。

热门话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