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上嗨小说网-免费小说,精彩小说,完结小说推荐-暖婚蜜妻:高冷总裁请深爱、夏以茉陆承肆夏正南小说

暖婚蜜妻:高冷总裁请深爱

夏以茉陆承肆夏正南小说

主角:夏以茉,陆承肆,夏正南 标签:婚恋、总裁豪门

七年沉沦,她把自己卖给那个害了自己父亲的男人!婚姻对于她来说就是牢笼,没有幸福甜蜜的生活,有的只是折磨和冷漠!直到三年后——

最最 状态:完结

夏以茉陆承肆夏正南小说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 第1章 七年了她终于怀孕了!

    她怀孕了。

    夏以茉踩着被丢在地上的离婚协议书,望向陆承肆,只感觉浑身的血液逆流。

    就在十分钟前,他突然怒气冲冲地闯进卧室:“你到底对依然做了什么!”

    夏以茉的脸色难看到了极点,“承,承肆,我没有……”

    “她现在都还在医院昏迷不醒,一切都是我亲眼所见!废话少说,签字离婚吧!”看着夏以茉又出现那茫然无辜的眼神,陆承肆真是厌烦透了。

    一份离婚协议书扔到她的脸上。

    夏以茉苦涩的扯了扯嘴角,“陆承肆,亲眼所见?你亲眼所见了什么?亲眼看到我推她了?”

    七年了,梦终于要醒了吗?

    “承肆,我不想离……”

    “夏以茉,事到如今,我想我们也不必再浪费时间!依然还在医院至今生死未卜,离婚的具体事宜我的律师会联系你的!”

    陆承肆转身要走,夏以茉慌张地伸手去拉,却一个没防备被推到地上,腰椎的尾部上传来了尖锐的疼痛,痛的脸上一片惨白。

    “闭嘴,不要跟我解释,我亲眼看到的事情你还辩解什么?谎话连篇,刁蛮狠毒。夏以茉你是我见过最恶心的女人!”

    夏以茉脸色苍白的捂住了自己的小腹,一张小脸儿都痛苦的皱起来了。

    她不走,她凭什么要走?

    一天不离婚,她苏依然就是个见不得光的小三!就是不要脸的第三者,这是她的家,她的家,她不会走,死也不走!

    “夏以茉,你又在装什么装!” 

    在陆承肆的眼里,夏以茉就是一个戏精,无时无刻不再演戏。

    夏以茉咬着唇,支撑着身子:“可是陆承肆,我有了你的孩子……”

    孩子?

    这女人还真是为了骗他什么谎都撒的出来!

    陆承肆深邃的冷眸死死的盯着夏以茉的脸,“你不怕,那你连夏氏都不顾了?”

    “夏氏……”

    以茉突然惊呼着大叫起来,顾不得腰椎上的疼痛,更顾不得小腹处的坠疼,她抓着陆承肆的手,“不可以,不可以!”

    夏氏集团是爸爸这一生的心血,现在生意处于低谷期,根本经不起一点儿的恶意打击。

    陆承肆根本就是要逼的夏氏破产啊!

    “子债父偿,夏以茉,你说好不好?”

    男人一字一顿的话,像是来自地狱的魔音啃噬着以茉的耳朵。

    “不要,不行,陆承肆,你怎么能这么卑鄙!”

    以茉气的唇瓣都在颤抖,曾经在她眼中温润如玉的男人,怎么此时变得如此陌生?如此狰狞可怖?

    “卑鄙?要说卑鄙,我怎么比得上你跟夏正南!

    如果没有你那个好爸爸,我陆承肆怎么会被逼得娶了你?

    现在,不过是报应到了!”

    以茉瞪大了眼睛,愤怒的同时在听到男人的这句话,她的心脏猛的一缩,爸爸帮她?

    难道当初他会答应娶她,是因为爸爸……

    所以,他才要毁了夏氏!

    “陆承肆!”

    愤怒让她瞪红了眼睛。

    回应她的只有这冰冷的目光,带着他一贯的漠然跟嫌恶。

    “呵呵……呵呵……”

    以茉突然间笑起来,笑的身体颤抖,笑出了眼泪。

    她这七年,原来到最后不过只是一个笑话!

    “我答应你,但也请你言出必行,免得到时候我们离婚的事情惊动了老爷子,你就是跪在我面前痛哭流涕,我都不会退让一步!!”

    不知道是不是陆承肆的错觉,在那一瞬间,他似乎看到她脸上一抹冰冷的决绝。

    “夏!以!茉!”

    陆承肆咬着牙的叫出她的名字。

    果然,这个女人一直是在伪装!

    陆爷爷是陆家的家主,陆家没有一个人不敬畏这位陆氏集团的创世人,老爷子虽然已经八十多了,可是陆家所有的事情大部分还是老爷子说了算。

    当初她跟陆承肆能够结婚,也是老爷子对他下了命令。

    这个时候抬出来陆家唯一对她好的老爷子,以茉只是想为爸爸做一点事,这个冷冰冰的家,她已经不稀罕了,再也没有任何值得留恋的人和事了。

    离婚协议书的内容她没有看,接过来,就签上了自己的名字。

    写过最后那一笔的时候,她的眼泪还是没有控制住的落下啦,晕染那道笔画。

    “陆承肆,你自由了。”

    再也不会有人勉强你做不喜欢的事情了。

  • 第4章 三年之约

    三年后。

    阴雨绵绵的傍晚,街道上一辆车都没有,陆承肆只身一人走在偏僻的街道上。

    突然身后一道亮光,紧跟着就是汽车的引擎声。

    他下意识的回过身,是一辆暗红色的出租车,大灯亮闪闪的晃人眼睛,雨刷器一下下的扫着,急速的奔着他就撞来。

    可是他就是在这样的一个瞬间,看清楚了车子里的开着车的那张脸,竟然是夏以茉!

    车子的速度像是火箭一样直直的向他撞过来,开车的女人,脸上狰狞的恨意不加掩饰,让他心慌惊讶,站在那里,都忘记了躲避。

    “嘭……咣……”

    一切都发生在电光火石的一瞬间。

    等到一切都平静下来的时候,他眼前是倒在血泊中的夏以茉。

    她苍白着一张脸,眼睛瞪的大大的,那双手还保持着推开他的动作,嘴巴一动一动的,不知道在说着什么。

    “承肆……”

    她凄凉的向他伸着手,艰难的喊他的名字。

    那样的渴望,凄厉的神色,让他不禁动容,看着她距离自己越来越远,他忍不住叫了她的名字。

    “夏以茉!”

    突然眼前一片阴暗,倒在血泊里奄奄一息的夏以茉不见了!

    他慌张的大喊她的名字,可是没有任何回应,眼前只是灰蒙蒙的一片,转眼在看那辆因为撞了人而停下来的车,雨刷器还工作着,车灯也亮着,可是车里没有任何人,只是车头上一大片鲜红的血迹,刺红了他的眼。

    “夏以茉!”

    陆承肆在噩梦中醒来,惊呼出了以茉的名字,他大口的喘息着,一双锐利的眸子环视四周只看到一片昏暗,这是公司的休息室。

    昨晚加班之后,他就没有回去,睡在了这里。打开床头灯,他坐在床上,好一会儿才确定刚才发生的一切只是一个噩梦。

    摸了摸脸,手上一片湿润。

    噩梦这种情况,他这么多年都不曾做过,可是刚才的梦境太过真实了,真实的让他现在心都跳动的厉害。

    身上被惊出了一身的冷汗,他有严重的洁癖,不愿意自己身上黏腻腻的,就翻身下床去洗澡了。

    洗完澡之后就完全没有睡意了。

    披着浴袍坐在办公桌前,桌上是没有收起来的有关夏以茉的消息。

    这些调查来的资料,根本就没有一点用处。

    距离她的离开,已经三年了!

    三年的时间里,她没有出现在任何一家医院,出了事故的出租车司机已经死亡了,车上有另一个人的痕迹跟血迹,化验结果显示是夏以茉的。

    可她却没有在出现过! 

    他将这些资料推到一边,点燃了一根烟。

    缭绕的烟雾下,那双狭长的凤眸,眸光深邃,在这样一个寂静的夜里更添诡异。

    不知道为什么,明明他才是最希望她离开的,可是当她真的离开后,他却彻夜彻夜的失眠。

    陆承肆突然回想起爷爷刚刚得知消息的那天——

    “承肆,你到底把茉茉怎么样了,你说话。看着我的眼睛,你说话,说实话!”

    老爷子的眼睛红了,逼着陆承肆与他对视。

    陆承肆看着爷爷那泛红的眼眶:“我们离婚了。”

    “那夏氏呢?夏正南现在还在医院抢救呢,你看看你都干了些什么混账事!”

    老爷子死死的抓着他的衣领,厉声的质问。

    陆承肆心里的震撼,在老爷子这样愤怒的情绪下,对他的质问脱口而出。

    “与我无关,是有人想要趁机搞垮夏氏。”

    “好一个与你无关,混帐东西。如果不是你非要跟以茉离婚,谁敢碰夏氏?夏正南至今生死不明,还是与你无关吗?”

    “但爷爷,我和她真的没有感情……”

    陆承肆的话没有说完就被老爷子扬手打断,在他惊讶的同时一纸验孕报告被甩在了他的身上。

    “这?”陆承肆惊讶的瞪大了眼睛。

    “她有了我们陆家的骨肉你知道吗!!”

    老爷子咬着牙一字一顿,陆承肆看着手里的化验单,瞳孔震惊的缩起。

    孩子?她竟然有了孩子?

    一时间,他那微微张着的嘴巴,都不能合上了。

    原来,她真的没有骗他……

    “陆承肆,你跟我发誓,一定要把茉茉平平安安的带回来,一定要把她们母子俩平平安安的带回来。只要她们母子俩回来,你想要跟谁在一起,我都不会阻拦,我陆震天说话算话,若有违背不得好死!”

    “爷爷……我答应你。”

热门话题